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飞龙在天·让储

上一章:第123章飞龙在天·嘉莲 下一章:第125章飞龙在天·殡天

努力加载中...

天空阴冷得可怕,青黑色的天幕中有雪花在风中席卷着飘落,宫里四处静谧得犹如坟墓一般,枯寂的树影上映着微微的雪光,远处有风声呼啸着过。双林和几位若即若离包围了他的太监内侍在雪里走着,只听到咯吱咯吱的脚步声,心里隐隐知道自己是要走向一个不知是喜是忧的结果。

这夜整整下了一夜大雪,双林不当值,在屋里听了一晚上的风雪,心神不宁,早晨早早便起床漱洗就绪后推开门,便看到慎刑司总管方惜福带了几个内侍在他门口等着,看到他出来,微微一笑行了个礼:“傅公公,皇上有口谕,请您随我们走一遭儿,有些话要问问公公。”

之后便是隆重的太子加封仪式,迁宫仪式,楚昀迁出东宫,修整之后楚昭再次入主东宫,朝廷上下宫廷内外一片忙碌,待到诸事尘埃落定之时,天已冷了下来,又要过年了。

双林在宫里却听说洛贵妃真的病了,听说连行走都不能,连洛太后那边侍疾都去不了了,太医院几名素有名望的老御医都住在了宫里,仿佛是真的为了洛贵妃和洛太后的病会诊调治,双林见过一次柯彦的父亲柯院使,毕竟他从前是肃王跟前人,平日里在宫里遇见,柯院使多少会和他打个招呼,寒暄两句,如今他却只是淡淡点头,匆匆离去。

时光在双林的忧心忡忡中飞逝,中秋过了没多久,西南捷报传来,肃王楚昭一举擒获了最后一位叛王,闽王,正准备班师回朝。三王之乱居然不到一年便已平定,朝廷自是上下振奋,六部每日忙得团团转,只为为接收原三藩事宜,又要派官员去接手,又要重派驻军,元狩帝一连下了几道旨意赏赐肃王楚昭,命他即刻班师回朝,加亲王双俸。

双林敏感地感觉到了不对,自从东宫回来那日起,他便被安喜打发去准备中元节和中秋宫宴的差使,每日只在鸿胪寺和礼部等衙门奔波。按说国有战事,宫宴不需太铺张,鸿胪寺和礼部拟制的单子,却总是被驳回,鸿胪寺卿也有些慌了,找了双林想探探元狩帝的意思,双林也苦笑,他这个御前副总管,也是数日没见过元狩帝了,好不容易找到安喜,勉强才过了折子。中元节、中秋宫宴最后都是简办,中秋宫宴时,元狩帝按例在城楼上与民同乐赏灯,楚昀也伴驾,父子君臣之间在百官面前并无嫌隙,举止如常,甚至这些日子太子虽然腿脚依然有些不便,都还上朝处理过一些朝政。

元狩帝回宫没多久,东宫侍卫统领很快便被撤换到了个不起眼的岗位上,这一小小职务变动因为涉及东宫,朝中颇有些猜测,但看元狩帝对楚昀恩宠不衰的样子,仍是赏赐不断。

这时太子楚昀的一道让储的奏折却在朝堂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太子楚昀在朝堂上奏称,太子为一国之储,乃国之根基,自己虽长非嫡,于国无功,又伤了腿脚,担当不起天下之公器,非社稷之福,前唐就有“时平则先嫡长,国难则归有功”的箴言,如今皇弟楚昭有社稷大功,人神共睹,又为先皇后嫡子,因此自己诚心让位,上奏保举肃王楚昭为太子。朝上,楚昀痛哭流涕,言辞恳切,朝臣们纷纷动容。

与此同时,东宫的大门被敲开,御前总管安喜对东宫下人道:“快去稟告太子殿下,皇上急诏请太子入宫面圣!”

天渐渐又冷了下来,入冬后京里下了几场大雪,宫里已换了棉衣,添了炭盆。

大概时间、距离果真会沖淡一切,有时候双林甚至有些茫然想着,自己从前那些遥远的和楚昭的这一段,是否也就这般淡去了,即便他将来御极登临,登基为皇,是不是也因为这些时光,而最终成为陌生的人。

楚昭十分意外,却也仍是出列再三感谢皇兄厚爱,却坚决推辞,不肯受之。之后几位阁老和重臣纷纷出列,盛赞太子楚昀谦而受益,让以成贤,必将天与之报,福流无穷,又纷纷恳请元狩帝同意此事,楚昀让储,是为天下大公,诚不可夺,请皇上从天人之愿,立楚昭为储君,成就乾朝的万世美名。

元狩帝对此事十分喜悦,却也没有当朝决定,只是退朝后数日,看朝中臣子们纷纷上书恳请皇上立嫡立功,歌颂皇家兄弟情深,大公无私,朝野美名传遍之后,太子楚昀又再三上表固让,如是半月,才下了诏书,顺应天人之愿,立楚昭为太子,封皇长子楚昀为德王,加实封万户,赐五色绸五千段,细马二十匹,奴婢百户,王府一座,良田百顷。

双林面色淡淡,扫了一眼,看到自己院子门口那里居然站了两名御前侍卫,他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道:“有劳方公公了,您先请。”

万众瞩目中,平叛大军班师回朝,元狩帝颁下口谕要亲自十里郊迎大军,命太子、在京的亲王以下宗室,四品以上官员随行,整个郊迎规格经由他亲自审过,礼部再三完善,终于定下,规模异常隆重而热烈,京城几乎倾城而出,黄土铺道,旗帜蔽天,天子率百官郊迎十里,肃王楚昭献俘,之后太庙祷告祭天,朝廷大宴有功将士,足足忙了两三日,朝堂这热闹才算平息了下来,

自楚昭班师回京,到沸沸扬扬的让储之后,双林只在朝上远远见过楚昭,只感觉到他仿佛瘦了些,又长高了些,威严日盛,却几乎没有和楚昭有过近距离接触,两人似乎都十分默契的选择了在这关头上,完全不接触是最保险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