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再遇卓遇晓

上一章:第48章龙凤龙胎 下一章:第50章胎动X预产期

努力加载中...

她在心里上更倾向于第二个猜测,因为只有这样才符合她心目中方小舒抢走高亦伟的逻辑。

一想起徐恩,薄铮满心的愧疚便涌了上来,他多年来从政为官,两袖清风,自问对得起国家对得起党,对得起父母对得起百姓,他在这世界上唯一对不起的,就只有徐恩。

卓晓将自己的想法想得很正确和直接,但她不知道的是,她这个年级的女孩根本不懂得什么才是真正的爱,那种对爱的幻想让她们对那些成功人士和厉害角色倾慕崇拜,很容易产生一种错误的畸形恋慕,这根本就不是爱,尤其是在她这种病态思想的人身上,这简直是罪孽。

卓晓看见方小舒盯着她打电话,心里有两个猜测,一是觉得她是打给她老公的,二便是觉得她是打给高亦伟告状的。

方小舒十分警觉站在原地不再往前,从裤子口袋拿出手机拨通薄济川的号码,盯着远处的卓晓,以防对方有什么特别举动。

方小舒微笑着跟路过的邻居打招呼,邻居的儿子抬头望着她,表情非常严肃,看得她不由一笑。

那位邻居是做交警的,年纪在三十上下,身材高大结实,一看就很有安全感,卓晓见此脚步不由放慢,悄悄地漫步在四周,等待方小舒孤身一人的机会。

方小舒怀孕六个多月,快七个月时,肚子已经非常大了,薄济川刚刚到检察院任职检察长,有很多事情需要熟悉,也有很多关係需要接触,所以她不想给他添麻烦,每天都按照他的叮嘱按时运动和休息,有时间的时候还做一下胎教,看看书听听音乐。

现在他已经没有机会偿还徐恩了,他只能将这一切都弥补在薄济川身上,可就连这些弥补,恐怕他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这不能怪她,实在是高亦伟的人她根本就放心不下来。

现在最需要薄济川的是他的孙子孙女还有儿媳妇,至于他,既然上天对他这么仁慈,他就只能自己惩罚自己了。

卓晓诧异地抬头,正看见薄济川冷淡地鬆开扯着她手臂的手,转身朝那辆停下来的车走去。

于是,方小舒热情,交警同志就比她更热情,那边卓晓等得脸都紫了,这边儿两人还没有分开的打算。

!!!!太丢脸了!!!

想当初她不算是回头率百分百,那也是百分之九十五了,她一直都知道自己长得好,因为她除了这点儿优点就没别的了,可现在连这唯一的优点也被剥夺了,这可怎么办?

方小舒已经学会不去深究邻居们对她如此友善是因为薄家的地位还是出于好心了,反正人家已经对你友善了,你又不会和人家一起生活,干嘛还要费心思考那些毫无价值的东西呢?

邻居见她似乎喜欢自己的儿子,便忙让儿子喊她阿姨,可那长得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却冷淡地哼了一声,说了俩字儿:“胖子。”

许久,薄济川喝完了茶,薄铮才轻轻开了口。

这些话薄铮没说出口,跟薄济川简单地交代了一下在尧海市需要注意的事情和人员后,便让他回去陪方小舒了。

卓晓一想到这些心里就十分烦躁生气,她快步朝方小舒走过去,方小舒这时已经打完了电话,朝后方拐角处离开了。

卓晓被薄济川吓到了,她也是见过他很多次了,之前在市政府门口守着方小舒,虽然没堵到她,但是常看见薄济川进出。

车主已经下来了,对方表情也很惊慌,看见卓晓便破口大骂:“你他妈找死啊!疯了吧你!”

薄济川低头饮茶,点头道:“我会的。”

薄铮去中央之前,薄济川将方小舒怀的是龙凤胎的消息告诉了他,他虽然并没有表现的欣喜若狂,但却有明显的喜悦之色。

方小舒和交警同志一路交谈着往薄家走,这个时间持续了大概十几分钟,卓晓明显是怕她回到家里再次失去机会,已经有些按耐不住了。

她觉得,她似乎也没那么执着高亦伟了,她的爱情不该给不珍惜的男人,而该给这个刚刚救了她命的男人。

索性薄济川同样也担心这一点,所以很快就放下手头的工作赶了回来,成功在卓晓打算冲过来之前,将车横在了方小舒与卓晓之间。

薄铮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多活一段时间的,至少如果自己可以掌了大权,那么就算死了之后,也能给孩子们留点什么。

如今已经是五月份了,近几日薄济川就要去检察院任职,方小舒听他说他会在尧海市检察院做检察长,检察院的职位与法院称呼不同,法院的一把手叫做院长,但检察院最大的就是检察长。

在权利方面,检察院检察长其实要比法院更大,毕竟如果公诉方不提起公诉,法院就是想判谁的罪也只能乾着急。

世事难料,最脆弱的就是人的生命,有时候今天说了再见,就真的不知道第二天还能不能再见了。薄铮走到这个地步,才忽然有些恍然大悟,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薄济川会坚持做入殓师了。他也渐渐明白,自己的儿子对于母亲的良苦用心,以及对自己的怨恨。

她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说是顺路偶遇,打死方小舒都不会信。

她是疯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薄铮很快就走马上任了,他一个人去了首都,薄家只剩下了颜雅和方小舒还有薄济川。

薄铮欣慰道:“这我也看出来了,你是我的儿子,也不愧是我的儿子。”他微微一笑,“其实现在多好啊,你的事业如日中天,小舒的孩子也很稳定,我也高昇了,眼看着还要当爷爷……这一切都很好,可惜了……”可惜他估计等不到孩子叫他爷爷那一天了。

是卓晓。

只见不远处的大树下站着一个穿着蓝色大衣的纤细身影,那与自己有些相似的五官让她想忘记对方是谁都很难。

她得回去好好思考一下这件人生大事。

薄济川飞快地跨下车,重重地甩上车门几步走到卓晓面前,低着头阴沉沉地盯着她,一字一顿道:“你想干什么?”

薄铮长时间沉默,在一壶茶喝完后,才再次开口,语气平静,声音带着一些艰涩:“济川,爸爸对不起你,这些年,都对不起你。”他歎了口气,“但爸爸更对不起你妈妈,爸爸不怪你这些年一意孤行,爸爸希望你以后可以过得幸福,也算是对你母亲有个交代。”他轻轻敲了敲桌面,望向房间里的书柜,沉声道,“我年纪也不小了,如果以后我走了,我希望你可以善待晏晨,不要将对我的怨恨转嫁到他身上,他不能选择自己是否出生,错不在他。”

薄济川抬眼瞥了瞥他,收回视线后淡淡道:“我一直都没有将那些想法转嫁到晏晨身上,他是我弟弟,只是我弟弟,永远都是。”

这天天气非常好,吃完了午饭,方小舒趁着太阳很暖和的时候穿戴整齐出了门,顺着小区的小路慢慢散步。

她想她的确疯了。

薄济川不置可否,拎起茶壶添了一杯茶。

否则她此刻也不会觉得,方小舒的眼光真是不错,这个男人竟然比高亦伟更让人着迷。

薄铮凝视着薄济川的侧脸,别人总是跟他说薄济川长得像他,可要他自己说的话,他倒觉得薄济川长得像妈妈。

卓晓下意识后退了几步,谁知这时后面忽然窜出了一辆车,车子开得飞快,显然没料到卓晓会忽然后退,一时来不及剎车和转弯,只好不停地闪灯和按喇叭,卓晓吓得都呆掉了,怔怔地看着明晃晃的车子朝自己撞来,本以为自己今天会死在这,却在被车子撞上之前,由一双冰冷的手扯住胳膊猛地朝一边躲开了。

卓晓心一急,迅速跑了过去,跟着转过拐角,然后就看见方小舒在和小区里一个男邻居聊天。

“……”方小舒本来笑着的嘴立刻就歪了,邻居十分尴尬地拉着儿子迅速逃跑,方小舒撅着嘴低头看看自己的体型,决定打道回府。

方小舒大她那么多,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那点小心思?她十分热情地和交警同志聊天,那位同志今天轮休,下午也没什么事儿,难得见到薄市长……哦不,现在可不能叫薄市长了,薄市长高昇,如今可是在中央做二把手,升到最高位置指日可待,就更不用说薄家大少正在尧海市检察院做检察长,无论哪一边儿打理好都可以平步青云,他不搞好关係怎么行?

她有点担心卓晓会乱来,她现在怀孕快七个月了,如果因为她而出什么事儿的话,她真的没办法接受。

他重重地拍了拍薄济川的肩膀,用眼神示意颜雅离开之后,让薄济川坐到他旁边,倒了两杯茶,父子俩各自一杯,缓缓喝了起来。

她一出门儿,所有碰上她的人都会和善地跟她打招呼。

“你的眼光很好,小舒虽然家境不好,但是个好孩子。”

因为她常出现,又是个漂亮的孕妇,还是薄家走出来的,所以小区里大部分人都认识她。

在卓晓印象里,薄济川是个十分有风度的绅士,她没想到他也会有这么可怕的时候,这种总是很温和的人一旦愤怒起来,要比高亦伟那种时常都阴鸷的人可怕得多。

薄铮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然后长长地舒了口气,说:“我就要去首都工作了,应该不能常回家里,到时候家里有什么事儿,你记得多照顾着点儿。”

方小舒原路返回,却在转弯时看见了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这些想法,薄铮全都一个人承担着,没有告诉任何人。这种事独自一人承受似乎有些太沉重了,但他却觉得只有这样才可以让苟活于世的他稍微心安一点。

薄晏晨已经开学了离开了,薄济川上班离开后,家里就只剩下方小舒和颜雅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