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喜帖X婚纱X保姆

上一章:第54章庭审现场 下一章:第56章婚纱照X浴室

努力加载中...

方小舒忽略掉眼神花癡的店员,对他说:“转一圈儿我看看。”

薄济川接过手机,看到里面的照片后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设计室的老闆知道这件事急忙赶过来道歉,他本来是去取更多的画册样板,接过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惹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已经在考虑什么时候解雇那个店员了。

因为破获了高亦伟的案子,薄济川在尧海市甚至全国都享有很高的讚誉,他的新闻在报纸和电视上都播烂了,而网络媒体则更喜欢拿他的外貌说事儿,那个“最帅公务员”的称呼已经换成了“最帅检察长”了,所以设计喜帖的设计室员工们自然不会不认识他。

方小舒在路上忍不住问他:“我们这次办这个爸知道吗?”

以前的她只想着有生之年把父母和舅舅的仇报了,然后能活下来就随便敷衍一下,活不了就乾脆去下面和爸妈见面,根本没想过结婚生子这种事。

方小舒有些语塞,其实她也不是不希望有个保姆帮忙,可是……万一再来一个像她这样心怀不轨的保姆可怎么办?

他们在薄济川认真看画册的时候悄无声息地打量着夫妻俩,有的甚至还拿出手机想要偷拍。

薄济川庭审的录像有一部分是公开的,在播新闻时有一段播出了,现在他这语气让小姑娘不由产生一种被他当成被告人的感觉,她两手颤抖,一转身就朝隔壁房间跑去了。

“没什么,该你了。”方小舒气呼呼地转身回到试衣间,快速换下婚纱,穿着自己舒服的裙子走出来,双臂环胸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挑衅道,“快去吧?”

“我自己就可以了。”方小舒斜眼看了看他,嘟着嘴说。

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之后,薄济川申请了半个月假来给孩子办满月酒。

方小舒穿好婚纱,对着试衣间里的镜子整理了一下头髮,鼓足勇气走了出去。

方小舒喜形于色,但薄济川却泼了她一脸冷水:“别激动,还有一个多月呢,搬回碧海方舟后我给你请个保姆,帮你一起照顾孩子。”

其实他们已经迟了些日子了,因为法院开庭的事情实在是忙不过来,所以就延后了。

是的,在人们看待政府官员以及官二代都戴着有色眼镜的今天,他们很少看见有哪个好的典範是与髮妻白头到老,恩爱一生的。

薄济川将手机里关于他和方小舒的照片全部删掉,然后面无表情地站起来拉着方小舒就走,方小舒被动地被他拉着,觉得他的反应有点过于激动了。哦不,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是她适应能力太强,这些日子以来她已经可以很淡定地接受这些以前完全不能容忍的事了。

“另外我已经和他说过了,等高亦伟的案子结束,就和你搬回碧海方舟住。”薄济川紧接着道。

一时之间,方小舒心里五味陈杂,望着薄济川的眼神变得十分难言。

女主角换好婚纱出来,男主角转过身看过来,眼神惊艳而微微发怔。如此不真实的剧情就这么真实地发生在了她身上。

薄济川将样式交给设计室的老闆,定下数量和款式后就带着方小舒去看礼服了。

他很快就换好出来了,方小舒看见他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心里的计划已经没有实施的必要了。

她一是怕刚才的事情重演,二就是……她真的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可以穿上婚纱。

她完全没想到会有哪个男人会让自己心甘情愿一辈子为他洗衣做饭生儿育女。

薄济川立刻听从指挥去换衣服,换好衣服出来后和她一起打道回府。

方小舒拿着对方的手机随便看了看,发现相册里面已然存了几张他们从外面进来时的照片,从角度看是那个小姑娘在里面偷拍的。

那个想偷拍的人离方小舒很近,所以她拍下来的角度也会更清晰,方小舒在她拿出手机时就开始盯着她了,见她打算偷拍,立刻抬手夺过了她的手机,冷眉厉目地等着她。

有了钱抛弃下堂妻的例子比比皆是,这个社会已经不像过去那样相信“爱”这个字了。

……

她觉得自己就好像在做梦一样,双脚都踩在云彩上,整个人都快失重了。

方小舒从店员手里接过婚纱,有些紧张地一步三回头走进了试衣间,她拿着这件抹胸露背婚纱,看着拖地的裙摆,柔软的轻纱与蝴蝶结以及流畅的线条全都无可挑剔。

设计室的老闆紧张地拦住薄济川,说了一溜儿的好话,就差给他跪下了,薄济川这才收回了脚步,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听了薄济川这话,在一边儿看热闹的其他店员和设计室的老闆全都愣住了,皆是十分诧异,像是没料到他会跟他们解释,又像是没想到薄济川这样一个要地位有地位要相貌有相貌还非常有能力的男人,会是个如此看重家庭和自己夫人的人。

“两个孩子,还要打扫卫生和做家务,你确定你一个人可以?”薄济川怀疑地看了她一眼。

薄济川带着方小舒将这家尧海市最好的婚纱店里的婚纱全都看了一遍,最后选择了一件没有肩带的抹胸婚纱。雪白的婚纱后背开得很大,直到腰际才刚刚收住,只是穿在假模特上就已经十分美丽,可以想见如果穿在方小舒身上会多漂亮。

方小舒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问:“你怎么知道腰围有点紧?”

方小舒起初以为他只是办满月酒,可当他拉着她去设计喜帖时,她才反应过来他要做什么。

“怎么了?”

“怎么了?”薄济川转头疑惑地望着她。

其实不光是设计室的人,连方小舒都有些诧异薄济川说出的原因,她原以为他是被最近的新闻搞烦了,没想到是因为她。

她一抬眼便对上了转过身朝她看来的薄济川,这真是十分韩剧的情节。

他到底还是心软的。

毕竟孩子的满月酒也会一起办,作为孩子的爷爷他怎么会不回来呢。

“可以么?”薄济川有些拘谨地整理了一下领结,皱着眉问她。

她一直都知道薄济川很英俊,但即便认识了这么久,连孩子都有了,她还是觉得每次见到他的感觉都不一样。

方小舒和薄济川结婚时没有举行婚礼,也没有拍什么婚纱照,在这件事上薄济川一直对她心存愧疚,所以他决定这次趁着办满月酒的时候,把婚礼和婚纱照也一起办了。

薄济川听完她的问题,脸上一点不自在的表情都没有,非常理所当然地说:“抱你的时候感觉到的,这不是很明显吗?你都不敢喘气了。”

方小舒点点头:“挺好的,就这个吧。”

当方小舒好不容易挣脱了他的怀抱得以喘息,便听到他十分痛快地对店员说:“腰围改松一点,其他都可以,就这件。”

其实本来她打算让他把所有的男式礼服全都试一遍的,以报复他刚才那让人无力吐槽的话。可是当她看见他穿着那套黑色天鹅绒西装走出来后,就觉得再也没有比这件更适合他的了。

薄济川微微眨眼,也没多说什么,接过那套与婚纱配套的男式礼服走进试衣间换衣服。

方小舒和他一起到达婚纱店的时候,忽然有点望而却步,站在门口不太敢进去。

方小舒默默地将手机递给薄济川,算是交代自己刚才为什么那么做。

于是方小舒只好又问了一遍:“我们这样做爸会不会生气?”

他已经不再纠结她是否爱他,因为他已经得到了答案,在她为他生下两个健康可爱的孩子的时候。

薄济川揽住方小舒的肩膀,低头吻了吻她的脸颊,惹来婚纱店内一阵尖叫。

薄济川这次回答了她,他情绪内敛,听不出真意,但答案总是让人放心的:“他知道这件事儿,而且会亲自回来参加。”

他站在夕阳昏黄的光晕下,室内不算太亮的柔光照耀在他身上,他高挑修长的身材被黑色的天鹅绒西装衬得笔直挺拔,白衬衫的领口处繫着黑色领结,他甚至都可以直接去走红毯了。

薄济川被这动静吸引了注意,抬眼疑惑地盯着眼前快要打起来的两个人,皱眉问道:“怎么回事儿?”他说话时不自觉带出了工作时才有的威严与官架子,方小舒是早就习惯了,可那位被抓包的小姑娘却被吓到了,眼眶一红,险些就要哭出来了。

这件婚纱对胸围的要求很高,对腰的纤细度要求也很高,好在她刚刚生产完,胸部完全无压力,倒是腰部让她穿的时候稍微有点费力,不过还是穿上去了。

方小舒吸了口气,将衣服脱下来开始换婚纱。

薄济川很听话地转了一圈儿,方小舒将他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全都看仔细,才点头说:“就这套,去换回来吧,我们回家。”

“等等……”方小舒苦恼地拉住薄济川。

方小舒的情绪感染了薄济川,他是个对感情很敏感的人,自然不会不明白她此刻的犹豫。

薄济川拧眉看着前方,十分认真地开着车,他每次开车都是这样,好像在战斗一般严肃。

方小舒顺着看去,只见他选的是一款传统的正红色请柬,请柬上方是放画像的地方,下面是填写具体信息的地方,整个款式大气简单,乾乾净净,的确是他的风格。

因为是露背的款式,所以在婚纱两边腋下有一条非常隐形和精緻的带子,由十字形交叉在后腰,以防止婚纱掉下去走光。

方小舒忍不住握住了他的手,薄济川一本正经地举起画册给她看,商量道:“这个不错,把宝宝的照片放在中间,你和我的放在两边,然后下面写邀请信息,你觉得怎么样?”

他一边看一边没什么情绪地对设计室的老闆说:“我知道你们也许会认为我有点太小题大做,但这件事关係到我太太,不管外面怎么写我怎么拍我都可以,但我希望不要牵扯到我太太,她每天需要照顾孩子和我,已经很劳累了,我不希望她再有什么不愉快。”

薄济川看着她慢慢走近,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将她抱起来转了一大圈。婚纱宽大的裙摆随着她双腿飞起来的动作而轻轻飘蕩,薄济川紧紧抱着她,在某个瞬间里连呼吸都屏住了。

能回碧海方舟自然是好的,这样做其他事情时也不用刻意压抑某些声音,以防被人听见。

最终方小舒还是跟他一起进去了,婚纱店的老闆是早就预约过的,他们一进来对方就热情地迎上来招待他们了。

可是她有点小看如今的薄济川了,薄济川做了这么久检察院检察长,见过的人精实在太多了,她如今这点儿段数儿他一眼就能看出来,只是他通常都不会说出来罢了。

这件事方小舒是再赞同不过的,虽然已经在一起住了很久,可方小舒和颜雅相处时还是会有些不自在,尤其是当薄济川不在的时候。

薄济川拉过一本画册仔仔细细地看着上面的喜帖款式,全身心都投入在这件事上,并没发现方小舒看着他的眼神有多“深情款款”。

“……薄济川。”

方小舒仔细思考了一下,高声道:“请吧,请个结了婚的,像刘嫂那样有经验的,年轻人我怕照顾孩子会出错。”她把理由想得很充分,也全都说了出来,不怕薄济川怀疑她那点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