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利用他纵慾

上一章:第33章她睡得很辛苦 下一章:第35章 魅惑和勾引

努力加载中...

薄济川站起身,绕过床畔坐到她那边儿,那严肃冷脸的气质让方小舒忍不住朝里挪了挪,薄济川垂眼扫了扫,步步紧逼地朝她再次靠近。

应该是薄铮让颜雅来叫他们的吧,方小舒本以为这下薄济川该闪开了,可薄济川听到这询问后居然只是平静地回了一句:“今天不太舒服,迟一点过去。”

薄济川闻言,整个人都愣住了,十分僵硬地伏在她身上,她试着动了动,立刻就被他按住了手腕。

“这是什么意思?”薄济川吸了口气哑着嗓子问。

到达公安局,方小舒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杭嘉玉出事儿电话却打到了薄济川这里。

方小舒坐在公安局某会议室里等着见杭嘉玉,薄济川在她身边正襟危坐,衣冠楚楚,怎么都看不出早上那副咄咄逼人的狠烈模样。

事情是这么回事儿。薄济川在查高亦伟,杭嘉玉出事儿的酒吧是高亦伟的幕后老闆,当天高亦伟正好就在酒吧里,而杭嘉玉是凑巧经过,无辜被他扯进去的。去扫黄的公安到了之后,高亦伟自己是走得快,躲开了责任,没有任何背景和别人帮助的杭嘉玉却无辜遭了秧。

方小舒拿了自己的衣服就又钻了出去,到床边迅速提上牛仔裤,然后脱掉睡裙也不带文胸直接就套上了宽鬆的毛衣,做完这一切她就跑到洗手间去洗漱了。

薄济川并没注意到她的动作,拿开手之后就从口袋拿出手机接电话,他基本没怎么开口,除了应声外再无其他,只是挂掉电话后,他却神色複杂地看向了方小舒。

其实对他来说,与其直接解释给她听,倒不如让她紧张一会儿,他现在就和过去的方小舒一样没有安全感。对于此刻思想不符合正常逻辑,性格十分扭曲的自己,薄济川十分厌恶却乐在其中。他恨不能挑出自己身体里每一根为她着迷的神经,却又沉沦在这场感情的拉锯战中。

薄济川沉默了一会,道:“杭嘉玉被抓了,涉嫌卖淫。”

“不可能!”方小舒下意识否认,否认完了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她眼睛瞇得更细了,咬着唇不知该怎么继续,只觉不管再说什么都只是越描越黑。

方小舒半坐在床上睨着他,纤细白皙的手一点点探向他,就在她要触碰到他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于是她的手迅速缩了回来。

方小舒将在他后颈的手拉到前面,轻抚了一下他的脸庞,温柔地笑着说:“薄济川,你应该知道吧,婚内强奸也算强奸。”

于是方小舒不淡定了,望着他艰涩地问:“干吗?”

这件事儿如果办成了,把高亦伟抓起来,那么不论是对于他们的升职还是对于尧海市的治安,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所以公安局里大部分人都做得很用心。

方小舒的手轻轻抚过薄济川的后颈,她闭起眼抱着他,对于他口中她“利用”他的说法,她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薄济川侧首看向她,轻描淡写道:“没关係。故意洩露国家秘密罪,情节严重,可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情节特别严重,三年以上七年以下。还好。”

方小舒见他欲言又止,瞇眼问道:“怎么了?”

“济川?”颜雅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你们起来了吗?该上班儿去了。”

薄济川闻言,本想直接回答,可是他却又忽然沉默了。他表情变了几变,复又闭上了嘴。

公安局局长顾永逸自下属那里得到杭嘉玉的口供之后,立刻就拨通了薄济川的电话。这项任务目前是薄济川来负责的,这是薄铮派发下来的秘密文件,旁人都不知道,属于打黑机密。

方小舒的声音越来越压抑,喘息越来越沉重,她的神色十分娇媚,微闭着眼睛随着薄济川的进出上上下下,双手无意识地鬆开床单环住了他的胸膛,他俯下身来紧紧抱着她,她便用额头抵在了他的肩窝,那种夹杂着痛苦与兴奋,还有愤怒与酸楚的冲动让两人都微微失神。

她既没有什么安慰的话,也没有为自己辩解,她就那么静静地抱着他,一语不发。

方小舒立刻下床跑到他身边钻进他怀里从衣柜下面拿自己的衣服,薄济川低头看着她漂亮的侧脸,唇瓣似不经意地抿起来,有什么慾望蠢蠢欲动,却强自压制了下去。

当然,公安局上上下下有很多人,其中不可能没有高亦伟的人脉,只是那些人脉都没有资格得知这项任务的详情罢了。做内鬼的,不可能从不露出马脚,但凡有嫌疑的,全都刨出去了。

得不到方小舒的任何回应,薄济川似乎有些气急败坏,他抬起头紧抿着唇盯着她,方小舒将他眼眶微红的桃花眼以及眼底深处翻涌的暗潮一览无余,却始终只是淡淡地看着,不言不语。

“……”方小舒僵硬地扯动嘴角,“这是个玩笑?”

他说话时鼻音很重,门外的颜雅大概以为他感冒了,应下之后便积极地说要给他準备感冒药,他也没有拒绝,于是她便离开了。

方小舒皱起眉头,正想说什么,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薄济川开车带着方小舒朝公安局的方向走,方小舒犹豫半晌,还是问出了从刚才就开始疑惑的问题:“为什么杭嘉玉被抓起来,公安局却要给你打电话?”

如果他说的是最后那种利用,那么她可以承认。至于其他的,恕她还没阴险狡诈到那个地步。

薄济川微微一笑,推了推眼镜,轻巧地说:“嗯。这是。”

“起来。”方小舒皱眉道,“我要起床。”她尝试着推开他,他也不再桎梏她,躺到床另一侧用手背盖住眼睛陷入了沉默,似乎极度为难和消沉。

很多男人都喜欢给女人做很多承诺,以至于承诺的价值被拉得越来越低。不过如果是薄济川这样的男人做出来的承诺,那就另当别论了。

方小舒看了他一会,低声问:“这么秘密的东西告诉我没关係么?”

方小舒一直都觉得薄济川是个自信的男人,因为只有足够自信才有勇气爱上不受自己控制的女人,比如她。她万万没想到,在他的心里自己竟是这样的存在。利用?她竟让他连往日的自信都没有了,居然以为她是在利用他……

薄济川见她没穿文胸,唇瓣开合想要叫住她离开,但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措辞,于是只好硬生生忍了下来。

薄济川直接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拉到自己怀里,轻声细语地在她耳边道:“方小舒,你一点儿都不用把自己表现得那么坏,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没有一点儿善心的,而且你也没那么淘气。”他说完话就放开了手,起身走到衣柜边打开衣柜换衣服,背对着她说,“我知道你好奇这件事,起来穿衣服吧,带你一起去。”

说实在的,容易被感动的人也很容易冷血,这两天薄济川冷漠的样子让她很在意,他此刻虽然说出了那三个字,却还是对她的感情存在质疑。

是的,薄济川身上的确拥有了她急需的一切条件,不论是他的身份还是他的能力和个性,就算单单是他的身材和样貌,也足够她“利用”他好好纵慾了。

两人很快就收拾好离开了薄家,薄济川跟薄铮告辞的时候也没多说,只说先走了不在家吃早餐了,薄铮的眼睛始终盯着报纸,很好说话地把他们放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