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转逆律师

上一章:第52章出院X薄铮回家 下一章:第54章庭审现场

努力加载中...

国家法庭是个非常庄严严肃的地方,坐在这里面,似乎不用担心任何违背法律和社会的人会逃掉,但也不是没有过明明有罪,却判无罪释放的人。

薄济川听她这么说,又看着她那么幽怨的眼神,无奈地坐到了床边将她揽进怀里,低声道:“所以我才会选择去做入殓师,而不是进入公职部门。”

今年已经二十六岁的方小舒看穿了薄济川的担忧,眼睛里有一瞬间似乎闪过了母爱般的光芒,薄济川不记得她是否揉了揉他的头,但那眼神已经给了他很大的安抚。

薄济川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慢慢紧了紧抱着她的力道,沉声道:“孩子就是你给我最好的生日礼物,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什么比你们更让我高兴和幸福了。”

“抱歉。”方小舒低头讷讷道。

薄济川直起身,手上挂着她的衣服,神情有些怔愣,半晌才吐出两个字:“是吗。”

方小舒点点头,眼神更幽怨了:“你把时间算得都很精準,这段日子搜集高亦伟的犯罪证据,去调查他,是不是见到很多特别噁心的东西?”

薄济川转了个身看向了沙发的方向,薄铮正从那边儿走过来,走到他面前停下之后,朝他伸出了手,道:“我来吧,你去把东西都拿进屋,然后赶紧关上门。”

薄济川不希望方小舒变得和自己一样。

薄铮头也没抬地“嗯”了一声,全身心都投注在了他的宝贝孙子上。

是啊,面对死去的人,总要比面对这些丑陋的东西舒服的多。

薄铮较之去首都工作之前黑了一点儿,也憔悴了一点儿,但并没什么明显的不妥之处。

高亦伟的辩护人是一位看起来三十出头儿的女士,对方落座时脸上带着十分自信和势在必得的表情,而她也的确有这个得意的资本,因为她是国内知名的逆转律师,纪若。

薄济川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孩子交到了薄铮手上。薄铮抱着薄家下一代继承人在怀里,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好像整个人都被填满了一样,再也没有一丁点空隙。

薄济川把东西都放好回到楼下时,就看见这一幕祖孙三代共享天伦的美好画面。

于是,这就是方小舒眼神幽怨的原因,要不是她,他也不用这么累,这么辛苦。

方小舒被他忽然严肃起来的样子吓了一跳,呆呆地看着他,嘴巴长得大大的。

总之,这是个权力很大的部门,而且也是个可以直接将高亦伟所有犯罪证据梳理完全,提起公诉,将他送进监狱甚至送去枪毙的地方。

方小舒摇了摇头,没有和他谈论这个,而是说起了别的:“在医院的话还没和你说完呢,之前爸录得那个VCR,背景是在医院,你发现没?”

薄济川动作一顿,回眸不知何意地看了她一眼,道:“等你出了月子,差不多就是开庭的日子了。”

躺在床上,方小舒任由薄济川帮她脱掉衣服换上舒适的睡裙,看着他在此过程中耳根发红的样子,忍不住微微一笑。

薄济川尴尬道:“笑什么?”

这种人在社会上很难生存,时间一长早晚会被残酷的现实磨平所有稜角。

很少有人可以极力与现实对抗,最终成功保护好自己的稜角与锋芒。

……

天真迟早会破灭,让社会去适应我们很难,但在你去适应社会的时候,也希望可以保留一点儿最原本的东西。

颜雅在薄济川从车上卸东西的时候也回到了家里,她停好车之后和刘嫂一起帮薄济川拿东西,两人把婴儿车推下来,由薄济川推进屋里,然后关上门,全家都回到了屋里。

薄济川见此,立刻走过去关上窗户,避免孩子吹风,可其实天气挺热的,孩子估计都出汗了。

他的脚步有些迟疑,似乎不太擅长处理这种局面,好在大家很快就全都涌到了沙发边,几个人全都坐了下来。

“什么事儿?”薄济川疑惑道。

检察院,顾名思义,职能便是对于直接受理的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的犯罪案件进行侦查;对于叛国案、分裂国家案以及严重破坏国家的政策、法律、政令统一实施的重大犯罪案件,行使检察权;对于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等侦查机关侦查的案件,进行审查;决定是否逮捕、起诉或者不起诉,并对侦查机关的侦查活动是否合法实行监督。

方小舒缓缓放下手机,看着化身超级奶爸的薄济川幽幽地说:“法院什么时候开庭啊?”

虽然说最后下判决书的是法院,但如果没有检察院提起公诉和提供证据,那么法院想要判决也只能是乾着急。

人之所以称之为人,便是因为人有着非常强的适应能力,只是这种稜角虽然对我们生存在社会上而不利,但一旦失去了它们,我们更会无所依靠。

方小舒坐在旁听席第一排,有些紧张地握紧双拳,看着审判长和审判员进入法庭,接着公诉组和辩护人入席,她总觉得自己在做梦。

薄济川下了楼,没一会儿就推着孩子的婴儿车回来了,方小舒掀开被子想起来,薄济川立刻将她按了回去,厉声道:“躺着!”

薄济川微微蹙眉,似乎在仔细思考这件事的可能性,他很久都没得出结论,乾脆先把衣服挂到了衣帽间,回来后坐在床边沉思了一会儿,起身道:“我先去把孩子接过来。”

方小舒身体还没恢复太好,不能久站和久坐,在客厅和他们说了几句话,便由薄济川扶着去卧室休息了。

方小舒在这时忽然再次开口,语气里透着些揶揄:“其实我道歉,更多的是因为另一件事。”

方小舒微笑地看着薄铮,慢慢走到他面前,对他说:“这是小悠。”她将怀里的女儿往薄铮眼前凑了凑,薄铮看见小姑娘水嫩嫩的脸蛋儿,脸上的笑容更加深刻了。

薄济川眨眨眼,然后头疼地揉了揉额角,低声道:“抱歉,习惯了。”

“……”方小舒有点好奇,在检察院薄济川每天做的到底是什么工作,于是她就趁着薄济川给孩子换尿布的间隙,用手机查了查关于检察院工作的东西。

对于人民法院的民事审判活动以及行政诉讼,检察院需要实行法律监督,而对于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效力的判决、裁定,发现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的,检察院可以依法提出抗诉。

她不知道薄济川会不会胜诉,更不知道高亦伟会不会束手就擒,法庭上的气氛很严峻,单是旁听席她就已经看见不少三清会的人,而且她还看见了卓晓。

方小舒抿着唇和他对视,他一身黑色检察服,红色的检察徽别在西装外套的左领子上,红色的领带系得非常整齐,没有一丝褶皱的黑色长裤衬得他双腿笔直修长,他端坐着,回头时腰身线条美好,身段极佳,吸引了不少女孩的视线。

人生总有一些人和一些事,是不管发生什么都无法忘怀的,有的人会记得遗憾终生的事,而有的人则会记下最幸福的时刻。后面这种人无意是最幸福的,因为他的人生已经没有遗憾。

这个时候,被告人如果想要脱罪,就需要一个好的辩护人。

“你回来了?!”颜雅显然也没料到薄铮会在家,站在门口有些发怔。

……

薄济川本来打算等方小舒坐下之后把孩子交给她,然后去车上拿东西,听到方小舒喊了一声“爸”,才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

方小舒点点头,轻声道:“你说爸会不会是身体哪不舒服,瞒着咱们呢?”

……

方小舒一边儿对手指一边儿说:“就那个……你生日那天我正好生孩子,所以……生日快乐,虽然晚了几天,礼物我会补给你的。”

方小舒内心的疑惑被驱散了不少,心想着大概他当时是在体检,或者是有什么不舒服,但已经治好了吧。

“你们用了我起的名字?”薄铮和方小舒交换着抱孩子,方小舒接过儿子后点了点头。

审判长扫视法庭一周,见人员到齐,与审判员一同起立,高声道:“全体起立。”

方小舒也知道这种事儿一时半会得不出个结论,于是便点头让他去接孩子了。

“我倒是不会说什么『我不需要你道歉』这类的客套话。”薄济川淡淡地说,“我只希望你可以不要像我一样,希望你可以保护好自己最原本的样子。”

坐月子的时间过得很快,方小舒身体恢复得很好,一个月后,法院开庭审理高亦伟的案子,薄济川以检查长的身份亲自出庭,方小舒坐在旁听席,望着法庭上属于公诉组和被告人的位置,心里莫名升起一丝忐忑。

方小舒现在有些庆幸薄济川的慎重了,因为他请了顾永逸和她一起坐在旁听席,坐在她四周的人全都是公安局和检察院的,三清会的那些人离她很远,也靠近不了。

薄济川带着两个助理,全都是男性,他们坐在公诉组的位置,放好电脑之后,薄济川便回眸看向了旁听席,準确地找到了坐在第一排的方小舒。

整个法庭的人顿时全都站了起来,审判长敲下法槌,威严道:“庭审开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