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 下一章:第24章

努力加载中...

薄济川好像在做最后的挣扎一样,总感觉一开口就会被她宣判死刑,可他却又不得不开口。

今天见到高亦伟对她打击很大,她已经二十五岁了,可高亦伟却看着也不过才三十出头。他的身体很好,保养得也不错,很可能还会长命百岁,这让她非常有危机感。

方家的事就该由方家人自己解决,对于很可能已经知道方家还有活口的高亦伟,她的速度必须比他要快,在他找来之前消失,她迟早要让他遭报应。

方小舒歎了口气,骗谁都可以,可是连自己都骗那就真的太贱了。她再怎么告诉自己时间还有很多,以后的路还很长,都不能让自己再忽略她和薄济川之间隔着的川江湖海。

薄济川否认道:“不,你不要钻牛角尖。死了的人奇迹复生是不可能的,活着的人不该再去走逝者的老路,我想你平安,你知不知道?”

薄济川倏地停下,骨节分明的手指附上她虚握着他脖颈的手,故作不解道:“怎么了,不是你要听的吗?”

至于薄济川……他追求的是真相和真理,而她要的永远都只是输赢。

薄济川气色不太好,黑眼圈很重,这和他的工作性质有相当大的关係,他的作息非常混乱,吃东西又挑剔,性格又龟毛,说难听了就是个事儿B,要不是现在有方小舒给他做饭照顾他,他都有可能不吃不喝工作N天过劳死。

方小舒深深地吐了口气,看着薄济川轻声细语地说:“其实我们都挺自私的。我们自以为是为对方好的事没有一件是彼此想要的。”她朝他走过去,对上他转到她身上的视线,眼神有些恍惚,“我能预见我们的结局。”她抬手抚上他的脸庞,“也好,毕竟幸福不是人生的一切。”

他脸庞苍白地将戒指紧紧攥在手里,转身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看着渐渐走远的方小舒,站在门口喊她:“方小舒你给我站住!”

这么多年来,支撑她在这个糟糕的社会生活下去的信念就是有朝一日可以为父母报仇,看着高亦伟为自己犯下的恶行赎罪。如果失去了这个信念,她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生活下去。

有些事情躲也躲不过,与其贪恋一时半刻的安稳,倒不如早早结束一切。一开始她没想那么多,但现在她觉得她该走,她不能拖累薄济川。他那么优秀,他才是最需要平安的人,作为一个定时炸弹,她应该立刻离开他。

这样很好,他不喜欢她就好,这样她的罪恶感也能少一些。

方小舒没办法不走,她不想让薄济川有危险,就好像他希望她平安一样。她还没有蠢到毫无底牌就去报仇,她会找个地方先躲起来,但绝对不能继续呆在薄济川这里给他添麻烦。

他的生活很单调很安静,完全是退休老干部的节奏,一点都不像是个正值盛年的年轻人。

她什么都没有再说,拉紧衣领快步消失在了夜幕里,很安静很迅速,就好像她从未存在过一样。

他还想说什么,但方小舒已经再次发言,她对他说:“这都是命。薄济川,我希望你以后遇见的女孩都比我强,你只要记住我是最可恨和最懦弱的那个就好了。”

薄济川紧紧皱起眉:“你……”

薄济川站在门口面无表情地盯着夜幕里的方小舒,整个人的气质都很乾涩,坚硬,就好像放在冷冻库角落里被冰冻的钢尺。

的确挺无耻的。方小舒点点头,接受他的说法,没什么情绪道:“你说得对,但法律没有规定人必须知耻。”她朝他勾起嘴角,笑得很无奈,“而且就算规定了,对我来说不遵守又有何妨。”

方小舒转身没有表情地看着他:“你说的都没错,可我真的一句也听不进去。”她看着他,眼睛里却没有焦距,好像在透过他看着别处,“死了的人的确不可能复活,可难道就因为这样,我爸妈和舅舅就要白死,我就要眼睁睁看着兇手逍遥法外寿终正寝吗?”

很糟糕,她不该撩拨他的,不过也很幸运,他似乎还没有喜欢上她。

方小舒赌着气没说话,抽回手转身想走,但薄济川却将她拉回了怀里,坐在琴凳上抬头看着她说:“你看,现实社会虽然很糟糕,但也没你想像的那么差,对吧?”

方小舒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这种时候难道不该弹一些很有感觉很有情调的曲子吗?居然弹超级玛丽,什么气氛都被破坏光了。

白日宣淫过后是久久没有散去的余韵,两人下楼吃晚饭时已经夜里九点多了,要不是方小舒觉得太饿了,估计薄济川能就这么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

她递给薄济川一双筷子,低头便吃了起来。

而且就算她现在藏起来不去找高亦伟报仇,也不代表高亦伟知道方家还有活口的时候不会来找她,她不管怎么选择都没办法踏踏实实地活下去,她真的真的没办法答应薄济川。

方小舒提着行李走到薄济川面前,面对表情僵硬的薄济川笑了一下,低声道:“我不知道怎么活才正确,也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对不对。但我知道我逃不掉,也没打算逃。我知道按照我的想法活下去,就算下一秒我会死,我也不会后悔我已经走过的人生,这就够了。”她踮起脚尖吻了一下他的侧脸,声音轻不可闻,“再见。”

方小舒一怔,很意外薄济川会追出来,她诧异地回眸,看见他依旧站在门口,并没挪动脚步拉紧两人的距离,心里说不清是失落多一点还是替他高兴多一点。

“方小舒,是谁给你权利只顾自己的想法,完全不考虑有没有伤害到别人?”他朝前迈了一步,却还是没有走下台阶,“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她不是没想过等着他遭报应,可如果等到她五六十岁他还好好的那怎么办?且不说她连自己能不能活到五六十岁都不知道,难道她就真的只能在快要死的时候才后悔和愧疚吗?

于是,方小舒几步下了台阶,将他亦步亦趋地推到钢琴旁边,替他掀开了琴盖,摊手站在那,赶鸭子上架了。

薄济川放下报纸,对她直接在客厅吃饭的行为微微皱眉,但又见她吃得唇瓣油乎乎的,嘴角便无意识地上挑了。她吃得那么香,弄得他本来不饿也有点饿了,于是他也吃了起来。

两人都吃完之后,方小舒收拾碗筷去洗碗,期间他们并没什么对话,但这样的相处却让人感觉很舒服。这个世界估计也只有方小舒能适应薄济川这种沉闷的生活了,但凡一个正常的女孩碰上这样一个没有情调不懂浪漫的男人,都会被闷死吧?

方小舒听明白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呆滞地看着他,可是薄济川就好像没感觉到她愕然的目光一样,越弹越来劲,嘴角都勾了起来,难得地还跟着轻哼起调子来,整个人都显得非常愉悦,直到方小舒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方小舒端着两碗麵从厨房出来,也不去餐厅,直接到了沙发边放到了茶几上。

薄济川没有回应,只是很安静地站在那,好像在发呆。

方小舒洗完了碗筷出来,就看见薄济川还在那看报纸,她想起二楼尽头的琴房,又看看一楼的三角钢琴,忽然道:“济川,弹琴给我听吧。”

人都是会变的,等我们自己变了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了。

薄济川看着她和自己擦肩而过,只觉得胸口好像被石头压着一样沉闷,千百根针从心脏里钻出来,扎得他根本没办法冷静思考。

薄济川让她坐在自己膝盖上,揽着她纤细的腰肢在她耳边低声倾诉道:“没什么,只是希望你不要对什么都太过计较,安全感是自己给自己的。”他好像歎了口气,神色变得沉沉的,“只盯着自己讨厌的东西始终会变成一个令人讨厌的人,很多人记仇又记恨,那是因为他们没能力翻身和做大事,不要把自己变得和他们一样。”

方小舒微微皱眉,唇瓣轻抿道:“你想和我说什么。”

她用的是陈述的语气,表示她不接受拒绝。薄济川从报纸里抬起头看向她,没有动作。

是的,他是弹了,弹得还非常好,让人一听就知道是什么,他弹的是,超级玛丽。

须臾,方小舒又出来了,薄济川立刻看向她,却看见她提着一个行李箱,衣服也全都穿好了。

薄济川站在门口,路灯的昏黄反射在他脸上,镀上了一层冰冷的光。

“我知道了。”方小舒挣开他的束缚抬脚朝一楼的房间走,很明显她虽然说她知道了,可她根本没有接受薄济川的说法,也没有真的在听他说话。

薄济川站起来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角,摘掉眼镜丢到琴键上,提高声音道:“方小舒,我不求你别的,你只要不自己以身犯险去找三清会的人报仇,你想干什么都可以。”

方小舒说这话时语气里带着从未有过的屈服与冷漠,他不知道她在向什么屈服,但他知道她走了。

“这个暂时还给你吧。”方小舒打断他的话,将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摘下来,抬起他的手放在他掌心帮他握住,放开了手,淡淡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存下去的方式,你不用担心我。”她说完转身朝房间走去,只留下薄济川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客厅发呆。

首先,高亦伟已经见到她了,凭借他当了这么多年老大的经验,就算当时没反应过来回去之后也不一定就察觉不到,他跟薄济川说的很可能只是个借口,他来敲门更可信的理由是他怀疑某些事。他才刚刚处理掉舅舅没多久,自然不可能一丁点东西都查不到,她当时又反应那么大,他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她的存在,这个地方她真的不能待下去了,再待下去只会给薄济川惹大麻烦。

有一种人的人生真的没什么希望,旁人在乎的东西对他们来说根本无所谓,而他们在乎的东西也是其他人没办法给的。

“所以我越来越让你讨厌了?”方小舒乾涩地问,目光呆滞地看着黑暗的地方。

薄济川修长的手指放在琴键上,如棋子般黑白分明的眼睛望了她一眼,收回视线弹了起来。

她知道薄济川一直都没放弃劝说自己不去报仇,可抛去她不去人家也会来找她不谈,如果她不帮父母和舅舅报仇,她会连死都没勇气,她没办法面对九泉之下的父母和舅舅。

他们想要完成使命就得靠自己,你不可能猜透他们,更不能指望他们永远不会变。

方小舒在厨房弄吃的,薄济川就坐在客厅看报纸,他很少上网,也很少看电视,闲下来的时候就看书看报纸,或者练琴和其他乐器,以免久不动手生疏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