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上一章:第11章 下一章:第13章

努力加载中...

下、午、两、点、到、商、场、找、我。记住了吗?

片刻功夫,方小舒便穿着他为她选的裙子走了出来,方小舒并不是那种很瘦的女孩,她有些丰满,但手臂一点都不粗壮,也许只是她的胸太大了所以才显得比较丰满吧……

方小舒快步朝他走过去,挡在那群小女孩面前自然地挽起他的手臂,语态亲密地说:“亲爱的,等很久了?”

“不是说了让你两点来?”他蹙眉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金属表,“现在才一点半。”

方小舒看了看广告牌上的打折信息,的确是几个品牌搭配可以拿到最大的折扣,但是……

方小舒知道他又钻进了职业这个怪圈,嗓音低低沉沉地说:“不,有用的是你这样的人,我才是最没用的。”她自我调侃道,“我现在这副样子连自己都餵不饱,更别提维护什么东西了,我也不擅长人际交往,只有听和把事情变得更糟的本事,不过我会变得有用的,像你一样,可以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和自己想要的人在一起。”

他侧头望了她一眼,微微皱眉:“什么事儿?”

方小舒来到客厅打扫卫生,照例在桌子上看见了一张便签,依旧是薄济川的字体,上面写着一句话,前半句每个字用顿号隔开,后半句连贯着,是这么写的——

薄济川别开头不看她,毫不留情道:“那不是理由,我们两点钟再开始说话。”

薄济川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就是不肯给她解惑,好像很想看她着急好奇的样子似的,站起身领着她绕了一大圈,最后停在了某知名奢侈品牌专柜外。

薄济川扫了一眼前面的红灯,不解地问她:“什么意思?你不干了?”

方小舒接过裙子看了看尺码,又看看不说话的薄济川,他一个大男人站在女装专柜有点鹤立鸡群,但他似乎并未感觉到不自在,就那么双手抄在兜站在那,好像生怕她又去拉他的手。

方小舒惊讶过后就笑了,笑得非常漂亮,嘴唇水润润的,让人不禁回忆昨晚与那唇瓣厮磨的感觉。薄济川立刻别开了头,冷哼一声道:“你想太多了,那只是买给……”

方小舒一脸正经道:“我这人其实很不屑回忆,但我必须说,昨夜真是个让人想要重温的晚上。”

“我还没试呢——”方小舒拉住他想去刷卡的胳膊。

方小舒愣了一下随即道:“我想早点见到你,我怕你久等。”

薄济川呆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抿紧嘴唇一个字都不说,虽然他没有情绪,但那明显是被拆穿了的模样。

方小舒凑到他耳边沙哑地说:“如果你希望继续被围观的话就儘管挣开啊。”

方小舒笑着晃晃手机盒:“好吧好吧,我需要。”

“我把你的号码存在第一个了。”方小舒朝他晃晃新手机笑瞇瞇地说,“第二个是林队长。哎,以前觉得没用的东西,现在拿到手里倒是觉得挺酷的。”她说到这忽然放下手机,“哦对了。”她拎起裙子抱在怀里,“谢谢你的裙子,但这是帮你办事,就不给你钱了。”

方小舒将便签收进口袋,和他之前写给她的那张放在一起,便继续她的工作。

薄济川一边开车一边将前面檯子上的小方盒子递给她,她拿着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他有些欲言又止,似乎一直在斟酌用词,半晌才道:“手机的钱从你工资里扣。”

她说完朝他眨了一下眼,左眼角下漂亮的痣让她的媚眼更加妩媚,薄济川觉得有什么东西顺着他的脊背一直往下,让人浑身不舒服,却又不想扫开。

“你需要。”

“……”他赢了,彻底的。

“约我来这儿有什么事吗?买东西需要打折?没问题,我在这儿混得还不错。”方小舒说着还朝路过的专柜里招招手,里面的专柜小姐冷淡地斜了她一眼,她耸耸肩道,“哼嗯,看来她们和我对于关係好坏的定义不太一样。”

薄济川整个人一僵,脚下油门便猛踩了一下,车子猛地冲了出去,好在这条路上车不多有惊无险,他无语地憋着气看着前面,一眼都不想去看旁边笑得天真又放蕩的方小舒。

第二天一早方小舒就醒了,只不过有人比她醒得更早,而且早早就出去了,她怀疑他根本是一晚上都没睡,再这样下去他眼下的青黑一定会更加严重,不知道她给他的眼胶有没有在用。

专柜小姐在他们说话的间隙就把衣服拿来了,看着这件深V又露背的香槟色长裙,方小舒的嘴角狠狠地抖了一下。

“嗯?买给谁?”方小舒凑到他面前看着他的脸问。

“对了。”方小舒被他提醒,直接打断他的话从包里取出他的卡,交还给他,“我一分钱都没花,你看看少了没。”

方小舒红着脸垂头声音暗哑性感道:“第一次见家长穿成这样你真的不怕你爸爸被气死?”

方小舒为难地抬头看着愣愣地望着她的薄济川道:“这衣服不合适吧?”

“不是。”方小舒微笑着把卡塞进他握着方向盘的修长手指里,“我不花你的钱,除了工资别的都不要,你每天吃的算我请你的。”她得意地挑高眉毛,“就算扣掉你的伙食费,你给我的工资也比我平时打那么多份工赚得多了,别觉得自己佔了便宜,你才是冤大头。”

薄济川淡定的假面具出现了一丝裂缝,他僵硬地站在那,方小舒却没事儿人似的进了试衣间。

方小舒微笑着捏起便签,嘴角轻抿笑得相当讳莫如深,这么多顿号是在强调语气吗?只说商场没说是哪个商场,那肯定是之前他们碰巧遇见的那家,她过去兼职的地方。

方小舒到达门口便四处寻找着薄济川的身影,她没有手机,没办法给他打电话,只能靠这种土办法来找,不过薄济川显然也意料到这一点,就站在门口侧面的角落里,忍受着旁边小女孩们的驻足围观。

流氓都是自己惯的,别怪她欺软怕硬,都是薄济川你自己惯的!

他抬步就要往里走,方小舒瞬间拉住了他。

“你这样身兼多职务实的人比我对社会有用多了。”薄济川淡淡地说了一句,将卡塞回口袋,重新发动车子。

方小舒看完衣服忽然抬头对他说:“尺码很正确,看来薄先生目测三围的本事炉火纯青。”

薄济川短促地瞥了她一眼,她精确地捕捉到他的眼神,那大概是嫌弃的意思。

……真是龟毛。

“嗯?!”方小舒有些回不过神来,她看了麻利地跑去找衣服的专柜小姐一眼,问薄济川,“给我?搞错了吧?”

薄济川不去看她揶揄的脸色,淡定地说:“买给晏晨的女朋友。”

“先生,这是您之前看中的尺码,我觉得这个尺码就很适合这位小姐了。”专柜小姐很显然认识方小舒,毕竟在一间百货公司低头不见抬头见,但她一脸漠然完全装作不认识的态度只看着薄济川说话人不免让人有些尴尬。

“虽然他才大一,但现在的孩子都比较早熟,早準备总是没错的。”他说这话时表情就像个非常好的兄长,“万一有了肯定是要生下来的,毕竟那是个生命。”他几乎是语重心长地说。

“不用试了。”薄济川头也不回道,“合适。”

薄济川的声音像是从大提琴弦上流淌过一般温和清雅,一如她第一次见他时那样:“没搞错。”略顿,强调,“打折。”他放开她的手腕,从口袋取出一叠单据,一张一张给她看,“买了这些不买这个就不能拿到最大折扣了。”他说完指向旁边的广告牌,一脸认真道,“不信你看。”

“我不需要。”

想到这个方小舒就高兴不起来了,神情恹恹地靠在椅背上望向了窗外。

“……”

“……”

于是,他们就真的坐在商场的休息区里沉默地呆了半个小时,当13:59分59秒跳到14:00的时候,方小舒立刻冲到了他面前:“到点了,快说我们到底是来干吗的?”

吃过早饭之后,她又到屋里休息了一下,中午随便吃了点就坐公交去了那间百货公司。

他穿着深棕色的风衣和黑色的西装裤,风衣扣子扣得很紧,苍白的脸上那双漆黑的桃花眼没有被眼镜遮掩,可以清晰地看见他布满血丝的眼珠。

“你需要。”薄济川转头冷冰冰地盯着她一字一顿道。

薄济川似乎不想多做解释,拽着她的手腕直接把她拽进了专柜,启唇便对专柜小姐道:“刚才那条裙子拿给她试试。”

薄济川的手顿了顿,立刻收了回来。

薄济川耳根一烫,立刻侧首拉开了两人脑袋的距离,方小舒含笑看着他发红的耳根,挽着他的胳膊进了商场。

说真的,这条裙子真的很适合方小舒,将她白皙的美背和傲人的事业线全都展现得淋漓尽致。

“嗯。”薄济川彷彿一直在专心开车,并没注意到她今天过于兴奋的模样。

薄济川似乎真的在认真考虑她的话,他迟疑了一下对专柜小姐说:“拿那条黑的包起来。”

薄济川哼了一声转回头专心开车,那边方小舒已经开始玩新手机了,这手机一看就很高档,得花多少钱啊。

薄济川捏着那张卡蹙起眉头,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方小舒看上去是个为了现实而一步步出卖着理想的世故女人,可是她在某些事情上却有着比别人更珍贵的品格。

方小舒只觉一股热气从耳根袭来,浑身一僵,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二十分钟后,方小舒坐上了途锐的副驾驶,两人开始往回走。

方小舒环胸睨着他思索了一会,像是故意要看他破功一样,忽然道:“有件事儿忘了告诉你。”

“……那儿童用品呢?”

方小舒瞇了瞇眼道:“我不需要手机。”

薄济川见她如此,不鹹不淡地开口道:“如果没钱你可以从卡里取,里面……”

“怎么不合适?”他皱起眉,走到她身后帮她整理掖在肩带里的头髮,“为什么不弄出来?你难道不觉得头髮掖在衣服里面看起来很难受吗?”

“去干吗?我没听说你有女朋友,你也没戴戒指,你可别告诉我你早就结婚了,有主儿了!”方小舒紧蹙眉头盯着他,“你弟弟之前还叫我嫂子呢。”

薄济川愣了一下,下意识想要挣开她的胳膊,脸上的神情相当一丝不苟。

“薄先生,儿童服装和女性用品你用得上吗?”她嘴角抽搐地指着某张单据,接着又把那张挪开,将下面的快速翻了一遍,惊讶地看向他,“你该不会是为了让你给我买衣服这件事显得不那么刻意,故意买了一堆对你来说根本用不上的东西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