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第11章

努力加载中...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来这干吗?”方小舒主动交代了自己的来意,“我是来找你的,都十一点多了你还没回去,我就到大堂问了一下,在那没找到你的留言和出入记录才出来找你的。”

方小舒微笑起来:“没什么,我只是以为你去嫖了,但没带够钱,被人家扣下了而已。”

方小舒转身打算离开,但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传来密密麻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走得很快。

“因为人总是碰上对自己有用的人时才会称呼对方为好人,我没这个兴趣。”他说完垂眼一撇挂档的地方,眼神四处搜寻着什么,后来从副驾驶前面的抽屉里拿出蓝牙耳机。

方小舒一怔,显然没料到到他居然会把这话当真,稍一犹疑就被对方当做了默认,于是薄济川就直接以为她之前会主动吻他是因为觉得他是个大色狼,估计是迫于无奈或者经济拮据才主动勾引他,于是薄济川的情绪想当然地跌入了更深的谷底。

他被人紧盯着,也丝毫没有怯场的痕迹,他甚至还淡淡地朝对方回望了过去,眼波一转一收,下巴微扬地收回视线,也不知道是不是轻瞧了你,无限的意味深长。

“嗯?”康正业一愣,忙道,“当然不!怎么会!”

方小舒把车前面的耳机拿起来朝他面前晃了一下又丢回去,面无表情地问:“那这是什么?”

“什么意思?”薄济川似乎将她的玩笑话当真了,紧皱着眉冷淡道,“在你看来我是那种人?”

薄济川整个人挡在她前面,帮她推开人群,瘦削的身材虽然看上去有些单薄,却可以轻而易举地抵挡外来者对她一切的侧目与阻拦。

方小舒见他这样,也不知该怎么让他开心一点,只好夸他说:“你是个好人,薄先生,刚才真的谢谢你。”

他似乎想戴上,但刚好遇见有神经病半夜飙车,于是便暂时随手放在了前面,打算一会再戴。

这么看来,他竟然是来找她的?方小舒有些诧异,但分辨过来之后立刻也朝他的方向靠近,两人中间隔的人并不少,他们俩一起行动就有些惹人不爽,本身来这里玩的人就都不是善类,所以这一来一往,漂亮又是女人的方小舒便成了小流氓调戏的对象。

本来心情就不好,又经历了刚才那种事和遭受到这种打击,薄济川的表情一度有些扭曲,那张第一眼看上去清隽温和的脸不自觉带出了一丝尖锐,也不知是对谁。

“薄先生。”方小舒感觉薄济川情绪不对,所以主动开口打破了沉默,可她才说了三个字就被薄济川一记冷眼打了回来,她顿时睁大眼睛,漂亮的眸子里似乎盈满了委屈,眼里有亮晶晶的东西在打转。

薄济川垂眼睨了睨周郡汝的手,很不领情地理都没理他便带方小舒快步离开了,他从揽着她的姿势换成了牵着她的手,方小舒一路上都紧紧盯着他带着敷衍冷漠的侧脸,那虽然很并不友善,但是,迷人极了。

“找我?”薄济川猛地踩下剎车,车子停在深夜人烟稀少的大桥上,桥下翻涌着掺着冰凌的江水,带起一阵阵寒意,只从窗里朝外看着都觉得冷。

方小舒对于自己忽然被推到风口浪尖上这件事非常不高兴,她没多说,甚至没看对方,只是淡淡道:“他肯原谅,那我就肯。”她抬头看向薄济川的侧脸,双眼亮晶晶的,彷彿所有光华都聚集在了那双眼睛里,那是一个女人看着自己最爱慕的人时才有的眼光。

方小舒一怔,红着脸僵硬地把视线转到他身后的车窗上,沙哑道:“哦,大概会跳江?”她是看到外面的长江大桥才忽然想到这么一茬随口说的,可却成了对方的把柄。

方小舒噁心得都快吐了,脸色冷得可以把人冻住,那小流氓大概从来没见过冷起脸来这么吓人的女人,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方小舒反手使劲一拧,直接把他的手腕拧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他整个人都疼得摔在了人群里,惹起一阵骚乱。

“继续装。”薄济川面无表情地丢出三个字,成功地让正在使劲酝酿泪意的方小舒放弃了这件事高难度的事。

薄济川僵了一下,长长的睫毛微微垂下,清隽的眉峰蹙起又舒展开,温润的嘴唇抿在一起,纯白色衬衫的领角在黑色风衣外若隐若现。

“是,是的大哥!”小流氓揉着手臂站起来,痛哭流涕地说,“那小娘们下手可狠了,我这胳膊可是废了啊!大哥你可得替我做主啊!”

她回过头看了一眼,脚下迅速朝路边一退,原来那群穿黑西装的大高个儿在给他们老大开路。

小流氓的叫喊成功吸引了正在围观这场骚乱的中年男人,他微微牵动嘴角,硬朗性感的脸上勾起一抹浅笑,他的下巴处和上唇以上留着淡淡的鬍渣,充满男人味儿的脸庞被那灯红酒绿映衬着,倒别有一番说不出的狠绝和魄力。

“跳江啊,好样的。”他微笑着,重新发动车子,似乎已经平静下来,又好像其实根本不是在生她的气。

“见过你『大显身手』,很难猜不到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薄济川冷淡地翘着嘴角,那笑容让人看得心里怪难受的,还不如不笑。

人们在他锐利的目光下让出一条的小道供他们离开,然而他们虽然走得速度够快,那小流氓的廉耻度也够高,这边他们还没走掉,他就躺在地上大喊:“打人啦打人啦!!要人命了!欺负人了!!”

不过,不管他是不是,这群人也都是不速之客,离得越远越好。

一片安静,皮鞋踩在地上的声音渐渐靠近,方小舒握紧了拳头,屏息又朝后退了一步,稍稍抬眼装作看向巷子尾端的样子用余光打量了一下那人。

“那么。”薄济川忽然侧眼看向她,微微瞇着眸子,本就多情的桃花眼此刻更是带着些引诱的味道,他只消坐在那直直地看着你,什么都不用做,便足以让你神魂颠倒,“你要是找不到我,又碰到刚才那种局面,你打算怎么办?”

“你怎么知道我是装的?”她低声问。

康正业忙停住脚步,点头哈腰道:“是,是的大哥,让您见笑了。”

方小舒瞬间抬起了头,他怎么跑这来了?还四处张望一副在找人的样子,该不会……

“是吗。”方小舒的声音很细,好像一根丝线一点点缠住了听她说话的人,“看过薄先生刚才怎么无视那位大哥,我对薄先生的一切也更加好奇了,但我倒猜不出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估计是您修炼得太厉害了,我段数不够。”她歪着头,微笑着看他。

方小舒并不清楚这群人是不是三清会的,但虽然隔着很远,却依旧可以看出那个被簇拥着的男人不是三清会的老大高亦伟,那是个举手投足都充满男性魅力的人,绝对不是高亦伟那个人渣。

还好,他并没在意她这个小人物,只是她这边刚鬆下心思,就发现巷子尾端出现一个瘦削的熟悉身影。

薄济川没回应她的感谢,只是道:“好人?对你来说我是吗?你最好还是不要这样称呼我。”

是薄济川。

走出了危险的地方,薄济川沉默地将方小舒带到了他停车的咖啡厅门口,帮她打开车门,等她上了副驾驶之后才跨上驾驶座。秋叶银的途锐缓缓驶出喧闹的入口,驶入漆黑的夜幕。

男人微微瞇眼,将视线转到揽着方小舒肩膀的薄济川身上,瘦削高挑的男人站在人群里有些鹤立鸡群,他的眉形薄削,脸型也稜角分明,五官更是清冷中带着刻薄的感觉,浑身上下自带一番贵气优雅的高干子弟风采。

薄济川用余光瞥了她一眼,脸色苍白,眼圈下泛着晕染般的青黑,显然这几天睡得都不好。

她心里还没做出猜测,薄济川就已经发现了藏在人群里的她,他眼眸细细地扫了一圈现场,立刻明白了这是一副什么场面,脚步后退走到人群里,一点点朝她靠近。

薄济川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没有吭声,方小舒并不是那种问一次就会很害羞的女孩,她见他不回答,便直接道:“我在跟你说话。”

薄济川又沉默了一会才彷彿刚听见一样道:“哦,抱歉,我戴着耳机没听见。”

“哈哈哈哈哈哈。”男人哈哈大笑,十分豁达,“你看,就这样还跟着你混?”他说着就一脚踩在对方的肋骨上,小流氓惨叫一声,响彻整条街道,然后他忽然看向了方小舒,“那位漂亮的小姐,这样惩罚他足以让你原谅他刚才失礼的行为吗?”

男人慢慢朝薄济川走去,感兴趣地挑着眉,他抬手摩挲了一下带着性感鬍渣的下巴,微笑着朝他伸出手,道:“周郡汝,幸会。”

方小舒思索着他刚才的话,忍不住问道:“你是没兴趣做所有人的好人,还是没兴趣做我的好人?”

“为什么?”她微微颦眉。

身着银灰色高级定制西装的中年男人双手抄兜闲适地朝前走着,路两边的人有喝蒙圈了没让路的,全都被他的属下一脚踹到了旁边,喧闹的街道硬生生被人给清开了一条宽敞的道路,他从道路的那头走来,忽然朝一直在悄悄观察他的方小舒这边望了过来,方小舒浑身一激灵,立刻垂头看着脚面,也不即刻就跑,那更会引人怀疑,她只装作是闯入这里的无知游人。

他眼神複杂地看着前方,眼底有化不开的愁郁。

“怎么回事儿?”那人的属下很快凑到了小流氓旁边,快速问了一遍之后才朝已经走远的薄济川和方小舒看了过去,“就是他们两个?”

“夸张。”方小舒忍不住低低冷哼了一声,缩进薄济川怀里好像小鸟一样偎着他,好像非常依赖他,也非常害怕。

“的确挺见笑。”男人笑得有些揶揄,“这不是给你自己打脸吗?这种小瘪三你都收,咱们最近很缺人手?”

“我说小姐,你摸我干什么啊?”一个顶着非主流锡纸烫的矮个子男人忽然抓住了方小舒的手腕,流里流气地对她吹着口哨,“怎么,打算跟咱玩玩吗?成啊,等我们老大走了,小爷就带你去好好爽一爽!”

一直在看戏的男人在属下的伺候下点了根烟,随后对打算去找薄济川和方小舒给自己小弟讨个说法的人道:“正业,这是你的小弟?”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带着专属于成熟男人的韵味。

方小舒急促地喘息着,大脑热流稍退后便开始后悔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她正皱着眉不知该如何是好,一双冰凉的手就护住了她的双肩,揽着她迅速朝人群之外走去。

方小舒转过身面对着他,歪着脑袋说:“对,找你,找我的主人。”

“……”薄济川嘴角似乎抽搐了一下,对这个称呼不予置评,只是问道,“那可真巧,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边儿?”

“那不就行了。”男人掐了烟抄着兜走到小流氓面前,弯腰俯身极具压迫感地审视着对方,小流氓刚站起来就再次被吓趴在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