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番外·制服PLAY

上一章:第63章番外·薄铮离婚

努力加载中...

薄济川方才脱衣服时从头到尾视线都没离开她,那清俊雅致的模样简直让她鼻血横飞,于是方小舒不但不再抗拒,反而开始配合起来,而且配合得相当卖力。

达到了羞人目的的方小舒最终和紧紧抱着她的薄济川一起进入高·潮,两人相拥着倒在床上,现在是夏天,不盖被子也不会冷,他们就那么一丝不挂地拥抱着躺在 一起,全都剧烈地喘息着,那证明了他们刚才的一切有多么疯狂与不着边际……

他从后面贴着她怎么都不肯放开,方小舒只觉耳根热热的,神情有些尴尬,忙不迭地去推他的手:“别闹,孩子一会跑下来怎么办。”

披肩髮,白色连衣裙,方小舒纤细的身影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薄济川开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

薄济川抬起头对上她的视线,他还穿着没来得及换掉检察院的制服,黑色的制服外套上别着红色的检察徽,国家制服的气场简直一览无余。

薄济川爽到了,也为自己选对策略感到高兴。他将她翻转过来让她跪在自己身前,从后面进入她之后,贴着她的后背抚弄着她胸前丰盈的柔软,动情地低低轻吟了一声。

薄济川不动声色地关好门走进来,把公文包放到柜子上之后就开口问她:“你在忙什么?”

火热的男性气息让方小舒喘息沉重起来,她扭动了两下,双臂无力地搭在床上,嘤咛着看着来势汹汹的薄济川,身子被他撞击得摇来蕩去,胸前雪白柔软的丰盈随着他的动作上下颤动,好像两只雪白的兔子一样玉雪可爱,惹得薄济川不由俯下身将她朝前推到床中央,跟着附上她的身子,将她的腿扛在肩上,腾出手来一边抚弄着 她柔软的胸脯,身下的动作更用力了。

“嗯。”薄济川看着方小舒吹弹可破的脸上挂着的温柔笑容,不由心神一蕩,不自觉地上前几步揽住了她的腰。

“那是我最喜欢……嗯唔……裙子!”方小舒懊恼地去推他,声音低低的好像怕吵到楼上睡觉的小恶魔一样。

薄济川慢慢走到洗手间门外,看着方小舒洗完了手巾从里面走出来绕过他去干活,不由抿起了唇瓣,望着渐渐黑下来的天色,隐晦地问:“张嫂呢?”

察觉到自己老婆意图的薄检察长笑容越发诡异,他忽然放慢了身下的动作,然后当着稍稍回过气儿来看向他的方小舒的面,动作缓慢地扯下领带,一颗一颗地解开衬衫扣子,从外套到衬衫全部脱掉,露出赤裸性感的的胸膛,那不论是尺寸还是颜色都无可挑剔的地方有着令人血脉喷张的完美线条……

薄济川清晰地看见了方小舒眼里的退缩,他有些无奈地搂住她温柔地说:“小舒你别拒绝我,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你老拒绝我,搞得我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失去你了。”

但,这很好,方小舒觉得这非常好,她一点都不怕别人笑话她,她睡了自己喜欢的人,睡了很多人喜欢的人,她才不知道什么叫后悔!

他在她的惊呼之中将她轻轻拉离床面,她大半个身子悬空着搭在他腰上被他固定着,根本来不及说话就感觉到有硬硬的东西进入了自己的身体。

夏天。

不用想都可以知道身后的薄济川此刻是什么模样,方小舒身下的舒适让她对他的爱意上升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这在某方面代表着,她的下限也将下降到了某个层次。

这实在是十分不公平的一件事,方小舒已经高·潮了,可薄济川却还穿得十分齐全。他似乎除了腰带之外其他的都完好地穿在身上,看得喘息劳累的方小舒十分不满,于是她就开始扯他的衣服。

《控制欲/养精蓄锐》番外完

看着薄济川一脸情急的样子,方小舒不由苦笑一声:“那可不怪我……嗯……你轻点……还不是你,太宠着……啊……”她说着说着就说不下去了,因为薄济川已经 拉开了她的裙子拉链,将裙子三两下扯下来丢到了一边儿,推开她的文胸亲吻她胸上的凸起。

薄济川一听这话,不由嘟囔道:“上次你就拿这话打发我,你该不会是故意报复我吧?”他说着就将她拦腰抱起来,直接进了一楼的客房,将门从里面锁住之后直接将她压在了门上。

方小舒有些不自在地轻轻挣扎着,想说让他鬆开她去床上,可是薄济川却将此误会成了拒绝,于是他生气了,恼羞成怒地将她抱起来扔到床上,快速解开制服外套的 扣子,脱都没脱直接便扯下皮带拉开拉链,握住她的双腿将她最私密的位置展现在自己眼前。

方小舒忽然产生了一种退却的想法,尼玛心理压力好大!

只听方小舒十分放肆地轻吟着说道:“济川你好棒……快……嗯……好舒服……嗯!好大……”

性生活和谐真的可以增加夫妻感情,这是个十分科学的理论,至少在薄济川和方小舒身上是十分适用的。

这娇媚的声音听在薄济川耳中不但没能让他停下动作,反而让他更加禽兽了,他莫名勾起嘴角笑了一下,上身完好地穿着制服外套和衬衫,红色的领带时不时掠过方小舒雪白的前胸,给她带来一阵阵麻麻的快感。

方小舒今天下班很早。

方小舒十分肯定,这下不管薄悠小姑娘再怎么想萌杀她爸爸,她都不可能成功地霸佔这个男人了。

“你……”方小舒倒吸一口凉气,他又开始加快动作了,这明显是勾引她啊!明知道她抗拒不了他这样衣冠禽兽的样子,却还故意脱给她看!TAT

薄济川见此不由加深笑意:“怎么,现在不拒绝我了,嗯?”他说话间加重了下一个动作,方小舒被他顶得尖叫一声,额头满是汗珠地放弃了脱他的衣服。

张嫂是他们搬到碧海方舟住之后请的保姆,对于挑剔的薄济川来说,这个算是除了方小舒之外最令他满意的了。

“济川你别……嗯……啊!”方小舒受不住地抗拒着,可薄济川一点都不给她脱离的机会,她被他顶得实在是舒服又难受,只能不断呻·吟,“济川……嗯……求求你了……嗯……别……哈……”

在她身后的薄济川似乎有一瞬间怔愣,但那时间短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作为一个男人在这方面的本鞥几乎是浑然天成,薄济川很快便加快了攻势,直让方小舒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方小舒听他这么问,其实就已经猜到了他打算干吗,但她就是装着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笑瞇瞇地回头说:“我让她回去了,我刚把孩子哄睡着,闲着也是没事,乾脆自己收拾收拾。”

方小舒此刻正在洗手间洗东西,头也不抬道:“目前是在洗东西,你有什么事吗?”

方小舒忙里抽空看了一眼门口,见是一身检察官制服的薄济川回来了,飞快地说:“快进来关好门,太热了,一会儿凉气儿都跑出去了。”她边说边扯了扯吊带裙的带子,这实在是个无心之举,但落在有心人眼里就变成了勾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