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飞龙在天·落水

上一章:第114章飞龙在天·帝心莫测 下一章:第116章飞龙在天·风满楼

努力加载中...

楚昭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许久以后才慢慢在双林的怀里平息了下来,缓缓道:“是你……有内侍议论说后头女眷宴会那里有个御前新来的内侍落水没了,说是姓傅的。”

楚昭身子却抖得更厉害了:“谁知道父皇是不是要借刀杀人……你走吧,孤给你安排,你离开京城,走得远远的,就当从来不认识孤吧……孤是个没用的人……”他忽然泪水落了下来,仓促闭了眼睛不敢再看双林。整个人都仿佛卸下了这些日子辛苦伪装着的外壳,露出了柔软脆弱惶惶不可终日的内在,却又有着自卑厌恶悔恨憎恶的情绪犹如毒汁一般缠绕在他的心上。

楚昭感觉到双林的手暖而热,微微动了下反握了过来,双林看他这样子,心里痛得不行,索性起身紧紧拥抱了他一下:“是我在这里,傅双林。”

他称谢后,也顾不得避讳了,忙往后头供宗室歇息的后头西暖阁跑去,到了门口,正好英顺从里头挑了帘子出来,看到他,吃了一惊,忙偏身让他进去,低声道:“殿下惊到了,我刚叫人传了个疏邪定惊的猪心柴胡汤,你赶紧进去见见他——我在门口守着。”

那小内侍道:“履霜公公适才在前头当差,不知怎的掉到湖里去了!前头忙乱了一阵,天寒地冻的,听说捞上来了时候已不行了,贵妃娘娘还说这大节下好晦气,叫内宫上下不许议论……傅……不,小傅公公才来了没几日,也没认识几个人,我想着一同当差一场,叫几个小兄弟一同送送他。”

双林一愣,前几日乾清宫里又从内务司拨了几个内侍过来使唤,其中有两个安喜公公起了名字一个履霜一个坚冰,偏偏那叫履霜的也姓傅,旁人还说这名字和他有些相似,他当时也只是庆幸了下没给他改名,到没多想,如今这新来的内侍突如其来的死亡,让他浑身发凉,他让那小内侍下去,呆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什么,跺了跺脚,忙往前头赐宴朝臣的谨身殿快步走了过去。

他到了谨身殿外,远远看了眼宴席上头上座的,按说楚昭是一品亲王,应该位次就在太子楚昀之下,然而那边却空着,他拉了刚刚从里头出来的一位内侍低声道:“借问下,肃王殿下怎么不在殿上?”

双林慌忙替他擦泪:“殿下是吓到了,哪至于这样,陛下待我很是宽厚,他对您寄予厚望,您可莫要行差踏错,露出痕迹来了,我自有自保的办法,都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我吗?”

楚昭伸了手缓缓从他的脊背一路抚摸下来,又转到前头轻轻抚摩他的脸颊,凝视了一会儿,才鬆开了道:“那会儿也是这样,孤在大本堂写字,忽然就有人来报说三郎落水了……明明早上还活蹦乱跳的和孤一起用早膳……”

楚昭眼珠子动了动,看向他:“他们是主,你是奴,真处置起来,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孤错了,孤就不该带你回京……你在孤身边这么久,他们怎么可能放心让你在御书房好好呆着……”他胸膛忽然剧烈起伏起来,呼吸急促,双目血红,双林忙上前再次拥抱他道:“殿下没事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您别想太多,御书房的人,他们那里就敢乱伸手呢,他们不怕让陛下猜忌吗?”

双林笑了笑:“好,我等着殿下。”

双林忍着眼眶发热,轻声道:“吓到殿下了,是另外个内侍,可巧也姓傅。我今儿前头本来无差使,在御书房抄写着奏折呢,想着殿下万一听了消息,怕是要误会,就赶过来了。”

楚昭才徐徐鬆了手,仿佛贪婪一般地看着他的眉眼,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的道:“你再忍忍……孤迟早……迟早想到办法。”

楚昭看向双林,双林握了握他的手道:“殿下还是回席上,略应酬一会儿,这席也快散了,殿下安心回王府,请柯大夫给您把把脉开个方,好生调养,早点歇息,莫要多想了。”楚昭只是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他,握着手只不放,双林低歎了口气道:“殿下这般,叫小的如何安心?若是差事上总是心神不宁,怕是要出纰漏……”说完上前,低了头轻轻吻了下楚昭的嘴唇。

那内侍迷茫了下回忆起来:“哦,适才好像是喝了些酒有些不适,到后头歇息去了。我看他行走是有些不稳,由内侍扶着,想是喝多了不支。”

楚昭急促呼吸了许久,似乎整个人才渐渐平静了下来,英顺端了定惊汤进来,双林亲手替他一勺一勺餵了,又让英顺出去包了一帕子雪来,替他敷了眼睛,洗过头脸,将后背的冷汗都擦过,看他整个人看上去都平静多了,虽然仿佛仍有些恍惚,看着总算不那么异常。英顺才道:“前头离席太久了,恐陛下要问,殿下还是回席上吧?”

朝廷冬至大宴对朝臣是一种荣耀的象征,对命妇们是难得的炫耀的场合,惠皇后今年却告了病,洛太后又一直养病,没几个位份特别高的,大概因此洛贵妃才出来主持了后宫的命妇大宴,这次冬至宴,难得连三品官员除了诰命夫人以外,也允许携带未嫁嫡女入宫,人人都心知肚明这是要给肃王选妃了。

他在书房里低头将字一个一个抄上签子上,夹入奏折中,一本本摞好,方便今后查找,正收拾的时候,忽然听到窗外有人跑动,他看出去,看到新来的一个小内侍跑了过去,脸上有着慌张之色,看到他打开窗忙收了脚行礼,傅双林问道:“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

双林看他面容明明淡漠之极,语气也很平静,但眼睛里已全是血丝,心里很是怕他急出病来,缓缓道:“洛贵妃一直被禁足到前几日才出了来,洛太后也病得很,他们手伸不到那么长的,殿下放心,我也不是三岁稚子,毫无反抗之力,殿下只管放心。”

双林心头一缩,走进去,室内并无他人,果然看到楚昭怔怔坐在座位上,面色灰败,有人进去他也僵坐着,仿佛无动于衷,眼珠子只是木然盯着一处发呆,他忙走过去附身跪在他膝边道:“殿下?”

楚昭眼珠子动了动,看向他,却仿佛根本没反应过来,整个人都犹如死木败石一般,双林伸了手去握他的手,感觉到他手冰冷得吓人,手心里却湿漉漉地全是汗,双林忙紧握了他的手道:“殿下,是我。”

因着大节,御书房的事也少了,许多小内侍都借机跑到前头去当差凑热闹去了,唯有傅双林宫里办事办老的,知道越是热闹的地方越容易生事,因此看过一眼,也不逗留,一个人在御书房里整理奏折和书本,并不到前头去,到时候见了楚昭,不过又是白白一场不自在罢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