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努力加载中...

方小舒愕然地对上薄济川的眸子,然后迅速朝后看,没有发现人影。

车子缓缓驶入远离繁华新区的静谧老城区,冬日的街道上看不见多少人,方小舒幽幽地凝视着薄济川,他将车开进一条窄窄的胡同,微微阴着的天让胡同里光线昏暗,这是一条通往薄家住宅的小路,四周没有人居住,不太起眼,但从这儿走比较近。

他很有涵养,戴眼镜的时候让人觉得十分有深度,只一眼便可知道这是个博览群书却不事张扬、低调内敛的男人。

而那边惨遭围观的两人也渐渐安静下来,结束了这场放肆的性 爱。

她立刻回头,皱眉道:“逗我的吧?”她的声音有些沙哑,显然是刚才被他做得过了。

“所以你是为了我?”

这种特别的场合和失而复得的女人,足以令每一个男人神魂颠倒,失去理智。所幸这地方少有人来,两人这销魂的一幕被人看见的可能性并不大。

薄晏晨一看见是薄济川的车停在巷子深处,特别惊讶和惊喜,他一路小跑跑过去,敲了敲车窗无人回应,只模糊地看见了车里两人上下动着的暧昧行为。

“别生气。”方小舒重新对上他的眼睛,一脸认真道,“你就看在我胸大腰细长得又漂亮的份上别生我的气了嘛。”

薄济川的额头贴着方小舒的额头,他的手按在她的后脑,她没办法动弹,更不打算反抗他。他的唇瓣贴着她的,过了一会儿之后就睁开了眼,盯着她有些消瘦的脸庞,语气很平淡地与她鼻尖贴鼻尖道:“我们搬回去住。”

薄济川下意识后撤身子与她拉开距离,奈何车座就那么点空隙,两个人贴着已经是撑到极限了,他哪里还有地方可退?

薄铮到底是怎么想的,薄济川其实并不太在意。他现在的目的很简单,他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他,也不在意别人说什么,他只知道回去不但可以把方小舒留在身边,还可以找机会帮她关注一下当年她爸妈的案子。这样也省了她整天琢磨一些危险的事。这件事利大于弊,至少对他来说是的。

她想到的薄济川未必想不到,到目前为止,除了分开之外,唯一一个可以让他们安全无虞地呆在一起生活的地方就是薄家。

方小舒只觉得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方小舒亲了一下他的脸:“这不都是为了你方便么。”她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刺激人的话,下·身对準男人的阴·茎缓缓坐了下去,“唔……”她拧着眉盯着两人连接在一起的地方,身子上下律·动着,她仍穿着大衣,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一丝春光,只有薄济川的角度可以看见她已经被他撩起的裙子下,隐藏在黑色文胸里雪白柔软。

方小舒穿的是裙子和外套,黑色的丝袜贴着他被西装裤包裹的长腿,轻轻地蹭着他,他抬眼望进她的眸子,她眼睛里无疑充满了挑逗与勾引。

由于他们都太过投入,所以忘记了时间的流逝,没人注意到随着放学时间的到来,薄晏晨也走进了这条薄家人都十分熟悉的近路。

但也只是说不大而已,并不是绝对看不见。

方小舒笑容绽放,带出一丝调皮的味道:“回去之后你就要跟着你爸爸做事了吧?”

所以他只得与她紧紧挨着,任由她扯掉他的领带,额角突突直跳。

方小舒呆在薄济川怀里不肯离开,两人最私密的地方依旧交·合在一起,薄济川非常自然地在她耳边说:“刚才晏晨来敲车窗。”他声音里带着笑意,“看见了不该看的还不自知,还跑到前面一探究竟。”

“那你会去做什么?”她好奇地问。

“既然都看见了那我不找回本儿就太不合算了。”方小舒央求道,“济川,我还要。”

薄济川看了她一眼,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继续道:“虽然和他们住在一起会很不自在,但在那儿是最安全的。住在那里你不需要担心任何人来找你麻烦,作为从那里走出来的人,你也不需要担心谁敢擅自动你。”

尧海市是国内第一大城市,属于直辖市,是典型的中心城市。市长秘书这个职位,可高可低,高可参与高层决策,低可不受风言风语骚扰。

“那……”方小舒将手伸到他的腰间,解开他的皮带,压低声音说:“为了回报薄秘书的大恩大德,我只能以身相许了。”她娇喘一声,轻哼道,“济川你怎么穿那么多,快脱了。”

方小舒倏地睁开眼看着他:“搬回去?去哪儿?不会是薄家吧?”

方小舒静静地看着薄济川,他时常是沉默的,气质优雅十分稳重,三十岁的男人该有的魅力在他身上体现出了数十倍。

他吻着方小舒恼人的红唇,将她的屁股拖起来,她顺势将手伸进他的内裤里,将自己想要的硬物扯出来,她咬着下唇微微弓起身,垂眼看了看自己的下·身,轻瞥了一眼薄济川,乾脆直接反手拔下车钥匙,用挂在车钥匙上的指甲钳将不算太厚的丝袜剪出一个小口子,然后扯开很大一块,最后得意地看向了他,一脸“我很棒吧快夸我”的神情。

薄济川僵硬地低头吐出一句:“我没生气。”

薄济川轻轻握住她挺立的双峰,随着两人的动作加快加重,秋叶银的途锐越野车缓缓上下动起来,跟两人的频率一致。

薄济川的笑容一如她第一次见他时那般温柔宁静,只是说出的话却十分可恶:“他全都看见了。”

方小舒咬咬牙,纤细的指尖轻抚着他赤·裸的胸膛,他的衬衫早被她解开了,他的一切现在都归她支配。

薄济川的手从方向盘上缓缓移到她的腰间,声音沙哑低沉道:“市长秘书。”

薄铮在尧海市执政多年,兼任市委书记,是中央委员,尧海市最大的头儿,他政绩突出,手段高明,如今更是马上就要陞迁,可谓风头正劲。薄济川此次回去,薄铮大概也是觉得心有愧疚,又或是被薄济川分出户口本的事刺激到了,做过什么反省,总之他这次的行为一反常态。

薄济川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他给了本想从基层做起的薄济川市长秘书的职位。

现如今,他的简历好,三十岁的年龄也不算年轻,只要美化一下在职记录,由他这样的成绩和家世来担当这个职位,就没人会说什么,也没人敢说什么了。更不要说,薄家时代从政,薄铮绝不会连这点事儿都处理不好,落人口舌了。

薄济川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表情和心情,但他的慾望却很明显。

薄济川以为她晕车了,将车靠边停在阴影里便要下车去后座给她拿水,方小舒扫了一眼后座夹层里的矿泉水,直接扯住了薄济川的手臂,然后倾身拽住他的领带将他拉回来,薄济川蹙眉回眸,正想问她要干吗,她就直接跨过来分开腿坐到了他的双腿之上。

方小舒在车子快要驶出巷口时忽然开口说道:“我有点不舒服,先停一下车。”

他开车时会认真地盯着前方,眉头微锁,表情总是比较严肃,让人非常有侵犯他的欲·望。

方小舒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皱眉问道:“你为什么辞掉工作?为什么忽然要回去?”

“我把工作辞了,东西已经都搬回去了,你和我一起回去住。”薄济川看着前方很平静地叙述着这些事,平静得有些过分,就好像他叙述的是别人的事,跟他毫无干係,“想想怎么和他们相处,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不要玩得太过火儿。”

薄济川否认道:“不。我是为了我自己。”他调转方向盘,看向后视镜,将车子转弯,淡淡道,“我有我的目的。”

方小舒换成两只手环着他,蹭蹭他的脸,亲暱地说:“怎么,你生气呀?”

他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还特别缺心眼地跑到前车窗想要看清楚,当他看见方小舒的后腰被薄济川的手臂紧紧箍着,身子被薄济川顶得不断向上,呻·吟声经过密闭的车里变得细细弱弱轻不可闻地不断传出时,立刻红了脸朝薄家的方向一路狂奔了。

方小舒的视线顺着薄济川的衬衫一路下滑,目光停留在他线条美好的腰臀位置,他作为一个男人真的标緻极了。

等将来薄铮陞迁去了中央,薄济川也可以视情况陞迁,若选择继续留任尧海市,作为上一任市长的贴身秘书,他即便未曾任职过秘书长,留任的职位也绝不会低。

他很害怕,怕薄济川发现他,怕被发现之后惨遭毒打,毕竟这种事情实在是……薄晏晨回到家就摀住了脸,搞得保姆和颜雅一脸迷茫,还以为薄晏晨谈恋爱了。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薄济川竟然也有如此肆意的时候,不过,不得不说的是,天蝎座有时候就是有着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羞耻性·欲。

薄济川头疼地抚额,耳根发红地看着她曼妙的下·身,慢条斯理道:“不是我穿得多,是你穿得太少,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应该很快就得带你去切胃。”

方小舒意味深长地将中控锁锁住,一手揽着他的脖颈,一手伸到车座下面将车座朝后拉了一块儿,这才让两人宽敞了一些,但她还是坐在他腿上不肯离开,搞得薄济川不得不正视她。

他虽然什么情话都没说,但她却好似听见了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身与心都深深地放在了这个男人身上。

“下来。”他命令道。

大学期间,薄济川就曾在薄铮的强烈要求下参加过公务员国考,并且拿到了第一的成绩。当时薄铮打算直接让他退学回来工作,但薄济川态度强硬,所以便不了了之了。

这还是薄济川告诉他的,如今却要薄济川自己食恶果。

方小舒眨眨眼,若有所思,薄济川吻住她的唇,轻轻咬着她的唇瓣,须臾后放开,贴着她的脸说:“我会帮你。”

薄济川后撤身子,扫了一眼站在车前围观的人,淡漠的眼神非常严肃,尖削的脸庞带着类似薄市长的审视与官威,那些人被他这么一看全都立刻走掉了,薄济川平静地坐好,发动车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