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餐厅PLAY*

上一章:第35章 魅惑和勾引 下一章:第37章检查弟弟

努力加载中...

“嗯……”薄济川在人离开后再也控制不住地发出一声低低地轻吟,手握成拳并在一起抵着鼻尖,眼睛闭着,喘息沉重,搭在肩上的黑风衣在服务员走后就被他鬆开了,轻轻滑到了他的身后,他整个人都彻底沦陷在了方小舒那恶作剧般的侍奉与充满恶意的爱意里。

方小舒顺从地快速脱掉黑色丝袜打底裤的一条腿,然后便拨开内裤跨坐在他腿上将他兴奋的坚硬整根没入了自己的身体。

他非常懊恼地说:“干什么!快坐回去!”

他这一趴下,嘴唇便露在了方小舒眼睛上方,可以清洗地看见他咬着下唇,十分隐忍。

她笑得特别坏,然后在他的注视下蹲下身钻到了桌子下面,藏在高高的桌子底下挤到了他双腿之间。

她忍不住呻·吟出声,为了怕别人发现便埋进了他的劲窝,嘴唇死死地抵在他的肩膀上,跟着他的动作不断地上上下下。

薄济川眉头紧蹙,这样的情况让他怎么说?他修长的身体稍稍前倾,胳膊肘拄在桌子上,双手捂着眼睛,只露出一张嘴僵硬平板地叙述道:“高亦伟调查过你和我,你私交还算乾净,倒没什么突破点,出门又少,基本都和我在一起,所以他无从入手,只能从杭嘉玉出发。”他放下手,面上衣冠楚楚十分正经,下面某个部位得迅速坚硬却暴露了他的内心,他沙哑道,“他知道我也在查他,现在就看谁更快了。”

服务员虽然比较疑惑方小舒为什么不见了,但方小舒躲避得很隐秘,身子缩得很靠里面,从狭小通道进来的服务员端着菜盘,根本看不到桌子下方的一切,放下菜盘之后又转身就走,就更别提发现什么了。

于是她暂停了一下,舔舔嘴角的银丝,朝他挑衅地吐出两个字:“骗子!”说完就继续刚才的动作,将他胯间的硬物一点点往更深的地方含入。

方小舒却笑了。

他紧张地扫了一眼,压低声音沙哑道:“快回去,有人来了。”

薄济川正在脑海里不断地想着措辞,身体上享受着方小舒尽心尽责的侍奉,那边服务员就过来上菜了。

薄济川愕然地低头看向半跪在自己双腿之间的方小舒,不自然地扫视周围,还好这里人很少,位置又十分隐蔽,从其他地方根本看不到下面发生了什么。

方小舒笑弯了双眼,眼角的痣让她的笑容充满了魅惑,薄济川直看得失神。

方小舒点头:“你说。”

这是在跟他解释么?薄济川皱起眉,用求解的目光看着她。

将音乐声调小的店员侧耳倾听了一下,毫无异样,于是便纳闷地重新放大音乐,继续待在前台斗地主了。啊呀,这么一会儿差点四个二把俩王带出去。

方小舒靠在薄济川怀里,咬住他的耳垂,声音柔媚地问:“喜欢么,这是不是你这辈子最难忘的时刻?”

方小舒嘴角依旧噙着笑,虽然他伸手想把她的脚挪开,可她依旧坚持抵在那儿,还开始不知廉耻地蹭来蹭去,直让平时禁慾低调的男人面红耳赤,尴尬无比,脸色十分难为情。

抱着这样的想法,薄济川在快要忍不住的那一刻直接将方小舒从桌子底下扯了出来,托着她的屁股按在自己双腿上,吻着她的耳垂喃喃道:“脱衣服。快。”

菜上齐了,不会有人来打扰,既然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更无耻到什么地步?

这是说他明明很喜欢,却又要拒绝么……

“我这个样儿是不是叫胡作非为?”她笑着说,“那你这样不分场合的有感觉该叫什么?”

“嗯……”薄济川控制不住地闭着眼仰起头,喘息十分沉重,他不得不朝前坐了坐才能使得他们的行为不太明显,方小舒躲在桌子底下,他双臂撑在桌子上,双手摀住额头,西装外套繫了一颗扣子,下面鬆着,依稀可以从外套的看见边沿里面有什么动静,他相当狼狈道,“快起来……呃……唔……”

薄济川只觉一股热潮从脚底贯穿到头顶,又全部集中到了小腹,竟然只被她这么轻轻一碰就起了反应,惹来方小舒一阵悦耳的笑声。

“别用牙咬……嗯……”他低低地阻止她,不受控制地用本能反应回应了她,那低沉压抑的呻·吟声简直就是最好的催·情·剂,方小舒听了几声身体便变得和他一样滚烫,她迷迷糊糊地加快动作,手下轻抚着那硬物下两颗东西,沿着它们缓缓向上,轻轻套·弄着充血的坚硬,啧啧的水声充斥在周围,薄济川惭愧又充满羞耻地把头埋进双臂,趴到了桌子上。

服务员到这里的时候,方小舒放轻了动作,将那水渍交合的声音压低,舌尖舔着薄济川那里的顶端,感觉到他整个人从僵硬到颤抖,再语气不稳地向服务员道谢,整个过程都充满了报复的快感。

那皮肤碰撞的声响持续了很久,久到了即便开着音乐,地方隐蔽,也让餐厅服务员忍不住好奇的地步。不过幸运的是,在服务员好奇到快要来看看的时候,薄济川闷哼一声射·进了方小舒体内,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方小舒用牙齿轻轻咬了咬那硬物的顶端,有温热的液体丝丝溢出,但并不多,这是他极度舒适的表现。

方小舒哈哈大笑,出声地笑,笑得很开心,愉悦的笑声响彻整个餐厅,店员更加确定了刚才是自己幻听多疑了,人家这不是开开心心地在吃饭么?

他的眼睛压在胳膊上,眼前漆黑一片,从外面的角度看过来,隔在人造栅栏后面的小角落里什么都没有,什么也看不见,放着温馨外语歌的餐厅里,外围也听不见什么暧昧的声音。

薄济川面色灰败别开脸看着其他地方,转移话题道:“别闹了。你不想知道高亦伟的事?”

薄济川报复似的在她后颈唆出一个吻痕,气急败坏道:“是不是最难忘我不知道,反正肯定是最无耻的一刻。”

“不回去。”她十分大胆地解开他的皮带扣,又朝上方解开他西装外套最后一颗扣子,沉醉地看着他被衬衫包裹着的完美小腹,将皮带解开拉开他的裤子拉链,又不顾他的阻止把他白色内裤下面坚硬的某物拉出来,不由分说地含在了嘴里。

除非他们出什么奇怪的声音,否则人家只会以为方小舒是去上厕所了。

听他这么说,方小舒乾脆踢掉了脚上的雪地靴,被黑色包裹的纤细双腿直接从桌子底下探向了他双腿之间,薄济川本来是双腿并论坐着的,坐姿超级矜持端正,被她这么一顶就下意识分开了腿,等他反应过来她要干什么的时候她的脚尖已经抵在了他两腿之间的位置。

薄济川倒吸一口两次,扯起座位后方的黑风衣盖在了肩膀上,拉紧领口挡住了前胸下方的一切视线。

方小舒学着他的样子身子前倾靠近他,脚收了回来,靠近他的脸暧昧地低语:“哦,那难办吗?有危险吧?不希望你陷入这种境地,所以才不忍心让你知道我有多期待他被绳之以法。”

方小舒的大胆他算是见识到了,这个女人总是在无时无刻地颠覆他的三观,这种地方,就算位置隐蔽没什么客人,这么做也实在有点……

当然,有快感的不止她一个,薄济川是那个更有快感的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