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小女人PK老女人

上一章:第38章招蜂引蝶的薄秘书 下一章:第40章医院噩耗

努力加载中...

顾永逸挡在薄济川一行身后,穿着警察制服的他表情严肃庄严,高亦伟想要向前的脚步一顿,直接伸手推开了朝他身上靠的卓晓,视线似有若无地定在方小舒快要消失的背影上。

方小舒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见到他就又紧张又害怕了,或许是因为现在薄济川在她身边,又或许是因为这里是公安局他不敢放肆,反正不管怎么样,方小舒已经可以很平静地面对他了。

薄济川正在发自内心地假笑,瘦削修长的身形并不比他矮,两人四目相对面对面站着,自高亦伟的角度看去,他脸庞线条优美,脖颈非常纤细,喉结处彷彿一拧就断,却又好像蕴含了坚不可摧的巨大力量。他单薄的身子虽然不如高亦伟硬朗,却充满了令人不敢直视的威严。

卓晓承认,那个男同学在学校里对自己动手动脚的起因也有她勾引对方的因素,她的确有引导对方对她的回应产生错误的理解,但她并没有真的想失身给对方。

薄济川轻轻别开眼看向一边,微勾着嘴角要笑不笑地喝着顾永逸给他倒的水,看起来悠闲自在,慢条斯理。

薄济川和方小舒还有薄晏晨一齐望过去,只见一个个头儿足有一米九的高大男人将只能勉强到他肩膀的卓晓揽在怀里,亲暱地摩挲着她的长髮,嘴角挂着漫不经心的微笑,似乎一点都不为双方见面的这个场景感到尴尬。

……

对方接受到她审视的视线也不慌张,懒洋洋地直起身,笑得甜甜地说:“阿姨你好啊。”她朝方小舒伸出手,用十分无辜地语气自我介绍,“我叫卓晓,很高兴认识你,你长得真像老了以后的我。”

她作势捂了一下嘴唇,本没想真的吐,可这一捂又一屏息,一股呕吐欲便袭了上来,于是……

被丢弃在原地的卓晓忍不住哭了出来,她才刚刚遇到那么可怕的事,受了一溜儿的排挤,他居然一点都不关心她,还总是盯着另外一个女人看,她真的完全没办法接受。

于是方小舒就在看了卓晓一会之后捂着嘴到房间角落的垃圾桶那里乾呕去了。

薄晏晨此刻也凑了过来,他一脸担忧地看着方小舒道:“嫂子你没事吧?对不起!早知道这丫头这么不是东西我说什么都不会救她的!就该给她点教训!”

在她心里只有高亦伟一个人,就算他大她很多,就算他们的感情不被世俗接受,她都不会再有其他人。

卓晓红着眼眶在公安局办理完了最后的手续,打了辆车自己回了家。

“高老闆最近应该有很多麻烦,不耽误你时间,先走一步。”薄济川浅笑着说完,也不等他回答,直接转头朝方小舒和薄晏晨说了个“走”字,便领先带他们离开了公安局。

不知道是不是公安局里的空调坏了,还是气温真的下降了,方小舒猛然感觉到一股冷意,摩挲了一下胳膊便转过了头,这一转头就看见了方才被她忽略掉的那个女学生不知何时走到了自己老公的面前,还一副打算和薄济川死磕到底的样子。

薄晏晨红着脸骄傲地挺胸道:“那当然,是我哥教得好!”

而就在这时,方小舒忽然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冰冷尖锐,竟让混迹黑白两道多年的高亦伟感觉脊背以冷,黏腻和冷意袭上了心头。

只是,方小舒的出现让卓晓不得不怀疑,自己或许只是某个人替身。

这件事她必须查清楚,不然很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地位,也让她失去自己深爱的人。

小丫头长得不错,像她妈妈,性格和眼神却更像她爸爸。

卓晓愣了一下,随即气鼓鼓地握紧了拳头,一副打算跟方小舒大吵一架的样子。方小舒看着有点像自己的脸做出那样无理取闹的丑陋表情,微微觉得有点噁心。

“你说什么呢薄晏晨!”卓晓愤怒地跑过来,抬手就要往薄晏晨脑袋上敲,一双手长白皙的手却在这时揽住了她的腰,将她拉回了怀里,脱离了人群。

方小舒被他这么一说,身子猛地一顿,满脸惊喜地看向他:“你说会不会是怀孕了?”

只是,平静归平静,她依旧无法给他好脸色看,她以不屑和厌恶的表情回应了高亦伟的注视,高亦伟微微凝眸,没什么情绪地将视线转到薄济川身上,然后神色一顿。

到了公安局,那个女学生和薄晏晨都被带去做笔录了,顾永逸亲自招待了薄济川一行人,几人说话的间隙,薄晏晨和那个女学生就已经做完笔录回来了,只不过这救人的和被救的似乎互看不上,女生对薄晏晨冷眉厉目,薄晏晨看着女生的视线也非常厌恶嫌弃。

他坐在椅子上,坐姿端正标準,方小舒靠在他身上斜倚着,与他比起来显得有些随意和放肆。

高亦伟勾起嘴角,给方小舒下了判定,随后便看都不看卓晓一眼抬脚就走,也不管身后的卓晓怎么喊他,就跟没听见一样一路疾行,很快消失在了拐角处。

方小舒皱起眉,不动声色地调转脚步挡到薄济川面前,双臂环胸淡淡地看着她。

薄济川快步走到方小舒身边替她轻抚着后背,紧蹙眉头道:“你今天不太对劲,回去的时候去检查一下,看是不是胃又出问题了。”

“嗯……?”薄济川被她这个问题问得一愣,然后耳根发红地别开头,沉声道,“这种事……没什么好猜的,去做检查就是了。”

那女学生看了薄济川一会儿,又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方小舒,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走到了薄济川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她强迫他看着她,一脸耐人寻味的轻佻笑容。

女人对同性有敌意的时候,年轻的一方好像总是喜欢讽刺老的一方是老女人,大概是因为岁月留下的痕迹永远都是女人最害怕和根本无法抵挡的东西吧?

只听她轻声细语道:“是吗?那正好,初次见面,身为长辈我也没準备什么见面礼,我就祝你永远年轻,永远活不到我这个岁数好了。”她笑得非常温和,任谁也想不到她嘴里会蹦出这么毒的话。

顾永逸看完了笔录忍不住笑着对薄晏晨说:“薄二少这身板虽然看起来挺单薄,身手倒是不错啊!医院里那位我也去见过了,那可是个大高个儿。”

“你们好,我是卓晓的监护人,高亦伟。”穿着深灰色亚麻西装的高亦伟十分爱护地将卓晓从怀里护到身后,冷淡地扫了一眼在场的顾永逸,便十分意味深长地将视线定了方小舒身上。

顾永逸接过下属送来的笔录,上面已经由薄晏晨和那个女生按好了手印签好了字,两人的口供没什么出入,看来这件事儿和薄晏晨关係不大,人家是见义勇为正当防卫,该被抓起来的是躺在医院里受伤的那位。

薄济川看样子有点愠怒,他站起来想说什么,但方小舒抬手阻止了他,沖卓晓笑得非常温柔。

“……你!!!!”卓晓站在原地都气傻了,脸色发白咬着嘴唇说不出话来,只会“你”。

她和高亦伟住在同一间别墅,两人从她十六岁那一年就开始在一起,他帮了她很多,而她也为他付出了最宝贵的青春和真心,但对方近些日子来对她越发冷淡了,他甚至已经好几个月不回家,不见她一面,如果不是她今天闹出了这种事儿,他肯定还不会理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