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飞龙在天·意在沛公

上一章:第119章飞龙在天·夜谈 下一章:第121章飞龙在天·迷局

努力加载中...

话音才落,洛太后已被洛贵妃扶着进了来,冷冷道:“哀家再不来,只怕皇帝要等哀家死了之后才来看哀家一面了!”数年不见,她老态毕露,满头银髮失去了光泽,脸上皱纹纵横,双眼浑浊,嘴唇紧紧抿着,两侧的法令纹深如刀削。

第二日审案魏武仍然主审,拿了那些卷子有问题的士子到堂上,一个一个分开讯问,不多时士子们供出了三个考官,其中一名正是副考官礼部侍郎龚选。

便是太子楚昀,也被这一场清洗吓坏了,毕竟他出身洛家,福王算是他的正经表兄,平日里来往甚密,岂有不惶惶不可终日的,他求见了几次元狩帝,直到结案,元狩帝才在御书房见了他。

楚昀痛哭许久,才在元狩帝的安抚下,战战兢兢的起了身,递了折子,将平日里福王的种种反形都写在上头,又再三和元狩帝表了忠心,才诚惶诚恐地退了出去,再也不见从前御前那撒娇亲暱之态。

双林心里一跳,想起前些日子和楚昭也说过类似的话,元狩帝,为何如此着急?撤藩前他重病不起,待楚昭回京后,他便仿佛恢复了健康,大家都以为元狩帝不过是装病引蛇出洞……他真的是在装病吗?

那日双林正在一侧侍立磨墨,看到楚昀一改从前那骄纵傲慢的样子,身上穿着家常旧袍,痛哭流涕跪在元狩帝前大哭道:“父皇,福王狼子野心,平日里还时常送儿臣贵重礼品,还时常给儿臣推荐人才,儿臣是猪油蒙了心,一直以为他是为了儿臣着想……”

第二日,龚礼虽然未招,福王楚旼却亲自到了大理寺投案,道是他主使的此事,大理寺不敢擅定,上奏元狩帝,福王楚旼暂押宗人府,命大理寺继续详查此案。

魏武摇头:“只道是隔帘相见,灯光昏暗,龚选那边,还没有招。”

从二月十八春闱案发,到四月福王谋逆案结案,短短两个月时间,朝廷上下大动干戈,而即便是如此,三藩之乱也依然一路凯歌。朝局变换、人员变更,居然丝毫并未影响到平叛大军的粮草、人员任用,而直到这一刻起,有心人才会感受到元狩帝在布这一局的时候其谋划之长远,布局之缜密,用心之狠辣。

洛贵妃魂飞魄散,上前扶着,却到底女人力气小力不从心,安喜见状忙上前挟持了洛太后出去,洛太后身子佝偻瘦小,挣不过安喜,只会气得发抖嘴上嘶哑着喊叫,只听到一路的咒骂声渐渐远去。

自龚选被揭出来之后,他就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然而一时却又想不出哪里不对,只是感觉到……元狩帝的反应,有些古怪——他们避重就轻,抓了考官受贿之事来做文章,元狩帝在此事上,却有些过于重视,或是说,元狩帝仿佛早就等着他们发现这个一般,他有着不祥的预感。

仿佛晴天突降雷霆一般,福王卷入此案后,很快就有御史上书,弹劾福王楚旼“自幼得父辈恩宠,侍臣阿谀,任性骄纵,奢侈贪婪,不遵祖训,包藏祸心,招纳士子,私营产业,遍赂朝廷大臣,私蓄护卫,反形已具”恳请陛下严加查处,而后如同双林之前预料的一般,春闱科场案很快被这喧嚣的福王谋反案给遮掩过去,仿佛一个信号一般,各处之前埋下的棋子纷纷发动,宗人府率禁军查抄福王府,自府上查抄出与滇王、洛家的密信以及私蓄的护卫、兵马等。

话音未落,元狩帝忽然“噗”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三名考官拿到,又审了一日,两名同考官都招了是为了重金才为上门送了关节的士子开了方便之门,因为最后圈选贡士还需要三主考官复核,因此约定只有选上了,才给钱,然而问题却出在了副考官龚选身上,因为士子们招供,龚选并未收受贿赂,只是进京后投文行卷,得了龚选的青眼。龚选则一口咬定自己只是因惜才,因为与主考官颜阁老不和,知道他不会欣赏这种务实文风,觉得这几名士子落选太过可惜,为国选良才计,因此一时糊涂才做下此事,并非为个人私利。

魏武终于从大牢里上来,看到他坐在座位上深锁眉心,沉声道:“有举子熬刑不过,招了,说龚选曾于春闱举行前三日,引荐他们见了一位贵人,道是看重他们才华,因此才为他们铸就通天之梯,来日等他们跻身朝堂,便知他是谁。”

洛太后浑身哆嗦,忽然眼里落下泪来道:“我们洛家这么些年,就扶出你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哀家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幼就外饰淳良,内藏奸狡,心胸狭隘,少恩多忌,狠毒刻薄,当年我不过是给你皇兄多分了一块甜瓜,你就记恨在心,从那以后就再也不吃甜瓜,你生病的时候我不过是去看你迟了些,你就把药全洒了故意让自己病得更重,去你父皇面前告状,如今果然连你侄儿都不放过,皇帝英明神武!我倒要看看来日史书上如何写你弒兄夺位,过桥抽板,杀戮功臣,算计孤儿寡母的丰功伟绩!”

双林心里一咯登,问道:“可有问出那贵人形貌。”

又是一个深夜,双林坐在大理寺大堂上,面色苍白疲倦,他在等魏武审讯的结果,他们领了旨,只得拿了那些士子来再审,今日的夜审,自然是要动刑,他长期茹素,那种场合有些看不了,魏武看出他的不适来,便让他在上头等着,他在大牢里负责审讯。

洛太后气得面如金纸,浑身发抖,元狩帝已冷冷看向洛贵妃道:“贵妃还不赶紧扶太后回去,请御医院派人给太后诊脉,可要好好让太后好好休养,长命百岁,万福金安,看到朕的史书评价才是。”他语气森寒,洛贵妃自进书房开始,就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如今被元狩帝这么一看,身子已微微颤抖,噤如寒蝉,上前扶着洛太后低声道:“母后……回去歇息吧……”洛太后嘴唇颤抖着道:“哀家等着看你将来如何下地去见你父皇,见你皇兄……你这样薄情寡义、狠毒刻薄的人,不会有福报的,将来一定会不得好死,死后也是要下地狱……”

元狩帝抬眼看向洛太后,双眸冰寒,淡淡道:“我劝母亲还是回宫好好养好身子,长命百岁,将来才有机会看史书如何评定朕一生之功过。”

将依然胆战心惊的楚昀打发走,安喜进来报,洛太后求见,元狩帝正用朱笔慢慢在一道刑部上奏需要处决的人犯名字上画了猩红的一道,淡淡道:“太后圣体不安,不敢惊动,请太后回去好好休养,若是有事,等朕处置完朝政,自会去慈安宫给太后请安。”

双林和魏武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到了惊骇,双林微微打了个寒噤,低声道:“魏大人,只怕你我早就落在彀中,被人算得清清楚楚,试题洩露,不过是个引子,真正需要我们查的案子,如今才出来了……”

双林屏息站在一侧,只希望元狩帝不要发现他的存在,元狩帝看着洛太后出去,全程并未起身,一直端坐在龙座上,表情平静,手里依然拿着朱笔,低头看向奏折,竟似仿佛要继续批阅奏章,然而双林却看到他的笔尖忽然微微抖了起来,心下骇然,抬头看到元狩帝忽然面如金纸,一只手按着胸口,身子摇晃起来,双林忙上前扶住他道:“陛下!”

魏武看着双林白得犹如纸一样的脸,知道他本想避开这储位之争,如今偏偏被借刀杀人,步步竟然已被那人算清楚,受到打击不小,过了一会儿才安慰他道:“当时肃王已领军出征,此事……应该不会到他身上。”

不过数日间,朝廷卷入福王谋反案的洛氏官员、寿春公主楚昕及其驸马颖国公尹青之子尹越、景阳侯谢辉、定远伯王京恪、内阁大学士颜应勋等数十官员均下了大理寺大牢,甚至牵连到了宫里的惠皇后,朝廷官员人人自危,明眼人也都看出来这是元狩帝在清算先怀帝及洛氏一系的官员了,更是钳口不言,沉默自保。

元狩帝垂眸,嘴角冷笑居然并未收起:“留他一命,已是看在他平日里知趣的份上了,怪只怪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没息了想将这皇位归于所谓正嫡龙脉的那颗心,他虽无辜,惠后却不无辜,围在他身边的人不无辜!怪只怪他托生在惠后腹中吧!母后只记得楚旼承欢膝下无辜,朕的三郎又有何辜!朕的公主又有何辜!人皆有子,别人的儿子别人疼,朕的孩子,只有我自己来疼了。”

案审到这里,三法司诸位审官已是微微鬆了一口气,都有些精神一振,看向魏武和双林的眼神都有些钦佩。因为涉及需要传讯官员,大理寺当日便拟了折子上书元狩帝,奏报办案进度,元狩帝很快批回,要求继续拿问相关官员。

洛太后嘶哑道:“旼儿自幼在你膝下长大,虽然任性些,待你却十分尊敬,他总是你皇兄的唯一一脉,你如何忍心如此!”

元狩帝微微含笑,轻轻抚摸楚昀道:“我儿忠厚,哪里知道他们这些人的利害,平日里只想着挑拨天家骨肉,幸而我儿纯孝,莫要担心,父皇总是护着你的。”

双林满嘴苦涩:“此事昭然若揭,会是谁大人你我心里已有数,陛下亲子,如何会让人动?龚选招不招,迟早都会被问出那个人来。”

双林苦笑一声:“魏大人,前夜我与你肺腑一谈,言犹在耳,如今竟像是自打嘴巴……明日起,朝堂必是腥风血雨,此后,竟还是多多保重吧。”他心冷如灰,竟也无意在此等候,自取过披风来披上,出门叫了轿子,径直回宫了。魏武看着他那萧索身影,也摇了摇头,自回了那阴森森的大牢里。

主审官拿了口供,当日立时又上了奏折奏报元狩帝,元狩帝看了折子冷笑道:“为国选良才?若不为金银,则图谋更为所大,其心可疑,此事背后定有人指使。”一边立时革了龚选身上官职,敕命三法司严加讯问。

元狩帝微微抬了头,也根本不起身,只是微微含笑道:“母亲言重了,儿子如何担得起。”

魏武歎了口气,转头看向双林,低声道:“我有一事不明……这些时日,朝廷政令,都太过急了些,撤藩一事还罢了,毕竟最难的大宁藩肃王到底领了诏回了京,顺便还可以打打不服的藩王,还可以说是天家对自己儿子了解至深,对时局把握透彻,但到底行险,如今……又借春闱来剪除异己,如今天下战乱,朝局不稳,为何偏偏这个时候来行此伤筋动骨之事?”

而元狩帝也终于不再高高在上的沉默,帝王一怒,血流成河,很快宫里发了旨意,福王楚旼为先怀帝唯一一系,不忍处置,削去王爵,圈禁王府内,惠皇后削去皇后尊号,废为庶人,发皇庙削髮为尼,寿春公主废为庶人,出家为尼,驸马赐死,其余涉及在内的官员侯爵或族诛、或流放、或囚禁、或革职永不叙用,先怀王一系几乎被连根拔起,余党皆连坐,毫无反抗之力。

魏武看他若有所思,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弟,莫要沮丧,不管怎么说,这次咱们哥儿几个,总算是走对了路,至少误打误撞合了上意,此事就算不在你我这里问出来,也迟早会有人揭出来,这试题洩露的引子,根本就是为了这一天罢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