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努力加载中...

方小舒俯视着她蹲在鞋架边的样子,眼睛不知为何就酸了起来,彷彿看见了刚刚步入社会时仍很天真的自己。

后面的话不说方小舒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她不得不再在心里给高亦伟加一条管教不当的罪名,不过想想高亦伟自己是什么人,他的下属做出那种事又变得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

“方小姐你怎么了!?”杭嘉玉急忙放下碗筷跑到沙发边查看她的情况,方小舒疼得根本说不出话来,一开口就全是倒抽冷气,杭嘉玉的姐姐杭梦是学医的,她也多少懂一点医学上的常识,她见方小舒捂着胃疼得几乎抽搐,赶忙掏出手机打了120。

方小舒还是没说话,她的话本来就不多,对陌生人就更少了,现在她只需要在这凑合一晚上,明天一早就找个偏僻安静的地方租个房子稳定下来,其他的再从长计议。

进了楼道,杭嘉玉两手都拎着东西,就顺势用胳膊肘把楼梯灯的开关打开了,她回头朝方小舒笑笑:“就在三楼,这儿房子比较旧,灯不能自动亮了,得用手按。”

杭嘉玉接过方小舒手里的菜,放进厨房之后跑出来给她找拖鞋,她给方小舒拿的是新拖鞋,标籤还没拆掉,显然对待这个客人非常用心。

在杭嘉玉找钥匙开门之前,方小舒就接过了她手里的蔬菜袋子,杭嘉玉也没推辞,交给她之后便从大衣口袋取出钥匙打开了门。

杭嘉玉等了半天,薄济川才接了电话,他的语气非常冷淡,即便隔着电话也可以感觉到电话那头的人现在心情有多恶劣。

薄济川有些自责,这么晚了,这么冷的天,不管吵架吵得多厉害他都不该放她自己一个人流落在大街上,如果她出了什么事的话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你今天多大了?”冷不丁的,方小舒就问出了口,问完了才觉得冒昧,忙说,“如果不愿意回答也可以不回答,我只是随便问问。”

高亦伟洗了方家,连张爸妈的照片都没给她留下,她几乎都记不清爸妈长什么样子了。

现在的她就像一根扎在他心里却拔不出来的刺,和血肉长在一起,一想到就闷生生地疼。

杭嘉玉对她主动和自己说话感到非常高兴,自然不会不回答她的话,她立刻就告诉了方小舒:“我今年十八了,前几天刚过生日。”她本来很高兴的神色变得有些伤感,“姐姐去世的那个晚上是我的生日,她在医院上班,值班过后回家比较晚,本来是正要回来给我过生日的……”

胃部莫名有些抽痛,喉间热热腥腥的,方小舒咬着唇垂下头,闭起眼靠着沙发强忍着痛意,出来得太匆忙忘记拿胃药了,这下可有得受了。

杭嘉玉陪着方小舒上了救护车,一路赶到医院,等把她送进了急救室,办好了住院手续,她才算是闲了下来。

方小舒仍然处于昏迷中,她手上挂着点滴,整个人毫无声息地躺在床上,苍白的脸庞上不见往日光彩,漂亮的眼睛也紧紧闭着,除了微弱的呼吸证明她还活着之外,几乎与死人无异。

救护车来得并不算晚,但方小舒还是没挺住,等医护人员到的时候她已经疼晕过去了。

不得不说方小舒真的很有本事,她即便不语不动也将一个男人栓得死死的。薄济川握着她的手上依旧戴着她买给他的钻戒,并且从裤子口袋取出了一枚金色的戒指小心翼翼地戴回了她的左手无名指上。

薄济川微微倾身靠到床边把方小舒输液的手放进被子里,然后用手托住她的手心替她暖着。他的脸上渐渐没有了表情,剪裁精良的黑色长裤将他弯曲在椅子前的长腿拉得更长了,他脱掉了风衣,只穿着贴身的黑色真丝衬衫靠在那,那架势是打算陪她一夜了。

薄济川短促地说了声“谢谢”,眼睛盯着前方,神色虽不至于和刚得到消息时那样紧张,但依旧紧蹙着眉头很不踏实。他由始至终都没看杭嘉玉一眼,全身心都集中在方小舒身上,即便还没见到她,心里想的也是她到底怎么样了,在哪间病房。

胃疼真的是个很棘手的问题,疼起来真能要人命,没有胃疼过的人很难理解那种感受。

她很安静,把家里也收拾得很乾净,客厅的橱柜上方挂着她姐姐的遗照,下面放着香火,方小舒坐在沙发上凝视着墙上的黑白照片,不知怎的就想起了爸妈。

既然方小舒坚持,杭嘉玉也不好再勉强,她微微颔首,去厨房做饭去了。

闲下来之后,杭嘉玉就第一时间拨通了薄济川的电话,因为之前要给杭梦入殓,所以她这里有薄济川的办公电话。

杭嘉玉帮方小舒找好拖鞋之后就说:“方小姐吃晚饭了吗?我给你做点饭吧?”

薄济川的工作性质特殊,常常半夜有工作需要赶到,所以虽然已经快十二点了,但他的手机还是开着的。

杭嘉玉愣了一下,想起方小舒和他吵架了,于是也理解了,忙说了自己打电话的目的:“薄先生,是我,我是杭嘉玉,我现在在医院,你能来一趟吗?方小姐她胃病发作住院了,正在急救。”

杭嘉玉领着薄济川到了方小舒的病房就安静地退了出去,她站在门外透过窗子看着里面薄济川挺拔的背影,嘴角弯了一下,无奈地歎了口气,转身去听医嘱了。

方小舒摇摇头:“我吃过了,你做自己的就好,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吧,收拾一下早点睡觉吧。”她坐到沙发上,意思是不打算睡房间。

车子很快开到了医院,薄济川疾步奔到急救室外面,杭嘉玉正等在那。

杭嘉玉见到他就鬆了口气,把医生的诊断结果全都如实相告:“是胃出血,已经做过胃镜了,现在转到病房休息了,你可以去看看她。”她转身,“我带你去,因为怕你来了之后找不到人所以在这等你的,不过病房离这不远,就在前面。”

杭嘉玉见此立刻道:“方小姐,你睡我的房间,我睡姐姐的,客厅虽然也有供暖,但还是没卧室暖和。”她解释道,“我睡姐姐的就好,你不用忌讳什么。”

方小舒抬眼看了看她,又垂下眼角似乎思索着什么,须臾后还是拒绝了:“我不会呆太久,不用麻烦了,你还是快去吃饭吧。”

薄济川站在病床边,紧抿着唇凝视着她,站了很久才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薄济川此刻正坐在方小舒的房间里接电话,听完杭嘉玉的话之后他立刻站了起来,神情不说是相当愕然那也是非常紧张,他快步跑出门上了二楼拿衣服和车钥匙,把钱包装好之后立刻就出了门。他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就已经把杭嘉玉为什么会跟方小舒在一起的事问清楚了。

方小舒点点头,算是回应她的话,警惕地环视周围,与她一起上了三楼。

“怎么样了?”他开口便问。

杭嘉玉煮了两碗麵,虽然方小舒说吃过了,但她还是给她做了一份,等她端着面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方小舒全身缩成一团半躺在沙发上吃痛地忍着什么,细细地喘息从她唇齿间溢出,她的额头布满了冷汗。

一股温暖扑面而来,她高兴地对方小舒说:“这里虽然很旧,但还有集体供暖,所以不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