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检查弟弟

上一章:第36章餐厅PLAY* 下一章:第38章招蜂引蝶的薄秘书

努力加载中...

薄晏晨不打架则以,一打就是为女人争风吃醋,打的人还是某省委书记的公子,而这个被两名官二代争抢的女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不但抽烟喝酒性关係混乱,还有过堕胎史。

“……方小舒!”薄济川瞪她。

其实就算他戴着婚戒,有些小女孩也没有放弃那些不该有的小心思。她开始考虑自己是否该给他生个孩子,以巩固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不过这么久以来,他们从来都没做过避孕措施,每次都随性而为,她的肚子却一直都很平静,这太奇怪了。只要一想到这些,她就会很不安。

方小舒有些不踏实,她犹豫半晌还是拨通了薄济川的电话,本来想着他在办事儿,打电话有些太不懂事了,所以才到现在都没打,不过时间都这么晚了,再有事儿也该处理完了吧?他可是下午五点半就过去了。

他将东西丢到床上便仰躺了下去,手背搭在眼睛上默不作声地靠着。

这是个磨人的夜晚。

薄济川高深莫测地别开头,侧身躺倒床的另一侧背对着她,瘦削颀长的身材被白衬衫黑西裤包裹得十分迷人,他的双腿又长又直,并在一起搭在那,充满了吸引力。

方小舒酸味很重道:“这么说你还是清白的?”

“薄济川!”方小舒不甘示弱地回瞪他。

而与此同时,他也按下了电话的接听键。

方小舒激动地差点跳起来,立刻按下接听键,薄济川沙哑的声音自电话那边传来,有些不太对劲:“小舒。”

方小舒头也不回道:“我去给你洗衣服!”

方小舒发现,薄济川最近经常往海关跑,有时候一去就是一整天,这几天正逢年底政府开会,他才算稍微不太出去,前一周几乎每天都要去海关呆上好半天,方小舒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在那藏了个大美人。

薄济川头疼地摀住脸,躺在床中央闷闷地说:“晏晨在学校打架了,把人家打得都住院了,学校要叫家长,他不敢让老师给爸打电话,所以打到我这儿来了。”

方小舒矛盾地坐在床边颓丧地捂着脸,脑子里两个自己在打架,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出去还是在家里等。

电话挂了,方小舒立刻问道:“怎么回事儿,脸色那么难看?”

她不甘心地按掉继续打,可是得到的结果还是一样。

“……”方小舒一肚子的话顿时全都嚥了回去,语气不自觉带起意思忐忑,“怎么了?你在哪?为什么还不回家?”

该不会真的被她猜中了,那里实际上藏着一位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方小舒忍不住瞇起眼。

“……嗯?所以呢?”她眨眼。

他向来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此刻凌乱不堪,眼圈泛红明显是昏睡之前喝了不少。

方小舒可以理解他的心情,这估计是他活了三十年做的最破廉耻的事,他需要一段时间来让自己平复心情,他那满心的惭愧和耻辱都写在脸上了,浑身上下的气场都彷彿在冲她说:禽兽!

能把同学打得住院,看来他十分有活力。

“又去?”方小舒皱起眉,“这个时间海关还没下班吗?”

而就在这时,薄济川的电话回了过来。

薄济川挡在眼睛上的手立刻拿到了一边,有些无语地看向了她,她红着眼睛改口:“哦,对不起,我说错了,你是被灌醉后才被上的,那叫迷奸。”

事实上的确如此。

薄济川皱眉接起电话,另一手胡乱在床头柜上寻找眼镜,一只纤细白皙的手将无框眼镜递给他,他接过来戴上,对上方小舒穿着睡裙的身影,温柔地说了一声谢谢。

按理说,这个时间海关能说得上话的高官该都回家吃晚饭了,他现在去是要做什么?

薄济川忍不住问道:“去哪儿?你不睡觉?”

这个人很明显是薄晏晨。

薄济川僵硬地想要移开视线,奈何被她吻着没办法挪开也捨不得挪开,所以他只好闭上了眼,闷闷地“嗯”了一声。

薄晏晨摊上大事了。

“……弟弟?”薄济川阴阳怪气地重複了一下这两个字,哭笑不得地看着方小舒,“你这是什么称呼?”

薄济川若有所思地望着她,她现在这副吃醋的模样愉悦了他,而事实上的确有嫌疑人打算往他休息的房间安插某种特殊服务小姐,但全被他安排好的人给挡在了外面。

第二天,薄济川因为宿醉的原因早上没有去上班,他躺在床上难得懒了会床,却不想这边儿还没享受完早晨的美觉,那边儿电话就不要命地响了起来。

薄济川冷冷地看向她:“我难得休假。”

方小舒点头应下,收拾东西和他一起下楼,到楼下两人便兵分两路离开了市政府,做出薄济川已经回家,并没有去任何地方的假相。

“……”

这很奇怪,身为市长公子,这点“小事儿”学校居然给薄家打电话,那只能说明,这已经绝对不再是“小事儿”了。

薄济川认命地爬起床,面无表情道:“去!”

方小舒咬咬牙,直接扑到他身上,不顾他的阻止抽出他的皮带,将他翻过来双腿分开跨坐在他腿上,扒了他的裤子和内裤便去检查那属于自己的东西,表情认真眼神犀利,让薄济川充满了自作孽不可活的念头。“够了。”他推她,“睡觉。”

打电话的次数重複了十几次,方小舒终于失去了耐心,不再拨他的电话,翻身下床打算去海关找他。

薄济川抬手揉了揉额角,脚步后退走到她面前,沉默了一会,弯身在她脸颊上落下一个吻,语气里带着些无奈和滞涩:“不要胡思乱想,有些地方白天去并不是什么话都方便说。”

“不!”方小舒抬头望着他,表情看上去好像快要哭了,“我要检查一下弟弟!”

薄济川那边沉默了一会,才慢慢道:“有点事儿,和几个同事吃饭,现在出了点问题。”

当然,这是她在开玩笑,薄济川是那种不管是性格上还是原则上,都决不允许自己以及自己的伴侣出轨的人,就算是精神出轨也不行,感情洁癖相当严重,看他之前钻“利用”这个牛角尖的态度就知道了。

事实证明,吵架不可怕,可怕的是明明有事却愣装作没事,互相不说话。

“……什么问题。”

方小舒对薄济川的行蹤了如指掌,不但是因为她是他的妻子,更是因为她是他的秘书,他的行程大部分都是他随时叮嘱下来之后她排列好的。

不过穿上鞋之后,方小舒忽然又想起来自己现在去是不是太冒失了。

“……”方小舒无语凝噎,后撤身子离开他的腿,帮他脱了裤子和鞋子,顺势又扒了他的衬衫,将被子拉起来盖到他身上,抱起他脱下来的裤子和衬衫朝房门走去。

薄济川坚持了不到三秒就败下阵来,闭眼无奈道:“好了别闹了,我很累了,我不逗你了,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刚才是故意吓唬你的。”

薄济川将公文包装好,直起身推了推眼镜,抬脚朝门口走:“去一趟海关。”

“你又跟我狡辩。”他一脸微怒,不过说完似乎又响起了什么,别开头沙哑道,“早点回去吧,我让司机在楼下等你了,我开车过去。”

方小舒这才放开了他,用胜利者的姿态笑望着他,他忍不住问道:“这是捨得跟我停战了?”

现在时间虽然很晚了,但薄济川是她的丈夫,她应该相信自己的丈夫,如果真的有事,他一定会想办法给她讯息的。

听到不是他的事也不是她的事,方小舒莫名觉得轻鬆,于是鬆了口气道:“那你要去吗?”

手机那边传来一个陌生的女性声音,对方说了什么方小舒听不太清,但薄济川脸色很难看就对了。

市长的儿子,打人打到住院,老师叫家长的几率其实也不高。

方小舒被他的架势吓了一跳:“干嘛这么凶?”

她这样在意,倒让他不捨得立刻说明白了。

“海关有什么事儿吗?”方小舒压低声音问道。

一个小时后,薄济川回到了家里。

仔细查查还会发现,她曾经跟三清会的老大高亦伟在一起过很长一段时间

这一晚上,方小舒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半夜时分起来看表都已经十二点了,可薄济川还没有回来。

方小舒不自觉地抬手握住了他在她肩膀上的手,毫不迟疑地点头道:“我当然相信你,我担心的是你会不会有危险,并不是事情的进展如何。”她不自觉地心情低落起来,挥挥手道,“你去吧,晚上早点回来。”她双臂环上他的脖颈,吻着他的唇与他四目相对,暧昧地喘息着道,“我想你了济川,我们好久没做了。”

她若无其事地挑挑眉:“我什么时候跟你开过战?”

这一天,薄济川下午下班不和方小舒一起离开,他站在她面前,黑西装外套前胸别着红色的长方形胸卡,上面是他的两寸免冠照片以及职位,这是会议入场身份证明,他的证件照拍得就好像艺术照一样,如果不是左手无名指上无时无刻不戴着的婚戒,估计市政府里那些小姑娘们早就疯了。

方小舒侧身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衣衫不整的男人,良久才鼻音很重地问:“你被人强奸了?”

薄济川工作非常认真,无论是做什么。之前做入殓师,他的认真让每位死者家属最后全都对他十分尊重,现在做市长秘书,他的工作效率和成果也让市政府上上下下都讚不绝口。

也许高亦伟那边儿正有人盯着她呢,她一个人出去,万一有事儿只会得不偿失。

“你不需要知道,因为该知道的人会深刻反省这件事的。”

“怎么,难道要我叫它劳模或者棒棒糖吗?”

薄济川今天开了他自己的车过来,看来是早就做好了晚上不一起回家的準备。

薄济川望向她身后的窗户,这里是他的办公室,窗户外面是夜幕已临的夜景,他不着痕迹地伸手抚向她的脸庞,也不看她,只是轻轻抚着她,轻声细语道:“如果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他说完就低下头对上她的视线,“我手里有高亦伟走私贩毒的证据,那些证据足够让他枪毙十几次。”说完这些,眼见着方小舒眼睛发亮,他忽然话锋一转,“但这些东西想要拿到檯面上来十分苦难,这里面儿牵扯到的人太多,我还需要很多时间,至少要等父亲去了中央。”他的手滑落到她的肩膀,声音沉稳而具有说服力,“不要急,我说过会帮你就一定不会食言。”

方小舒不动声色地看着薄济川收拾东西,趁着他还没走这会儿间隙,低声问道:“下班之后你要去哪儿?”他不和她一起走,又是下班时间出去,她不问清楚心里实在没底。

那一日在餐厅肆意而为之后薄济川好几天都没给方小舒好脸色看,具体表现为话少,不笑,除非必要否则绝不跟她说一句话。

他除了在酒店睡了一个头疼欲裂的觉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生。

拨通了薄济川的电话,一成不变的嘟嘟声响了起来,方小舒心跳加速地屏息听着电话里的声音,一直没有得到对面的回应。

薄济川忍无可忍道:“没有。什么都没有。我只是醉了,一时顶不住睡过去了。”他揉揉额角,疲惫道,“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喝酒,酒量不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