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努力加载中...

方小舒趁中午休息的时间用专柜的电话拨通了薄济川的手机,那边半晌才接了起来,听筒另一边传来薄济川在嘈杂背景下有些微弱的声音:“你好。”

方小舒和一对情侣合租,这对情侣非常不讲究,尤其是那个女生,来大姨妈了到处乱扔姨妈巾,她每次收拾乾净之后对方不感谢她就算了,还继续乱扔,她几次找对方谈这件事,对方居然还嫌她事多,她真的很不想和这样的人继续合租,可是没办法,那里交通方便价格便宜,她这样的经济条件实在没有别的选择。

薄济川在得到她的回应之后才按下接听键,他站起身单手抄兜朝一楼的客房走去,走得过程中手机外扩的声音稍稍可以听见一点蛛丝马迹,方小舒不由自主地屏息聆听,一个愤怒的中年男子声音很大地说着什么,有些模糊,但勉强可以辨认出来。

他说话时根本都没看她,明显是心情不太好,方小舒完全不在意,微笑着说:“没关係,你没什么事吧?”

不管怎么样,毕竟现在还没有辞职,方小舒也没给薄济川肯定的回答,所以她还是很快回到了接待大厅,把东西交上去之后坐公交去了兼职的百货公司上班。

方小舒有些犹豫该怎么开口,毕竟自己之前好像还表现得挺不乐意来着,她咬着唇抬头烦躁扫了四週一眼,本是想看看有没有顾客或者主管经过,可哪想到一抬头就看见了举着电话快步走过相对安静的男装区的薄济川。

“哦,你稍等。”他似乎在找安静的地方,过了四五秒之后电话那头安静了很多,“好了。找我有事儿?”

很显然,敢对薄济川用这种口气说这种台词的男人绝对是他的父亲无疑,而他的态度也证明了一点。他虽然紧紧皱起了眉,但没有过激反应,他对电话那头的人很敬重,再多的异议全都隐忍不发,静静地听到对方说完才开口。

薄济川这才抬起了头,慵懒又疏离的模样像只高贵的黑天鹅:“是付给我入殓费,不是给我付入殓费。另外,你可以把钱还给店主,我不收你钱。”他轻轻说着,彷彿清风带起树叶飘蕩的声音。

薄济川从裤子口袋拿出手机,看到来电人的名字就皱起了眉,他朝方小舒抱歉道:“不好意思,接个电话。”

他像她脑海中他所有的模样那般依旧瘦削,眉宇间却多了一份不曾在她面前表现过的冷漠和刻薄,他很敏感,很快就发觉了有人盯着他,于是迅速望了过来,本来有些不悦和敌意的目光在对上她的眼睛后空白了一下,微瞇着的桃花眼慢慢睁大了。

她是做男装销售的,做一行长得漂亮很有优势。男人一般都不喜欢讲价,面对美女更是乾脆利落,所以她的业绩一直很好,赚得也不少。这份工作是她在这个中心城市昂贵的物价下生活的最大依靠。不过虽然这份薪水不低,但离开支的日子还早,她的房租却已经快到期了。

薄济川依旧不看她,他迈上台阶走到东南角的钢琴旁侧身倚在那,单手抄兜,另一手食指无意识地按着钢琴键,低音键沉沉的音调伴着他的话传到了她耳中:“你可以全都辞掉,再算一下这些工作加在一起的薪水,我给你全数。”

薄济川一出门就对方小舒说:“抱歉,耽误你时间了。”

方小舒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处,立在原地若有所思地凝视着那扇紧闭的房门,她本以为薄济川这个电话会打好一会儿,没想到他才刚进去不就就出来了,只是出来时手机不见了。

方小舒怕他听不见,所以稍稍放大了声音:“你好薄先生,我是方小舒。”

方小舒惊讶地看着他:“可是我已经预支了蛋糕店三个月的薪水打算给你付入殓费了……”

“那好。”薄济川似乎也不习惯勉强别人,“随你,如果你改变主意了随时找我。”他快步走下台阶,这次的目的地是大门。

这边方小舒还在发愣,那边薄济川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这让方小舒不由回想起了昨晚在浴室里那幕景儿,微微侧首垂下了头,掩唇咳了一声。

有些无奈地靠着柜檯歎了口气,方小舒咬咬牙下了决定,做保姆就做保姆吧,薄济川的住所虽然是双层别墅,面积也不小,但他本身就是个乾净的人,早上她去的时候也没什么髒乱,只是估计这人有洁癖,一天不打扫就会觉得到处都是灰尘和细菌,所以才会叫钟点工吧。

“不回短信,不去局里报道,你打算一辈子都毁在那种工作上吗?!你知不知道你做那种事根本就是在浪费生命?!”

“这怎么行?”方小舒有点回不过神来。

方小舒很有眼色地拿好自己带来的东西朝大门走去,在他打开门后便立刻道:“那我先回去了,再见。”

做保姆的事?方小舒有些遗憾地说:“我现在的工作排得很满,保洁只是其中一份兼职,下班之后还要去百货公司上班,晚上要去蛋糕店,恐怕没时间给您做保姆。”

听起来似乎之前每次去给他去保洁的人都不一样,之前是张大姐,年纪大了忘性也大,手脚也不够麻利,性格也不够讲究,薄济川应该是嫌弃对方这些才冷脸相向的吧,毕竟在她看来他实在不是个会对别人刻薄的人。

就这样,方小舒结束了这个“惊心动魄”的早晨。她有点为难地攥着兜里的现金,本来这是打算给薄济川的,但他居然说可以不要钱,还能给她一份相对比较轻鬆又可以赚到和现在一样薪水的工作,这实在是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其实方小舒下定论太早了,薄济川对大多数人都是很有礼貌很尊重的,尤其对逝去的人更甚。但一旦你与他的关係从毫无瓜葛的人或是主顾变成了被僱佣的僱员或是熟人,他的挑剔和完美主义就会慢慢显现出来了,要不然也不会每次叫钟点工的时候去的人都不一样……

难道是她倒了二十几年的霉终于开始转运了?

方小舒自然不会反对,朝他抬手做了一个“您请”的姿势。

薄济川似乎怔了一下,秋风吹动他额角的碎髮,他推了一下眼镜,“嗯”了一声说:“再见。”

薄济川摇了摇头,嘴唇轻抿着说:“我刚才提的建议方小姐觉得怎么样?”

百货公司八点五十分开门,专柜小姐九点上班,方小舒再一次换上工作服,款式精緻的黑色西装套裙衬得她的人越发漂亮了。

薄济川开口时正在打开客房的门,他一边走一边放低声音说:“我知道,但……”他的声音随着关门变得越来越小,渐渐得什么都听不见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