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飞龙在天·玉扳指

上一章:第101章飞龙在天·海商 下一章:第103章飞龙在天·刺杀

努力加载中...

双林心知这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定然是有恃无恐,就算真带了人去抓捕,只怕也抓不到的,只是和杨文辉应酬了几句,心下却暗暗计较,却没有回王府,自回了自己外宅那边,心里合计了一番,又处理了些拍卖行和店铺的杂事,敬忠进来报道:“王爷来了。”

他心尖仿佛被羽毛轻轻扫过,居然捨不得就对这少年生气,只和颜悦色对他道:“崔二爷有所不知,我们李氏也是讲道义的,如今要买这龙鳞刀,却是为了抵御那倭人,如今倭人渐渐成了气候,整日里在海上劫掠,又有一些红毛人也在趁火打劫,我们也是深受其苦。不信崔二爷只管去打听打听,如今浙闽一代,哪家海商出航,不请我李家护航?若说我们劫掠大乾自己人,那是绝没有的!”

楚昭道:“并没什么意思,来来去去不过是那什么红香琉璃之类的大俗诗,孤就先回来了,回了王府听说你又出去了,孤看着雪大起来,今儿又是拍卖的日子,你必是又要找借口不回王府躲懒的,山不就我,我来就山。”说罢却是拉了双林的手,脸色一沉道:“怎的手这么冰?屋里没放炭吗?”

敬忠走了进来,双手递了封信上来,楚昭接了手,就手便拆开,却看到卡擦从里头掉了个打成结的帕子来,楚昭拿了解开一看,却看到是一枚红玉扳指,他冷哼了声,抖开那泥金纸笺,只见上头龙飞凤舞不伦不类地写着:“自今日得见贤弟,风采如仪,正如庭前玉树,倾慕不已,中心如醉,今送上玉扳指一枚,望来日能有握手谈心,把臂同游之期,兄李一默拜。”

只是楚昭今日只在一旁看着双林端坐在炕桌前,凝神执笔,全神贯注,因着冬日屋里炭气旺,他双唇鲜红,眼睛睫毛纤长,腰身纤细,早就蠢蠢欲动,哪里还看得下奏报,伸了手过去将双林环抱着,一边低头去亲双林的耳尖。

楚昭不为所动:“海上风浪无常,孤又不能陪着你,你想开海商,府里人手只管由你用便是了,这出海,孤不会让你去的!”

楚昭用脸颊贴在双林后颈,伸着手将双林衣服又蹭鬆了,露出了里头光洁柔韧的腰线来,忽然听到双林这么一句话,脸上登时沉了下来:“出海?你要出海?”

说罢带了人昂然而走,竟似乎完全不怕被人告官一般。唯有那杨文辉面青唇白,再三和傅双林告饶,只道自己着实不知此人为海寇。

李一默脸上带了些尴尬,哈哈大笑道:“崔二爷也要体谅体谅我们海上讨生活的不易,养护卫,保养船只,开支也是巨大啊!总不能白做慈善吧!”一边却亲自斟酒递给傅双林道:“买卖不成仁义在,不管崔二爷能不能成全我李某,今日惊吓了二爷,我还是该赔罪的,只望崔二爷莫要放在心上。”

李一默看他神容冷淡,明明适才笑的时候眉角蕴藉,和如春风,如今一冷若冰霜起来,又有一种旁人难有的傲气和骄矜,闽人原好南风,他也算阅人多矣,又于东南一代堪称枭雄,平日无人敢违逆,如今看着少年横眉冷目,身旁那些如花美人,如玉小旦,被这人风姿一比,竟都如粪土一般。

包间里气氛一触即发,李一默却忽然哈哈大笑道:“崔二爷果然好气度!”一边挥手命那昆侖奴退下,一边笑道:“琼奴无知,冒犯崔二爷了。”

双林一怔,起了身正要迎出去,就看到楚昭披了大氅走了进来,大氅上全是雪,慎事一路正追着他替他解衣,双林笑道:“外头下雪了?怎么今儿过来这边?不是去文会赏梅去了吗?”

楚昭脸色铁青,将那纸笺拍在炕几上道:“你可知道那闽人南风盛行,就爱和人认个契兄契弟,若要定情,便送上玉扳指一枚?你明知道如此,还要和那什么劳什子海狼去出海?”

双林一本正经道:“我也是为王爷着想,俗话说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楚昭笑得身体簌簌发抖,双林却乘机将衣服披了上身道:“王爷好歹给我写完这折子。”

说罢又自己斟了酒来,一口饮进,连饮三杯,才又笑道:“今日得见崔二爷风采,我心实慕之,崔二爷若是改变主意,只管命人到这大宁府同和客栈找我传话便是,我会在那里住到下月十五……便是不成,李某人也万万不敢心怀有怨,只望将来崔二爷有幸到福州,万万要来找我才是!”

双林笑道:“今儿我不是去见了个海商吗?后来你猜那是谁?居然是东南海那一代横行的海寇,海狼李氏兄弟之一,他想和我买龙鳞刀呢,我今儿后来打听了下,他们如今的确是和倭寇那边闹翻了,如今时常在海上缠斗,也难怪他们想要买趁手的武器,我想着这龙鳞刀也不是不能不卖给他们,海狼手里船队就有十来支,若是和他们借点造船、海航、建港的人才来,我们也就是出点龙鳞刀,倒是趁便。”

双林道:“适才写了几个字罢了。”楚昭早将他的手拉入怀中捂着,一边却自然而然地低头和双林接了个吻,看着人摆膳了上来,吃过晚膳后,便又和双林在炕上歪着,看双林又在写东西,便自拿了些奏报翻着,如今双林这小小外宅,却早成了楚昭常来的地方,王府里耳目众多,楚昭反喜欢时时来双林这小院,自在舒适,因此房间里早就不知不觉多了楚昭的许多东西,连许多奏报都有专人送来。

双林张口结舌,百口莫辩,看楚昭眼神几乎能结成冰渣子,他和双林对视了一会儿,霍然起身,愤怒地转身拂袖而去,过了一会儿敬忠有些惶然地进来道:“王爷走了。”

双林愕然抬头,看楚昭神色冷凝如冰,居然不是在说笑,他微微抬了头去亲了亲楚昭唇角道:“就是去附近走一走,不走远的,你莫担心,没事的。”

楚昭低头去看:“什么东西那么重要呢?连你家主子都冷落了。”

双林道:“也就是做做生意,我本来也只是想见见海商,探探路罢了,如今阴差阳错遇到这割据一方的海狼,若是不好好利用,倒是可惜了。”

傅双林淡淡道:“无妨,只是阁下须知,崔某人不可能将这杀人利器,拱手送予海寇,反过来伤我大乾子民百姓的。多少钱,都不卖。”

楚昭知道他一贯执拗,也只好道:“旁的我也懒得管,就是你下次出门再不带天枢他们,我可真就不许你出门了。”一边伸了手又轻轻抚摸着双林腰线,慢慢往下揉弄着。

楚昭道:“开春的事,现在忙什么?”

楚昭被他逗得发笑道:“哪次不是你躺着,都是孤在出力服侍你,你还要反赖一口……”手上却一点没闲着,屋里炭盆多,暖和如春,他不过穿着一件青色外袍,解开便露出了修身的薄薄丝衣来。

双林道:“是啊,这李氏兄弟海上霸主这些年,定是横行无忌的,如今若是真能搭上这条线,出海看看,必然安全……”

双林一愣,知道是那海狼李一默了,楚昭却已抢先道:“呈上来。”

傅双林看他一眼,见他语出真诚,面色微微和缓道:“盗亦有道,若是你们兄弟果真能如此,那倒是我大乾百姓的福分了——只是那护航金,若是收得便宜些,那才是真侠盗了。”语气也有些揶揄讥讽了。

双林伸手握了他的手,正要说话,外头敬忠却站在帘外轻轻道:“公公,兴隆典当行那边掌柜遣人送信来,说是同和客栈一位姓李的客官命人送来说无比要转交给您的。”

楚昭道:“你又胡来了,下次再出去见人,定要带上天枢他们几个人才是,这些海盗十分穷凶极恶的,你和他们做生意,岂不是与虎谋皮,幸亏今儿没事。”

双林含笑道:“知道了,我带上便是了,我还想着等开春了,我也出海去探探路来着,到时候你这些侍卫,也不知有没有晕船的。”

双林道:“我是想着那不冻港那边,从前不是和你说过么?也该合计着开春后建起来了,咱们大宁藩海事若是能兴起来,殿下到时候只管什么都不做,光收钱都能收得手软。”

楚昭坐直了身子道:“孤不许你去!”

双林动了几次,始终没办法驱散这骚扰,眼看那双手乾脆去熟门熟路地解他的腰带起来,放了笔按着笑道:“王爷,你总该给我歇几日吧?这年才过了多久,就是朝廷大臣也要放假呢,我这可是天天当差,竟没个歇息的时候。”

双林怔了怔,解释道:“海航没那么不安全……再说我也不走远,就附近几个小国走走便好,那李氏兄弟威名赫赫,我跟着他们出海,再多带些人手,定是无恙的。”楚昭已有些恼怒转过身道:“孤不能擅离藩地,你却整日里想着去这去那,就没想过孤担心你吗?这海商一去数月甚至数年都有,到时候孤在藩地里牵肠挂肚,你却逍遥自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