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努力加载中...

方小舒一边做菜一边努力地想要赶走脑子里那人的身影,可是怎么努力都没用,他实在太让人好奇了,她明明知道要停止却停不下来,因为她还在等更奇妙的事情发生,这种感觉既令人兴奋又很难受。

她全都做完之后开门声也响了起来,她立刻走出厨房看向门口,果然见到薄济川提着公文包站在暮色里,一身黑色西装穿得一丝不苟,清冷却绅士的气质从四面八方席上她的感官,精緻华丽的吊灯照射出来的光线似乎都在随着他的一举一动微微战慄。

可以省掉一份房租,那就可以攒下一笔钱了,更不用每天对着那对让人无语的小情侣。

薄济川一边朝外走一边淡淡道:“我不挑食,只要好吃,什么菜都可以。”他越过她上楼,“一楼走廊里面有一间浴室,你可以用。晚上不要动静太大,我睡觉很轻。”

他似乎不愿多言,方小舒也没再说他不想讨论的话题,直截了当道:“我找您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您上午您提到的事还作数吗?”

方小舒摇了摇头不再管他,反正想也想不明白。她繫上围裙开始收拾餐厅,似乎没发现那个本该上楼的人此刻轻轻倒退了几步,在二楼的转弯处静静地打量着她,用审视的眼神。

他走进餐厅,在主位坐下,铺好餐巾拿起碗筷就开始吃饭,每道菜都夹一筷子,细细嚼过之后才嚥下去,小吃了半碗米饭便放下了碗筷,拿餐巾擦了一下嘴角,抬头时发现方小舒还站在餐厅门口,不由发出一声疑惑:“嗯?”

“很香。”薄济川一点都不惊讶方小舒会出现在这,也不怀疑她已经将一切都收拾妥当,否则他今天也不会邀请她来这儿。

方小舒有些惊讶:“还要住进去?”

“那下午就搬过来吧,我还有事,再见。”他本来转身打算走,忽然又转看向她,蹙眉问道,“有笔吗?”

薄济川写完就把笔帽盖上将笔还给了她,言简意赅道:“房锁密码。”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赶时间,先走了。”他说完迅速转身离开,根本没等她回答,这种比之前转变很多的急性子让她对他的好奇心更重了。

方小舒仔细打量了一下薄济川的面部表情,她现在已经很放得开地去看他的眼睛,之前因为不太熟,所以很多时候都比较拘束,但这时她就发现,他虽然口上说着道歉的话,但那歉意却不达眼底。倒不是说他虚情假意,只是或许大部分事情都无法被他放在心上,包括这件事。

方小舒不由想起了那通电话,薄济川下午来百货公司是买手机的,上午他出了这间房没有拿手机,现在房里又明显重新收拾过,一切迹象都告诉她这人在打电话时摔了手机。

薄济川微微拧眉转身上楼,待他的脚步声平息良久之后,方小舒才缓缓抬头朝二楼拐角处看了一眼,神色是从来没有在人前表现出来过的强势和侵略感,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一贯的模样,重新开始收拾房间,就好像刚才突然变了的人不是她一样。

到底是说了什么才让那么一个好像永远都不会对别人发脾气的人气得摔了手机?

年轻又漂亮的女孩如果勤快懂事又贫穷,是发自内心地招人疼,缺一项都不可,尤其是漂亮。

“首先,这可以让你节省一份房租。”他看向她,给她分析着,“其次,我的作息时间不规律,有时夜里回来可能也需要人打扫和做饭,你住在那儿比较方便。”他说完又话锋一转,“当然,你不愿意的话也没关係,只要我找你的时候可以随时赶到就行了。”

薄济川微微颦眉,很快收回视线起身朝她道歉:“抱歉,有点饿,忘记问你有没有吃晚饭了。”

……好吃就是最大的挑食了吧,要把菜做到他“好吃”的定义估计不是件容易的事。方小舒转身看着他快步上楼的背影,就好像她是洪水猛兽似的,他躲什么?

他换了鞋放下公文包解着西装扣子直接朝餐厅走,路过厨房洗了个手,出来时扫了一眼桌子上各种式样的菜,从西装口袋摸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密码是0921,需要多少自己取。”

薄济川也挂了电话,方小舒注意到他的手机换了,虽然还是那个牌子那个型号甚至颜色都没变,但从光泽和边框上可以看得出来比之前那部旧的新一点。

方小舒下意识朝他伸出手,从昨晚到现在几乎有点习惯性顺从他了,等对方把一串号码写在她手心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心里比手上更痒,没一会手心就出了汗。

一楼的客房装饰简单却齐全,黑白的现代化风格内敛又品位不凡,倒是与薄济川的外表相符。

“没关係,我之前吃过了,我是保姆,你是主人,我自然不能和你一起吃,我只是比较困惑薄先生比较喜欢吃什么菜?我看你什么都吃了一点。”她一直在观察他吃饭的小动作,发现他没有任何偏向,全都动过,吃得非常均匀,大概是有强迫症?他吃得也很少,难怪那么瘦。

“买手机?”方小舒开口打破了沉默,绕过柜檯朝他走去。

于是方小舒十分乾脆地点头答应:“没问题,我可以搬进去。”

方小舒的皮肤很白,不属于瘦的类型,可能还稍稍丰满一些,有些肉肉的。她的皮肤尤其好,灯光下恰到好处地闪着润泽如玉的光晕,好像雪白的珍珠,美得毋庸置疑,也让人浮想联翩。

“你在这也有兼职?”他说这话时的语气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在说“真是阴魂不散”“冤家路窄”“怎么这个时候碰见”,方小舒一时语塞,挂了电话颇为尴尬地朝他点了点头。

方小舒立刻从制服上衣口袋取出开票笔递给他,薄济川四处一扫,迟疑了一下对她说:“手。”

因为不知道薄济川喜欢什么口味,但有记得保洁队长说他很挑剔,所以方小舒做了很多菜式,粤菜川菜浙菜等每样都有,全看他喜欢什么口味了。

之前只是单纯觉得这人是国内男人堆儿里难得素质极高的典範,再加上长相好气质好,身份又神秘,职业又特殊,所以便生出了几分欣赏。如今见到了他与之前完全不同的一面,又即将与他住在同一屋檐下,她便更想知道藏在他那张看起来很薄的脸皮下的其他性格。

薄济川应该是早就料到了她打算说这个,微侧着头用三分之一的脸对着她,盯着专柜上的牌子对她说:“当然,如果你愿意可以随时搬过来,一楼客房给你住。”

是不习惯和人同处一个屋檐下?那干吗还给自己找罪受?

没手机怎么找她?那么远的话要是半夜找她,没有公交不可能及时赶到,打的又太不合算,他后面那话说了等于没说。不过,他前面的话却对方小舒很有诱惑力。

方小舒知道他大概是不解她还为什么还在这儿,但她并没为他释疑,只是情不自禁地牵起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乾净的眼眸,娇艳的红唇,飘逸的黑色长髮,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微微弯着,居家的宽鬆衣服让人将她的锁骨一览无余。

这里有明显再次打扫过的痕迹,是她上午清理过后他自己重新整理过吧。

再美丽的衣服也不及两根锁骨,她的锁骨非常漂亮。

勾引。

方小舒微微挑眉,原来他以为自己在责备他?可是他是主人,她是保姆,他自己吃是很正常的事,他用不着过意不去。

方小舒很快就有了这个机会,她当天下午就搬进了碧海方舟十九栋,收拾完一切的时候薄济川还没回来。

薄济川攥着手机犹豫了一下,片刻之后还是走进了她工作的专柜,他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抄在裤子口袋里,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专柜里的男装,回答了她的问题:“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