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庭审现场

上一章:第53章转逆律师 下一章:第55章喜帖X婚纱X保姆

努力加载中...

他拥有一种让整个团队军事化服从他的本事,相当注重规则,擅长隐形牵引,很容易获得取证与人际交往方面的成功。

方小舒接过薄济川手里的公文包,丢进车后座之后就转身环住了他的脖颈,深深地吻上了他的唇。

高亦伟被薄济川打断,只好收回视线看向了他,淡淡道:“有。”

虽然知道这是光天化日,有很多人围观,但薄济川还是情不自禁地揽住了她的腰。

事情全都做完了,薄济川终于有了一种无事一身轻的感觉,这好像是自他认识方小舒开始,感觉最轻鬆的时刻了。

纪若见到这一幕也愣住了,她原本以为这场官司怎么也得打几个月才能结束,可检方居然有这么多的证据,实在是颠覆了她的认知,她从业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看见检方拿出真正可以称之为铁证如山的证据。

方小舒抿唇看着林队长走上证人席,一身警察制服昭示了他的身份,他将何书宇在十八年前帮警方卧底在三清会,又在去年十月二十七日被发现死亡、由三清会人员抛尸野外的全部过程告诉了法庭,详细并具有说服力。

在薄济川终于稍稍告一段落之后,辩护人纪若立刻就向法官申请休庭十分钟,法官冷淡地询问对方原因,纪若没什么好理由,只说她需要时间详细梳理一下她手上的材料。

……

方小舒往那儿一站,自有一股冷艳疏离的气息瀰漫在她身上,她一颦一笑都透露着这是个学识丰富,谈吐优雅的官太太。

跟同事打过招呼之后,薄济川领着方小舒让她坐到椅子上,然后从带来法院的小文件箱里拿出一个保温杯递给她,一本正经道:“早上刘嫂煲的汤,你没吃早饭,又刚出月子,还是喝点儿比较好,今天没準儿几点回家。”

方小舒接过来点了点头,若无其事地拧开杯子用薄济川紧接着递来的勺子喝汤,彷彿这种事情十分常见,无需惊讶一样,实在是让围观的两名助理检察官大开眼界。

当然了,漂亮是个前提,气质才是主要的。

他终于完成了对她的承诺,现在只需要等宣判结果一出,彻底了结这件事了。

薄济川站起身,严肃地陈述道:“审判长,合议庭……”

纪若长长地吐了口气,这大概是她从业以来打得最窝囊的一个官司了,她真心祈祷,以后再也别碰上检察院检察长亲自带队出庭的情况了。

顾永逸在前面带路,方小舒便随意地打量着四周,接着她就发现卓晓也跟着他们过来了。

何书宇在天之灵,也算是可以安息了。

这案子已经没什么必要再审下去了,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也没什么需要狡辩的了,连被告人都一脸认罪伏法的表情了,大家还要费什么心思呢?

薄济川笔直地站着,按照法庭的顺序将自己的证据、证人一件件摆上檯面,数量之多,内容之震撼,完全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预料。

“很好。”薄济川点点头,推了一下眼镜再次开口,“然后,你带领三十一名犯罪嫌疑人前往被害人方渐鸿家中,是不是?”

薄济川这次是真的笑了一下,但那笑容稍纵即逝,他的眼中带着和方小舒如出一辙的仇恨,也许,那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杀死的是他最爱的人的父母与舅舅吧。

当然了,也可以说是连蝼蚁都不如,他看着高亦伟的眼神更像是在看着一盘渣滓。

满场哗然。

面对如此强有力的证人和证词,高亦伟脸上慢慢浮现出了怀念之色,与林队长交手这么多年,没想到居然还真的被送上了法庭,而且很快就会被送进监狱,实在是……哎。

“那么,这之后,你是否有亲自执行章文华对于这件事所下达的犯罪指令,即杀害被害人方渐鸿一家?”薄济川接着问,声音沉着稳定,不带一丝多余的感情。

薄济川从侧门离开法庭,走出法院,与同事告别后走到停车的地方,看见了站在车旁边等他的方小舒。

薄济川没有笑意地勾了一下嘴角,慢慢走到被告席前,站在换下了光鲜亮丽的华服、没有了小弟簇拥的高亦伟面前,淡淡地看着他,语气平静地问:“被告人高亦伟,请问案发当年,你是否有主动向犯罪组织三清会的头目章文华主动提出过杀害被害人方渐鸿一家的建议?”

易周和刘胤是薄济川的助理检察官,他们早就很好奇那位能把薄济川搞到手的传奇女士长什么样子了,当他们看见披肩髮,白色连衣裙的方小舒时,终于算是可以瞑目了。

他也回望着她,但却似乎在透过她看着别人。薄济川陈述完毕,审判长看向了辩护人纪若,开口问道:“辩护人,对此你是否反对。”

察觉到高亦伟的视线有向方小舒那边儿转移的意图,薄济川厉声道:“被告人高亦伟,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今天他们的证据很丰厚,做了快一年的準备,已经有了完全打赢这场长的把握,所以他们倒是不紧张呆会开庭高亦伟那边儿能翻出什么浪来,于是就全都好奇地开始围观薄济川了。

纪若的脸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站在被告席的高亦伟盯着出来作证的人,其中不乏他如今还在用的属下,以及曾经贿赂过的官员。

这样儿的人如果再出现在她面前,那她就该好好想想办法怎么处理一下了。

不过事实上,应该大多数人都无法相信,方小舒其实只有高中学历而已。

何书宇卧底期间搜集到了很多强有力的证据,包含三清会贩毒、走私、杀人、行贿受贿的视频和文字材料,这些证据一直因为没有一个合适的契机和合适的人来将它公诸于众而被雪藏,如今终于得见天日,林队长的表情也变得十分欣慰和轻鬆。

审判长很快批准了薄济川的申请,接下来走上法庭的是方小舒很熟悉的人,当年负责方家案子的公安人员,林队长。

庭审的过程其实是挺精彩的,看着自己多年来一直记恨着的仇人即将被绳之以法,方小舒实在是无法不激动。

高亦伟缓缓开口,清晰地吐出一个字:“有。”

他们很少见到这样的薄济川,平易近人得就好像是自家的兄长一样,而且某些瞬间还可以发现他的眼神甚至带着些温柔的色彩。

高亦伟的脸色渐渐变得很难看,这些事虽然是他意料之中的,但那数量众多的证人一个个出庭作证,让他的脸面一点儿都挂不住了。

检察官这个工作简直像是天生为他量身定做的。

高亦伟将视线转向法庭,睨了一眼摆在法庭上的证据,因为十几年前没有像现在一样密集的监控网络,所以不存在什么监控录像来做证据,这件案子的证据是人证、一些不便出庭之人的书面口供,但他更想看见的,却是被害人的女儿亲自来指证他。

纪若紧紧地抿着唇,看着高亦伟的神色十分为难和无奈,半晌才道:“……不反对。”

证人陈述完证词,审判长询问辩护人:“辩护人,你对证人的证词是否有疑问?”

轻鬆,一种彻彻底底的轻鬆,一种对妻子和孩子,以及未曾谋面过的岳父岳母和舅舅有了交代的轻鬆。

薄济川侧身让出路把她拉进来,给同事介绍道:“我太太,方小舒。”随后又给方小舒介绍,“这两位是同事,易周、刘胤。”

纪若显然也有些不可思议,开庭之前她已经找高亦伟交过底了,她原本以为检察院能拿出来的东西也就那么多了,可没想到对方藏起来的证据居然那么多。

高亦伟面无表情,那是些他不太喜欢回忆的过去,而走到这个地步,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高亦伟继续道:“是。”

毕竟,一个软软的美女对你耍流氓,跟一个膀大腰圆的女斗士向你索吻,实在是有很大差距。

她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卓晓的位置,那里已经没有人了。

毫无疑问的,庭审结束,法庭宣布将在一个半月之内宣判结案,被告人收押,其他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薄济川收回在他身上的视线,转头看向法官:“审判长,合议庭,我申请我的九号证人出庭,他将告诉我们,被告人高亦伟,是如何在去年十月二十七日亲手杀死方渐鸿妻子何悦的弟弟何书宇的。”

薄济川起身应下,收拾东西準备进入法庭,方小舒听他嘱咐了几句便先一步离开了,循着来时的路回到了法庭上,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纪若睁开眼,靠近话筒,淡淡道:“我没有疑问。”

对于这种不舒服的盯视,薄济川的反应大大出乎了纪若的意料,她以为这人要么会蔑视她,要么会被她看得不自在,但人家却根本就无视了她……

没有了碍眼的卓晓,方小舒看庭审的精神也更加专注了。庭审再次开始后,高亦伟和纪若的表情比休庭之前更加难看。

方小舒立刻拉住了顾永逸的衣袖,将身后的情况用眼神示意给了对方,顾永逸皱眉回头看去,拿出手机发了个短信,不一会儿就有两名便衣出现,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卓晓带走了。

方小舒不得不说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否则一开始对薄济川那么豪放地耍流氓,薄济川也不会没有那么严正地抗拒。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法庭警察敲响办公室的门,易周连忙打开门,警察朝他们敬了个礼,道:“庭审即将开始,请公诉组进入法庭。”

开庭之后,纪若的视线就总是似有若无地盯着薄济川,她的眼神十分讳莫如深,纤细的手指转着手里的笔,与法庭的严肃相比,未免显得有些闲适。

他听见了周围似乎有什么人在议论,但他这次难得没有在意,只因他此刻的心情就和方小舒一样激动得无以复加,久久不能平静。

她几乎热泪盈眶地看着薄济川在最后的时间段里,将十几年前高亦伟参加三清会后对方家的所作所为依次陈述,双手紧紧地握着拳,眼睛无法控制地瞪向了高亦伟,而高亦伟对上她的视线,反而情绪淡漠了下来。

薄济川在工作时总是十分严谨的,他的纪律性很强,这种纪律性既是针对他自己,也是用来约束别人。

审判长和审判员听着证人的证词,以及薄济川的讲解,脸色越来越难看。

易周和刘胤可谓是大开眼界了,原来人真的可以很多面化,他们再也不黑处女座了。

休庭时间只有十分钟,顾永逸将方小舒带到办公室门外就离开了,方小舒敲了敲门,开门的是薄济川。

这件事走到目前这个地步,已经不会再什么变数了。

毕竟,看着一个长得像自己,又比自己年轻的女人整天缠着自己的丈夫,一脸“我要倒贴!谁也别拦着我!”的无下限表情,真的很难不让人产生生理性厌恶。

方小舒无奈地笑了笑,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顾永逸也是一脸揶揄,显然对薄济川的魅力深有感触,应该是这段合作时间没少见识到这一点。

“你到达被害人方渐鸿家中后,与被害人家中保安人员发生激烈交火,造成被害人方渐鸿与妻子中枪身亡,以及七名保安人员死亡、五名保安人员受伤,是不是?”

高亦伟缓缓抬眼与薄济川对视,薄济川也没有移开视线,只是彷彿看着蝼蚁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方小舒忍不住落下眼泪,她从口袋抽出一包纸巾撕开抹掉眼泪,心里想着,幸好她向来不喜欢化妆,否则这一哭还得把妆哭花,好丢脸。

高亦伟道:“是。”

最后出庭作证的居然还有污点证人,正是他最得力的属下燕肃,那个他被抓捕之前还在帮他开车的人。

法官与薄济川交换了一下眼神,最终通过了对方的休庭申请。

除却这些证人之外,薄济川还拿出了他行贿受贿的录音、照片,以及他进入该部门的监控录像等等。

旁听席上三清会的人随着庭审时间的加长变得越来越少,走得时候小心翼翼的,似乎是怕被抓起来。

休庭期间,薄济川和公诉组其他人呆在公诉组办公室,他打了个电话让顾永逸带方小舒过去,于是方小舒便跟着顾永逸朝公诉组办公室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