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

努力加载中...

“不干什么。”薄济川紧绷着脸,声音却意外得柔和,漂亮的桃花眼里有些涟漪,这个男人不需要任何多余的打扮和装饰就可以让人移不开视线,他的嘴唇蹭过怀里人冰冷的耳廓,用唇瓣温暖着她的肌肤,喃喃道,“就是看着怪心疼的。”

薄济川一直都知道方小舒不屑伪装内心,对谁都是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这样的性格真的让人又爱又恨,如果没有人跟在她身边保护她,她很容易受到伤害。

她懂得利用女人的优势,她的行为不会让薄济川厌烦,打电话从来态度温柔,并带有值得信服的理由,例如询问他中午吃什么,天气不好有没有带伞或加外套等等,让人无可挑剔。

他轻不可闻地歎了口气,温暖的手在她后背轻轻抚着,抚平她因为激动而紊乱的呼吸。

薄济川发现方小舒真的是个很没安全感的女孩,他只能尽量少出门,少接触异性,以免让她多想和不安,可她的控制欲却还是很强。

薄济川放开她转身朝屋里走,将手套叠在一起放到衣帽间,平淡地说:“你这样的性格会让你以后的路很难走,当然,冷漠是种都市病,大多数人都这样,你可以不以此为戒,但也大可不必引以为傲。”

方小舒红着眼睛捶了一下他的胸口,鼻音很重道:“真心谢谢你,但还是请替我问候你大爷。”

儘管认识以来第一次最激烈的争吵暂时结束了,但不和谐的种子还是埋了下来,没有到达那种进入各自私生活的亲密关係时,不会知道有多少问题存在,更何况他们这么快就结了婚。

方小舒冷哼一声,一字一顿道:“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也很有礼貌的,只是刚才那个人不配被我礼貌对待而已。”

这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方小舒虽然很希望能够完全控制薄济川的一切,但她的方法很正确。

她几步上前双拳紧握盯着他,眼眶发红:“我没办法对杭小姐和颜悦色,因为我怕她抢走你,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可是她是,我没有安全感!我没办法跟刚才那个人渣打招呼,我不能忍受和他多说一句话,因为他一直都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跟我上床,我噁心!没有人会毫无理由地全身长刺时时刻刻都想要伤害别人,可为了不让我自己再受伤我只能选择伤害别人!”

她很少哭,一直都很坚强,看见她掉眼泪的那一刻,他的心就像是被刀剜了一样。

是高亦伟。

她现在之于他的意义就好像一轮点亮他平淡生活的月亮,只不过这轮月亮是黑色的。

方小舒立刻转身按了密码锁进屋,关好门之后就从猫眼看向外面,心里忍不住咒骂道,现实生活哪里是强奸那么简单,生活对她来说简直就是轮奸。

副经理愣了一下,后知后觉地问:“那个,我有点听不明白,薄先生啊,我问您一下,方小舒她不是只是在这做保姆吗,她怎么……”

“你好。”薄济川冷不丁地开口吓了那副经理一跳,看见是他之后副经理连忙点头哈腰地跟他打招呼。薄济川淡淡颔首,缓声道,“我替小舒跟你道歉,我刚才惹她生气了,她不太高兴,所以礼数不太周全,希望你多见谅。”

他的纵容导致很快连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和公安局的人都知道他们俩在一起了,他的朋友圈子也全都知道了他家里有个“难搞”的老婆,并且很确定他非常“怕”方小舒,因为不管方小舒的查岗电话跟短信有多频繁,薄济川的态度都一直都很温柔。

“你别说了。”方小舒打断他的话,压抑地说,“你是知道,你以为我过去生活得很糟糕,可是我现在告诉你,你错了!错了!我活得比你以为的糟糕一百倍!”

或许这就是大多数男女不想结婚的原因,婚姻像个枷锁把两个人扣在一起,谁都不能逃脱。

方小舒握着拳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半晌才道:“你这是在教训我吗?为杭小姐和刚才那个人渣?”

那两人一男一女,女的是某当红女演员,男的是……

这天,方小舒打算出门去买菜,刚关上门转过身就发现对面那栋别墅外面停着一辆低调的福特轿车,旁边站着四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围着两个在福特轿车前交谈的人。

薄济川走上前低头看着方小舒,方小舒执拗地别开头看向别处,他直接将她拉进屋里关上门按在门上,抬起她的下巴逼她和自己对视,压低声音道:“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对所有陌生人都浑身带刺?”

如果没有杭嘉玉这件事发生的或许还好些,自从这件事发生之后,每次薄济川去工作方小舒都会旁敲侧击客户的信息,她几乎隔一个小时就要给他打个电话问他在哪儿,一个人习惯了,猛地多出一个人来管束自己的行动的确挺不自在的。

方小舒手上的包“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吸引了那边谈话的人注意,高亦伟的视线飘到方小舒身上,先是挑了一下眉,间或又瞇起了眼,眉头一点点皱起来。

薄济川皱了一下眉,摘掉手套沉默地往门口走,那个被她无视的男人他认识,是碧海方舟接待大厅的副经理,他依旧盯着方小舒的背影没回头,方小舒给薄济川留了门没关,副经理可以看见里面的景象。

副经理看看她又看看紧皱眉头的薄济川,什么也没说,只是朝薄济川鞠了一躬便快步走了。

薄济川回过头看着她,见她难过心里有些不忍和后悔,他乾涩道:“抱歉,我知道你过去生活得很不好,我没那个意思,不过……”

“你有什么话直接问我好了。”副经理的话还没说完方小舒就打断了他的话,她穿着刚才的衣服没有换,很明显是没有进屋,一直在门里听着他们的对话,她此刻的表情很难看。

作为类似于家庭主妇的存在,方小舒的时间很多,虽然她很想再找份工作让生活充实一点,以免自己整天胡思乱想,但薄济川的工作性质特殊,人又很挑剔,所以她也只能天天在家里等着。

眼泪从眼眶里溢出,方小舒抬手抹掉,拧眉道:“我哭不是因为我伤心,而是因为我无能无力,你不要误会。”她吸了吸鼻子,垂眼望着地板,“我绝对没办法做到你的要求,至少目前没可能,我不是一般的醋罈子,我是绑了一堆炸药的醋罈子,我从来都不是浑然不知变成现在这副令人讨厌的样子,所以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薄济川横抱而起朝二楼走,她愣住了,迅速改口道,“你干什么!”

薄济川是个很有责任感的人,而且因为上次把方小舒欺负哭了,他一直都很自责,所以儘管方小舒有点扭曲的控制欲令他不太认同,但他一直都没多说什么。

回到小区,薄济川刚停下车方小舒便下去了,也没等他给她开门,这让他微愣了一下。他停好车回来时,就看见方小舒冷漠地路过一个和她打招呼的男人,直接开门进了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