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生产X陪床*

上一章:第50章胎动X预产期 下一章:第52章出院X薄铮回家

努力加载中...

他时刻观察着点滴,每次都準确地在输完之前按下护士铃,让护士及时给方小舒换药,因为他知道他不能懈怠,一会儿方小舒会很痛。

得到这个消息,薄济川大大地鬆了口气,他看着被推出来的方小舒,她紧闭着眼睛,一脸憔悴,往日的精神不再,直看得他恨不得朝墙上打一拳。

薄济川心疼得不行,可是又不敢给她怎么揉一揉,只能这么无助地听着她的痛呼声一点点变大。

视频中的薄铮气色很不好,但说起话来精神头儿不错,他录视频的背景有点熟悉,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是什么地方,但那背景总让人觉得是他们最近常见到的地方。

方小舒看了一下睡的很香的两个小婴儿,心里说不出的满足与高兴,她觉得自己受了那么多的苦全都是值得的,在这一刻她终于深刻体会到了母爱有多伟大。

薄济川坐在椅子上,左手边是躺着一双儿女的婴儿床,右手边是躺着方小舒的病床。

薄济川自然都没发觉自己的眼眶红了,他阻止着方小舒输液的手握拳,以免串针,薄唇微启,却不知该对她说点什么。

方小舒笑了笑,提醒他道:“让我看看孩子。”

他鼻音很重地“嗯”了一声,将她额头的碎髮撩开,吻了吻她的额头,低声道:“我爱你。”他的唇瓣蹭着她的脸颊,男人富有磁性的熟悉嗓音轻声说着真挚的话语,“小舒,我爱你。还有谢谢,但是对不起。”

“哥你别急,一定会没事儿的。”薄晏晨不忍看薄济川那么难受,于是便开口安慰了他一句。

男人真的不该对自己的妻子有任何不好,更不应该背叛自己的妻子,绝对不能三心二意。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流逝,薄济川紧张地双手握拳等在产房外面,看着产房上面亮起的红灯,有点后悔为什么自己没跟进去。

生产真的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尤其是顺产。

不疼?怎么可能呢?不疼为什么皱眉,不疼为什么手会颤抖?

方小舒为难地看着他:“可是我睡不着……我已经睡了很久了。”

方小舒一边看视频就一边儿疑惑,接着她忽然一怔,迅速地扫了一眼四周,那视频背景可不就是医院么?

好吧,其实也没多远,可是薄济川的表情却显得有些失落。

他拍了视频给方小舒,很用心地祝福了她,并且将自己斟酌出来的两个名字告诉了他们。

好在医生的话安抚了他躁动的心,否则薄济川将是薄家有史以来唯一一个在公共场合做出这种暴力举动的继承人了。

也许因为是龙凤胎吧,方小舒生得很辛苦,生了很长时间,她是下午两点被推进产房的,却在晚上十一点十三分才被推出来。

她看着自己身边眼眶发红彷彿随时可以掉眼泪的薄济川,有些错愕和震撼,但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她吸了口气,露出了一个虚弱的笑容,强忍着那些痛笑着说:“济川,你别担心,我不疼了……”

现在,只等着她生下他们的孩子,养好身体,和他一起上法庭,看着他如何将方家的仇人送进监狱,甚至送上偿命的路。

方小舒脸一红:“有什么好看的……还有你刚才客气什么,咱们俩这关係你还这么客气,那你记得你之前答应我的,等我好了,你可要……”

在没有打麻药的情况下清晰地感觉到医生在自己身上动剪子,清晰地感觉到孩子生出来之后医生再一针一针将开口缝上,只要想想就连死的心都有了。

方小舒在他心里一直都只是个故作坚强脆弱敏感的女人,根本就没她表现出来得那么厉害,她那么脆弱,好像轻轻戳一下就会全部破碎,现在却要承受这么剧烈的痛苦,他实在是……

虽然生产时规定亲属不可以进去,但如果他坚持,也不是不可以。

虽然已经避开了那些具有特徵的摆设和床铺,可镜子里的反光却让人发现了蛛丝马迹。

不过,除了顺产之外,剖腹产恢复太慢,对孩子不好,与顺产相比,只不过是一个先受罪一个晚受罪罢了,实在没什么可挑剔的。

他无意识地抬头,拉着窗帘的外面依稀可以看见微微的白色,天快亮了。

轮到他们孩子这一辈儿,是单字名了,薄铮选了两个字,男孩儿是翊,意在辅佐和帮助,希望这个男孩可以辅佐他的父亲,帮助这个世代传奇的家族继续走向壮大。而女孩则比较简单,取了一个悠字,希望她可以继承父母的聪明才智与礼貌文静,一辈子长长久久平平安安。

他看了看表,让颜雅和薄晏晨先回去休息了,自己一个人守在病房里,靠在方小舒的病床边,帮她暖着输液的手。

方小舒的话还没说完,薄济川就打断了她,慌乱却又认真地说:“我知道,我记得,我会的,现在你别说那么多话了,你快睡觉,睡着了就不疼了。”

薄济川看着方小舒从不安稳的梦中醒来,她紧紧皱着眉,嘴唇动弹,似乎在说着什么,他凑近她唇边,听到她说:“好疼……”

薄济川有些无措,第一次当爹的他虽然做过很多功课了,可到了正式上场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

薄济川忐忑地在产房外面来回踱步,偶尔有方小舒压抑的痛呼从里面传出来,他只觉在外面的每一秒都是最痛苦的煎熬。

薄济川回眸看了他一眼,神色虽然依旧忐忑不安,却还是点了点头。

是的,方小舒要生了,剧痛面前,饶是向来镇定的方小舒也有点把持不住,刚才想说什么的念头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此刻只记得咬牙忍住,手下紧紧地捏着床铺的边沿。

对于罪有应得的人,他素来没有任何多余的同情心。

薄铮说得很清楚,这只是提供参考,他们可以不按照他说的来。

薄济川见此,立刻将她的手拉开让她捏着自己的手臂,和匆忙赶到的医生一起推着她朝产房走。

想起这些往事,薄济川忍不住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

这虽然不如她昏睡之前的那种痛苦严重,却也不好受。

方小舒预产期这天,薄铮本来打算赶回来的,但无奈政务缠身,只好作罢了。

幸运的是,虽然过程长了一点,但母子平安。

方小舒跟着大夫的指导呼吸吐纳,看着薄济川的眼神非常慌乱,她虽然握着他的胳膊,却还没有失去理智到掐疼他,在她下意识里,这个男人的一切都比自己重要。

方小舒始终没睁开眼,只是双手不自觉地想要握拳,声音从小到大,一直喊着疼。

如果可以,他宁愿在里面承受这些的是他。

身为一个女人,一天的公主,一个月的皇后,一辈子的操劳,她们就该被捧在手心。这种感觉如果你身为一个丈夫时体会不到,那么当你身为一个女孩的父亲时,你就能体会到了。

高亦伟的罪的确很重,判死刑也不为过,只是现在国家判死刑越来越慎重,他也不敢完全保证可以让他以命偿命,所以不敢给方小舒什么承诺,只能说是尽量帮她满足她最大的愿望。

薄济川立刻回神,将婴儿床推到她旁边,自己呆在婴儿床的另一边,与她隔着一张婴儿床遥遥相望。

男人一生不需要遭受任何痛苦,第一次时不会痛,更不需要生孩子,也不需要洗衣服做饭做家务,一切的操劳都是女人。

其实他们的回忆有很大一部分是灰色的,但那些灰色的东西现在回忆起来仍然让他觉得十分甜蜜。这种反应让他有些出神,连日来的疲惫使他有些犯困,可他却不允许自己打瞌睡。

两个孩子很健康,经过一些处理后被放进了婴儿床里,安静地躺在里面陪伴着他们的母亲一起睡。

方小舒缓缓收回视线,轻声对薄济川道:“济川,其实我也该谢谢你,给我一双儿女……”

薄济川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可是看着在忍痛中还想着安慰自己的方小舒他就觉得没有任何理由让自己再脆弱了。

病房里,方小舒依旧睡着,点滴不停地输着,一瓶接一瓶。

薄济川僵硬地站在那,抿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是的,他怕说错话惹她不高兴,或者又让她说很多话跟他解释,他真的很怕她疼,因为他总觉得她一疼,他就比她更疼。

虽然他很担心,但他也不希望别人为他担心,因为他最能体会的就是那种为别人伤心忐忑的感觉了。

方小舒立刻就想跟薄济川说这个发现,可是肚子忽然一阵剧痛,她顿时如临大敌,憋气道:“不行了济川我要生了——”

他恍惚想起,似乎去年他也曾经这样帮她暖过手,那个时候正是她怕连累自己而要离开他却犯了胃病住院的时候。

方小舒到底还是痛的,没说几句便闭上眼开始努力催眠自己,期间护士来换了一次点滴,这次的点滴里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催眠的成分,总之换了点滴之后,方小舒就睡着了。

薄济川察觉到她的想法,又对上她这样的眼神,心中不由一涩,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与她交换了一个眼神,便让医生将她推进了产房。

许久,薄济川开始不停地道歉,一遍又一遍,不断句地说着对不起,他低低沉沉的声音让喊疼的方小舒眉头皱得更紧了,她费力地睁开眼,视线模糊了很久才慢慢清晰。

薄济川见她睡着了,长长地舒了口气,继续靠在旁边帮她暖手。

方小舒忍不住轻笑出声,这一笑就带动了缝针的地方,她忍不住轻哼一声,薄济川立刻问道:“怎么了?哪疼?我帮你看看?”

他们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们所有的话都在那个眼神里了,而且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已经说得够多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