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努力加载中...

薄济川表情纠结地扭曲在一起,汗珠顺着清俊的脸颊一点点淌下,滴落在她身上,下身混杂着红血丝的白浊液体从两人结合的地方一点点溢出来,方小舒双腿颤颤,身体抖了两下,缓缓平静了下来,红唇微张,呼吸沉重,带着激情过后的特别味道。

方小舒双腿夹住他的腰,揽着他的脖颈靠在他怀里,她闭上眼低声道:“抱我到床上去吧。”

“长着一张诱人犯罪的脸,就别怪别人侵犯你了啊。”方小舒直接将他推倒在沙发上,伏在他身上压着他,他越来越重的呼吸让她面红耳赤,但她却一点都没有退却,手依旧在他的西装裤里摩挲着,隔着那层薄薄的内裤挑逗着他最敏感的的地方。

也许是他此刻的心情美化了她吧,但她真的好看,真好看。完美的身体散发着渴望他垂青的味道,整个人依偎着他,就好像他是她的全世界,他可以为所欲为。好看,真好看。薄济川在心里喃喃自语着。

“把我的衣服脱了好不好?”方小舒忽然换了表情,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用空着的手拉着他的手去拉她的裙子拉链,她本来在家里就穿得不多,屋里供了暖很暖和,她只穿了一条红裙子,他鬼使神差地就顺着她的意思拉开了她腋下的拉链,于是漂亮的红裙就随着她挣脱的动作落到了沙发下面。

薄济川的目光随着红裙一起落下沙发,方小舒摆正他的脸,微微起身让他看清自己只穿着内衣的身体,沙哑地问他:“我这样是不是比刚才好看多了?”

男人的下身迅速勃·起到最极限的状态,薄济川微微抬起身子将它的头推送进方小舒双腿之间最柔软的地方,他低头凝视着那里,寻找着那个温暖的入口,顶端用力地抵着那里缓缓摸索,有亮晶晶的东西从她的入口和他的顶端慢慢流出,当薄济川真的顶进去的时候,一股滚烫的液体便也跟着射·进了方小舒的体内。

“没关係。”方小舒安抚地摩挲着他的头髮,他细碎柔软的黑髮她早就想摸了,只是他太高她够不到,也没那个勇气,因为对她来说这个地方是一个人最脆弱敏感的地方,她还没有强势到那个地步,所以她现在摸得很享受,不用他帮她她自己都可以高·潮了。

又也许,其实他挺喜欢她的,只不过有时候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薄济川抬眸对上她的眼睛,呼吸错乱,手下毫无章法,但本能让他将领带扯开了些,他有些不能呼吸,额头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看得出来他很热,而且忍得很难受。

“你在想什么我可都知道。”方小舒凑到他耳边,一边套弄着手中属于他的硬物,一边咬着他的耳垂轻吻着说,“我可是你肚子里的一条蛔虫。”

方小舒笑得甜甜地仰起头看着他,虽然他依旧挡着自己的眼睛,但他紧抿的嘴角和咬着的下唇暴露了他此刻的矛盾与反常,修长白皙的颈项上性感的喉结缓缓滑动着,迷人极了。

“不过。”方小舒抬起他的头望着他英俊的脸颊,他没什么表情,但耳边有淡淡的红晕,眉头有浅浅的皱痕,于是她低声道,“如果你这次不操·翻我的话,我就会笑你不行了哦。”她红着脸伸手握住他已经很快再次準备好的硬物抵住入口,“进来。”她说。

也许他只是迷恋某种热情与欲·望,也许他爱她。

薄济川愣了一下,尴尬地把头埋进了方小舒的劲窝,迟疑半晌,喃喃地说了一声:“抱歉,激动了。”

方小舒的头髮很长,真的很长,她紧紧地攥着床下的被单,被单被她拽得褶皱不堪,她表情像是难过又像是痛苦,她紧紧皱着眉,长髮遮住了大半部分的脸,黑与白的撞色让人无限沉沦。

滚烫,坚硬,陌生的触感让方小舒的手微微颤抖,可是颤抖的却不止是她的手,薄济川脸色不正常地别开头,抬起手臂挡在眼睛上,这微弱的抗议一点都不足以让人放开他,因为他根本没有实质性的动作。

方小舒并没有笑,她只觉得欣慰,觉得自己过去的一切都没有白白付出,她不知道别人付出时需不需要回报,反正她觉得没有付出是不需要回报的,不求回报的往往最后都要得最多。

她轻轻侧首,看着埋在自己劲窝的薄济川,哑着嗓子问:“现在你觉得我们合适了吗?”

方小舒吃痛地尖叫出声,那尖叫却全都被他吞下了下去,到了嘴边全都化作了支支吾吾的轻哼和充满了勾引意味的轻吟。

遮住了三分之二的脸都可以这样美。

薄济川猛地拿开手臂看向她,盯着她得意洋洋的漂亮脸颊,她浅浅的酒窝与眼角的痣都明明白白地告诉他,有的话一说出来就是自己咬钩了。

薄济川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听她这么问就诚实地点了一下头,他已经有点思考不能了,这种视觉上的巨大冲击是他三十年来所见到的最激烈的一次,他觉得自己似乎回到了二十岁。

当然,这并没有亵渎的意思,这也许只是薄济川自己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只是他心里所想的比方。

薄济川说不出完整的句子,她这副样子让他紊乱的呼吸全都屏住了,他俯下身子埋在她的胸口,吻着她胸前娇嫩的凸起轻轻咬了一下,在她难耐地叫了一声后低低地“嗯”了一声,说:“好。”

薄济川吻住她害人不浅的红唇,深深地吮吸着她口中甜蜜的味道,直到水渍纠缠的响声让人浑身酥麻,他才一挺身进入了她的身体。

方小舒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嗯”了一声缓缓放开腿,包裹着他的地方也渐渐放鬆,薄济川鬆了口气,垂头吻着她的胸部,开始规律地进出与顶撞,方小舒好听又沉醉的吟哦听得他激动得不行,他不停地控制自己,总算是没有再次丢脸地早早发洩出来。

“我想要你可是我不敢说。”方小舒红着脸吻住他的唇,咬着他的唇瓣,暧昧的声音迴荡在两人之间,她舒适地呻吟了一声,娇媚极了,“嗯唔……”她吻住他的唇角,手朝下伸去将他已经硬得发疼的东西解救出来,却不准他脱掉外套。

薄济川是第一次,方小舒也是。但是疼痛一点都不能让她减少想要他的慾望,她承受着他带给她的疼痛,舒服得就好像那是他深沉的爱意一样。

薄济川没有很快回答,他抬起头望向她,看进她眼睛里,读到了她眼底的紧张与忐忑。

方小舒没料到他会这么痛快,有些惊讶地看向了他,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美,别说是薄济川了,估计就算寺庙里的和尚来了都招架不住。

方小舒的手指一点点扒开他的内裤,顺着边沿小心翼翼地探进去,在经过了一片线条令人热血沸腾的完美小腹之后,方小舒握住了那充斥着激动与渴望的、已经勃·起的地方。

她笑着说:“穿着吧,穿着好看,我喜欢看你穿这套西装的样子。”她微微起身将他推开,脱掉自己仅剩下来的内衣,仰躺在他面前微闭着眸子深呼吸着,高耸的胸部就在他眼前,随着她的呼吸起起伏伏,她低声道,“我们做 爱吧,嗯?”

她紧紧地夹着他的腰,包裹着他的地方不断收缩,薄济川沉沉地舒了口气,低声开口:“别夹得我那么紧。”他尴尬地说。

“……嗯。”薄济川垂下眉眼不敢看她,听话地抱起她上了楼,她靠在他怀里,好看的眼睛微微阖着,好像刚刚甦醒的精灵一样漂亮。

黑亮的长髮如蝶翼般展开在薄济川的床上,柔软的大床上铺着质地微凉的昂贵丝被,方小舒朝上挪了挪,拽着薄济川的领带将他拉到自己身上,分开双腿让两人的三角地带重合到一起,轻轻挪动着让自己的私·处与他坚硬的那里彼此感受,哑着嗓子道:“我知道你喜欢的姑娘不是我这样的,所以我一直都不敢直接地告诉你我想要你。”

他抬手轻抚过她的脸颊,清幽的声音带着回味道:“你对我来说,既是问题,也是答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