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上一章:第31章他第一次对她发火 下一章:第33章她睡得很辛苦

努力加载中...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个世界上除了血缘之外没有什么东西是无可替代的,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从她身边溜走,但她只能看着,没办法阻止也阻止不了,有时候她真的搞不懂薄济川,搞不懂她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才从他那里得到这个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方小舒点点头,将西装外套搭在椅子上,舒了口气开始认真工作。

她抱着双臂漫不经心地散着步,沿着带着旧时建筑风格的街道两边溜跶。风吹起没有多少树叶的树杈,乾枯的树叶从上面落下,掉在方小舒的肩上,她抬手弹下去,再抬眼时就看见了薄济川的车。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又或者说从和薄济川认识到现在,一直都是她这张热脸在贴他的冷屁股,而且贴得乐此不疲。

他应该还是对她的不坦诚心存芥蒂,他似乎钻了牛角尖,一时半会有点转不开弯儿。

方小舒愣了一下,神色渐渐平静下来,她依旧拉着他的衣袖,咬唇问道:“你还爱我,对吗?”

薄济川背对着她,她看不清他的脸庞,只能依稀判断出他面色疲惫,眼睛沉沉地望着别处。

大概这就是女方主动的弊端,很多细节上的问题可能都会让男方觉得女方轻浮,并且言无可信。他原本对这个问题其实也不确定,只是突发奇想地猜测,但当他说出口后,方小舒的反应彻底让他乱了。

方小舒无奈地爬起来,从手提包里拿出安眠药,就着刚才喝胃药剩下的温水吞了下去,随手把瓶子放到床头柜上,再次躺回床上,手搭在眼睛上沉沉地靠了一会儿,这才算是睡着了。

方小舒无视周围来往的人对她投来的好奇眼光,面无表情地走进办公大楼,到了五楼的办公室,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电脑便盯着电脑屏幕发呆。

方小舒双臂搭到椅子上,一腿叠上另一腿,微笑:“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情没做完。”

也正因为如此,方小舒一直在想着怎么才能留住他,怎么才可以守住他。

他手里紧握着手机不知是否该给方小舒打个电话,她直接挂了电话让他感觉不安,可又觉得主动了就输了,他不知道的是,其实当他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他就已经输了。

晚饭的时候,颜雅来叫两人吃饭,薄济川放开睡着的方小舒,起身开门出去了。

楼下颜雅和薄铮正在吃早餐,薄铮从报纸里抬起头,沖方小舒皱起眉,低声道:“怎么脸色那么难看?”

又或者……她其实更该问:你爱我吗?

薄济川站起身,线条英俊的下巴微微昂着,漫不经心地将在场所有人一一看过,最后语气疏离道:“时间不早了,晚上还要陪家父下棋,先回去了。”说罢,他也不等他们回答,拿着公文包转身快速步出了酒店,从出门到开车离开的时间,来回不过不到十分钟。

他没有谈过恋爱,不擅长表达,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但她没有反驳,甚至说不出话来,只是愣在那里掉眼泪,与过去表现出来的理智样子形成强烈反差,这要么就是因为今天事情发生得都太突然而惊到了,要么就是被说中了心事。

吃完早餐,方小舒也没推辞薄铮的帮助,和他一起上了车。

下午下班的时候,方小舒试探性地给薄济川办公室打了个电话,没人接。于是她又拨通他的手机,几秒钟后他接了,声音低沉,开口便道:“今晚约了同事吃饭,你先回去吧。”

到达市政府后,方小舒便下了车,薄铮似乎还有事要办,并不打算在这里停留,和她道别之后就让司机开车离开了。

此时此刻,方小舒穿着白色的宽鬆毛衣,搭着蓝色的长裙,披着一头黑髮走出了薄家的宅子。

他原本打算下车给她开车门,可她却忽然转过身越过他的车,独自一人往回走。

人真的很奇怪,一开始出发的时候不会觉得怎样,可是走远了却会突然感觉迷茫,不知道前面该怎么走下去,不知道未知的路上会发生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样的心情走下去。

方小舒拿起包,给颜雅发了个短信告诉她晚上不回去吃饭了,随后就找了间安静的餐厅独自一人点了杯酒慢慢喝起来。

方小舒端起水杯轻轻喝了一口,然后笑着抬头看向她,若无其事道:“没事儿啊,怎么了?”

方小舒接过腮红和刷子,在脸颊上扫了两下便放下了,蒋怡收拾好东西笑了笑:“嗯,现在看上去好多了。”她回到对面的位置上,看看电脑,道,“薄秘书出去开会了,今天的东西都放在他办公室就可以了,他早上来拿文件的时候跟我说的。”

方小舒双臂环上胸,又单手抬起擦过唇瓣,若有所思地看向了窗外。

薄济川背对着她侧首说:“我去休息。”略顿,像是怕她想太多一样,用解释的语气道,“我们不说了好吗?再说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再对你发火,那样很难看,所以我们不说了好吗?”

蒋怡疑惑地看着她:“……要不要补个妆?”

两人中间隔着一段距离,薄铮话不多,但方小舒和他相处得很舒服,没有一点儿尴尬,薄铮比过去几次见面时少了几分难以相处,多了很多平易近人,他现在的气质更接近薄济川给人的感觉,甚至比薄济川更加和蔼,那种长辈的立场让他看起来非常可靠,十分睿智。

饭局上除了政府的人,还多了一个人,那就是今天场地的提供者,这家酒店的老闆,高亦伟。

在这个时间,方小舒已经回了一趟家,她刻意躲开晚饭时间,是怕单独和薄铮还有颜雅相处尴尬。薄晏晨如今已经返校了,不在家里吃饭,只有他们三个她会很不自在。

她有些茫然地看着他,半晌才乾涩地启唇道:“怎么了?”

晚上薄济川没有回他们的房间休息,方小舒起身洗了个澡,悄悄走到窗边拉开窗帘一角看了看院子里,薄济川的车停在花园的拐角处,他人应该是在家的,只是不愿意来面对她罢了。

对于方小舒或许并不完全信任他这个认知,他感到很无力,彷彿自己做了这么多付出都是无用功,他甚至开始怀疑两人之间的感情,并非是怀疑自己对她的感情,而是怀疑她对自己的。

薄济川没有回头,也没回答她的问题,他只是轻轻扯开了她的手,充满疲倦道:“放手。”

薄铮放下报纸,指了指他对面的位置:“坐下吃饭吧,一会儿和我一起走吧,济川早上有个会比较赶,先走了。”

方小舒轻轻“嗯”了一声没有言语,蒋怡知道他们俩的关係,但有些事知道也得装作不知道,否则只会更尴尬,就装作普通的同事来相处反而会舒服很多。

方小舒顺从地没有再拦他,她看着他关门离开,躺回床上盖好被子盯着天花板发呆。

蒋怡点点头,跟她道别之后就离开了,心道,这将门媳妇可真不好当。

方小舒手里捏着手机,手机背景是她和薄济川的合照,她的眼睛时不时扫过那张合照,最后直接扣掉电池把手机塞回了包里。

高亦伟是后半场才上来的,当时人们都已经酒足饭饱準备离开,他姗姗来迟做了自我介绍,在朝薄济川伸出手时,他笑得十分揶揄:“薄秘书,又见面了。”

方小舒睡觉很轻,很容易叫醒,他只是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就惊醒了,以至于让他忍不住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睡着过。

薄济川身上有一种,冰冻的,透彻的英俊。

薄济川淡淡地抬眼扫了扫他,抬起手朝他的方向伸过去,却在他眼睁睁地注视下端起了酒杯。他无视了对方的橄榄枝,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白酒,这味道让他频频蹙眉,他放下酒杯,冷淡地吐出两个字:“幸会。”

方小舒顺从地接过来低头就吃,对他可谓百依百顺,薄济川静静地看了她一会,起身似乎要离开。

今天这顿饭是上午开完会之后吴绍祺主动来约薄济川的,约了他不等他回答就急匆匆地走了,像是生怕他拒绝一样。

而她之所以想守住他留住他,正是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他到底爱不爱她,否则她根本不必担心他会离开她。

黑色的奥迪车缓缓朝这边行驶过来,最后停在了她身边。

不可否认薄济川对她很好,这让她以前的付出都有了回报,但她没有发烧,没办法一直保持那么高的温度,这冷屁股贴久了,即便知道不该,却还是会冷下来。

“回家吗?”蒋怡收拾好东西準备走了,礼貌地问了她一句。

或许是安眠药吃多了,劲儿还没过去,她没一会就真的睡着了。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上班时间。她揉揉额角坐直身子,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从身上滑了下去。

方小舒从包里拿出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苍白毫无血色,唇上擦了唇膏却更显得脸色苍白,她盯着镜子好一会,直到蒋怡递给她腮红和刷子。

与此同时,和检察院某副职以及其下属一起吃饭的薄济川始终都有些心不在焉。

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出来,薄济川对高亦伟殊无好感,吴绍祺将饭局设在这里,又有高亦伟在结束时来收场,这目的薄济川不可能看不出来。

片刻之后,他端着一碗粥和一碟小菜回到卧室,将东西放在床头柜上,叫醒了方小舒。

方小舒扫了一眼餐厅,没看见薄济川,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她有礼地走到餐桌边回答薄铮的问题:“昨晚睡得不太好,可能是有点感冒。”

方小舒捏着手机的手紧了紧,额角突突直跳,她直接闭起眼挂了电话,自始至终都没开口。

方小舒微笑着坐到薄铮对面,动作优雅话也很少,吃饭的姿势很端庄,如果忽略家世背景,真的是个无可挑剔的好媳妇。薄铮收回视线,喝了口豆浆,拒绝了颜雅再给他加豆浆。

薄济川眼神扫过她的脸,侧坐到床边把碗筷递给她,面无表情道:“吃饭。”她的胃不好,饮食必须规律。

中午下班的时候,薄济川依旧没有回来,方小舒没胃口,拒绝了蒋怡一起去食堂的邀请,靠在椅子上闭起眼假寐。

方小舒回到床上,胃部有些痛,饭没吃几口,药倒是先吞了一大堆,她喝完药放下水杯,盖好被子闭上了眼,瞇了大概半个小时,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却还是忍不住往糟糕的地方想,她知道自己不管在里还是在外都给了他很大负担和责任,她开始担心他们会不会离婚。

他们想拉拢他,这绝对是他们最大的失策。这只会透露出高亦伟在市政府的关係在哪儿,告诉薄济川他该从哪里找到突破点。一个黑帮老大这么多年安稳无忧,要打点的关係实在太多。

吴绍祺今年四十出头,已经做到了尧海市检察院副院长的位置,他手下精明能干的人不少,但薄济川和他来吃饭却并没抱着什么好的想法。

蒋怡很自然地在倒水时给方小舒也带了一杯,放到她手边时见她脸色相当难看,忍不住问道:“小舒,你看起来不太舒服,没事儿吧?”

第二天一早,方小舒在手机闹钟的巨大声响下头疼欲裂地醒过来,她坐起身抓了抓头髮,迷茫地看了一会前方,从枕头底下翻出手机关掉闹钟,麻木地起床刷牙洗脸,换衣服梳头,化妆,拿东西开门下楼,準备上班。

方小舒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把他逼太紧了,又或者他是出于责任才和她在一起,他那样的性格还真做得出这种事。

方小舒怔了一下,看着那熟悉的外套默默无语,对面的蒋怡见此,忙道:“薄秘书来取文件的时候你在睡觉,他没让我叫你。”

她从来都不自欺欺人,薄济川一直都对她很好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他到现在都还一直在继续对她好。但他从未亲口说过他爱她这也是事实。

方小舒的嘴唇很好看,好像波浪一样,眉眼生得也精緻,平日里或魅惑或冷淡的眸子里很清澈,带着些忐忑和不确定。

方小舒手里的筷子倏地掉在床上,她顾不得床单被弄髒,直接拉住薄济川的衬衣袖口紧张地问:“你要去哪?”

薄铮有专门的司机,他一般都是坐在后座,于是就和方小舒坐在了一起。

薄济川坐在车里朝外看着,散着一头黑髮的方小舒走在夜晚清冷无人的街道上,冰冷的风吹起她的髮丝,她冻得鼻尖通红,黑眼圈重重的,看起来可怜极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