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努力加载中...

是的,方小舒真的很平静,没有不开心,也没有开心,好像没有生命的杯子,摆在一张茶几上,只有她自己知道这种表面上的平静有多么煎熬。

方小舒嘴角有些僵硬地勾了一下,没有很快回答,对于曾经被自己讨厌的人的好意有些接受无能。

“嗯?”方小舒发出一声疑惑,侧首低头垂着眼睛看她,眼神很深邃,也很柔和。

“抱歉……”杭嘉玉乖顺地放弃劝说她,忍了半天忽然道,“那,方小姐,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个建议,你别误会。”她斟酌着用词,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如果你没地方去,今晚可以暂时住在我家。”她轻声道,“我家就快到了,姐姐去世之后我就一个人住,你可以暂时住一晚,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没错,下来的人正是杭嘉玉,她还穿着不知名商店的制服,外面披了一件大衣,脑袋上带着厚厚的毛线帽子,脸蛋冻得通红,显然也是上车不久,还没暖过来。

方小舒缓缓停住脚步,左右扫了一眼,她没走多远,仍然在碧海方舟附近,而这附近都是高档酒店,睡那里太奢侈了,一晚上就要好几百,还不如打车到便宜的宾馆来得核算。

方小舒侧头凝视着杭嘉玉,这个女孩说话的神态不像是装出来的,她很诚恳,并不是在说谎,更不像是有什么深层的意思。但是,身为一个女孩,引一个陌生人回家住真是防备意识太差了,她姐姐才刚去世,她这么不谨慎真的很让人担心。

杭嘉玉闻言看向了她,迟疑了半晌还是说:“方小姐,你和薄先生吵架了?”

“谢谢你的好意。”方小舒摇摇头,“不过这不太好,我们并不熟悉,我还是去旅馆。”

杭嘉玉听她这么说忙道:“这很好!我一直想找机会跟你道歉,因为我后来才知道那天发现姐姐尸体的其实是你……之前我一直以为是薄先生,这个误会导致我那天说话出了差错,我真的很后悔,方小姐你给我这个机会吧。”她看上去急得都快哭了,“我……我只有姐姐一个亲人,现在她去世了,就剩下我一个了,我不能为她做什么,我……只想谢谢给她最后尊严的人。”她到底还是哭了,“你的外套还在我这里,那天我拿回来之后就洗乾净了,原以为是哪个女警官的,后来我跑去问,人家才告诉我是你的,我也才知道其实是你发现了姐姐。”

方小舒缄默不语,目视前方没有回答。

杭嘉玉一愣,随即高兴地点头:“嗯!”

决定好了去处,方小舒便开始留意路上的出租车,而就在这时,一辆载着人的出租车停在了她身边,她瞇眼看着车上下来的女人,意外地唤道:“杭小姐?”

杭嘉玉见她犹豫,又看看她的打扮,在望见她手里提着的行李之后,天真地问了句:“诶?你是打算去薄先生那里吗?”

良久,还是方小舒开口阻止了她继续自己跟自己为难:“你不用劝我,我现在很平静。”

杭嘉玉愣愣地抬头看着她,不知道是因为天冷冻得还是因为害羞,她的脸很红,被粉色的毛线帽子衬得很漂亮:“谢谢你……”她低声说了句,就转身领着方小舒朝一个比较旧的小区走,两人一路走到最里面的三层旧楼下面,进了三单元的门。

事实上她们的确到了,司机已经把车靠边停下出去帮她拿后备箱的行李了。

“姑娘到哪儿啊?”司机问道。

“我叫方小舒。”对于她称呼自己“薄太太”,方小舒微微愣了一下,告诉了她自己的名字之后就说,“先上车吧。”

杭嘉玉如梦初醒地开始拿她的包和买的菜,方小舒皱皱眉,下车帮她打开车门,杭嘉玉手忙脚乱地跳下来,赶忙抬头对她说:“谢谢。”

方小舒沉默了一会,说:“随便在附近找个便宜的旅馆就好。”

方小舒淡淡道:“不是,我刚从那里离开。”

方小舒提着行李走在夜幕里,十点钟的尧海市依旧灯火通明,但选址距离市中心不算太近的碧海方舟附近已经没什么行人了。十一月的冬日到处都冷冰冰的,人们总是更希望呆在温暖的室内,像方小舒这样不得不离开的人毕竟是少数。

杭嘉玉猛摇头:“不,要不你上吧,我等车,我穿得多!”她一脸尴尬和后悔,“上次在金店里我说的话太不过脑子了,我一直想找机会跟你说声对不起,可是我又不知道怎么找你。”

方小舒勾勾嘴角,没说什么,接过司机递来的行李箱,付了钱,转头看向低头努力掏钱包的杭嘉玉,淡淡道:“走吧。”

她跑到车的另一边坐进去,方小舒将行李放到后备箱,回到车后座时她已经把她的东西全都放到了她脚下,方小舒看了她一眼,静静地坐到了她身边,关上了车门。

杭嘉玉破涕为笑,用她的手帕擦掉泪水:“好。”她腼腆地垂下头,“我不哭了。”她偷偷看了方小舒一眼,很小声地说,“方小姐很像我姐姐。”

她的沉默让杭嘉玉以为她是默认了,于是吐了口气,紧皱眉头似乎在苦苦思考着该怎么劝说她,不过她到底是没想出来,半晌都没出声,方小舒都替她憋得慌。

杭嘉玉对着手指不敢看她:“我姐姐和方小姐一样,都是刀子嘴豆腐心,面上对谁都冷冰冰的,其实心底里是个很善良很温柔的人,对我也特别好。”

“小姐你好!”杭嘉玉双手哈着气说,“我刚才在车上看着像你,就让司机过来了,你去哪?可以顺便送你去,这个时间在这儿不好打车了。”

杭嘉玉愣了一下,嘴唇开合,却没有说话。她思索了一下,露出了然的表情,抿起嘴角抱歉道:“对不起。”

方小舒瞥了她一眼,点点头:“我接受你的道歉,你现在可以走了。”

方小舒最见不得人说这些话,更见不得小女孩在自己面前哭,她烦躁地从口袋取出手帕递给她,扯着嘴角道:“我去就是了,你别哭了。”

方小舒预算到她再说下肯定还会哭,明智地阻止了她:“我们快到了。”

杭嘉玉执意不走,连司机按了好几下喇叭都无视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薄太太,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只能暂时这样称呼你了。我承认我之前确实对薄先生有一些非分之想,但当我知道他已经跟你结婚之后就绝对没有产生过这种想法了,你相信我!”她的神情非常诚恳和着急,“你就算不信我,也要相信薄先生,我是根本没本事赢得薄先生青睐的。”

“没事儿。”方小舒道,“你快走吧,司机等得不耐烦了,我们不顺路,我再叫车就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