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努力加载中...

“没事儿,只是轻微呼吸性窦性心律不齐,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不用担心。”医生温和地说道。

“够了。”方小舒忍无可忍地对他吼道,“一句话重複好几遍就没有任何说服力了你知不知道,这种我们不合适的话你说一次就足够了,当你重複第三遍的时候连你自己都不会再信了!”

她进门第一句不是打招呼,而是问这个,意思很明显是问她关于分手费或者其他条件的要求,但方小舒却只是回答说:“嗯,让我想想,用浓硫酸?或者用汽油?”

“……”颜雅愕然地看着她,半晌才道,“你就不怕济川知道你是这样的人?”

……

阿弥陀佛。

方小舒本来还不错的心情硬生生被他扯低了,她冷冰冰地“哦”了一声,不再开口。

颜雅显然是受了薄铮的允许才敢来的,进屋之后也不兜圈子,对这栋属于薄济川母亲的房子仔仔细细前前后后看了一遍,才坐下似不经意地问:“方小姐一般喜欢怎么处理分手之后的事?”

为了不让自己怎么看怎么有点失礼和猥琐的跟蹤偷听行为被发现,身为家教涵养都非常棒的市长公子的薄济川根本来不及思索,直接跑了。

所以“我爱你”不可能与“你”无关。

像一只被驱逐的兔子,灰头土脸地夹着一小朵圆墩墩的尾巴跑掉了……方小舒倚在门边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手指拂过唇瓣,笑得非常奸诈。

但虽然薄济川的确不喜欢她这样的,可面对来意明显的颜雅,她还是帮他把戏演到了底。

是的,跑了。

薄济川却好似没察觉到她的不悦一样,接着道:“其实我挺羡慕你的。”他今天的话似乎有点过多了,“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冲动的事,所有事情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瞻前顾后的结果,其实像你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就算撞了南墙撞得头破血流也可以再治好重新来过,可是像我这样优柔寡断拿刀子一点一点凌迟,等发现的时候血都放乾了,根本救不回来。”

方小舒双臂环胸看着车窗外,她也不再说话,一直都安静地等着,等他停下车,等他给她打开车门后,她才看着站在车门后的他说:“不合适就不合适吧,就这么算了吧,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就当多认识个朋友。”她说完潇洒地下车开门进屋,动作乾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方小姐,明人不说暗话。”颜雅拒绝了她的茶,严肃地说,“我今天是代表济川的爸爸过来的,也可以说是代表薄家。我听晏晨说你和济川同居了,所以过来验证一下,没想到是真的。”她话锋一转,“你的家世我们已经查过了,对于你父母和舅舅的事我们表示很遗憾,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赖上薄家。”

方小舒下了车也没理会周围有谁,付了钱便一路小跑朝医院里去了,薄济川将车停好后悄悄尾随她进了医院,在她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她穿过几条走廊办好手续,躲在了值班医生门外。

断绝所有希望也并不是件坏事,有希望总是会让人将全部的热情全都浪费在一个不可能得到的人身上,还不如早点抽身离开来的好,就像她说的,就当多认识个朋友。

他压低声音:“只能死。”他强调,“等哪天所有一切全都爆发了,只能死。”说完他还嫌自己说得不够多一样,又重複了一次之前说的那句,“所以我们不合适。”他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揉了揉额角才放回去,语气带着些沙哑道,“我们根本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人。”

门里的谈话声很小,薄济川听得很勉强,一开始只是例行问诊,他听到方小舒的胃似乎不太好,好像是又犯胃病了,而且貌似心脏也不太舒服,于是他不免有些心急,又靠近了门边一些,努力听着。

方小舒带着些疲惫和调侃的声音很快跟着响起:“是这样?我还以为那是爱情的感觉呢。”

方小舒将茶杯朝颜雅面前推了推,笑着说:“包子好吃不在褶上,济川爱我不在脸上。”

薄济川先是因为医生的话鬆了口气,再听见方小舒的话不由自主轻笑出了声,然后便听到方小舒在里面厉声道:“谁在外面?”

她弯腰双臂撑着茶几逼近颜雅,吓得颜雅直接靠到了沙发背上,她不为所动地冷笑一声:“我告诉你,你站在金钱和地位的制高点上看我,就别怪我站在智商和道德的制高点上看你,反正就这么点事儿,这些年来佔着别人的老公和父亲作威作福真是辛苦你的荷尔蒙了,我真心希望你可以以此为乐,并且永远乐此不疲,门在那边儿,再见不送了您。”她指向大门。

怎么这样,明明说好了当爹一样供着的,不算数也就罢了,怎么还当狼一样防着?

由于灯关着,楼下很暗很安静,所以她没发现坐在沙发黑暗处的薄济川。薄济川端着水杯拉开窗帘看着快步走在夜幕里的方小舒,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说什么“我爱你与你无关”,其实都是胡言乱语。

忽然,他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我的职业是不是很配不上这种家世?”

薄济川关上门看向方小舒,似乎想说什么,但方小舒直接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间,完全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她还重重地甩上了门,以此来表达她的坚决,徒留他一人在原地不知何去何从。

方小舒的原则是,一旦她爱上一个人,她一定要让对方也爱上自己,要让他好吃好喝永远健康地活下去,让他也好好体会一下自己因他而喜悲丧失理智的感觉。

……

方小舒倏地站起来,面无表情地俯视着颜雅,盯着那个强装贵妇却只能端出三分样儿的女人毫无情绪道:“说别人不检点,好像你自己多乾净一样,笑话别人的家世,就好像你自己的过去多完美无缺一样,你还是多操心操心你自己吧,混到今天还求而不得只有表面风光,啧,你不觉得太失败了吗?”

“我爱你”怎么可能与“你”无关?一旦爱上一个人就很容易被对方引出掩藏在内心深处的疯狂与贪婪,会因为对方的变化而喜怒不定,体会到一系列的悲伤甜蜜幸福与绝望。

在薄济川看来,女人说话都只能信一半,包括方小舒的话。所以他不认为方小舒真的会像她说的那样就这么算了,但很快他就发现,方小舒说的话全都是真的。

他迅速拿起车钥匙跟着出了门,甚至都来不及穿衣服,开着车追向她,看见她上了一辆出租车。于是他悄悄跟在出租车后面慢慢开,两辆车最后停在了市医院门口,这让薄济川愣住了。

约莫安静了十来分钟,应该是在做检查,片刻之后医生和方小舒的交谈声才又响了起来。

这一整天方小舒都没出门,只是半夜的时候裹着旧大衣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别墅。

“你这话什么意思?”方小舒敛起笑意问她。

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巧的事,就在方小舒指向大门那一刻,薄济川就从外面把门打开了。他应该是早就在外面了,也不惊讶颜雅在这,只是把门敞开了侧站到一边,送客的意思很明显。

她很有修养的用薄济川来压方小舒,意图让方小舒觉得自己这副样子是耻辱的,是不被薄济川喜爱的。

薄铮的生日结束没几天,方小舒就在薄济川没在家时接待了一位特别的访客,是颜雅。

薄济川趁机来了一句:“所以我们不合适。”

她也要看着他活受罪。

方小舒将他披在她肩上的风衣拿起来抱在怀里嗅了嗅,瞇着眼睛笑望着他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抱负的人被当成没抱负,而像我这样真正没抱负的人却要佯装有抱负,多好玩。”

颜雅已经懵了,自从嫁给薄铮以来就从没有人敢这么和她说话,还一下子说这么多,她需要一个时间好好消化一下。于是她落荒而逃了,回头都不敢回头,第一场较量完败给方小舒。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没再说什么,抿紧了唇专心开车,但他紧蹙的眉头洩露了他不怎么好的心情。

颜雅微笑:“我希望方小姐检点一点,尽快搬出去,这样大家都好过。”

薄济川愣住了,夜晚的街道上没什么车,倒不至于让他走神出什么车祸。

“你们”自然代表着入殓师这一行,薄济川难得没有带着嫌弃或者疏远的眼神看了看她,收回视线后嘴角似有若无地挑起,笑得有点伤人自尊:“大多数人都觉得这是个没出息的职业,甚至难以启齿。”

方小舒一愣,没料到他会主动开口,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认真地说:“我很崇敬你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