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见龙在田·探病

上一章:第79章见龙在田·虎狼药 下一章:第81章见龙在田·偶遇

努力加载中...

双林压抑许久,本正是自暴自弃之时,和雷云出来散心,却也是看什么都不顺眼,看雷云有些神伤自卑之意,看着四下又无人,恶意上涌,安慰他道:“我倒是听过一首诗,很是符合这风景。”

雷云又说了几句闲话,看双林气色红润,便问道:“我看你病也好得差不多了,今儿天气难得放晴,不如我们去青巖寺拜拜菩萨?也给你去去晦气,明年就走大运了。”

双林点头心里明白这估计是从前王皇后给楚昭训练的暗卫了,如今是开始慢慢启用,只怕是才从内地拉出来没多久,所以要加强这边的地形地势等的熟悉,熟悉马上的训练。

他又不是贞洁烈女,这会子应该要死要活,但是叫他若无其事的去楚昭面前当差,他也做不出来。老实说他也很希望能和现代一夜情一样,睡过以后爽过以后大家全数失忆当没发生过或是不认识对方。可惜不行,因为和他滚床单的是他的主子,严格说来,他若是个女的,如今还得感恩戴德谢王爷宠幸惠赐雨露,更何况这还是替他解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偏偏这事就这般滑稽的成了。双林恶狠狠地咒骂了一通这该死的天老爷,最后还是怂得像个不肯负责的懦夫一样躲开了,眼看着要过年了,还是没回过王府。

雷云带了许多礼品过来,笑着问他:“病得可好些了?听说你一直告病在外头,我过来瞧瞧你。”

双林在屋里光线暗没注意,一出来阳光一照才发现身上这衣服湖蓝缎面全是银色暗纹,阳光下熠熠生辉,敬忠还抱着件白狐皮的披风正要给他披上,不由道:“哪里弄的这么招摇打眼的衣服?快换了我平常穿的来。”

双林脸上微红,一旁心里又咒骂起那纨裤来,要知道这些丹石和鼎鼎大名的五石散差不多,对身体伤害是不小的,柯彦也没深究,开了药方给他,又叮咛他这些日子恐怕还会时时燥热,脾气暴躁,万不可贪凉少着衣喝冷水,多行走,多饮温水等,才走了,道是王爷有过交代,等他醒了把脉后还要去和楚昭回话。

双林轻轻咳嗽了声,着实不想提楚昭,转移话题问:“您这次给殿下是训练侍卫吗?”

他心里一边咒骂着,一边接了那药喝了几口,整个人都觉得了无生趣。迟了些时辰,柯彦过来替他诊脉,双林满脸不自在,柯彦那日后其实也对楚昭究竟用了什么方法给他退热心中有些底,但他太医世家出身,深知凡事不可深究,只是和双林道:“热已退了,只是你这些天还需多吃些清热的膳食,好好调理一番,将那药性给发了出去——殿下那日后来命人找了那药的配方来,除了海马鹿茸鹿血这些烈药,居然还混了丹砂、雄黄、白石英、石硫磺、赤石脂等几样丹石散,十分伤身子,好在当时殿下不许给你用凉水发散,而是给你……徐徐发散,才没有留下病根,只是你还需要调养一段时间,好生疏散掉这丹毒才好。”

双林终于退热清醒过来的时候,全身乾净清爽地躺在了自己的房间里,只是身上穿着的皇家才能用的贡缎中衣和下身隐隐的不适,提醒着他那昏乱的梦并不是梦。

慎事笑道:“英顺公公叫人抬了你回来的,说你奉命陪开平郡王世子,酒醉着凉,有些发热,叫我们好生伺候着。”他其实听敬忠说了一鳞半爪,但是明面上的说辞却只会按英顺的来。

双林含糊道:“也没什么大病,只是天冷又过节,所以懒怠到前头去伺候,有劳雷大人心上还牵挂着我。”

按理说,平日里奴才得了赏要去谢恩,特别是双林这样的贴身内侍,可惜叫他为了这事去谢恩,他是断然做不出来的,于是他直接告了病,出去外宅,一头将自己埋进了店铺里。

雷云道:“那天你被那混球扣着不放,王爷带着我们几个侍卫沖过去了,你没看到王爷那脸沉得都能刮下三两霜,那小子你猜怎么着?那天王爷先是叫我们几个侍卫押着将他送回开平,又教我们传了一通话给开平郡王。开平郡王气得脸都青了,当着我们几个侍卫的面就拿了鞭子来抽了他一顿,然后第二天便亲自又押着他来了广宁给王爷负荆请罪,还说要亲自给你道歉来着。”

雷云轰然爆发出一阵爽朗大笑,一边揩着笑出来的眼泪,一边指着双林正要说话,却忽然听到墙后头也传来一阵笑声,双林和雷云都吃了一惊,定睛去看,只见粉墙后头转过一群衣衫华贵的文士来,内中认识的有王府长史何宗瑜等一干东宫旧人,又有些藩地这边的清客幕僚等,一群人簇拥着中间一个眉清目朗,风华卓然的贵族青年,却正是楚昭。他微微扬了扬漆黑的剑眉,对着双林轻轻勾起唇角,目光饱含笑意,双林被那道视线定住,呼吸一窒,僵在原地不知所措,只看到楚昭旁边的洛文镜笑意未绝,轻轻鼓掌道:“傅小公公实乃真趣人也!”

敬忠有些委屈道:“这是王府新赏下来的衣服,听说是王爷赏的料子让针工所做出来的。”雷云忙道:“又不是在王府里头伺候,这就要过节了,换什么换?挺好的,仔细时间过了。”

双林心内有病,看到雷云有些不自在道:“也没什么……你怎么知道我生病。”

雷云大声道:“嗨,你这话就说的见外了,上次海东青那事还多亏了你从中斡旋,这次望海堂的事,我也听说了,要我说,傅小公公您这精明能干,真是一等一的。”他挑了个大拇指道:“便是我这粗人,也打心里佩服,难怪殿下这么倚重你,肯为了你出头,我们那天看着也觉得爽快得紧。这次殿下护着你给了开平郡王一个大大的没脸,咱们下边人听了都觉得殿下英明神武,护得住下边人,不是那等一味拿下人来作践的,难怪手下的人个个也都是忠心耿耿的。”

他起了身,整理了一下混乱的记忆,心里依然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不过是正正经经本本分分陪个客办个差,到底是怎么莫名其妙的惹了那色令智昏的夯货的眼,又是怎么阴差阳错的让楚昭降贵纾尊地亲身上阵给自己解药的?

双林虽觉得不自在,但是看着时辰是不早了,再脱换一番叫雷云乾等着不好,也不计较,勉强披了那披风,翻身上马,和雷云去了青巖寺。

双林轻轻咳嗽了声道:“满墙都是屁,为何墙不倒,那边也有屁,所以撑住了。”

他怎么就吃得下去?他不是直男么!

“王爷没让他们见你,只给开平郡王不鹹不淡地说了几句『虽说也是宗室子弟,想要教导奴才那也是应当的,怎敢说赔罪二字,便是打死了,也只能说他伺候得不好,如今只是病倒在床,已算是他福分了。只是那内侍是母后赐我的,平日里孤尚不敢轻待了他,如今倒是被旁人管教奴才,也不知母后在地下会不会怪责孤没用,惹得七八门外的亲戚都看不顺眼来越俎代庖替孤管教奴才了。按说我们宗室出身,言行礼仪反要比旁人更讲究尊贵体面些,便是教导奴才,也讲究个分寸,否则哪日他到了京里,也去教导教导父皇的奴才、太后的奴才,那就是给家里招祸的了,郡王是经过事的,也当知道这道理才是,我年纪轻,还希望郡王多教教我这其中的道理,这长辈赐下的人,是随意能折辱的吗?那岂不是把长辈的脸往地上踩呢?您说是不是。』”

双林动了下身子去接药汤,结果一股锐疼从某个不可言说之地传了来,他脸扭曲了起来,心里想着那楚明若是还在广宁,非要叫他知道他的厉害不可。

雷云道:“哦?贤弟快说来听听。”

“开平郡王当时一直赔笑着,也不敢再摆长辈的款,押着他家世子再三道歉,又留了许多厚礼,第二天才灰溜溜地回去了。我是听说你被折腾着凉生了病,倒是想看你来着,但是王爷这边交了个差使给我,一直在北郊那边忙着训练侍卫,好不容易要过节了放了假,今儿才得了空来看你,如今看你脸色还好,已好多了吧?”

雷云道:“嗯,不过……我觉得这批侍卫之前已在哪里训练过了的,看起来竟像是从小就调教过的,年纪不大,却十分吃得苦,这冰天雪地的,他们跟着我训练,一声苦都没叫。如今叫我教着,也只是马术、骑射这些功夫,然后让我经常带着到草原上训练,熟悉这一代的地形,单看他们的名字,都是天枢、天璇之类的名字,和那些京里原本带来的官宦出身的侍卫又出身不同,倒像是些没根底的死士,如今也已选了几个好的在殿下身边当差了。”

也不知楚昭是不是回去后会后悔,总之他倒是一直没有找过双林,他也躲得一天是一天的在外头混着。这日他在外宅躲懒,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双林睁开眼睛看他一眼问:“我怎么在这儿的?”他一说话才发现自己喉咙嘶哑乾涩,几乎无法顺利发声,也不知那药到底是什么药居然如此烈性,他咬牙切齿地恨起那开平郡王世子来。

慎事道:“已是回去了听说有急事吧,王爷还派了好些侍卫相送呢。”一边端了碗药汤来道:“这是柯良医给你开的药,说等你醒了给你喝了,好好歇息几天,殿下那边听说也给了你假让您好生休息呢。”

双林深深歎了口气问:“郡王世子呢?”

双林这些日子的确身上时时燥热,拘在屋里脾气有些烦躁不安,想着横竖也无事,不如出去逛逛,便应了,起身叫敬忠拿了大毛衣服来换上,备了马和雷云出门,雷云看双林一反从前总是青灰色皮袍的低调样子,换了一身湖蓝色雀纹缎面镶白狐皮的新袍子,头上戴了同色大毛狐毛软冠,额上镶了块白玉,衬得他肌肤莹白,神清骨秀,偏偏又比平日里不同,似乎多了一股清气晕在眉梢眼角里头,薄唇似乎比平时红许多,未笑含情,一双眼睛也比平日清亮许多,和平日那缩在楚昭身后的奴才样子截然不同,他忍不住赞道:“这新袍子不错,显得你精神得很。”

因着是年前难得的晴天,青巖寺上香的人不少,人烟凑集,香气霾霭,雷云和双林上了香后,便在后山拣了人少僻静之处闲逛着闲谈说笑,看那白雪中时不时一树红梅,倒也好看,转过山道,便是一座小园,迎面看到一道刷得雪白的粉墙,粉墙上一行一行墨色淋漓,想来都是香客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写的诗。雷云道:“我小时候在家里当奴僕一样养着,没读过什么书,做了半辈子粗人,如今虽然粗粗认得几个字,却到底诗书不通,每次看到这些读书人看看景色就能写出诗来,真的挺佩服的。”一边说脸上露出了一些遗憾之色,显然颇以此为耻。

他难道觉得这也是个赏赐,所以乾脆好好奖赏了一番这段时间劳苦功高的他?果然对古人的节操不能期望太高吗?原本还以为就算楚昭误以为他暗恋于他,两人身份犹如鸿沟,只要他自己保持距离,两人绝不可能有什么牵连,他在藩地如今过得风生水起,十分自在,美好未来本可慢慢谋划,哪里想到还能遇到这样的事!双林按着自己的头痛苦的呻}吟了声,恨不得立刻再躺下去睡一觉起来发现这一切都不过是个梦。这时慎事跑了过来,看到双林惊喜道:“公公醒了?头疼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