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上一章:第10章 下一章:第12章

努力加载中...

方小舒说完“狂言”就关上了门,可门外的人却无语了整整一个晚上。

但是,想像中的模样一般都和现实有着很大落差。

只是,身为崇拜对象的人往往都和我们自己存在着这样那样遗憾。

方小舒浑身僵住,嘴角抽搐地转头想要解释,可薄济川比她更快,当即冷冷道,“把你脑子里的黄色肥料清理一下。”

这兄弟俩的感情很微妙,好像薄晏晨很依赖薄济川,薄济川虽然对他非常冷淡,却又在一些小细节上很关照他。

薄济川从无声到此刻发出微微沙哑又痛苦的呻吟,直挑动着本来并不打算真的做什么的方小舒脑子混乱,脸颊充血。

方小舒诚恳地说:“你会去。”略顿,她补充道,“你还会带我一起去。”

不一会儿,一个高挑瘦削的身影便从拐角处走了出来,薄济川双手抄兜目视前方慢慢朝前走着,黑色风衣的领子立着,寒冷的秋日夜风拂过他额角的碎髮,他推了一下架在鼻樑上的平光眼镜,漆黑的眸子微微一瞇,形状美好的菱形唇轻轻抿了起来。

“等等。”

而如果你有这个耐心,没有将你宝贵的感情赋予非良之人,那么你终究会遇见自己的那个人。

而往往这个人、这种感情、这种爱,一生只得一次。

“自己好好穿穿吧,你哥怕你冻着,出了小区右拐比较好打车,如果打不到……”她凑到薄晏晨耳边小声道,“打不到就再回来,让你哥送你回去。”她说完就迅速地跑了回去,生怕自己话太多遭薄济川讨厌,那边薄晏晨回过神来,笑着朝他们挥手道别,“哥,嫂子,我走啦!哥你记得一定回来给爸过生日啊!还有嫂子!把嫂子也带来!”

“是的,薄先生在停车,应该马上就过来了。”方小舒思索完毕,放下手臂朝他微微一笑,“你要找他的话可以在这稍等一下。”她不是主人,没资格邀请人家进屋等,更不知道这人和薄济川是什么关係,别的话也不能多说。

“大概是因为,你弟弟这样回去肯定会跟你家人说有个『嫂子』的事,而你也没有急着解释吧。”方小舒与他面对面各自靠着门边,“你回去估计是不希望你弟弟失望,但又不想让某些人以为你妥协了,所以……”她指指自己,“我这样身份背景的嫂子最能体现你抗衡到底的决心。”

勉强撤回身子,方小舒舔舔嘴角的暧昧痕迹,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整理领口的薄济川,不知何意地嘀咕了一句:“女人果然是感情动物。”说完便朝屋里去了。

薄济川拉紧领口跟着进了屋,关上门之后望着她的背影蹙眉问道:“什么意思?”

方小舒慢慢关上厨房的门,礼貌地表示她没有在偷听,不过在客厅讲话实在离厨房有些近,关了门还是可以听见一些。

“哥,我不冷,能找到你就好了。”薄晏晨挠挠头笑着说。

“哥……”

他和薄济川一起进了屋,非常顺口地说:“嫂子不用忙了,我马上走,我是偷偷跑出来的,还得回学校呢。”

薄晏晨垂头丧气地走到门口,在门口对薄济川依依不捨地眼巴巴看了半天,见薄济川依旧不为所动,只好慢慢离开了。

所幸这是深秋的午夜,否则两人在房子门口敞着门做这种事,实在很难不惹人非议。

“分析得不错,那你同意这件事?”他平静地反问。

方小舒站直起身子,一点点靠近他,他下意识后退,却本身就已靠在了门上,于是他只好垂着眼睛睨着快要扑到他身上的方小舒,两人就在午夜一点多的大门口,与冷风和室内的暖风进行着亲切长久地相处。

方小舒头也不回道:“没什么意思,就是说就算不能高潮,我也愿意跟你抱着亲一晚上。”

方小舒有些惊讶地看着薄济川,对于他表露出来的这严谨兄长的一面非常好奇,她实在是极少见到能将高贵、祥和与刻薄如此完美融合在一起的男人,善变不一向是女人的特权吗?

一路沉默地回到家,方小舒先下了车,薄济川将车停进车库,两人分开的间隙,方小舒先来到正门打算开门,可她一眼就望见了一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少年背着双肩包在门口东张西望。他穿着白色的棉质T恤和水洗白的牛仔裤,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与年轻的气息。

方小舒微微睁开眼,看着睫毛不停颤动的薄济川,坏心眼地用牙齿咬了他一下,像是故意报复他刚才停下的动作一样,狠狠地咬着他的唇,然后顺着他的颈项一路下滑,解开他风衣领口的扣子在他的锁骨上吮吸出暧昧的红痕。

但在薄济川看来,与可以一起度过余生的那个人的感情真的只有一种。

薄济川不理她的话,也没接过来,只是把眼神丢到了薄晏晨身上。

“哥,爸三天后生日,你一定要回来啊。”薄晏晨急急地说,“我知道你们吵架了,爸最近工作很多,又一直担心你的事,,身体一直不太好,你就别和他置气了。”

“……”方小舒尴尬地推开厨房的门一路小跑上了二楼,在衣帽间整整一排的昂贵外套中摘了一件,快步下了楼跑到门口,气喘吁吁地交给他,“其实我也没听到多少。”

薄济川面无表情地将本来已经解开的风衣扣子一个个全都扣回去,冷声道:“你不用谢我,我只是自己冷而已。”他把扣子扣到脖子根时手心已经热出了汗。

他看向她,问:“你觉得我会去?”

薄济川没理她,回头朝在厨房里的方小舒说:“去拿件我的外套来,我知道你在听,方小舒。”

她感觉到他一直垂放着的双臂缓缓揽住了她的腰,但却好像有些犹豫,几番迟疑后最终还是放下了。

他一进屋就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好几度,连方小舒都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温暖,更不要说穿着单薄的薄晏晨了,所以,诚实的少年诚实地说出了自己诚实的心里话。

薄济川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似不解又似故意地问:“你凭什么这么认为?”

于是方小舒很有眼色地抱着外套送到了薄晏晨面前,薄晏晨傻傻地看着她怀里的外套没有动作,她歎了口气,就直接披到了他身上。

薄济川压低声音制止了少年的继续靠近,严肃地说:“当街大呼小叫,像什么样子。”他远远望了一眼斜倚在门边看热闹的方小舒,提高音量道,“去準备晚饭。”说到这顿了一下,看着少年有些不太自在地加了句,“多一副碗筷。”

“……都说了不是!……”方小舒正提高声音想要解释,就发现薄晏晨好像生怕薄济川拒绝一样,转身一路狂奔很快消失在了街道尽头,于是她,“……他好像误会了,你不解释一下?”她看向薄济川,薄济川就站在她旁边,两人挨得很近,他的眼睛定在薄晏晨离开的方向,眼底有说不清的情绪在翻滚,然后他忽然就露出了一个飘忽的笑容。

少年像是鬆了口气,看着方小舒的眼神有些好奇和怯怯的,这副今年大一新生的模样让方小舒无比怀念上学时候的时光,但和那些回忆联繫在一起的大多都是同学的嘲笑与邻居的议论,稍微怀念了一下之后方小舒就不再考虑那些,她微扯着嘴角打开房门,将包放回自己的房间后回到门口,发现少年依旧很守礼节地等在门口,朝车库的方向张望着。

“我不会去的,你回去吧,不然一会学校该给薄先生打电话要人了。”薄济川起身去开门,打开门口看着门外道,“为了不让我『带坏』你这个他最喜欢的儿子,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三十岁的男人,不算老,但也不再年轻。对于这个年纪的男人来说,从来没有接触过一份相对亲密的感情似乎有点不可思议。

薄济川端坐在沙发上喝茶,没有情绪道:“我和他已经断绝父子关係了,严格意义上来讲你已经不能叫我哥了。”他放下茶杯,“我们现在只是陌生人,你不需要一个做这种职业的哥哥。”

“哥!”少年一看见薄济川就眼睛一亮,立刻大步朝他走过去,从方小舒的角度看着对方的背影,好像看见了许多年前扑进爸妈怀里的自己,充满了依赖、嚮往与崇拜。

“……哥,我没有这个意思,虽然我不赞同你做这个职业,但我也没有嫌弃……哦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薄晏晨焦急地想解释自己的话,可怎么说都觉得不合适,他最后乾脆头疼地闭上了嘴。

“哦。”薄济川挑高眉毛,他很瘦,脸色苍白,幽雅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冷冽,“我没想到以方小姐那样的性格会喜欢被人利用。”

薄晏晨惊喜地回头:“哥你答应了!?”

薄济川轻轻瞇起眼,嘴角似有若无地勾着,但却不是在笑。

但是,他没走几步薄济川就忽然叫住了他。

他的脸色永远都带着淡淡的苍白,却更显得他自带一番高贵的傲气,让人想掐住他的脖子,感觉他喉结处脉搏的跳动。

“怎么说呢。”方小舒努力措辞,她的笑容在天真与放蕩之间,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性感味道,“以前只要我喜欢,没什么是不可以的,但现在,只要我可以,我就没什么是不喜欢的。”她伸出双臂环住他的脖颈,薄济川立刻皱起了眉,她还不等他说什么,就接着道,“这样一看好像不管现在还是以前,这事儿都是可行的,因为我既喜欢它,又可以做它。”她空出一只手捏住薄济川的下巴,强迫他低下头来,踮着脚尖压低声音说,“不过现在,我得跟你收取点报酬先,我相信你不会介意的。”她说完最后一个字就吻住了他的唇,用力压在他身上,轻吻着他唇瓣的每一寸地方,柔软的身体与他交缠在一起,温柔而暧昧地厮磨着。

方小舒轻轻地吻着薄济川,在黑暗中伸出手仔细又缓慢地描绘着他脸庞的轮廓,她的力道渐渐加重,唇上也更加放肆,灵巧的舌头轻启开他并不怎么坚决的嘴唇,紧闭着眸子双手环住他的脖颈,深深地品嚐着他最真实的味道。

薄济川微微蹙眉,平板地吐出两个字:“实话。”

方小舒双臂环胸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少年的脸,那清秀温润的五官与薄济川有几分相似,礼貌严谨的家教也跟薄济川很像,她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但不能确定是否属实。

方小舒满口应下,笑瞇瞇地就要去準备晚饭,可这位深夜一点钟只穿着单薄T恤等在别墅门口的少年却似乎并不打算在这里用餐。

“你好。”他上前几步朝方小舒俯身鞠了一躬,然后直起身犹豫地问,“请问这里是薄济川先生的住所吗?”

“…嗯,你是你哥的弟弟,这个我知道。”方小舒恶劣地挑起嘴角朝薄济川笑了笑,摇着头进了厨房,把客厅的空间留给他们兄弟俩。

方小舒怔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反问道:“你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方小舒眸色一深,清脆地吐出二字:“当然。”

爱真的只有一种,那并不是你急就可以得到的,宁缺毋滥的道理谁都懂却并不是谁都做得到,真正的爱只有你遇见了才会明白它的意义,但这种经历却并不是谁都有耐心等到的,人们往往都在寻寻觅觅的过程中失去信心,妥协于手下条件不错却并不心甘情愿的对象。

对于薄济川颇为尖锐的回复,少年却完全不相信的样子,只是笑着朝方小舒抛去一个“我懂”的眼神,然后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薄晏晨,是哥的弟弟。”

他鼻樑上的眼镜遮住了他眼里大部分的光,清瘦的脸,斯文的表情,他似乎天生就该被人温柔对待,也最擅长温柔地对待别人。

面对方小舒咄咄逼人的追问,薄济川只是斜睨了她一眼便不再言语,彷彿对她看穿了他拙劣的谎言不痛不痒,又或者他根本就是故意的,好让她明白他并不想回答,乖乖闭上嘴巴。

薄济川静静地听着,还给他倒了一杯茶,推到他面前,十分客气地说:“没关係,大家都愿意盲从,好像世界上所有正确的事都存在于『大多数』之中。”

察觉到有人靠近,少年回头望了过来,看到慢慢朝他走过来的方小舒,他微微一愣,俊俏的脸庞慢慢勾起了一个尴尬又羞涩的笑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