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努力加载中...

市长秘书说的话,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等同于市长。尧海市又是国内第一大的中心城市,而且还是直辖市,市长秘书的级别比一般地级市的都高,再加上薄家世代从政地位稳固,薄济川和薄铮的关係又那么亲密,做这个职位的权利真的很引人遐想和意味深长。

薄铮微笑着点头道:“来了就好,把行李放房间去吧,休息一下该吃晚饭了。”他说完淡淡地看了一眼面色不太自然的颜雅,没什么情绪道,“让刘嫂多準备点小舒和济川爱吃的菜。”

薄济川将身下的慾望一点点推进她的身体里,方小舒抿起唇瓣垂眼看向他,喃喃地说:“用力一点嘛。”

方小舒双手环胸转过身靠在立柜旁,看着脱掉衬衫赤着上身只着西裤进了浴室的薄济川,不知道为什么就忽然非常想偷看他洗澡。

薄济川可能还会因为家教和性格问题而对陌生人不那么苛刻,方小舒却是个有什么就完全表现在脸上的女人。尤其是她的五官很疏朗,总带着些冷淡不易接近的感觉,整个人的气质也很漠然,所以很难想像她在做 爱时会是如此开放与直白的样子。

薄济川微瞇着眸子盯着方小舒,手探到车座下面将车座放倒,直接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整个人挤进她的双腿之间。

她似乎总是特别热衷于看他矜持禁慾的面具脱落,总是很喜欢试探他的底线。

“这样儿呢?”薄济川声音沙哑地咬着她的耳垂低声问道。

方小舒忍不住勾起嘴角,心里正在吐槽薄济川这个害羞可爱的弟弟,就感觉胳膊上别被人拉了一下。她下意识看向薄济川,然后迅速地转向前方,对薄铮恭敬地弯腰问好:“爸爸。”

方小舒的手无措地搭在后车座上,眼睛闭着,微昂着下巴,红唇开开合合急促地喘息着,模样非常性感诱人。

方小舒不动声色道:“我不挑食,吃什么都好,谢谢颜阿姨。”

方小舒愣了一下,指着自己:“我?我也去?”

薄铮和上次方小舒见到他时态度完全不一样了,方小舒不知道薄济川是不是和他谈过什么,薄铮变得很好相处,不但不提让薄济川和她离婚的事儿,对她的问好也很受用。

她叫薄铮爸爸,却叫颜雅阿姨,这乍一听是随了薄济川的叫法,貌似没什么错,可听到的人就不会这么简单地想了。

他的意思就是,薄济川给他做秘书,方小舒就给薄济川做秘书,免得在家里和颜雅打架。而且,这两个职位说起来虽然都叫秘书,权利的大小却天差地别。

薄铮似笑非笑地扫了她一眼,拿起报纸轻轻摇了摇头,便让他们去休息了。

不论是家俱、窗帘还是窗户外面的小田园,到处都透着浓郁的时代气息,实木的桌子、立柜、书柜,包括书柜里厚厚的书籍,排满整整一大片面墙,爬山虎顺着楼下小田园的栅栏爬到阳台的实木窗板上,很用心的仿旧设计让薄家整栋宅子都很有韵味与格调,既不会显得奢华铺张,却又充满了文化底蕴,十分气派。

颜雅看了看薄济川,见薄济川不打算说什么,就默默地转身去厨房了。

薄铮这么要求,方小舒自然不会拒绝,而她本来就想找个工作来着,这样倒也省了她的事儿,还可以随时看到薄济川,近距离守着她的小兔子,她何乐而不为?

“你的房间真不错。”方小舒放下行李拉开窗帘,日落西山,昏黄的光晕洒在她漂亮的侧脸上,薄济川淡淡地扫了一眼,道,“我去洗个澡。”

其实在大多数人面前,不管是方小舒还是薄济川都挺冷淡的,尤其是方小舒。

薄铮翻动手里的报纸,说得慢条斯理:“市长秘书的事情很多,没有听起来那么简单,你给他打打下手,帮帮忙,不要和你颜阿姨一样闲在家里,去做个文职打发时间也比呆在家里强。”

而方小舒这个就完全是文秘性质,纯粹打杂的,放在企业里就是个小职员级别,这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方小舒和薄济川一路上楼进了薄济川的房间,这里的装饰基本和薄济川在碧海方舟住所的卧室差不多,只不过这里的东西要更有年代的味道。

方小舒还没反应过来就直接被薄济川拽了进去,身上裸色的睡裙被温热的水湿透之后几乎等同于不存在,她整个人被一脸无奈的薄济川举在半空中,惊恐地望着他。

于是方小舒进薄家的时候是被薄济川扶着的。

“……”不好说薄济川此刻的心态是如何的,虽然这样的要求让人无法不答应,但总有一种在房事上方小舒比他更具主导权的感觉,不过他好像还挺享受这个感觉的。

颜雅僵硬地笑了一下,说:“好的。”随后看向方小舒,“小舒爱吃什么?”

不过说起来,好像她对一切都是直来直去。

方小舒锁好了房门,脱光衣服,只穿着一件勉强包裹臀部的裸色吊带蕾丝睡裙轻手轻脚地靠到了浴室的门边,心跳如鼓地偷听着。

薄济川挽着方小舒的手臂,方小舒两腿发软,看见薄晏晨后正打算脸红一下,就发现薄晏晨比她更加害羞,连看都不敢看她一眼,一见他们回来了就立刻窜上了二楼,那速度堪比奔腾处理器。

薄济川正打算说什么,但看见此刻方小舒的样子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觉喉咙乾涩。

方小舒回过神来,特别不知死活地来了一句:“薄秘书,你听说过那句话吗?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她揽住他的脖颈亲了一下他的额头,悬空的小脚丫调皮地晃了晃,笑容满面地看着他讳莫如深道,“我是你的秘书呦。”

薄家的房间都是套间设计,洗手间和浴室都在每个人的房间里面,所以方小舒不必担心会有别人知道他们在干什么,这儿很安全。

浴室里面响着哗啦啦的水声,温暖的光芒投射在打满了马赛克的门上,除了模糊的影子和水蒸气,什么都看不见。

作为一个男人,身下有这样一个女人不知好歹地要求你用力一点,再快一点,深一点,如果你不把她·操·翻,让她知道知道你的厉害,那就太失败了。

方小舒身上的衣服穿了只比不穿更诱人,胸前的柔软挺立娇俏,尖端吐出的粉色乳·晕在睡裙下可以看得很清晰,视线朝下看去还可以看见那被睡裙的蕾丝边儿遮挡了一小部分的女性私·处,颜色深浅转变,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无法保持理智。

薄济川一点点加快速度和深度,女人的通道里因为激动和有感觉而分泌出来的液体黏黏的、是一种暧昧又纯洁的颜色,黏在男人的阴·茎之上,随意地低头看那儿一眼,便让人情绪更加激动,方小舒只觉得体内属于薄济川的硬物更加坚硬了。

方小舒娇媚地环着他的脖颈点头:“嗯、嗯……好,就这样……嗯……啊!……”

薄铮看了她的背影一眼,什么都没说,朝薄济川和方小舒点了点头,道:“明天济川去市政府报道的时候,你也跟着去吧。”他后半句是对方小舒说的。

“好,我知道了,谢谢爸爸。”方小舒一脸好媳妇的模样感激地看着薄铮。

方小舒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是个充满了恶趣味和很容易对自己男人产生慾望的烂女人,因为她真的照着自己心里的想法去做了。

对哦,在车里这样那样了那么久,出了一身的汗都没洗澡,我们即将上任的薄秘书估计都快被膈应死了。

所以啊,不管职称是什么,还是得看在什么部门和场合了。

方小舒的手一点点握住门把手,正打算偷偷转开吓薄济川一跳,浴室门就忽然从里面被打开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