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站立PLAY

上一章:第42章咱俩掰了吧 下一章:第44章和好如初

努力加载中...

她听见他在她耳边说话,他的话语伴着温热的呼吸迴荡在她耳边,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妥协,又似乎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

“别那么紧小舒。”他情不自禁地吻着她的侧脸,深呼吸道,“很快就好了……坚持住。”

方小舒从薄家出来哪儿也没去,她很冷静地考虑了现在的情况,然后打车去了碧海方舟。

他还真是无处不在。

万般无奈下,薄济川放缓了速度,按照和大众一致的步伐慢吞吞地开到了碧海方舟。

薄济川缓慢地开着车,又打了几次方小舒的电话,全都是关机不通。

一想到她可能有危险,他有可能会失去她,他心里就难过得不行,好像有刀子捅在里面使劲搅一样。

意识模糊时,方小舒似乎听见薄济川沙哑地询问着她什么,但她已经没有力气回答他了。

……

薄济川走到二楼的楼梯口,却又调转方向朝一楼的客房走去。

他利落地跨下车,走到别墅门口,抬手想要开门,但在推开门之前动作却又顿住了。

她疑惑地关闭浏览器重新打开,显示该微博已被删除。

他想,也许他真的是一刻也离不开她了。

薄济川毫不犹豫地从口袋取出备用钥匙将门打开了,他一打开门,就看见了站在门里盯着外面看的方小舒,被这幅画面给吓了一跳。

一带上大名,方小舒再看那些云里雾里的短信就只觉脊背发冷了。

薄济川在碧海方舟的房子虽然不住了,但一直都有钟点工打扫,现在这种情况去住酒店不方便也不安全,住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再好不过。

方小舒烦躁地拉住窗帘锁好门回到了客房,将房门再加了一道锁之后躺回床上蒙住被子努力让自己睡着,不停地数着羊。

哦,原来是被查水表了。她乾脆直接关了电脑,钻进一楼的客房倒在床上睡觉,只不过她实在没办法睡着。

她现在有一种感觉,她宁可被丢进最恐怖的电影里,也不愿意一个人呆在这儿一秒钟。

她仅仅走了不到十个小时他就忍不住想给她打电话了,理智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拨通了对方的号码,他紧张地正想挂掉,就听见那个冰冷毫无感情的女音道:“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薄济川怔怔地盯着手机,忽然拿起外套起身出了门,不顾外面风雪正大,开车便走了。

下雪了。

除了那个人之外没有第二个。

这一次他发的是:下雪了,碧海方舟住着冷么?

她当时只以为是什么诈骗短信,从来没放在心上过,对方大概也察觉到了她的想法,所以这次他带上了自己的大名。

“谢谢,麻烦你了,就这样儿,再见。”薄济川挂了电话,调转车的方向,朝碧海方舟开去。

“哈嗯!……”方小舒整个人贴在墙上闭着眼睛承受着薄济川的进出,薄济川的身体紧贴在她身上不断地将自己的慾望送进她的体内再抽出来,他浓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汗水顺着脸颊流下来,一双漆黑的桃花眼紧紧盯着方小舒绯红的脸颊,嘴唇抿得没有一丝缝隙。

“是!”薄济川不假思索地咬牙应下她的话,迅速频繁地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最终尽情地发洩在了她的体内。

薄济川捏着手机沉默了一会儿,心里只有两个猜想,一个是好的,一个是坏的。

高。

“……别紧张。”薄济川缓缓低头,额头抵着她的背,他微闭着眼睛,一手抚上她胸前的挺立,一手解开了她牛仔裤的扣子,缓缓探了进去。

他的署名是:高。

方小舒倒抽一口凉气,嘤咛声伴着鼻音从她口中吐出,她愤恨地打断了他的话,说:“你爱我!……”

车子飞驰在铺满雪花的街道上,薄济川挑的是很少有人走的路,倒没有堵车的问题,只是他开得太快了,车子有点打滑,并且减速和剎车时很不安全。

他试了七八种办法努力让自己睡着,可没有一种有用。

是的。

方小舒漫不经心地浏览着尧海市的新闻和地方论坛,没有发现什么令人愉悦的新闻,比如三清会被连锅端了之类。于是她便转战到了微博,随意地看着别人发的生活记录。

“是你?”方小舒似乎也被吓了一跳,她鬆了口气,扔掉手里的檯灯柱,转身朝床铺走去,背影消瘦而憔悴。

其实这个号码之前给她发过几次短讯的,说的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例如“太傻”、“做得不错”“胆子挺大”这种,可是她根本都不认识他。

屋子里有点人说话的声音,总不会显得太过空旷和慎得慌。电视机明亮的屏幕被周围的一片黑暗衬得有些刺眼,方小舒盯着看了一会,再挪开视线时眼前会有模糊的白光。

高亦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装神弄鬼!

方小舒慢慢将视线从电视里认真参会的薄济川身上移开,关了它起身走到电脑前坐下,打开电脑百无聊赖地上网。

而那个坏的猜想……

头疼地抚额,方小舒忽然听到了电视上提到了“薄济川”三个字。

方小舒然发现,她好像总是在晚上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和薄济川分开,难道这就是天意?

其实方小舒觉得,男人在动情时说话的声音可能比女人更让人有感觉,尤其是平日里一副衣冠楚楚禁慾模样的男人。

她在这边使劲催眠自己,薄济川也在那边使劲催眠自己。

打开电视机,方小舒双腿交叠歪着头枕在自己的胳膊上,盯着电视画面发呆。

由于那个猜想实在太糟糕,薄济川十分抗拒继续思考下去。

快到年底了,尧海市才迎来今年的第一场雪,这座城市今年对人们温柔了不少。

所有人都讨厌你,但是我爱你,就是这样,就是这么简单。

“嗯……”方小舒毫无準备,被薄济川突如其来的袭击弄得忍不住轻哼出声,那压抑而甜美的声音让两个人的身体都有些僵硬,气氛里似乎多了点旖旎的东西。

“……”方小舒无声地任他作为,她的双手被他两手按在墙上,后背紧贴着他隔着衬衣也可以感受到火热温度的胸膛,牛仔裤被褪到了膝盖,她感觉到他将她的屁股托高了一点,然后呼吸急促地抵进了她的双腿之间,找準位置朝前一顶进入了她的身体……

她还没走几步就不走了,因为有人从后面抱住了她,紧紧地揽着她的腰吻着她的耳垂。

方小舒立刻关了手机,起身跑到客厅快速拉上所有窗帘,然后从窗帘的缝隙朝外望去,雪花已经覆盖了地面,使她的视线更清晰了些,她看到外面一片平静,毫无异样。

方小舒打开空调,走到窗户边望着亮起灯火的小区,慢慢的,她见到雪花飘落了下来。

她愣愣地抬头,正看到尧海电视台在播新闻,播的是这几天薄济川与哪些人参加了哪些会议,发表了什么讲话和报告,电视画面上他英俊清减的脸庞十分上镜,虽然参加会议的人有很多,但摄像师的镜头却一直对着他,大概是觉得让大家知道尧海市有一位这样英俊又能干的市长秘书会显得比较有面子吧?

睡不着的原因很多,其中有一个是因为有个很特别的人给她发了一条短讯。

他突然有点不想知道她到底在不在里面了,因为他不知道如果她不在这儿,他该怎么办。

现实很平静,可是他的心却无法平静下来。

“放鬆。”薄济川沙哑地开口,双腿贴着她的腿,抵着她一点点朝前走,然后从后面将她压在了前面的墙上。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这连起来的几张抓拍照片被转了数以千次,标题更是被冠上了“最帅公务员”的大招牌,方小舒看着下面的评论,看着看着就刷新不了。

薄济川很少使用这些数码产品,除了手机之外,只要不是必要,他基本不会上网。

方小舒将行李随手放在客厅里,疲惫地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她抬头睨了一眼挂钟,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

当他喃喃地对你低诉着情话的时候,你很难抗拒那股从头到脚的酥麻,几乎不需要对方多费力气,便可以轻易达到高潮。

他什么都没说,放下窗帘该做什么做什么。

冬天黑得很早,现在外面已经黑漆漆的了,也许是有点阴天,今天的夜晚来得比往日更早,而且也更寒气逼人。

方小舒在窗户上哈了口气儿,纤细白皙的食指在玻璃上写下“济川”两个字,就那么盯着看了好一会儿,直到雾气化成水珠好像落泪一样滴落下去,她才转身回到了沙发边。

是。

他转了转门把手,果然锁着。

“薄济川你……”方小舒想说什么,但薄济川忽然用在她胸前放肆的手飞快地摀住了她的唇。

她认识几个姓高的?

发微博的博主地址填写的是尧海市,发的内容是几张路过尧海市政府门口时偶然拍到的薄济川的照片,照片上薄济川一身中规中矩的黑色西装,胸前别着参会胸卡,面上没有一丝不必要的表情,开门、上车、离开,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乾净利落。

他心里特别堵得慌,急得不行,于是只好骚扰了顾永逸,把电话打到了人家那里。

他现在是去认证好的猜想,那就是方小舒只是回到了他在碧海方舟的别墅,并没有去别的地方。

薄济川真的是个很有气质的男人,你也许可以说他的五官并非无人可比,但他身上有一种非常特别的格调与风度,他既能让你觉得被他礼貌对待了,又能疏离淡漠地与你保持距离。

“抱歉薄秘书,这个身份证今晚在本市已知酒店里都没有入住记录。”顾永逸不好意思地说。

他说:“小舒我想你了,我错了,我当时气糊涂了。”他的脸贴上她的侧脸,微闭的眼睛不断颤抖,睫毛纤长浓密,彷彿展翅的蝶翼,“你别拒绝我,我也不想纠缠你,我试来着,我试好几次了都,可是不行,就是不行啊……”

薄铮从窗户朝外看去,只看见秋叶银的途锐远去的背影。

奇怪……

“顾局长,麻烦你一件事,帮我查个人,看看今天中午十二点到目前为止,哪家酒店有这个人入住。”薄济川开口便说了自己打电话的意图,顾永逸还在加班,正好可以帮他查,薄济川挂了电话差不多半个小时,顾永逸的电话就回了过来。

薄济川舒了口气,低声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一开始只是因为对象是你,可久而久之,连我自己都忘了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一切为你都成为了习惯。”他慢慢加快身下的速度,顶撞进出的地方有暧昧的声响发出,他声线颤抖地说,“就像你说的,你是个烂人,混蛋,自私又狭隘,他们都讨厌你……”

薄铮和颜雅已经知道了不育事件的真相,但他们谁都没多说什么,他想这大概是薄铮要求的,所以外面才会一片平静。

她之所以看见这条微博,并不是因为博主在微博里写了薄济川的名字,而是因为这条微博挂在转发排行里。

他关好门,在看见放在客厅里的行李后就放下了所有的心,直接锁上了房门。

这大概相等于,他非常善于揣摩别人的心思,可以三言两语便让大部分牛鬼蛇神神魂颠倒迷失方向。

薄济川忍不住低低地笑了一声,那种从胸腔发出的沉沉的笑令她耳根发软,她无力地瘫在他怀里,艰难地承受着他依然高耸不破的欲望。

忽然,方小舒的精神集中起来,因为她看见了一条关于薄济川的微博。

薄济川深深地吸了口气,拧眉推开了门,脚步很轻地走了进去。

“……”居然关机了。

这是什么意思,怕他对她纠缠不清么?

屋里开了一会儿空调了,很温暖,这面墙就在空调下方,连墙面都是暖的。

薄济川将她娇媚的模样尽收眼底,他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你怎么就这么爱她,又在心里回答自己,你就是这么爱她,你真的很爱她,真的很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