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薄家丑闻

上一章:第40章医院噩耗 下一章:第42章咱俩掰了吧

努力加载中...

方小舒闭起眼靠在座椅上装作假寐,强迫自己不带任何可疑的鼻音沉声道:“你真的别对我太好,以后除非我跟你要求,否则你千万别对我太好。”她说完睁开眼看向了他,认真地问,“知道了吗?”

今天吃饭的氛围很其乐融融,薄铮脸上都难得挂上了明显的笑意,他夹菜时温和地说:“你颜阿姨今天赢了不少,所以给咱们加菜。”

他们唯一一次在一起,就是那次他被人算计给下了药,失去理智。

薄济川的母亲徐恩是当年有名的大律师,她从国外学成归来,比薄铮还要大上几岁,家世与他可谓是不相上下,门当户对。

说真的,她走到今天这一步一点都不后悔,虽然他当年不是自愿娶她,更不是真的爱她才娶她,但她一点都不后悔。就算此刻在他心里她也不是他真正的妻子,她也不后悔当年那么做。

是的,薄铮虽然年纪不小了,但也还不到随时进棺材的地步,他看上去身体硬朗,只是精神不太好而已,怎么就扯到了“合眼”这种事儿上呢?

薄济川深呼吸了一口,没有再看她,停好车开门下车,下车前淡淡地说了句:“我知道了。”

薄济川象徵性地勾了勾嘴角便继续面无表情地吃饭,他机械地夹菜,丝毫没有夸奖颜雅厨艺的慾望。

真的,人都会有报应的,就连娶了颜雅这件事也迟早都会有报应,薄铮承担起了他对于薄晏晨的责任,他也相信自己必会因为背叛徐恩而得到应有的报应。

薄济川等方小舒消失在楼梯口才转回头,他一声不吭地继续吃饭,颜雅见他如此,尴尬地道歉说:“不好意思济川,我也没别的意思,下午和那些太太们打牌,见到你周阿姨带着孙子来,忽然就想起了这事儿,这……我以为这是好事儿所以才……”她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为难地看向了薄铮。

例如,他会在事业的顶峰死去。

薄济川的回答再次让方小舒不知如何是好了,她本来就因为隐瞒了他那么重要的事儿而对他心存愧疚,他再表现成这样,这还让她怎么跟他相处?她现在就像一根放在烤架上的烤肠,浑身都被火灼伤了,可烤着她的人却是她自己。

“……”方小舒整个人被这话问得一愣,手一鬆筷子就掉到了桌子底下,她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声“对不起”便弯腰去捡,直起身时眼睛近距离望着薄济川被黑色西裤包裹的长腿,心情愈发惆怅酸涩起来,于是她捡起筷子后便放在桌子上直接开口告辞了。

方小舒下车后不远不近地跟在薄济川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一进屋一股饭菜的香气便扑鼻而来,颜雅从餐厅出来满脸高兴地招呼他们:“济川你们回来啦,来快来吃饭,今天我亲自下厨的。”

薄济川沉默了很久,久到饭菜汤水都凉了,他才放下了筷子,站起身双臂撑着桌子目视前方道:“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明天我就去医院做个检查,看看自己是不是有病。”他说完转身就走,走出餐厅后还礼貌地为里面的人关上了门,关门时眼都不抬疏离地说,“用餐愉快。”

当时她只侥倖地想,希望薄铮不要被牵连。可天不遂人愿,打击一个接一个袭来,薄铮为徐恩父亲的案子跑东跑西,甚至不惜动用薄家的关係,只希望可以免了徐恩爸爸的死罪,但他没有得到好消息,却反被人给算计,与一名不到二十岁的女学生发生了关係。

徐恩当时几乎已经崩溃了,这个消息无疑让她的心情雪上加霜,没多久她便再次病倒了,她几乎眨眼间便撒手人寰,薄铮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万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说出这件事来打击她,他将她的离世归于自己的责任,但他却再也没有机会偿还她了。

那是畸形而矛盾的一年。

薄铮只当这一切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孩子是无辜的,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不能选择,那么他作为一个父亲,不论当初是否是自愿给予他生命,他都有责任让孩子不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或许是前路走得太顺了,徐恩虽然没被病魔打倒,却被徐家出的事儿给击溃了。

两人结识于一场官司,薄铮当时就职于公安局,与律师来往再正常不过。

这么多年了,薄铮虽然和颜雅结了婚,但自从结婚之后就从来没有碰过她。

当时的他们都以为,他们的未来将是一片光明幸福,却不想在薄济川还不到十岁的时候,他们的小家庭就迎来了那场不可逆转的巨大变故。

薄济川没有回应方小舒的注视,他必然是在为方小舒伤人和矫情的话而生气,他这样对待她,她反而觉得安心了很多,心里的愧疚感不再那么强烈到压得她站都站不住了。

“我吃饱了,爸和颜阿姨你们慢慢吃,我先上去休息了。”方小舒朝薄铮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餐厅,疲惫地朝二楼走,双腿就好像被注射了什么一样虚弱得彷彿下一刻就会倒下。

徐恩的身体其实一直都不太好,在国外唸书的时候常常不好好吃饭,回国之后又因为工作太忙而废寝忘食,在他们结婚生下薄济川不久后便检查出来患了胃癌,好在徐恩是个坚强的女人,她没有被病魔打倒,很乐观地接受治疗,身体这才一点点好转,寿命逐渐延长。

只是,薄晏晨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他的爸爸妈妈根本不相爱,他的爸爸心里有的永远都是另外一个女人,他们夫妻两人睡在同一张床上,却从来同床异梦。

方小舒没有闪开视线,她与他四目相对,不假思索地撒谎:“因为我是个烂人,我胆小懦弱,承载不了你对我那么好,那会让我感觉有负担,你不要把你对爱情上过于理想里设想建筑在我身上,会垮的。”

颜雅抿紧了唇,垂下头不再言语,眼眶一点点红起来。

薄铮这话一出,餐厅的气氛一下子沉了下去,颜雅愣愣地看着他,似乎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

……

而那些算计他的人,全都为她们的所作所为承担了应该承担的责任。

知道了就好,这样对你也公平一点,这是我欠你的,你就该折磨我才对。

薄济川一直注视着她的背影,他是个通常都拘谨严肃的人,他有一种很强的自制力,非常懂得自我克制也特别敏感,特别在意在乎的人的变化与外人的眼光,其实说白了也就是事B。

她其实有一点察觉的,父亲变了,与过去完全不一样了,却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他很聪明并且反应很快,方小舒从医院出来就很不对劲,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一些太令人烦恼的事情。

薄济川想拉她她都不走。

方小舒垂着眼安静地吃着,不多话也不四处乱看,很明哲保身。可偏偏就是如此明哲保身的她却成了众人转移话题的工具,并且还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薄铮追求徐恩,两人价值观与世界观出乎意料地合拍,他们顺理成章地恋爱结婚,生下他们的了爱情结晶。

薄铮静静地看着那扇门合上,就好像没听出薄济川语气里的冷淡疏离一样,开始了很久之前没有继续的动作——夹菜,吃饭,微笑。

是他不小心中被人下了药,如果他可以更谨慎一点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他不想把这个责任推给任何人,他必须对得起徐恩,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是的,颜雅就是当年的那个女学生。薄铮在办完了徐恩的丧事之后,冷静地处理了所有棘手的事情,并且成功地保下了徐恩父亲的命,算是完成她最后的遗愿。

徐恩是个大律师,她对法律了解得比任何人都透彻,所以她很清楚自己父亲涉及贪污与故意杀人这些罪名后徐家会走到一个什么地步。

薄铮是个很内敛的人。他对自己的情绪都隐藏得极深,并且善于引出别人的真实情绪。

薄济川将车驶入薄家车库,表情严肃并带着几分疑惑地望了她一眼,似不经意地问:“到底为什么?”

薄铮不是个会隐瞒这种错误的男人,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他就把一切都告诉了徐恩,并且愿意接受她的任何惩罚与处置。

方小舒吸了口气,去厨房洗了洗手,和薄济川一起去餐厅吃饭。

那个时候薄铮其实已经觉得人生没什么意思了,但他却得知了颜雅怀孕的消息。

薄铮很相信万物都是有规律的,你做过好事,你就会有好报,而你做过坏事,那你迟早会得到报应。

颜雅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忽然开口来了句:“对了小舒,你和济川结婚时间也不算短了,肚子里有动静了吗?”

也就是在那时,一场场官司下来,薄铮对这个咄咄逼人却又散发着无限魅力的女人日久生情。

只要她颜雅还活着,那她就是薄家的人,如果她死了,那也要当薄家的鬼。

对于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来说,一见锺情实在太不靠谱,那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反倒是这样从日常相处中逐渐从欣赏转变成倾慕的感情更朴实无华。

薄铮凝视了薄济川一会,观察着他的反应,然后低声道:“这件事儿你颜阿姨说得也对,这个问题我也比较在意,我年纪也不小了,晏晨还小,薄家家大业大,我等不起,你是我唯一的支柱,加把劲吧,我希望在我合眼之前可以看见你的孩子出生。”

方小舒愣愣地看着颜雅,此刻她就好像一个普通的母亲,只是过于年轻的脸庞使她看上去不太能承载母亲这个词而已。

于是,这才有了薄晏晨的出生。

方小舒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身边的薄济川,薄济川表现得很冷淡,不知情的人肯定会以为这是个刻薄寡恩的人。人家对他一脸热情真诚,他却一脸傲慢和蔑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