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正文完结

上一章:第59章女僕X餐桌 下一章:第61章番外·婚后生活

努力加载中...

薄济川扫了一眼依旧大雨瓢泼的外面,然后不动声色地关闭了雨刷,雨幕模糊了他四周和前方的视线,外面的人自然也看不到里面。

方小舒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过身份为爸爸的人对她说出这种话了,她忍不住热泪盈眶,低声道:“谢谢你爸爸,我也希望你可以永远都幸福。”她还记得颜雅的反应,这实在有点奇怪,如果不是颜雅有什么私人问题,那就是他们两个人的问题。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竟然是薄铮。

她很清晰地记得高亦伟被警察带下去时那副表情,他的笑容让她觉得她是真的赢了,因为高亦伟已经变态了,她还很正常。

哦不,孩子已经睡着了,还不到一岁的孩子应该看不懂大人在做什么的,只要他们不哭不闹,就不会有事儿,他不是已经帮他们的妈妈餵过他们了吗?真是又当爹又当妈。

薄济川和方小舒在车里躺了一会儿,薄济川后来居然就这么压在方小舒身上睡着了,可见他最近有多累。她没捨得叫醒他,就这任由他压着,没一会儿她自己也睡着了。

方小舒双臂环住他的腰,咬着他的唇瓣道:“他好像很忙,说了两句就挂了,但是没关係,我会祝贺你的,上任之后开门儿红,还是这么大的案子,你前途无量啊。”

如果你做到了,请你记得,世界上有一对名叫方小舒和薄济川的情侣在祝福着你;而如果你没有做到,也请你记得,世界上有一对叫方小舒和薄济川的情侣,在祝福着你。

方小舒抹掉眼泪看向他,随口问道:“说什么呢,这么久才上车。”

出于安全着想,薄济川乾脆先不走了。

他把车停到路边,对方小舒说:“同事说晚上要给我庆祝一下。”

看来她真的是成长了,是啊,这个时候要高兴才对,为什么哭呢?

方小舒接了电话,薄铮的声音立刻从那边传了过来:“判决结果下来了吧,高兴吗?”

所谓喜欢,就是为他付出你能付出的一切,而爱则是付出你想要付出的一切,不论是你能的,还是你不能的,只要是你能想到的,你全都会想要给他。

孩子睡了,吃过奶了?方小舒摩挲了一下胸部,文胸被解掉了……嗯,吃过了。

她忍不住有些脸红,不由暗斥自己都有过更不要脸的举动了,干嘛还脸红。

薄济川乾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语气平淡道:“我并不在意那些。”

方小舒顺着他的后背抚平兔子毛,柔声道:“我也不在意,我只关心你。”

她出了门,下意识往浴室的方向走,果然听见二楼浴室里面有水声。

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睡了一觉起来家都搬完了?

她正窘迫着,薄济川就打开门进来了。

薄济川只觉自己变得越来越不知廉耻了,居然说出了这种话,看来他是彻底没得救了。

“醒了?”薄济川穿着一身乾净的白衬衫黑西裤,擦着头髮朝她走过来,轻手轻脚,轻声细语,“睡得很香吧?怎么叫都不肯起来,我一个人收拾了半天,还不快谢谢我?”

薄济川轻笑一声:“我也很高兴。”

薄铮何其聪明,怎么会听不出她的潜台词?他只是安抚了地和她说了句“我会的”便挂了电话,对颜雅的事只字未提。

方小舒听出了他的不悦,无奈道:“他那只是怕你担心。”

看见被告被带出来的时候,方小舒已经没有了最开始那种大仇得报的快感了,因为她知道高亦伟一定会为自己犯过的罪孽付出代价,而她的父母和舅舅在九泉之下也一定可以安心。

方小舒将手伸到车座下面,把车座放倒,躺在副驾驶上凝视着他彆扭的侧脸,温柔地说:“我会好好和你庆祝的。”她强调了一下“好好”两个字,让薄济川更加羞愧了。

在宣布放弃治疗之后,薄济川转移话题道:“爸给你打电话什么事儿?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

方小舒从法院里出来的时候,原以为自己会激动地落泪,但却发现到眼眶竟然乾乾的,一点儿想哭的慾望都没有。

薄济川清理乾净自己之后,就挂档踩油门开车回家了,雨下得很大,他开得比较慢,雨刷不停地刷着,他很难看清前面的路况。

她淡淡地看着憔悴了不少的高亦伟,脸上没有一丝和其他人不同的神色,这让特意观察着她的高亦伟十分困惑。

“我只是让她提前习惯孤独的生活而已。”薄济川无情道。

你听说过落叶归根吗?对,这就好像落叶归根一样,他们会被风全都带走。

重担终于可以放下了,今后就不用每天都想着那么多条款,就不用连吃饭都要琢磨着该怎么把那个人送进监狱了,能不高兴吗?

方小舒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你晚上要出去?”

她难得这么乖巧,薄济川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方小舒那边儿沉默了一会,忽然问道:“怎么这么急着搬出来?下着雨,明天搬也好啊。”

于是方小舒也放下了心,回房间里去看孩子去了。

好想把所有人都杀了,全世界只能她一个人对他好,老觉得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她对他的爱,这是病态的想法,实在要不得。

薄济川不知何意地笑了笑:“他给谁打都不会给我打的。”

方小舒带着安抚意图地拍了拍薄济川的背,薄济川却直接将她横抱而起,扔到了床上。

“没什么事儿。”方小舒眨眨眼,看着他的眼睛说,“就是祝贺我大仇得报。”她俏皮地勾起嘴角,笑得十分动人。

薄济川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了一个字:“干。”

再醒来时,方小舒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碧海方舟。

方小舒撑着伞站在原地遥遥地仰望台阶上的他,正想叫他一声,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

薄济川淡淡道:“我醒的时候雨已经差不多停了,至于为什么这么急着搬……”他看着方小舒的眼神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你没发觉颜雅最近很奇怪吗?”

方小舒亲了一下他水嫩嫩的脸颊,笑着说:“谢谢。”

《控制欲/养精蓄锐》正文完

我爱你,不是什么羞耻的秘密,如果总是害怕把美好的东西搞砸,那你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从你身边溜走,无可挽留。

“好了。”薄济川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转回了正题,“说说吧,他找你干什么?”

可是,不怕教坏孩子吗?

方小舒听他这么问不由失笑:“爸要是不舒服怎么会给我打电话,难道不是该给你吗?”

薄铮似乎很少会对颜雅有多热情,肢体接触也很少,他们除了晚上会睡在一个房间外,几乎没有任何身为夫妻的样子。

方小舒见他心情不错,也不想扫了他的兴致,所以没关于颜雅的事儿。

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方小舒特意爬起来检查了一下房间,果然是碧海方舟别墅里薄济川的房间,而且还经过加工,多了些婴儿用品,他们两个的孩子正躺在婴儿床上睡得香。

我们常常以分不清喜欢和爱为借口来解释自己错过的原因,可爱和喜欢其实很容易分清。

薄济川用手帕擦着西装上的雨水,抬眼时发现她眼眶红了,不答反问道:“你怎么哭了?喜极而泣?”

真好,这么多年背负的事情解决了,她一身轻鬆,只觉得连今日的大雨都可爱起来了。

她诚实地回答了薄铮的问题:“我很高兴,爸爸。”

我们此生会遇到很多人,也会错过很多人,能够不留遗憾的人生几乎不存在。

方小舒一边儿用口型告诉薄济川是谁的电话,一边将伞交给他,然后顶着雨绕到副驾驶的方向,拉开车门钻坐进了车里。

于是,他心安理得地靠近她,慢慢伏在她身上压低声音说:“没有说祝贺我胜诉么,这可是我就任检察长以后赢的第一个官司。”

薄济川否认道:“不出去,我拒绝了,我更想……和你庆祝。”他说完就好像说了什么羞人的话一样立刻转头看向驾驶座那边儿的窗户,可是雨水那么大,他什么也看不见,越发显得欲盖弥彰。

高亦伟因涉嫌行贿罪、走私贩毒罪、故意杀人罪等罪名,被尧海市最高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规定,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薄济川上车的时候,肩膀已经淋湿了,他皱眉评判着今天的天气,就和在法庭上一样刻薄尖锐。

方小舒歎了口气:“这也是她罪有应得。”

薄济川微微一笑:“是的,我不希望她的坏情绪打扰你,她如今憔悴难过都是很好的报应,这样她也能知道知道当初妈有多难过。”

方小舒一愣,点头道:“发现了,怎么了?这就是你急着搬出来的理由?”

方小舒看了看表,夜里十一点多,果然是睡了很久,那薄济川去哪了?

所以,不管如何,大胆地追求你想要吧的,告诉他你想和他有任何可能,你想不出和他有什么不可能,这就是你此刻需要做的事,我爱你不可能与你无关。

宣判日到来这一天,尧海市下起了瓢泼大雨。方小舒和检察院公诉组一起到达法院,由薄济川领着进入法庭,在公诉组办公室呆了一会儿,直到法庭开庭她才回到旁听席上。

“……”

是的,颜雅的确该习惯这种生活了,除却上学的薄晏晨,家里只有刘嫂跟她作伴,她又能和刘嫂说什么呢?还不是自己一个人呆着。

方小舒在柔软的穿上弹了两下,惊恐地看着他:“你干嘛?”

高亦伟脸上渐渐露出很变态的笑容,这个时候刚好法官宣判了他的判决,他当庭表示认罪,被带下去的时候,嘴角挂着诡异的笑容,这一张照片,成了之后很久很久的新闻头版。

不过再困惑也没什么所谓了,事情走到这个地步,他也知道自己的结局会是什么,他现在十分期待自己可以早一点到下面去和方渐鸿会面,方渐鸿那样的人必然是和他一起下地狱的,他们都得不到会上天堂的何悦,多好啊。

方小舒独自来到薄济川的车旁边等他,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薄济川才和易周还有刘胤一起走了出来。

方小舒点头道:“是的,知道还问?”

薄铮似乎笑了一下,淡淡地说:“你高兴就好,你对我们薄家有恩,爸爸希望你和济川还有孩子能永远都幸福。”

薄济川似乎在外面和同事交谈着什么,没有很快上车,方小舒坐在车里接薄铮的电话,也没太关心他那边的事。

是的,薄济川的下限已经被方小舒彻底吃掉了,此时此刻在他看来,爱是爱,做 爱也是爱,两者相互制约,相互联繫,都是表达爱意的方式,以及爱存在的见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