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努力加载中...

方小舒无所谓地笑笑:“你紧张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我们才刚吵完架,你能来看我我挺高兴,谢谢你的宽容。”

方小舒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并没回答他。她很累,头疼,身体也很虚弱,没一会儿就又睡着了。薄济川手里端着汤水走到床边,见她又睡着了,想了想还是没叫醒她,把汤水放到了一边盖好,掏出手机到走廊里给介绍工作的人打了个电话,推掉了这半个月以内的所有工作。

方小舒抬头看着那瓶药水,又看看薄济川,开口说了两人再次见面后的第一句话:“我自己就足够了,你回去吧。”她的声音又软又糯,带着轻微的鼻音和生病时才有的软弱,让人根本没办法狠心抛下她一个人。

方小舒在医院住了一周,这一周薄济川一直呆在医院照顾她,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很羡慕两人的恩爱,只不过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两人之间其实存在着很多致命的问题。

薄济川将车停到停车位上后就直接俯身吻住了她的唇,全不顾大白天的马路上都是人,两人这一幕完全被前方的行人看得清清楚楚。他这作为跟他往日里的严谨形象充满了违和感,令方小舒整个人都惊愕地愣在了那里。

方小舒皱皱眉,思索半晌终究是顺从了他的话,下车坐到了副驾驶。

薄济川面无表情地弯腰靠近她,抬手拉起她的右手按在他的衬衫上,她感觉得到他真丝衬衫下温暖的身体,以及心脏快速的跳动。

当可视度恢复正常,方小舒漫不经心地扫向了四周,薄济川的身影映入她眼中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愣住了。

出院时杭嘉玉也来了,方小舒的行李还在她那儿,在医院需要的东西都是薄济川买的全新的,也没从行李里拿什么,所以现在得去她家里取。

小的时候,方小舒很喜欢黑猫警长,后来长大了一点她就喜欢流川枫,再后来她又喜欢了薄济川。她这一辈子都在喜欢不可能的人,却第一次得到了这个人的回应。

她瞪大眼睛不知该作何反应,还是薄济川抬手摀住了她的眼,手稍稍下滑,合上了她的眼睑。

方小舒是第二天早上才醒过来的,模糊的视线里全是白色,消毒水的味道让人喉头发甜,不过仔细品嚐过后会发现那其实是残存的血腥味。

方小舒坐在后座上呆呆地盯着两人的背影,等了不到五分钟薄济川就下来了。

她不知道的是,其实薄济川在她醒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该和她说些什么,所以便乾脆继续装睡了。不过这假装在听到她细微的哭泣声时再也坚持不住了。

两人跟杭嘉玉告了别,薄济川便开车带着方小舒离开了,方小舒不知道他打算带自己去哪儿,只是问道:“你来之前的急诊费和挂号费是杭小姐给的吧?”

方小舒红着眼睛看向他,薄济川对上她的视线就什么严厉的话都说不出来了,看着她这副样子他就觉得不管她犯了什么大错他都没什么不可原谅的了。

薄济川帮她整理着额头的乱髮,睨着她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庞,视线定在她淡得几乎无色的唇上,语气平和道:“我尊重你的决定。”

薄济川“嗯”了一声,道:“也是她送你来的医院。”

“她叫你来,你就来了?”方小舒莫名问道。

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垂下眼睛便开始掉眼泪。

方小舒惊讶地抬眼看向他,他也不闪开视线,顺势望进她眼睛里,轻声道:“你可以不回来,但我可以去找你。”

方小舒的气势一下子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蹤,控制不住地朝他靠近,在他腰间蹭了蹭,哑着嗓子说:“可是你和我在一块儿会害到你的,就算我不去找别人,别人也迟早会来弄死我。”她像是下定了决心般道,“不管怎样我都不会跟你回去了,我不会妥协,就算我的手在发抖。”

“别哭了。”他柔和下了声音,“看着我,笑一 …算了。”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说什么让她开心的话,他实在不善言辞,于是只好继续保持沉默,两人气氛僵硬地共处一室,要不是护士及时赶到,估计能把薄济川给活活尴尬死。

方小舒点点头,对于他的周到也不是第一次体会到,倒也不惊讶,只是说:“我会还给你的。”她指着前方不远处的银行,“在那边儿停车,我去取钱。”

薄济川坐在驾驶座开车,两个女孩坐在后座保持沉默,他见气氛有些诡异,便放了点音乐,莫扎特轻快的《土耳其进行曲》从音响里由轻转重传出来,稍稍沉重的气氛被缓和了不少,三个人都自在了很多。

薄济川没看她,专注地看路:“我已经还给她了。”

到达杭嘉玉家楼下,薄济川阻止了打算下车的方小舒,语气平淡道:“我去帮你拿,你还是少吹风。”他说完就直接关上了被她打开的车门,和杭嘉玉一起上了三楼。

“哭什么。”薄济川生硬地吐出一句话,从口袋取出手帕帮她擦掉眼泪,按了护士铃后便站起身帮她把床铺整理整齐,把她拿出来的手塞回被子里,叮嘱道,“你现在需要保持体温,再着凉发病就等着切胃吧。”

方小舒看着她的背影,喃喃地说:“是她叫你来的吧。”

他挨得她很近,半坐在床边守着她,与她肩并肩。他的手托着她在输液的手,即便水已经挂完了仍然没有拿开,这使她本该凉凉的手暖烘烘的。

这件事告诉我们,万事存在即合理,永远不必惊讶。

他们需要谈谈,坐在前面方便,这是她的想法。

薄济川愣了一下,用纠正的语气说:“是因为你有事我才来,不是因为她叫我来我才来。”

“薄先生就别出去了,在这陪方小姐吧,我买来了饭菜。”她把东西都放在桌子上,摸了摸鼻子笑着说,“我还得去上班,你们继续,继续。”她抬抬手,迅速跑了出去。

杭嘉玉站在门口等待了很久,总算是等到了这个合适的时机,于是她轻轻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便提着饭走进了病房。

薄济川皱了皱眉,的确是顺着她的意思把车停了下来,但却没放她下去。

这就是他让她坐到副驾驶的目的,现在他达到了,可谓处心积虑。

他说他们一直在一起,这真是让人难以抗拒的表白,也正因如此,她更不能拖累了他。

她闭起眼,又睁开,重複了好几次,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抬起没有扎着吊针的手抚向了他沉睡的脸庞。

薄济川不鹹不淡地站起身去拿吃的,背对着她道:“你先面壁思过吧,等你好了再收拾你。”

护士帮方小舒换上了新的药,换了个手挂水,挂好之后便离开了。

“……”方小舒无言。

他将行李箱放到后座上,抬头对方小舒道:“坐前面来。”

“虽然你昨天跟我说了再见,但在这儿我们从来没分开过。”他斜肩靠到床边,令人心驰神往的一字型薄唇轻轻开合,声音低沉动听,“我们一直在一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