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他第一次对她发火

努力加载中...

方小舒感觉到薄济川解开了皮带,她低头凝视着他手在腹间的动作,看着他褪去他身上碍事的遮掩,伸手将她的A字裙直接拉到腰间,又探进她的大腿根部,手指摩挲着她黑色的丝袜,一根根擦过内裤边沿进入最里面的地方,将内裤拨到一边儿。

这大概是她长这么大以来所有工作中最高端和最轻鬆的一个,因为这个工作既不需要多费口舌,也不需要低声下气,只需要把上面吩咐下来的事情全都按照要求做好就可以了。而她的顶头上司又是薄济川,所以这对方小舒来说,简直就是做梦一样的感觉。

“这些书是谁放在这儿的?”方小舒抽出一本低头翻开,一边看一边问道。

薄济川低头吻着她的耳垂,舌尖探进她的耳朵里,动作温柔小心,与下面的野蛮用力形成鲜明对比,方小舒忍不住轻哼出声,这一出声就再也忍不住,不断地低声呻·吟起来。

他精通外语,除了小提琴和钢琴以外还擅长许多乐器,他不但了解古典音乐,更懂得现代音乐,并且通晓时事政治、物理科技与所有日常所需知识。

她整个人都在他的把控之中。

“考过很多试,看你具体问什么。”薄济川在纸上最下方签上自己的名字,写上日期,然后拿起订书器将所有A4纸钉在一起,放到抽屉里合上,挣开方小舒的依靠,站起身背对着她收拾东西,“下班了,回家吃饭。”

薄济川将日程看完,便开始準备今天的工作,他进入工作状态非常快,就如同他唸书时一样过目不忘,非常出色。

第一天上班有很多事要忙,所以即便高亦伟呆在市政府门口不知道要干什么,坐在办公室里的人却没有时间去关注那些无关紧要的事。

他打电话给各个政府官员联络时非常平静熟练,一点都不像是新上任的。

“射击么。”薄济川在她耳边带着笑意说,“满分哦。”他揉·搓着她私·处敏·感的凸起,淡淡道,“固定靶和移动靶都是满分。你问的是这个么?该不会我理解错了,你说的其实是别的?”他说着就沙哑一笑,抬起她一条腿搭在自己腰间,挤进她的大腿根部,将已经硬得不行的东西抵住她的入口,贴着她的耳朵道,“射这个的话,我觉得自己也可以拿满分。”

薄济川嘴角勾着,笑得很淡,那是个很难形容的笑容,带着点凉意,又带着些讳莫如深,总之这样的他变得更加深邃了,让人看不懂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总觉得有点儿危险。

方小舒承受着他深刻地索取,感觉到并不深的阴·道被男人的阴·茎撑得满满的,週而复始,花心酥麻,整个人都沦陷了。

她一手揽过薄济川的脖颈,背对着他回过头吻着他的脸颊,微闭着眸子,声音颤抖地喃喃道:“呜……济川……我好爱你。”

薄济川朝前走了一步,将方小舒压在书架上,垂眼睨着她,炙热的眼神即便隔着镜片也让人心神迷乱无法平静,只听他语气悠然地低声道:“国考第一。参加过很多考试,除了公务员考试还有散打和射击。是他让我参加的。”他一一回答了她的问题,很尽责,手也非常意味深长地伸向了他的皮带,看样子是真的打算给她吃点什么。

薄济川微微瞇眼,眼镜片被窗外的阳光照得有些反光,显得他整个人都很严肃禁慾还有点腹黑,她气势不自觉就软了下来,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退下来道:“嗯……刚才说到哪了,对了,你的成绩……你国考考了第几?你都参加过什么考试?爸让你参加的?”

蒋怡愣了一下,随即羞涩地低头:“不客气,应该的。”她红着脸朝方小舒小声问,“喝奶茶吗?我带了巧克力味的。”

方小舒顺从地转过身趴在书架上,双眼瞇着回眸望着他,她平时冷淡美丽的五官充满了妩媚,表情动作都非常娇羞,那眼神布满了期盼煞是勾引,更不用说那美好的身材了,她简直浑身上下都在对他表达这一句话:使劲!操我!不要停!

为了不让自己出声,以免让路过的人怀疑什么,她只能强自忍着,这样的自我控制导致她唯一站着的腿不停地颤抖,根本就没办法开口,唇瓣都咬得死死的。

“啊……嗯!”方小舒仰起头抱住他,侧脸贴着他的胸膛,被他顶得整个人不断撞在书架上,书架发出颤动的声音,她听见薄济川对她说,“动静小一点儿。”

方小舒很顺从地走进来,背靠着门将门关好,纤细的手指在门把手上轻轻一拨,门锁卡住。

书架里摆了很多书,里面有一部分是薄济川后来添置的,更多的则是原本就在书架里的。

薄济川现在做的是她无声请求他做的。

“嗯……”方小舒忍不住扑进他怀里,额头抵着他的肩膀,双手扶着他的肩低低地呻·吟出声,她今天穿的不是连裤丝袜,只是到大腿根部而已,款式……很性感。

在这个地方工作的,大部分人习惯了说“进来”而不是“请进”,在这儿这样说的人大概也只有薄济川和薄铮。薄济川这样自然是因为薄铮自小的家教,薄铮在某种意义上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好榜样,但方小舒实在没办法明白,当年他到底为什么那么快就再娶,还生子。

“我不想回家吃饭了。”方小舒哑着嗓子说,“我想吃别的。”她将薄济川转过来,环着他的脖颈踮起脚尖,望着他的眼睛问,“你有什么好吃的给我吗?”

“谢谢你。”方小舒抬头朝蒋怡一笑。

方小舒的手在他小腹处缓缓交握,然后十指交叉再分开,两手对叠慢慢朝上移动,探入没系扣子的西装外套里面,贴着他尺寸合身的衬衣缓缓向上,最后左手按在他的右胸上,右手按在他的左胸上,轻轻摩挲着。

这声音让薄济川写字的手顿了一下,但他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好像什么都没听到一点。

方小舒也不推辞:“好,麻烦你了。”

薄济川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语气淡淡的,听起来平静得让人想掐死他:“有些是爸爸的,有些是我的。”纸张翻页的声音过后,他继续道,“大部分是以前参加国考时买来看的。”

“你太客气了方小姐。”蒋怡挠挠头,从自己抽屉里拿出奶茶,晕乎乎地跑去沖了。

他还拥有不抽烟、不喝酒的美好品格,说一不二,做事乾乾净净,承诺到的必定做到,待人有礼貌,隐忍睿智,博学多才,品位不凡,而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还有一个深爱着他的女人。

之所说这是无关紧要的事,是因为即便高亦伟想干什么,在此时此地,他也什么都干不了。

不知过了多久,等把上午的事情做完,方小舒看了看挂钟发现已经快十二点了,要下班了。

她何德何能,怎么苦了半辈子,忽然就过上了这种睡着了才会见到的好日子?

薄济川哑着嗓子对她说:“转过去。”他扶着她让她背对着自己,声音充满了蛊惑,“我从后面进去。”

方小舒打开书架,手指划过一排书籍,入目的基本都是《苏联的最后一年》、《“十二五”:城乡一体化的趋势与挑战》、《政府新闻学》、《舆论引导艺术——领导干部如何面对媒体》这类书籍,没有任何闲杂书籍,保存得都很用心,但也可以看见翻阅过的痕迹。

方小舒对书本上的内容接受无能,实在枯燥乏味,于是她放了回去,关好书架转身趴到他背上,枕着他的肩膀,感受着下巴下面天鹅绒西装柔软的质地,低声道:“你考试成绩很好吧?”

方小舒跟蒋怡认真地学习着她需要做的工作,蒋怡说得非常仔细也很用心,每一点都给她解释得非常清楚,并且将注意事项叮嘱了好几遍。

方小舒伸了个懒腰,心情不错地将今天需要做的事全都列出来,并且按照时间顺序安排好。

方小舒默默地看着薄济川收拾东西,他修长纤细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她买给他的戒指,钻戒戴在他手上的模样不知为何让她非常激动,心情治癒得无以复加,一丁点都不想走,就想这么永远看着他,一会儿都不停下。

方小舒很痛苦,她的手紧紧抓着薄济川的西装外套,不停地加大力道。

那本来就是她存了些不值一提的心思买来的,如今落入有心人眼里,自然没让她白费功夫。

她望向对面的蒋怡,对方正在飞快地打字準备资料,全然忘我非常投入,于是她也没打扰对方,直接起身走出了办公室,轻轻关上了门。

薄济川端坐在办公桌前仔细阅读着今天的日程,这是蒋怡準备好放在他桌上的,因为方小舒今天也是第一天上班,对这些事需要熟悉,所以目前是蒋怡在做。

方小舒穿着高跟鞋一步步朝他走近,薄济川坐在鲜艳的党旗与国旗前面,身后是一排大大的书架,设备齐全的办公室装饰的非常文雅肃穆,植物、书籍、旗帜,每一样都恰到好处。

“散打我是见到过的,你还参加过射击测试?”她脸色绯红地转移话题,眼睛看着别处不敢直视他,不着边际道,“那你射击有多少分?”

方小舒站在办公桌前盯着桌子上的名牌看了一会,将上面薄济川的名字与职位记在心里,又扫过名牌开端那个庄严的国徽,也没打扰正在忙碌的薄济川,直接绕过他走到了书架前。

“……呜嗯!”她断断续续地应声,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方小舒很聪明,学习能力很强,很快就记住了所有,并且记录下了一份详细的注意事项。

方小舒整个人都乱了,忐忑地垂下眼不敢看他,不知道自己在紧张害羞什么,大概是不习惯如此主动的薄济川,又或者……又或者是对这个庄严的场所有些吃不消。

于是方小舒敲响了薄济川办公室的门,薄济川一如往日礼貌低沉的声线从里面淡淡传出来,清清脆脆二字,掷地有声:“请进。”

上了一层楼,方小舒轻手轻脚地走到薄济川办公室门口,对路过的高层官员纷纷恭敬地问好,这些人虽然大部分不知道她是谁,是来做什么的,但能走到这一层必然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所以态度也都不错。这种待遇让方小舒越发觉得不真实起来,急需什么真实的东西让她踏实。

她感觉手感非常好的衬衣下面那滚烫的体温,脑子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不想睁开。

“喜欢么。”薄济川依旧低声调戏着她,嘴角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因为穿得多而室内又有空调,所以他额头出了细细的汗,这让他此刻的模样更加性感了。

他做的工作其实已经是秘书长的工作了,这在某些方面告诉了所有人,不管薄济川做成什么样子,那个位置都绝对是他的。

薄济川似乎不知道她有多为难,再次问她:“感觉怎么样?”

“呼……”他的抽·送给她带来了巨大快感,方小舒说不出话来,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气,又不敢叫出声来怕别人知道,忍得非常辛苦,根本吐不出完整的句子。

方小舒打开办公室的门,抬眼便看见坐在办公桌后面低头书写什么的薄济川。他西装革履面无表情,眼镜戴得非常端正,听见门响就抬起了头,见到她也没多余的表情,只是点了一下头就继续低头写字,唇上没什么情绪道:“进来吧,把门关好。”

方小舒静静地从后面环住了薄济川的腰,他很高,她167的身高穿着高跟鞋还要比他矮半个头,他修长高挑的身材穿着西装的模样简直让所有女人都无法抗拒,她真的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而是他真的那么优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