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努力加载中...

对方非常麻利地将那款钻戒拿出来递给她,方小舒拿在手里看了一下,掏出手机拨通了薄济川的电话。

方小舒疲惫地从床上爬起来,薄济川已经不在了,他离开有一段时间的样子,房间里到处都收拾得乾乾净净,她出门转了一圈,不得不感歎这个男人心思实在太细腻,这屋里屋外楼上楼下都打扫得好乾净,餐厅桌上还有盖着的午饭,床单被褥换的是全新的,连她昨晚的衣服他都全洗了晒在阳台,她揉揉脸,感动得一塌糊涂。不要问她为什么不猜测是钟点工做的,因为她肯定是他。

方小舒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倔强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看她不爽。”

付款的时候,薄济川拿出钱包打算自己来,可是方小舒已经把卡递了过去,她没说话,也没看他,薄济川见她执意如此,似乎又对他有点不太满意,便没有多说什么,将钱包收了回去。

店员总算回了神,呆呆地凝视着戴在薄济川左手无名指的戒指,半晌才道:“原来薄先生已经结婚了。”她的声音有些乾涩,说完了才发现自己失言,忙改口道,“那个,我没别的意思,我是说,之前还以为薄先生一个人呢……”越解释越麻烦,杭嘉玉乾脆咬住唇不再说话了。

方小舒“嗯”了一声,便对薄济川说:“你到珠宝店来一下吧,我有点东西给你,不知道你的尺寸。”

薄济川朝她望过去,下意识问:“怎么了?”

是的,她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眼光,看準了就出手,不管是人还是东西,只要是她觉得没他不行的她都不会浪费时间等待,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再出手就来不及了。

还就是因为这个。

就因为人家无心的几句话和那不知内情时产生的爱慕之心吗?

方小舒仔细思考着到底是在哪见过这个女孩,可是实在想不起来,于是她开始专心听对方的介绍,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她的胸卡,看见了她的名字。

方小舒好奇地打开首饰盒,一枚看起颇有年代的金戒指稳稳地放在里面,无论是从成色还是款式来看,这都是一枚老戒指。

方小舒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戒指虽然是旧的,但她却不觉得这是薄济川买不起新戒指,而他肯给自己戒指说明他已经承认了他们之间本来并不需要真实存在的关係,他肯将她当做他的妻子,所以他才留下了这枚戒指。

方小舒烦躁地抬手掩住额头,轻轻揉着额角,靠在窗户边一声不吭。

双手哈着气进了店里,方小舒被迎面而来的漂亮女店员领着朝里面走,女店员是个混血儿,生得眉眼精緻漂亮得不行,只是说不出哪里奇怪,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

方小舒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完全傻了的店员,在薄济川走到她面前的时候便挽住了他的胳膊,踮起脚尖亲了一下他白皙削瘦的脸颊,甜甜地微笑着说:“你来了。”

方小舒将视线移到他身上:“你们认识?”

方小舒洗漱过后在厨房吃了饭,薄济川做的菜很简单,粥也很清淡,手艺很一般,果然啊没有人是完美无缺的,难怪他当初那么瘦,急需一个做饭好吃的保姆。

薄济川那边沉默了一会,并没有说什么类似“太破费了”这种冠冕堂皇的推拒词句,而是乾脆地答应下来,问了地址便挂了电话,方小舒等了不到十分钟,他就到了。

望着那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上戴着象徵着她所有权的戒指,方小舒心里踏实了不少。大概见过这双手是如何为往生者温柔地恢复容颜和送行的人,都很难不对它产生佔有慾。

方小舒忽然回头看向一直怔怔看着他们交谈的店员,笑得天衣无缝道:“是吧,店员小姐是不是也觉得我眼光不错?我先生是不是很英俊?”她意味深长地问。

他没问“为什么”,而是问“怎么了”,意思是他并不是不同意,而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要求。

方小舒不自觉勾起嘴角,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多甜蜜,为她服务的店员怔愣地看着她,忍不住会心一笑,心想着,要是她喜欢的那个人也能这样和她打电话就好了,不过那个人浑身上下的气质都冷冷淡淡的,估计很难了。

杭嘉玉?不认识。方小舒皱皱眉,指了指她介绍得最热情的一款五千多的钻戒道:“这个拿出来我看一下。”

薄济川用公事公办的语气说:“是的,之前我们在市医院旁边那个小区里发现的被害人是她姐姐。”

方小舒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下午,薄济川的房间窗帘很厚,阳光几乎照不进来,拉上之后屋里一片漆黑,要不是她睡得头疼,估计也起不来。

他不知道他们这样完全两个极端的性格能和睦相处多久,而一些努力去忽略的问题,似乎还是不能忽视。他已经不能接受生命中没有她,但她身上存在很多问题可能会让他失去她。

薄济川没开车,而是看了她一会,才放轻声音说:“虽然我不打算拒绝你让我和她不来往的要求,但你并不能因为个人偏见否定一个人,杭小姐和你我一样,都在很努力地生活。”他说完就看向前方,挂档踩油门,专心开车。

“我的眼光不错吧。”方小舒微笑着仰头对上薄济川深深的目光,她抬手摸摸他的脸庞,低声道,“我的眼光是真的不错,不管是看男人还是看东西。”

吃完饭方小舒回到他的房间叠被子,叠的时候才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漂亮的首饰盒,底下压着一张纸,纸上依旧是他熟悉的字体,清晰直白地写着:给你。

这就是他之前所担心的事,大概是他们的出身和经历差别太大,所以他和她的世界观和处事方式有着明显的不同。方小舒是个消极悲观的人,做什么事都很直接很强势,在她眼里除了好人就是坏人,而让她感觉不舒服的就不是好人,她从来都不肯吃一点亏,这与他截然相反。

好吧,不得不承认她此刻心情真是意外得好,方小舒幸福地捏着戒指在原地激动地转了一圈,飞快地将戒指戴到左手无名指上,戴完忽然想起自己有戒指了可是薄济川还没有。如今他可名正言顺是她的人了,这样的男人不赶紧栓个标誌做上她方小舒的记号那可怎么行。

越离得近了,越觉得这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很英俊,他不偏爱什么明艳的颜色,衣服大部分都是冷色调,但熟悉之后会知道他是个很容易心软和有原则的男人。至少对她是这样。

薄济川被方小舒突然袭击惯了,倒没什么惊讶,只是在人这么多的地方稍有些不自在,不过他还是低头“嗯”了一声,柔声问她:“看好了?”

薄济川微微蹙眉,显然有些不赞同她这么冷漠,但他思索了一下,还是没说什么。

修长瘦削的颀长身影被一件及膝的黑色风衣包裹着,里面的白衬衫领子与风衣的立领整齐地叠在一起,脚上踩着的深棕色巴洛克皮鞋纤尘不染,没有一丝褶皱的西装裤衬得他双腿又长又直,他无框眼镜后那双清冷平静的桃花眼微微往店里一扫,便朝着方小舒的方向走了过来。

于是方小舒赶忙拿了自己的银行卡换了衣服出门,打车去了某知名珠宝品牌店,这种钱是很必要花的,所以就算再贵她也不会心疼,毕竟一辈子就这么一个。

薄济川看了她一眼,有点后悔把心里的想法说出口。

原来如此,难怪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之前是深夜,并没看清楚那个女死者的样貌,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杭嘉玉与女死者的脸部轮廓极为相似,方小舒感觉眼熟就很正常了。

这个认知让方小舒心里舒服了一点,但她能怎么说,说我吃醋了我没安全感,所以你离所有女人都远一点,永远不要接触其他女人,甚至是有同性恋倾向的男人?

这种好像洁癖一样的打扫方式除了0921出生的典型处女座薄济川先生之外,她想不出会有第二个人。

方小舒微微扬起眉,她比任何人都知道薄济川工作时的样子有多迷人,她想没有任何具有正确审美观的女人会不因他那种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里专心做事的认真模样着迷,于是她明智地结束了这场尴尬的三方会谈,直接道:“就这个吧,挺好的,不挑了,结账。”

她是被对方突然沉默下来不再说话一脸呆滞地望着店门口的目光吸引过去的,她顺着店员的眼神望过去,就看见了推门走进来的薄济川。

薄济川半晌才接起电话,接了电话说话吞吞吐吐的,好像很不自在一样,听得方小舒直想笑,他那乾巴巴的语气刻意压低轻慢地说:“你起来了?”

是的方小舒,难道你以为结束单身生活就可以真的往幸福迈进了吗?你这种的性格,想要把他的一切生活和人际交往控制在自己手里,何尝不让人感觉不爽?你有什么资格去说别人?

方小舒点点头,引着他去看她选的那款戒指,简单经典的款式很适合他,她执着他的手帮他戴上试尺寸,刚刚好。

杭嘉玉听薄济川这么说,忙道:“警察告诉我是薄先生报的警,姐姐入殓也全靠薄先生,我很感激。”她似乎是想说一下自己没别的意思,怕方小舒误会,可她说出来的话却根本就让人很误会。

薄济川看了杭嘉玉三秒,低声说:“杭小姐?幸会。”

没办法,活在黑暗中久了,如果生命中突然有了阳光,很难不产生一种强烈的忐忑和不安,她现在特别害怕这得之不易的一切全都消失,害怕自己还没来得及享受就失去所有,像她的父母那样死在自己本以为会最幸福的时光里。

回到车上,方小舒扫了一眼薄济川戴着戒指的左手,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忍住,不要开口不要开口,可是她还是开了口,并且语气很刻板,她皱眉道:“以后不要和那个女孩来往。”

方小舒知道他到了还全靠对面为她服务的店员,因为对方比她更早发现进门的薄济川。

方小舒没有回应杭嘉玉的话,表情也很冷淡,她直接毫无由头地拉着薄济川离开,这行为十分失礼,看起来很没教养,并且让身为另一方的杭嘉玉非常尴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