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女僕X餐桌

上一章:第58章满月酒X婚礼 下一章:第60章正文完结

努力加载中...

方小舒打开门,果然看见婚纱店的人大包小包地等在外面,她立刻把大门全都打开,让店员将大包小包搬进来,又签收了相册,这才礼貌地将他们送走了。

她双臂撑在餐桌上,双腿跪着朝他爬过来,只穿着一件粉色围裙,及腰的黑色长髮如春泉般从肩膀滑下来,薄济川整个人僵在了原地,连呼吸都给忘记了。

薄济川必须承认,她这个样子杀伤力真的很大。平常她凶的时候他都没办法拒绝她了,现在她故意扮乖巧,装作天真无邪的温柔样子,他就更没有办法拒绝她了。

方小舒此刻还繫着围裙,这会儿刚入秋,天气还很暖和,所以她穿得还是短裙。

其实方小舒已经不记得这人是谁了,只是偶然一次出去买菜的时候在街上碰见,被强行搭讪之后她才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薄济川咬着牙上前,迅速解开皮带抽出早就勃·起的慾望,快速推进方小舒的体内。

薄济川口乾舌燥地看着她,脑子都乱了,解开衬衫扣子想要脱下来披在她身上,但对方却趁机将衬衫夺了过去直接丢到了一边儿,然后跳起来双腿夹住他的腰吻上了他的唇。

薄济川崩溃地瞪着她:“你知不知道这是哪儿!现在是吃饭的时间,随时可能会有人来!”

方小舒一脸无辜地甩了甩一头黑髮,表情妩媚地说:“济川快去锁门,快去关窗,济川快回来。”

都这样儿了还说没事儿呢?她跟薄铮到底怎么了,难不成是闹离婚呢?不能够啊,薄铮那样的身份,闹离婚那就是丑闻了,怎么可能呢?

“什么意思?”方小舒皱起眉。

“……”方小舒瞬间红了脸,十分难为情地瞪着他,薄济川那一脸胜利者的姿态实在讨厌,惹得方小舒接受无能,于是方小舒也豁出去了,从一开始她就是个女流氓了,现在她难道还会输给他吗?

方小舒乾脆不去拿碗筷了,直接关上餐厅门将他推到了门上,低头去解他的皮带。

她这边儿正想着颜雅呢,颜雅就出来了,她扶着额头,看见方小舒在厨房,不由露出疑惑的表情。

这段时间,公安局将三清会等黑帮彻底打压了一遍,其中不乏周郡汝等躺着也中枪的黑历史大户。

薄铮很快就回首都工作去了,解决了他的问题,离法院宣判的日子也不远了。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她的目的就是要让他变得和她一样没下限!

这会儿她轻巧地透过围裙把里面多脱光,只穿着粉红色的棉布围裙站在他面前,叉着腰怒视着他,一副你不让老娘脱你衣服,老娘就脱自己衣服的流氓架势。

“你没有。”方小舒矢口否认,“我刚才瞎说的,你最好伺候了,给什么吃什么。”她越过薄济川想去拿碗筷,可薄济川却抬起手臂拦住了她。

说实在的,最近颜雅老了很多,好像一瞬间涨了十岁,方小舒印象里那个会偶尔张罗着打打麻将,十分注意包养和形象的女人似乎不见了。这一切改变都是在薄铮第二次离开后发生的。

薄济川中午回来吃饭的时候,一进门儿就闻见了糖醋排骨的味,往里边儿走一点又看见婚纱照送来了,照片上他和方小舒一人抱着一个孩子,他笑得矜持有度,方小舒笑得花枝烂颤,孩子们则一脸好奇地望着镜头,拍得那叫一个有谱儿。

颜雅听完她的话没有很快回应,她神情有些恍惚,沉默半晌来了句:“你真幸福。”

颜雅摇摇头,笑得很淡,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飘:“不,很好,俊男美女,拍出来的婚纱照自然是最好看的。”她笑着笑着忽然咳嗽起来,方小舒忙接过相册扶着她坐回沙发上,给她倒了水让她喝下去,帮她顺着背,颜雅摆摆手,喝下水后轻声道,“我没事儿。”

他把餐桌旁边的椅子拉到一边儿,将摆在餐桌上的菜全都拿下来扔到椅子上,然后将椅子再朝一边踢了踢到,最后把方小舒放到了餐桌上。

她想起来之后看着周郡汝的视线更不善了,对于做这种不乾净买卖的人,她向来没什么好印象。

薄济川失笑地放下相册,心情很好地脱掉外套挂好,又将空调温度开得低一点,拿出手帕擦着额头的薄汗慢慢走向餐厅。

方小舒不解地抬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薄济川望着她认真地说:“我这样的如果算是挑剔的话,那你应该也挺挑剔的,而且跟我还是一个级别的。”

方小舒猛地回忆起来,原来这个就是领着一帮流氓小弟的那个混黑道儿的啊。

“你做什么!……”薄济川惊呼出声,坚贞不屈地拉紧自己的皮带,方小舒见此路不通,乾脆停止进攻,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薄济川弯腰凑近她耳边,低低沉沉地说:“你每次不是嫌我太快,就是嫌我太慢,要是速度适中了,又嫌我力道轻重不好,你不是和我一样难伺候么?”

方小舒心里想法千遍万化,把颜雅送回屋里休息之后就回厨房继续做饭了,外面那一摊子东西她是搬不动,还是等着薄济川回来再挪吧。

餐厅的窗户是马赛克的,开在左边儿,从他们这个角度外面看不见什么,而且就算看见了方小舒也不在乎,有什么啊,没见过人家夫妻感情好喜欢玩各种PLAY吗?

再次回到屋里时,方小舒发现颜雅不知何时蹲在了那堆照片儿旁边,拿着其中一本相册一张张翻看着。

方小舒这边儿正在切葱花,那边儿门铃就响了,刘嫂正在楼上帮她带孩子,颜雅又那么虚弱,所以方小舒就很自觉地洗了洗手自己出去开门了。

她坐下之后给自己倒了杯茶,望着窗外的景色凝眸喝了起来。

“……”

不属于你的,你强求不来,就算勉强对方娶了你,你的后半辈子也不会幸福。

回到家里,方小舒一边儿做饭一边寻思,颜雅这几天是怎么回事儿啊,感觉总是怪怪的,魂不守舍的,难道是和薄铮吵架了?

薄济川“嗯”了一声承受着她突如其来的攻击,无奈地托着她的身子朝前走了几步。

这个时间,这个日期,约莫着是送婚纱照的人来了。

餐厅里,餐桌上已经摆了一桌子菜,全都是他爱吃的,这可真是难为方小舒了。

方小舒只穿着一件围裙躺在餐桌上分开双腿,咬着食指双眼迷濛地看着他:“济川快点儿,我要……”

方小舒一转头就看见他一脸讚许地站在那,忍不住道:“你想得对,是挺难为我的,你这人儿哪儿都好,就是太挑剔,吃个饭就跟强迫症似的,很难让人发觉你到底喜欢吃什么。”

方小舒被他猛然地进入刺激得挺了一下腰,围裙背带下面挺·立的双峰无比诱人,薄济川不自觉地揉捏着她柔软的胸部,然后俯下身一边亲吻那娇嫩之上的凸起一边快速进行着身下的动作。

回想起薄铮离开前拒绝和颜雅谈话的情景,方小舒大概猜到了发生了什么,薄铮大概是……对她态度很不好吧,要不然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薄济川眼睛微微睁大,对于方小舒这么明显的指责有些接受缓慢,半晌才道:“我有吗?”

周郡汝见此,有些后悔告诉她自己是谁了,他摸摸鼻子笑着说:“就是碰上了您,出于礼貌来打个招呼而已,这不是最近薄检察长组织打黑激情四射,我那边儿日子也不好过嘛,我都被逼着学好了。”他摊开手掌,一副十分无奈的样子。

“您和我说这个干什么,我先生的事儿是他的事儿,跟我有关係吗?”方小舒抗拒地斜睨着他,“抱歉,我还得回家做饭,没什么事儿就先走了,再见。”她说完就快步离去,心里不断告诉自己一定要抽时间去学个驾照,这样跑也跑得快一点儿!走路变数实在太多了。

强扭的瓜不甜,这句古训是对的。

周郡汝无奈地看着满脸防备的方小舒,低声道:“我是周郡汝,你不记得了?以前你去酒吧街找薄检察长的时候……”

不过这些都是人家二老的事情,与她无关,等这个星期高亦伟的案子结束,她和薄济川就要带着孩子回碧海方舟住了,到时候应该也不会再和这边儿有什么联繫,颜雅怎么样,那都是她年轻时候造的孽,她应该早就料到自己会有这一天,做了错事总是要遭报应的。

刘嫂下楼来想问问做饭的人需不需要帮忙,却听见了餐厅里的可疑声音,老人家有什么没经历过?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事情,于是刘嫂立刻原路返回上了楼,感歎大少爷夫妻感情好的同时,又不由在心里暗歎了一下这白日宣淫真是世风日下……

“你是谁?”方小舒戒备地看着他,左右扫视周围,这里是菜市场,他看起来是一个人,应该不敢乱来,乱来她就叫人!

方小舒连忙道:“济川早上说想吃我做的糖醋排骨,所以我就去买了点儿来,想给他做点儿。”

方小舒关好门,礼数周全地走到她旁边陪伴着,微笑着说:“拍得不是好,孩子太闹,效果很一般。”

“济川,你硬了。”方小舒趴在餐桌这头儿,翻了个身躺在那,分开双腿之后属于女性的私密位置一览无余,“快来!”

现在这种时候如果不去的话,那薄济川就得改名叫薄下惠了,自从他认识方小舒,他的廉耻心就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

方小舒剥蒜的手一顿,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她,颜雅虚弱地离开卧室门口,缓缓走向沙发区。

薄济川有些羞耻地转身将餐厅门锁上,然后一声不吭地把餐厅的窗户关好,转过身时方小舒已经从长方形的餐桌另一头儿爬了过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