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招蜂引蝶的薄秘书

上一章:第37章检查弟弟 下一章:第39章小女人PK老女人

努力加载中...

方小舒若有所思地看向薄济川,薄济川回了她一个十分讳莫如深的笑容,端起文老师给他倒的茶喝了一口,放下茶杯后沉吟了片刻,房门便再次被敲响。

薄济川似乎并不在意薄晏晨打了谁,他更在意薄晏晨打架的原因。

她居然只念到高中而已,可平时交流起来完全感觉不出来,由此可见学历并不是评判一个人的唯一标準,社会这位老师有时候教得要比名校教授深刻得多。

警察可不会跟他们在这个地方多说什么,他们几步走到薄济川面前,恭敬地说:“薄秘书,当事人就是这两位吧?”他们看向薄晏晨和那个女学生。

方小舒愕然地愣在原地,完全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不是说当务之急是解决薄晏晨的问题吗?怎么……怎么……

薄晏晨懊恼地走到薄济川面前低头闷闷地说了声“对不起”,十分愧疚地在他面前对着手指,看上去委屈又可怜。

薄晏晨不服气地想要辩解什么,却在遇上方小舒的眼神时害羞地垂下了头,手握成拳僵硬地站在那。

或许是方小舒疑惑的眼神太明显,薄济川突兀地开口对她说:“我外婆曾经是这里的校长,我小时候常来这里玩儿。”

吃完早饭,一切收拾妥当,方小舒和薄济川一起出了门。

方小舒很容易就判断出了那个女学生是何许人,这种时间这种地点,这个人必然是和薄晏晨打架的事情有关了。

文芝约莫三十出头的年纪,戴着一副眼镜,长相静秀安然,一看就是书香世家出身,她受宠若惊地与薄济川握手,被对方如此厚待,又对上他温和俊雅的笑脸,一时忍不住红了脸:“哪里,应该的,薄同学成绩很好,平时一直都很乖,出这种事实在也出乎我的意料。”

薄济川丝毫不在意,但薄晏晨却看不下去了,他隐忍地瞪着那个女学生道:“我之前是把你认错成我嫂子才帮你的,不过就算当时是其他女生我也会出手,毕竟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女孩子在学校里被人强奸!”

秦校长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尴尬地点头:“呃,这个……不介意,当然不介意。”

“瞧我,一直说话,忘了给二位介绍。这位是我的太太,方小舒。小舒,这是秦校长,这是文老师。”他为对方介绍完了之后也为方小舒引见了一下,这才让一进来就低气压的方小舒身上冷气消散了不少,温和下眉眼与秦校长和文老师打招呼。

双方大人打招呼期间,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些傲慢和娇生惯养的女声挑衅地问道:“你结婚了?和这个女的?”

……奇怪,以前不会这样的啊。

那女学生是个非常有个性的人,碰到这种事也不慌乱,只是冷冷地瞥了一眼从头到尾没搭理她的薄济川,背着画夹便跟着警察走了。

薄济川皱眉望着她的背影,又扫了一眼周围围观的女学生,脸色也不太好看地快步跟上了她。

于是他退后一步,牵起方小舒的手将她介绍给校长和文老师。

方小舒其实很好奇薄济川为什么对颜雅充满敌意,却对薄晏晨十分尽责,她想他大概就是那种把一切都分得很清楚的典型。薄晏晨是薄晏晨,颜雅是颜雅,他不会对有破坏父母感情然后上位嫌疑的小三和颜悦色,却会对身为他弟弟的薄晏晨尽职尽责。

薄晏晨是为了这个女学生打架的,打的人是某省委书记的公子,现在对方已经住院了,家长全都在医院里陪着,对这件事挺在意。而打架的具体原因,伤者开不了口没办法说,没受伤的又闭口不言怎么都不肯谈这件事,他们一筹莫展,于是便只好叫薄济川来了。

他依旧看都不看她一眼,也没有打算回答她问题的慾望,彻底地无视这个从来没有在男人面前丢过面子的女生,小姑娘面红耳赤,十分生气。

“怎么了?”薄济川非常敏锐地发现了她的不对劲,趁着红灯的间隙倾身凑到她身旁问道,“胃又疼了?”

“……”够了,还不如早点跟着薄济川走了呢,这还真是让人尴尬的道歉啊,咱能不说吗?

他那副表情看上去哪里是不介意?他简直太介意了。

方小舒瞇眼回头在电梯里扫视了一圈,跟在他身后低声道:“那里面有摄像头呢,薄秘书。”

方小舒不知他为何向自己道歉,忍不住笑着看向了他,他红着脸垂下头,声音越发低了,她听见他说:“上、上次在小区的胡同里,我不该、不该乱看的。”

薄晏晨在薄济川看来,一直都是个谨守礼节的好孩子,除了有时太喜欢胡思乱想以外,他几乎不觉得对方有任何缺点。

方小舒讷讷点头,随后紧接着道:“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是哪里毕业的,你长得就一副很聪明的样子,学的专业应该也不简单吧?”她说这话时一副好奇和嚮往的表情,让薄济川不由自想起她高中念完似乎就没有再唸书了。

“您是薄同学的哥哥?我是薄同学的班主任,我叫文芝。”女教师在校长的话结束后走到了薄济川面前,温和地笑着朝他伸出手。

方小舒等车停下来就迅速跳下了车,呼吸到新鲜空气后感觉好了一点,但还是没忍住跑到路边的小树下吐了起来。

校长是位五六十岁的先生,他热情地与薄济川握手,简单地叙述了一下这件棘手的斗殴事件。

那个省委书记的公子竟然在学校里公然调戏女学生么?

薄济川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下淡淡地说:“这件事我觉得还是交给公安机关处理比较好,我自认晏晨不是任性胡为的孩子,那就一定是那位学生和这位的错。”他指了指那女学生,却依旧不看对方,只是道,“而且他们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可以承担法律责任,所以我提前报了警,二位不介意吧?”他看向秦校长和文老师。

这声敲门让秦校长和文老师有些疑惑,这个时间会有什么人来打扰他们处理事情呢?明明之前就已经嘱咐了学校的人不要放人进来了。

薄济川疑惑地回眸看向她,听到她奇奇怪怪地低声道:“哦,这样啊,我记得霍金好像也是剑桥的哲学系博士。”

薄济川似乎想歎气,却最终没有,他淡淡地垂眼道:“总是给我惹麻烦,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她慌乱地想要推开他,而电梯门在这时也叮咚地响了起来,她没费多大力气就推开了他,而薄济川似乎是自愿离开的,他很快就恢复到一本正经的模样,装模作样地整理着西装外套,抿了抿唇将嘴角可疑的痕迹全都消灭,那副衣冠楚楚的样子简直让方小舒膛目结舌。

薄济川由校长招呼着坐下,方小舒在他的示意下坐到了他旁边,那个女学生在她打量对方的时候也打量着她,看见她的长相之后不免也有些惊讶,双方似乎都很困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薄济川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的视线在女学生和方小舒身上来回流转,最后定在了校长身上。

方小舒知道薄晏晨不是个坏孩子,打架这件事也是为了救刚才那个不讨人喜欢的女学生,所以并不觉得他有什么错。她见他如此自责不免有些心软,于是便期待地看向了薄济川。

薄济川颔首道:“带回局里去吧,我跟你们一起回去。”

令方小舒惊讶的是,这个女生的眉眼与身形看着非常眼熟,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人怎么和她长得有点像?

因为实在是太好奇看起来非常听话和有教养的薄晏晨到底为什么打架,方小舒向薄济川软磨硬泡了好半天,以寻求和他一起去的可能性。而她最终成功获得了和他一起去这个“殊荣”。

薄晏晨点点头,抹了抹眼角跟上薄济川,方小舒走在他旁边,听到他闷声说了句:“嫂子,对不起。”

薄济川站起身朝对方鞠了一躬,与她握手,十分礼貌道:“是的,你好,晏晨这孩子脾气倔,平日里肯定没少给您添麻烦,您多见谅,这孩子被我惯坏了,您多照顾着点儿。”

校长室很大,装修也很用心,这里面站着四个人,一男一女两个学生,另外两个则是校长和老师或是辅导员角色的女性。

“嗯……”方小舒感觉薄济川的手从她大衣下面的毛衣边沿探了进去,微凉的手指在她平坦的小腹摩挲着,有缓缓上移的倾向。

方小舒抿紧唇摇头,轻哼了一声没说话。薄济川思索了一下,打开天窗,再行驶车子时速度明显下降了很多。他这一路很少再剎车和停车,十分谨慎小心地将她带到了学校大门口。

两人一起进了尧海市医科大的校园,直接便朝校长办公室走去。

她一头黑髮,白衬衫,蓝色长裙,一副文静无害的模样,脾气却坏得不得了。

薄济川对这里似乎十分熟悉,熟悉到了方小舒都忍不住对他微微侧目的地步,她猜测薄济川可能是从这里毕业的,但转念一想他似乎对医学方法涉猎不多,那他为什么会对这里这么熟悉?

薄济川何尝不心软,薄晏晨可以算是从小缠他缠到大的,他从小到大的作业和一些重大选择全都是听从薄济川的意见来做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即便他是颜雅这位薄济川不喜欢的女人生下来的,却也是薄济川名副其实的弟弟。疼爱的弟弟。

薄济川漂亮的桃花眼眨了眨,淡淡地勾起了嘴角,他瞥了一眼楼道拐角处的电梯,慢条斯理道:“你说得没错,但现在不是讨论这些问题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解决晏晨的问题。”他拉过方小舒的胳膊将她拽进电梯,按下六楼的按钮后便倏地将她扯进怀里,吻上了她的唇。

薄济川感觉到一旁的方小舒眼神不善了起来,想都不用想便知道是因为文芝老师。

薄济川没有很快回答她的话,在两人走到校长室门口的时候他才对她说:“我知道。”说完就敲响了校长室的门,里面的人很快开了门,那三堂会审的架势让方小舒也没心思再多思考他的话,目光全都定在了薄晏晨以及他旁边的那个女生身上。

文老师疑惑地走到门边开门,从门外走进来的四名穿着警察制服的高大男人让在场除了薄济川之外的人都愕然了。

薄济川收回定在她身上若有所思的视线,目视前方漫不经心道:“剑桥大学哲学系博士,每年放春假时都会回国到党校进行短期培训。”

路过的女学生们见此一幕不由微微驻足,在大学校园里,除了一些年轻的男教授以外,很少见到如此成熟又绅士的英俊男人,不论是十分讲究的西装,还是与西装配色极为考究的巴洛克皮鞋,又或者是那张精緻完美的侧脸,薄济川的一切全都深深地吸引着她们。

颜雅十点钟约了人来家里打牌,一个人在家里张罗着佣人收拾这儿收拾那,对自己儿子出的事儿完全不知道。

方小舒吐完了,就发现他们惨遭了围观,尧海市医科大门外有许多女学生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站在不远处偷偷打量他们,方小舒没什么表情地接过薄济川递来的纸巾,将自己打理乾净之后漱了漱口,生硬地说:“走了,进去吧,成天就知道招蜂引蝶,不让人省心。”

而经过调查还会发现,她还劣迹斑斑。

薄济川从车里拿出矿泉水和纸巾,快步走到她身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帮她将从肩膀滑到胸前的黑髮捋到背后,一脸比吐得人还要难受的表情。

除了薄济川以外,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说话的人,那人眉眼长得与方小舒有几分相似,此刻证抬着下巴看着薄济川,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薄济川开车向来都很认真,坐他的车方小舒很少会感觉不稳和晕车,但不知是不是今天早饭吃得腻了,她坐在副驾驶安静地闭目养神时,一股呕吐的慾望慢慢涌了上来。

原来如此。原来是因为这个。

方小舒在一旁听着,也大概了解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其实说来也对,即便是省委书记的公子,比起身为国内第一中心城市尧海市市长的薄铮,权利也不会太高。若真要比一比,薄铮可能还要在对方上头。

而薄济川作为唯一一个没有看她的人,此刻也没有任何动摇。

他说完了便抬脚先其他人一步出门去了,方小舒对视薄晏晨眼眶发红的视线,忍不住柔下嗓子说:“没事儿的,你哥不会不管你,放心吧,他就是嘴硬,心里是很惦记你的。”

方小舒闻言脚步猛地一顿,怔怔地看着前方不远处高挑修长的背影。

她试着平复呼吸,想让自己舒服一点儿,但这感觉却有增无减。尤其是在薄济川将车停在红灯之前后,这种感觉越发深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