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番外·婚后生活

上一章:第60章正文完结 下一章:第62章番外·薄晏晨后续

努力加载中...

“方小舒,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但还是没办法不上你的当。”薄济川无奈地歎了口气,解开衬衫扣子,将她从椅子上抱起来扔到床上,紧接着伏到她身上,望着她得意的眼睛说,“以后我不会再对孩子心软了,你把小翊教得很好,是我太溺爱小悠了。”

……更像了。

薄翊和薄悠比起来就乖巧多了,从来不大声说话,爸爸妈妈说什么是什么,薄悠欺负他他也不告状,一副“我是哥哥我要让着妹妹”的妹控样子,却从来都没得到过妹妹的青眼。

哼,鬼灵精,你玩的那套你妈当年可都在你爸身上用过了,就不能换点新招吗?

小男子汉一听今天帮他洗澡的是妈妈立刻就脸红了,靠在方小舒柔软的胸脯上挣扎着,害羞道:“不……别……妈妈,我自己来……不然爸爸也行。”他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浑身生人勿近气息的薄济川,被吓得缩进了方小舒怀里,“……还是妈妈吧。”

薄翊和薄悠小朋友一岁的时候,就已经颇有他们父母的风采了;到了两岁的时候,连他们爷爷的风采也沾染了几分;三岁的时候,这两个小祖宗就已经无法语言来形容了。

薄悠与薄济川对视了一分钟,心虚地移开视线,软软糯糯的声音讨好道:“爸爸你好帅,爸爸你餵我吃饭吧!”

“为什么?”薄悠困惑地问。

她说完就快速抱着儿子转身去二楼浴室了,薄济川坐在椅子上抱着依旧不肯撒手的薄悠,直到再也看不见方小舒的背影后才把薄悠从自己身上拉了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薄悠冷漠地哼了一声,把头埋在薄济川劲窝特别任性地说:“不吃!”

听着耳机里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其他男人的声音,又看看自己老婆脸上的笑意,薄济川忽然低声问道:“这是什么游戏。”

薄济川冷笑一声:“爸爸很帅么?你明天会发现爸爸变得更帅。”

方小舒双手握着筷子咬唇盯着一大两小三个人,没一会儿眼圈就红了,薄济川实在无法忽略那炙热的视线,不得以抬起头与她对视,本想说她几句,可看见她那副泫然欲泣的小模样,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方小舒隐晦地笑了一下,抱起巴巴跑来自己身边儿子,揽着儿子水嫩嫩的小腰身十分慈母地餵饭餵菜,薄翊吃着妈妈的爱心晚餐,又被如此温柔对待,简直都幸福得冒泡了。

“咳。”方小舒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收起那不纯洁的幻想,摸摸薄翊的脸颊轻声问,“吃饱了吗?”

薄济川看在眼里,即便知道她是装的也没办法不心疼,他为难地想要把女儿放到一边的椅子上,可薄悠死死地搂着他的脖子,他一作势要送她去那边儿她就嚎啕大哭,方小舒抬眼看了看演戏演过头的闺女,在薄济川看不到的地方勾起一抹冷笑。

“妈妈?”薄翊无辜地瞪大水汪汪的眼睛,不解望着她。

只听方小舒温温柔柔地对薄翊说:“小翊乖,来妈妈这儿。”她放下碗筷朝薄翊招招手,漂亮的脸上挂着温柔如水的笑容,薄济川看得有点心痒痒的,一股冲动席上心头,搞得他抱着女儿的姿势不免有些尴尬,于是只好羞愧地垂下了头。

方小舒抬手轻抚着他的刘海,非常善解人意地说:“没关係,那是我的女儿,你疼她我高兴还来不及。”

其实这种郁闷心理大多数来源于他们的母亲方小舒小姐。

“……又说谎。”薄济川闷声嘟囔了一句,便低头用牙咬着方小舒睡衣的吊带把她脱光,再抬起头时好看的桃花眼里明显带起了欲/望,“小舒,我们好久没做了,我们不闹了好吗,抓紧时间……”

这几天晚上他忙着应付女儿,方小舒被他无意识地冷落后便开始玩网游,也不知是不是故意气他,每次她打游戏都会开语音,到YY和成员一起打副本,而且还十分专业地给人家指挥。

方小舒阴险地瞟了一眼自家闺女,看着那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小脸上的霸道,忍不住在心里冷笑一声。

方小舒笑得很开心,好像没发现薄济川脸黑下来了一样,她笑着笑着就无意识鬆开了捂着话筒的手,于是YY那边的其他人听见她悦耳的笑声,都不由好奇地问她笑什么,其中大部分都是男性,搞得薄济川本来就焦躁的心情更差,于是他直接拔掉了电脑的电源线。

薄济川有些烦躁地揉了揉额角,转头对开饭后就放开他大腿老老实实吃饭的薄翊说:“来,带你妹妹吃饭。”

方小舒就知道这招儿管用,于是继续委委屈屈地小声说:“抱歉,我没事儿。”她低下头,装模作样地吸吸鼻子,端起米饭往嘴里扒拉饭粒儿,一边吃一边吸鼻子,那惹人怜爱的模样,简直可以去拿影后了。

家里唯一的两个男人一齐开口,赞成的自然是喜不自胜的薄翊,不赞成的肯定是薄济川无疑。

薄济川好奇地走到她身后,盯着电脑屏幕上那略有些熟悉的画面,不由深深皱起了眉。

“大禹治水。可以无限刷治水副本,新出的。”方小舒摀住耳机话筒回头朝他笑着说,“对了,说起这个,我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这么一条信息,说是处女座的男人在做 爱的时候普遍前戏过长,就好像大禹治水一样,三过家门而不入,哈哈哈哈哈哈哈!”

薄济川舀了粥递到她嘴边,艰涩道:“因为你妈妈。”

方小舒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拧着眉将菜盘子放到桌上,斜睨着窝在薄济川怀里的薄悠,又冷冷地看了一眼抱着薄济川长腿玩积木的薄翊,忍不住发出一声嘲讽的轻笑,转身继续端菜。

说起这个来,薄翊倒是十分像薄济川,据薄铮说,薄翊简直和薄济川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他拿出薄济川小时候的照片,那保存很好的旧照片上的小人儿的确和薄翊一模一样。

薄翊点点头:“嗯。”

方小舒抱着薄翊站起来,拿纸巾替他擦了擦下巴,柔和地说:“妈妈帮你洗澡澡去。”

小的时候薄翊和薄悠有多讨厌被他们的爸爸抱着,那长大了一点之后就有多喜欢被他们的爸爸抱着。因为据说他们爸爸身上有好闻的味道,而且他们的爸爸长得好看。

方小舒恨不得叉腰大笑三声,但她不能让计划因为这一点慾望而失败,于是她十分隐忍地低垂了下头,用强忍着笑意的颤抖而沙哑的声音说:“我去帮小翊洗澡,你记得收拾厨房。”

“不行!”

方小舒不由自主地凝视起自己儿子的脸,颇有些抱着缩小版薄济川的感觉。

薄济川有些咬牙地瞪着薄翊,又看向方小舒,眼神可怜兮兮的,带着些期待。

方小舒装作没看见一样继续伺候自己儿子,听见儿子那脆生生的宣言简直心都融化了,揉乱了儿子柔软的短髮便柔声道:“那晚上妈妈陪小翊一起睡好不好?”

“哦。”薄翊听话地从椅子上出溜下来,小短腿儿一溜小跑跑到薄悠那边,张开双臂天真无邪地看着薄悠说,“妹妹下来,哥哥带你吃饭。”

可自从越长越大,薄悠的腹黑就慢慢体现出来了,对于自己又帅又香的爸爸,薄悠简直是一秒钟都不愿意撒开,只要薄济川一回来她如影随形,搞得方小舒都没机会靠近他。

“……”薄翊委屈地看向薄济川,薄济川麻木地与他对视两秒,正想说什么,那边一直在看戏的方小舒便开口了。

“喜欢妈妈!爱妈妈!”薄翊情不自禁地在方小舒白皙的脸蛋啵了一下,那响声简直让薄济川羡慕嫉妒恨。

“……”薄悠似懂非懂地吃饭,没有再说什么。

方小舒的心思哪能是在游戏上?她下了这么多天的套儿就是为了将隐患一举歼灭,现在机会来了,自然不可能放过,于是她很自觉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卧室里,方小舒只穿着一件黑色蕾丝薄纱睡衣坐在电脑前打游戏,她紧蹙眉头神情紧张,戴着耳机说着一些他完全听不懂的话。

“……”她有的选择吗?

说起来也奇怪,两个孩子和他们小时候表现出来的性格刚好相反。很小的时候薄翊最爱闹,爱哭,薄悠就乖得很,从来不需要人操心,那个时候方小舒可喜欢她了。

“好!”

晚上,哄好了两个孩子睡觉,薄济川总算得以脱身回到了他和方小舒的卧室。

全部菜上齐了,方小舒坐到餐桌对面和薄济川“遥遥相望”,而她的闺女却可以享受被薄济川抱着吃饭的殊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