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魅惑和勾引

上一章:第34章利用他纵慾 下一章:第36章餐厅PLAY*

努力加载中...

方小舒淡定地双腿交叠,扯开双臂靠在沙发背上,任他盯着她被毛衣遮掩着的没有戴文胸的胸部看,有些肆无忌惮道:“那像和谁一个单位的?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样子比较适合跟刚才公安局里那群陪酒妹站在一起?”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说完这话还特别轻佻地朝他眨了眨眼,左眼角下的那颗痣使她的笑容充满了魅惑和勾引。

方小舒慢慢抽回自己的手,强迫自己无视对方难过的视线,沉声问:“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谢谢。”杭嘉玉轻声道谢,重新垂下了头,“再见,姐姐。再见,薄先生。”

薄济川合上眼睛,复又睁开,眼睛微垂,沉思了半分钟,点头:“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他直起身掠过两人,侧首对方小舒道,“走了。”

方小舒的视线从薄济川的脸上一直下滑到他的小腹,盯着某些特别的地方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把薄济川看得僵硬起来。

幸好。幸好没有。但儘管没有,那回忆一定也很恐怖。否则杭嘉玉也不会一提起这件事就连唇瓣都失去了血色。

方小舒低头看了看一脸不捨地望着她的杭嘉玉,杭嘉玉似乎对她太依赖了,她有理由相信对方是把她当成姐姐的替代品了。

薄济川听着杭嘉玉对方小舒的称呼,又看看站在杭嘉玉旁边的方小舒,她皮肤很白,穿着一身黑色显得身材纤细单薄了很多,侧对着他的角度令他可以清楚地看见她左眼下方的那颗痣。明明整张脸都充满了冷淡的美感,可眼角那颗痣却硬生生将那一颦一笑点缀得诱惑起来。

他嘴角的弧度非常微妙,多一分纳粹少一分则累赘,他双腿併拢拘谨地坐在靠背椅上,黑西装、黑领带、白衬衫,西装外套上方口袋放着折叠十分标準的蓝色口袋巾,在礼仪日益繁多的今天,男士们在穿西装时如果忘记将口袋巾装饰在西装前胸,那将会是十分失礼的事情。

她也没说什么,顺从地下车和他一起进了餐厅。

薄济川挑起嘴角,却不是在笑:“不是。”他一口否定,随后接着问,“你有没有向谁透露过你认识我和她这件事?”他指了指方小舒。

这间餐厅面积不大,但环境优雅安静,地理位置也方便,正好在他们去上班的必经之路上。

方小舒静静地看着薄济川,薄济川淡然地承受着她眼神複杂的注视,没有一丝不自在的反应。

杭嘉玉眼神闪了一下,低头咬唇道:“没……警察来得及时。”

他一边给两人倒茶,一边盯着方小舒的胸部压抑地说:“衣服穿得不三不四,像什么样子,你这是打算去哪儿上班,我看不像是和我一个单位的。”

方小舒拍拍她的肩膀,放柔声音道:“如果有事儿可以给我打电话。”

杭嘉玉并不知道顾永逸带她来见的人是薄济川和方小舒,此时此刻她万念俱灰地抬起头,看到坐在前面的两个人是谁之后,她难以置信地呆滞在原地,然后很快,眼泪夺眶而出,直接朝方小舒扑过去,杭嘉玉扑进她的怀里,半蹲在椅子边把头埋在她胸口呜咽着。

方小舒颔首:“可以。”

“她们都是谁,几个人,都叫什么,还在那儿工作吗?”薄济川迅速问道。

“别哭了。”方小舒并不擅长安慰人,所以语气显得有些僵硬,她将杭嘉玉按到她的椅子上,站在对方面前面无表情道,“为什么非要扑到别人怀里靠着人家哭?有人可以依靠有怀抱可以让你扑你还有什么可哭的?天不是没塌下来吗?日子不是还得照过?”

方小舒坐在薄济川对面,薄济川则选择地靠墙的位置,两人一前一后,四目相对,却谁也不理谁。

杭嘉玉猛地抬头,忐忑地问:“可以么?”

先进门的是顾永逸,他个子不高,但肩膀很宽,身材也不错,杭嘉玉娇小的身影被他全部遮挡在了身后,等他关好门让出位置后,他们才看见了披着一件警察制服外套,满脸泪痕的杭嘉玉。

薄济川低头看看自己的腰畔,双手无意识地抄进口袋,刚才方小舒伸进他口袋拿手帕的时候一点都不老实,居然故意往男人最敏感的地方使了劲,触动了某些本不该在这个场合开启的开关,这使他呼吸有些不自然,躲在反光的镜片之后的桃花眼里有什么东西在漫延氾滥。

她非常狼狈,面如金纸,彷彿经历了一场十分可怕的大屠杀。

他被镜片遮挡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尴尬,不由自主地将双腿交叠起来。跷二郎腿在这种场合虽然显得十分不妥,但也比被方小舒看得起反应强。她的眼神实在是太赤裸了,他简直没办法直视她,薄济川活了三十年,从来就没见过像她这样的女人!

吃早饭?这个时间?方小舒的眼睛扫向车载时钟,看到十点多的时间后嘴角有些耐人寻味地挑了起来。

他的话有点刻薄,处女座的男人就是这样,在某些事情上固执得就算你是他老婆他也不能忍。

真会挑位置,地方和他人一样乖僻。

方小舒没再说什么,她和薄济川一起出了会议室,跟顾永逸告别之后就一起离开了。

方小舒脱掉大衣,这里面很暖和,穿着大衣让她有点热,她里面只穿了一件白色毛衣,勉强可以遮住臀部,如果不是大衣够长,估计会有走光的危险。

就这么安静了大半路,薄济川忽然将车靠了边儿,停在了一间简餐厅外面,语气生硬地对方小舒说:“下去吃早饭。”

之前他在衣柜里发现哭泣的她,痛恨的是她的不坦白和隐瞒,怀疑的是她的利用和假意,如今她这么说,那么他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她当时在躲起来哭是因为觉得他不可靠?

杭嘉玉思索了一下,认真地回答说:“三个人,邓倩、孙维和李萌萌,都还在那里工作。”

不过,虽然心情不好,但薄济川也没忘了来意,等杭嘉玉平静下来之后,他开口便道:“我看过你的笔录,你昨晚是去酒吧做兼职的?”

“薄秘书,人带来了。”顾永逸跟薄济川报备了一下,便无声地退了出去,整间会议室都没有监控,是顾永逸特地挑选给他们使用的。

方小舒嘴角抽了一下,犹豫半晌后将杭嘉玉扶了起来,纤细的手伸进一旁薄济川的裤子口袋,拿出他的手帕递给她,从头到尾都从容自然,就好像那手帕是从她自己口袋拿出来的一样。

服务员拿菜单询问菜色,菜单递给了薄济川,薄济川却抬手拒绝了,盯着方小舒面不改色地报出几个菜名,迅速打发了服务员。

方小舒若有所思地将视线移回他的脸上,看着他英俊斯文的脸庞,她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那个笑容里包含了很多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

薄济川忽然觉得呼吸有些不顺畅,这间会议室似乎太闷了。

杭嘉玉皱起眉,努力回想着,然后忽然眼睛一亮:“我打工的珠宝店同事知道这件事,那天你们来买戒指,走了之后她们问过我。”

薄济川越想越烦躁,他双手抄着口袋靠在桌子边,十分后悔自己为什么固执地坚持着烟酒不沾,否则现在也不用憋得不知如何是好。

薄济川只觉下腹一热,声音变得沙哑,他从牙缝里挤出四个字,带着一股怨气:“胡言乱语。”

可是即便如此,薄济川却对此十分不满意。

方小舒这话虽然是说给杭嘉玉听的,却无法让薄济川不在意。

薄济川挑了个最角落的位置,躲开了窗户与门口,高高的沙发座位挡住了后面人的视线,本来还算宽敞的通道被人造栅栏隔开,来往的小路一下子变得狭窄,这种情况下除了他们自己很难再有人可以发现他们,服务员走过来的时候也有些窄,小路勉强可以让一人通过。

薄济川推了推眼镜掩饰性地移开视线不和她对视,面上虽然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其实心里早就不稳定了。

杭嘉玉茫然了一下,不确定道:“我不知道……应该是巧合……吧?”

其实也不会走光,毕竟她下面穿了黑色的连袜打底裤,就算被看到也瞧不见什么。

薄济川开着车带着她行驶在前往市政府的路上,两人单独相处的时间重新陷入了互相沉默的尴尬局面,谁也不起先说话,好像谁先说话谁就输了似的。

杭嘉玉抬眼对上薄济川充满审视的平淡眼光,她神情有些伤感,手不自觉抬起来握住了方小舒,这才轻轻地“嗯”了一声。

不过幸运的是,在方小舒将他挑逗得破功之前,顾永逸带着杭嘉玉进来了。

薄济川不耐烦地扫了一眼她“不规矩”的手,声音愈发冷淡:“高亦伟抓你进包厢是巧合还是故意?”

方小舒茫然地愣在原地,双手按在椅子扶手上僵硬地承受着她的拥抱,眼神不自觉看向薄济川。而此时此刻,薄济川脸上亲切温和的笑容看起来是那样令人毛骨悚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