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上一章:第13章 下一章:第15章

努力加载中...

颜雅点点头,招呼佣人上菜,和薄铮一起走向餐厅。

方小舒推开他面无表情地大声道:“因为我不够聪明!”

薄济川见此也站了起来,方小舒跟着他走到门口,他拿起衣架上的风衣直接披在了她身上,她微微一怔,便被他牵着手走出了大门。

“哥,你回来了!”薄晏晨早就在二楼看见薄济川来了,他一路飞奔下楼兴高采烈地来迎接他,在看到方小舒后立刻九十度弯腰鞠躬,慇勤地道,“嫂子好!”

被那手指抚摸的话,一定感觉不错……

酒过三巡,暴风雨之前的平静过去之后,颜雅开始询问关于方小舒的事。

薄济川被她问得哑口无言,半晌才艰涩地说:“你怎么那么多问题。”

这话要是放在一般正常的家庭里,母亲绝对是很爱听的,可是这一家人很不正常,老夫少妻暂且不谈,这颜雅何种人物,怎么可能听不出方小舒话里的深意,更别提身经百战的薄铮了。

薄铮淡淡地收回视线,低声说:“先吃饭。”

“哥……”薄晏晨站在门口依依不捨地望着他,欲言又止。

中国人喜欢在饭桌上谈事儿,这是恆久不变的定律,现在也不例外。

但薄济川却没给她面子,他没有半分犹豫便点了一下头,他话一直都不多,解开风衣扣子递给薄晏晨挂到衣架上,直奔餐厅走去:“还有事,吃完饭就走了。”他走了几步回头对方小舒说,“你也过来吧。”

薄济川“嗯”了一声,脸上没有表情,但手握得比刚才被她追问时更紧了。

薄济川移开视线望向她身后,清澈的眸子里闪烁着那栋二层住宅楼里的灯火,他轻声细语地说:“你不需要为任何人改变自己,勉强自己不会开心,你自己的感受比较重要。”

方小舒对薄晏晨道了谢,随后大大方方地拉着薄济川朝他们夫妇二人一弯腰:“伯父伯母好。”她直起身,一脸惊讶地看向薄铮的妻子颜雅,微笑着甜甜道,“哇,伯母可真年轻,看上就跟我差不多大。”

“你们在这干什么?”

他喝红酒的姿态非常优雅迷人,红酒的颜色映衬的他肤色粉红,引人犯罪。

“谢谢。”颜雅先开了口,笑得天衣无缝,“听晏晨叫你嫂子,你应该是济川的女朋友吧?”她说话间很礼貌地看了一眼薄济川,带着询问的意思,似乎并不认为薄济川会承认似的。

方小舒看了看他,并不打算计较刚才的争吵,她握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指掰开,一根一根跟他十指相扣,凑到他耳边问:“你有什么计划?”

方小舒没有再和他交头接耳,只是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间二层複式公寓。

尤其是他修长的手指,那手指弯曲捏着透明的高脚杯性感得不得了。

年纪还小的薄晏晨并不是太想搀和这种麻烦的家事,他更倾向于和他崇拜的大哥说说话,于是也跟着他们去了餐厅。

颜雅再次被方小舒噎住了,她沉默下来不再说话,只是不停地喝红酒,薄铮扫了她一眼,终于开了口:“二十五岁?研究生毕业了吗?”

“进来吧。”最终这个中年男人还是放弃了继续在大门口教训人,淡淡地瞥了二人一眼便抬脚朝住宅楼大门走去。

薄济川没说话,只是看了她一眼,他端着高脚杯晃了晃,轻轻抿了一口红酒。

这楼有点旧了,但看上去却一点都不掉价,里面不论是家俱还是装修都是老尧海风格,带着过去的历史味道,很符合薄铮的身份与薄家世代从政的家世。

于是,夫妻二人看着方小舒的眼神越发变幻莫测了,尤其是颜雅,她对方小舒的来历极度好奇。

薄铮听完她的话就整个人僵在了原地,难以置信地将视线转到了薄济川脸上,薄济川脸色淡淡毫无起伏,似乎一点都不介意这些,他只是在心里有些惊讶方小舒的态度而已,他没想到她竟可以对自己与他天差地别的身世与学历如此坦然,还毫不因此妄自菲薄,实在难得。

薄铮一口气没喘上来使劲咳嗽了一下,颜雅立刻让站在一旁的佣人去準备水和药,方小舒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僵着脸凑到薄济川旁边,并看不见她嘴唇的开合,她的话就已经传到了他耳中:“是不是有点过了?”

“咳。”方小舒掩唇咳了一声别开头,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尴尬。

薄济川没回头,握着方小舒的手紧了紧,声音平静,脸色却沉得阴肃:“礼物我放在茶几上了,你替我交给他吧。”他说完就拉着方小舒头也不回地走了,两人上了车他就急急踩着油门离开,甚至都不敢去看后视镜一眼。

薄济川抬眼望着她精緻漂亮的脸庞,她明亮的眼睛里倒映着他面无表情的脸,他嘴角轻轻一晒,不鹹不淡道:“你太聪明了。”

方小舒睨着那男人的背影,小声问薄济川:“这是你爸爸?”

一个浑厚的男声打断了两人的交谈,方小舒和薄济川一齐朝声源处望去,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站在一辆黑色奥迪A6旁边,看样子是刚刚关上车门。

他严肃地凝视着他们,用审视的表情:“回来了不进门儿站在外面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在外面住了一段时间把你的家教都住没了?”他说这话时冷冰冰地盯着薄济川,薄济川同样也没给他什么好脸色,不过薄济川到底是小辈儿,也不能反驳他什么。

“方小姐今年多大了?”颜雅笑得很和蔼,一点距离感都没有,不到四十岁保养得体的姣好脸庞上挂着这种笑容,让方小舒控制不住地产生了一种生理性的厌恶,这样虚伪的笑容她看得太多了。

她叫薄济川的名字时叫得一点都不生涩,就好像已经叫过千遍万遍那么自然,惹得薄济川不禁微微侧目看向了她。

“……”刚才他还夸她太聪明来着,她这也太机智了。

一股温热的气息拂过面颊,带着好闻的香味儿,薄济川只觉一股电流顺着他的嘴唇一路朝下,他双手紧握,也不推开她,就那么任她挂在他身上,低低沉沉地说:“你不适合我。”

那边薄铮已经平静下来,压抑地说:“我有点不舒服,先去休息了,你们继续。”他说完转身就走,看都不看其他人一眼,颜雅朝方小舒和薄济川抱歉地点了点头,便扶着他离开了。

“二十五岁。”方小舒面上丝毫没表现出她对颜雅的厌恶,只是语气颇为遗憾道,“说起这个就觉得很惭愧,伯母像我这么大的时候应该已经有晏晨了吧,可是我到现在才遇上济川。”

方小舒摆正他的脸盯着他的眼睛说,“也就是说就算我把你当爹一样供着你也不要我?”

薄济川听薄铮问起学历不由想开口替她回答,可方小舒在他说话之前就回答了薄铮:“没有,我高中念完就没再读了。”方小舒微笑着说,“没办法,父母双亡又没一笔可观的遗产,还得靠着政府的资助过活,哪有闲钱唸书啊,我能健健康康活到现在还得要好好感谢薄市长呢。”

“没关係。”方小舒毫不在意,“我有。”

“我也不知道你的计划。”薄济川目视前方,和方小舒一起进了屋,嘴唇开合小声道。

“是吗,那我可以为了你让心智发育程度停滞不前。”方小舒立刻道。

薄铮和刚刚出来的妻子脸色各不相同的望向门口站着一对男女,薄铮是打量与讳莫如深,而他年轻的妻子则是微微蹙眉与端庄矜持。

他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方小舒听的,反正他用的是她不适合他,而不是他不适合她,所以方小舒只是淡淡地问:“为什么?”

“哦,好的。”方小舒朝颜雅和薄铮抱歉地笑笑,道了一声“不好意思”便紧跟着薄济川的脚步朝餐厅走去。

薄济川僵硬地被她拉着跟在薄铮后面朝大门走,如实道:“我没有计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