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第6章

努力加载中...

“……”什么?保姆?

方小舒的身子猛地一僵,乾笑道:“你说的该不会是薄市长吧?”

方小舒拿着东西进去,询问了一番他的要求之后便开始麻利地收拾房间,从头到尾都没有擅动他家里任何用具,清理时也一直带着塑胶手套,十分守规矩,动静也很小。

“真巧。”她微笑着说,“听说你叫了钟点工,我是来帮你打扫房间的。”

保洁队长忙道:“哎呀不是这个,刚才十九栋的住户打电话到总部叫了钟点工,时间太早了,别的地儿人手都抽不开,我这儿不太好安排人,你先去帮忙看看?”

薄济川正在看路的双眼忽然转到了她身上,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她漂亮的侧脸,她左眼角下那颗痣的位置相当奇妙,本来冷淡疏离的气质一下妩媚了许多。

“嗯?你不知道?”保安有些诧异,看得出方小舒不是在装傻,于是他有些悻悻地摸了摸脸,“难不成真是我误会了?不对啊,我明明看见你从他车上下来的?”

请恕方小舒此刻思想无法保持纯洁,保姆这个词对于一个平时只能用看言情小说这种廉价又高效的方式来宣洩工作压力的姑娘来说,实在太过暧昧。

方小舒不解地回头看他:“什么傍上薄公子?薄公子指的是薄济川先生?”

“你早班在哪儿上?”薄济川挂档踩油门,随意地问了她一句。

她倒是是觉得这也没什么,但是:“那大厅我负责的那块儿怎么办?”

等方小舒做完一切跟他告辞的时候,薄济川放下报纸来忽然问她:“你厨艺怎么样?”

之前一直穿着裙子还不觉得,如今换下了那套衣服便感觉四肢都冻僵了,虽说她并没在路上走多久,殡仪馆和接待大厅也都有空调,但十一月的北方深秋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干什么好奇人家的品味,人家品味明明很好来着,瞧瞧,这不是薄济川吗?他们才刚刚分开不到一个小时。

大概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双层别墅上下就全都打扫得乾乾净净,方小舒的动作很快很熟练,纤细的身子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坐在一楼沙发上看报纸看得都不能专心。

“哎对了!还有!千万记住态度好点!记住啊!”保洁队长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姓薄。

这下好了,可以全程包送到了。

方小舒转头看了他一眼,说:“碧海方舟,我在那里做晨间保洁。”

她这一路没少看见电视上的名人出来锻炼,按着脑子里的服务区地图抄近路走了一会,很快就看见了十九栋。

方小舒停住动作问道:“怎么了?我没迟到。”

大概,没有人不享受被别人尊重和照顾的感觉。

方小舒纳闷地转身到储物室拿了一些基本用具,提在手里从接待大厅的后门进入了别墅区。

她一直都知道碧海方舟的别墅很好,很符合它的价位,但每次看见还是觉得有些刺眼。

方小舒点头:“好,我这就去。”

薄济川似乎也有些惊讶,他的表情总是比较严肃,搞得他惊讶起来也很严肃,方小舒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居家的闲适打扮,针织毛衣和格子衬衫,黑色的长裤显得他的腿又长又直。

这别墅区住的都不是小人物,让她态度好点可以理解,但也不至于特别嘱咐一遍吧?难道她平时看起来真的很难相处吗?

方小舒心情複杂地坐在副驾驶上,一路安静地与薄济川沉默相处着,直到车子驶入碧海方舟的大门,路过接待大厅时她才抬头让他停了车。

碧海方舟接待大厅的保洁是承包给私企公司的,保洁队长是公司的部门经理,清洁调度大部分都是由他负责,凌晨六点多的确不好安排人,已经上班的人基本都有固定负责区域,就比方说方小舒。

方小舒此刻想的是:碧海方舟是尧海市首屈一指的别墅区,最便宜的一栋都要两千多万。

方小舒一时有些难以消化这个重量级的消息,拉紧西装外套不再说什么,一副急匆匆地朝换衣间走去。她换上了保洁制服之后,便感觉一股暖意滋润了四肢。

保洁队长道:“呆会小王来了我让她去就行了,你先去十九栋看看吧,记得带上手套和工具,那住户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用他家的东西,上回张大姐就被那人的冷脸吓得够呛。”

不过就算不提言情小说,在法律讲堂里也有不少案例牵扯到保姆。

……

接待大厅的保安是亲眼目睹方小舒从百万豪车上下来,开车的还是他熟悉的住户,于是他便喊住了闷着头往前走的方小舒,调侃道:“小方姑娘真有意思,这都傍上薄公子了,怎么还来上班儿吶?”

方小舒一怔,如实回答道:“还可以。”

方小舒最终还是乾脆地下了车,她有些拘谨地跟薄济川告别,对方微微点头与她说了再见便开车离开了,低调内敛的越野车在清晨缓缓驶入小区,很快就不见了蹤影。

他微勾起嘴角笑得不太放得开:“真巧,我就住在那儿。”

下车之前,方小舒诚恳地对他说:“虽然好像说了很多次,但真的很感谢你,路上小心。”她说完转身打算下车,但薄济川已经先她一步下去了,绅士地绕到副驾驶这边帮她打开了车门。

很欧式的建筑,门前门后都有花园,门前的花园里种着一大片冬青,她嘴角抽了一下,对户主的品味颇为好奇。

不过,等她看见打开门的人之后,她就有点后悔自己的多管闲事了。

方小舒动作麻利地推着保洁车走出储物室,正打算去清理一下她所负责的区域,就看见保洁队长朝她走了过来,一脸兴沖沖地说:“小舒你等等!”

保安笑着摇摇头:“你跟咱装什么啊,平常咱们关係也不错,我还能到处给你宣传这茬儿不成?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薄公子是谁,这尧海市最大的头儿姓什么你总知道吧?”

面无表情地转身走进接待大厅,方小舒身上穿的依旧是在殡仪馆时那套乾净的黑色裙装,她身形高挑纤细,长髮飘飘,如果不是知道她是在这儿兼职做保洁的,几乎会以为她住在这儿。

薄济川回过神来,抿着嘴角点了一下头,侧身让出一条路让她进去。

薄济川点了一下头,迟疑了一下,低声问道:“方小姐有没有兴趣做我的保姆?”

方小舒受着待遇有点不太自在,十几年了,不论男女老少,一直都是她服侍别人,这还是头一次有人这样体贴地对待她,她都有些捨不得跟他分开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