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见龙在田·震怒

上一章:第71章见龙在田·孽障 下一章:第73章见龙在田·秋露白

努力加载中...

因喜有些无语,楚昭在外人面前也是一派尊贵内敛的样子,如何倒和一个小内侍过不去,却也只有让双林自求多福,不要真的是假装生病被主子抓到了。

双林不知楚昭正在来抓他的路上,他的确是生病了,辽东一带,入了秋早晚温差便有些大,他在外边住着,不免有些贪凉自在,晚上洗了井水,第二日便头重鼻塞,发起热来,只得命人送了信去给因喜告了假,如今正一个喷嚏接一个喷嚏打着,狼狈不堪中,偏偏店铺里事情多如牛毛,即便如此,他也还在一边理帐,一边让柯言替他艾灸中。

楚昭隔着帘子笑了下,伸手止住了因喜要掀帘子的手,侧耳听着,只听到里头双林开口说话了,却瓮声瓮气嗓子沙哑地:“你不知道……”先打了两个喷嚏,又听到他咳嗽了两声,才接了下去:“鹿茸东珠貂皮人参这些,京里都有老字号专门卖的,用这些的人家,也不是一般人家,各高门都有自己长期供货的渠道,哪里等到你去卖?不是说你的货色好,人家就买你的,那些公门侯府里头负责采办的,人家不是看你货色物廉价美的,而是要从中取利的,都是多少年的老门路才能摸得着门槛,我们这半中途的店家,插不进脚的。这些东西进货本就贵,卖不出去,放着又占本钱,若是便宜卖了,这路费人工就是好大一笔,利太薄,不划算。倒是这些土产,枸杞髮菜甘草蕨菜,进货便宜许多,卖也好卖,京里人家爱讲究,就是中等人家过年过节也好弄些稀罕物,眼看着就是中秋、过年了,哪家不置办些节礼年货?哪家不抓点榛子核桃给孩子尝尝?咱们如今本金少,你回去尽快让人发卖了,下次回来又立刻能买上一批货带回来了,这次倒是可以进些精贵货,毕竟咱们这边有王爷撑腰……”

双林刚吃了他的脸色,也不敢躲,只僵着脸色看他探了头,又推他躺了下去,问柯彦道:“孤从前发热,母后倒说不着急退热,只是清清静静饿几顿,让热发散了,这病反才好得快,若是下些猛药压下去,病根没治好,下一次来得更凶猛。我看他身子柔弱,倒是不要太急于用针灸药石太快,反是清清静静养着,少见人,少思少想,身子骨才能休养好。”

因喜有些意外道:“他不在王府里,听说在外边置办了个外宅,殿下何必降尊纡贵去看他,过了病气如何是好。”

楚昭呵呵笑了声道:“话传得不错,来人啊,赏他。”声音却已有些咬着牙从齿缝中透出,那小厮涨红了脸结结巴巴道:“这赏钱是万万不敢收的,我们少爷被大爷欺负,将那海东青夺了去,要抢回来还被家将押着,硬诬陷他忤逆兄长,受了家法,心灰意冷,少爷一个硬汉子,什么时候落过泪,那晚哭成那个样子,要不是公公从中调停斡旋,我们少爷怕是再没出头之日了……如今少爷有了自己的院子,月例和服侍的人都给拨下了,听说得了王爷青睐,这些日子便要开了宗祠要将少爷添上族谱,我们少爷熬了这些年,连下人都看不起,好不容易好日子这就要来了……小的哪里敢再收傅公公的赏钱呢。”

楚昭讶然道:“孤今日才见过他,怎的这样巧来找你了?”笑着转头对傅双林道:“今日孤正是有件奇事要和你说,正是和这雷云有关。”他看傅双林脸上笑容有些僵,心念数转,忽然有些反应过来:“你已知道了?”

因喜道:“自然是难入主子眼的。”

楚昭一怔问道:“生病了?生的什么病?可让良医所诊治了?”

到了晚上,来了几个小内侍传了王爷谕令,硬是将双林带上车,带回了王府养病,无谕不许出府。

双林好容易捂了鼻子,又被楚昭按住不能起身,只能抬了头去看楚昭,颇有些可怜样子,楚昭问柯彦道:“病情如何?”

楚昭冷笑一声转头对那侍卫道:“传那小厮来传话。”

楚昭不说话,脸上仍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只淡淡道:“因喜总管办事总是妥当的……”

肖冈军伍出身,直来直往惯了,这军中论功行赏,因此以他一贯的想法,自然是有了机会,当然要在王爷面前拉扯宣扬自己兄弟的功劳了。

柯彦哪敢说个不字,只应道:“皇后娘娘果然精通药理,说得很是。”

过了一会儿一个小厮走了进来,有些畏头畏脑,看起来显然不太机灵,站在行了礼,楚昭淡淡道:“你家少爷有什么话传话的?”

楚昭笑道:“也罢,忙了这几天,也没见着他,孤去看看他去。”

楚昭道:“一看就知道日子过得很随意不讲究,正和他面上相反——若是给他机会,定然是逃得远远的不肯和人低头的性子。”他一边点评一边走进内室,隔着帘子却停了脚步,听到里头肖岗的大嗓门道:“鹿茸、东珠、貂皮、马匹……辽东无非就是这些东西有厚利,你如今反而不趁便宜多进些这些货让我带回京,居然让我的什么?枸杞、髮菜、甘草、蕨菜、榛子、山核桃?这都什么乱七八糟啊,这样的东西居然还弄了十车子,也让我同兴镖局走一趟……也就只有贺兰石还成些样子,只是这东西京里也不时兴……”

因喜道:“只说是外感风寒,怕过了主子,所以没进来伺候了,不是什么大病。”

楚昭皱了眉道:“这外宅里头伺候的人不多吧?只怕倒是王府里想吃些什么还便利些,不如回王府去养病,孤不叫你到当差便是了。”

因喜听着这话,也有些摸不准楚昭脾气了,柯彦在一旁更是大气不敢出,一时气氛有些尴尬,好在有个不会看眼色的肖冈大大咧咧道:“殿下真是好生仁厚,难怪双林尽心尽力为殿下打算呢。就为了这一批货,他起早贪黑自己亲自验货,十几车货呢!他都是一样一样验过的,又是一桩桩一件件自己做的帐,路上需要注意甚么,交接注意啥,到了京城什么时候卖甚么价钱,几时卖多少,中秋卖甚么价,囤多少货到过年卖,样样都和押车的掌柜给说交代清楚了,饶是这样还是不放心,明明发着热,也还撑着自己写了一晚上的具折,不是我说,几时见人做生意这样呕心沥血呢!这也是为殿下挣钱才这样用心了。”

肖冈已强笑道:“哈哈哈只怕去镖局找我,知道我来这里也未可知。”只是他不擅作伪,脸上已笑得十分勉强。

他一口气说了一串,又一声接一声的打了几个喷嚏,吸着鼻子又道:“那贺兰石就更不必说了,我弄了个极大的贺兰石雕的屏风,让殿下贡给陛下的,还准备了数十方贺兰砚台,陛下有随手赏人的习惯,又一贯喜欢我们殿下的,殿下贡上去的,定然是用上的,到时候定是近臣全都赏了贺兰砚,京师文人就好这些风气,看到皇室喜爱,大臣们都用,哪有不跟风的,到那时候咱们再卖,不怕不赚一笔……”

屋里剩下双林几个人,面面相觑。

双林正趴在床上光着脊背给柯彦艾灸的,一屋子三个人看到楚昭进来,全都慌不迭地站了起来,只有双林衣物散乱,急急忙忙披着衣服,狼狈万分地拢着衣服,却偏偏衣袍宽大,连裤子也没系紧,鼻子又不争气还在吸溜着得腾出一只手去捂着免得失仪,顾此失彼,比从前那稳妥周到是大大失态了。楚昭看他鼻头眼圈通红,眼睛泪汪汪含着两包水,半边肩膀裸在外头,瘦削白净的背上暗红的是刚刚灸出来的印子,就有些心软又有些好笑,伸手按住他肩头笑道:“别起来,孤听说你受了风寒,好几日没见你,便来看看你——果然是病了?我还疑你是要躲懒偷闲。”

那小厮本就胆怯上不得台面,听说可以走了,匆匆忙忙行了礼一溜烟就出了去。屋里一片寂静,双林在床上,也不知是起来跪下请罪的好,还是直接等楚昭发落的好,只看楚昭面色铁青,忽然站了起来,冷冷道:“你们一个个,都是把孤当成那庙里供着的菩萨,面上恭恭敬敬,实则都各行其是自作主张的是吧?”说完他大袖一拂,将床前桌上搁着的茶杯药碗和药瓶全数拂落在地上,哗啦啦一声全数摔得粉碎,然后自己怒气沖沖走了出去。

雷恺动作很快,果然第二日便上了折子给楚昭,楚昭看了折子十分惊讶,找了雷恺来仔细一问,果然十分惊异其中的巧合,又专门召见了雷云。

柯彦有些结巴道:“回殿下,只是外感风寒,不妨事的,喝几剂药,清清静静歇息两天,饮食清淡些便好了。”

楚昭听到这里忍不住笑起来,挑了帘子走进去道:“好你个傅双林,连孤和父皇都算计上了……”

傅双林背上已是出了一层微汗……这事他瞒着楚昭做的,本来他不说,雷恺雷云不说,谁都不会知道这其中的曲折,但是若是被楚昭知道了这事他在其中操作过,虽然也是为了楚昭好,但是到底是自作主张,便是宽厚如楚昭,也不见得能容下他这目无主子的行为。

一时屋里沉寂非常,那小厮不知其意,看楚昭淡淡道:“你说得对,这人情是太大了,得你家少爷以后慢慢的还才行……你且先回去吧。”说到慢慢的还的时候,语气已森然。

那小厮愣愣道:“我家少爷说了,此事多亏傅公公从中斡旋,我们少爷的母舅已平安赎回,海东青一事也完满解决,大恩不敢言谢,如今自己身上有伤,不便前来致谢,等身子康健后,必亲自来谢过傅公公。”

楚昭下了车,守门的老苍头却是被侍卫拦住了不许稟报,他直接长驱而入内院,一进内院便精神一振,原来双林有些懒得打理,便在院子里随便扔了些山石,满满移栽了最是好养好活的野菊花,正是夏秋交接时节,野菊花满满如金钱一般铺满了整个院子,阳光下菊香扑鼻,又灿烂如锦,楚昭轻笑了一声:“虽没什么雅意,却难得这份野趣。”

双林听着话头不好,不敢再说话,只拿眼偷偷去看因喜,因喜也有些不解,适才进来看王爷还兴致勃勃的,听双林安排店铺的时候,还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怎的一说到养病上,略略维逆便就不高兴起来,其实双林如今差使主要在外头,外宅见掌柜伙计都方便,王府的确大为不便。只是他们都是伺候楚昭长大的,也知道他不高兴的时候,只有顺着来,等楚昭自己生闷气一会儿,自己又好了的。

因喜斟酌了下便缓和道:“不如小的安排两个小内侍过来跟着双林这边伺候好了,有个话什么的也方便传。”

雷云虽然刚受过家法,应当也是被雷恺交代和安抚过,对过了口词,在楚昭面前很好的粉饰了过去——果然将一桩狗血宅门兄弟相残的八卦事,变成了一桩王爷慷慨赠鹰,臣子一心为国,儿子忠孝两全的美事,当下楚昭果然命人写了折子,将那海东青命人好生餵养,加急送入京中给元狩帝,可想而知这桩讨喜的传奇也定能得到元狩帝的喜爱,君仁臣忠、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义妇和,再没有比这更讨喜合适宣传的故事了。

楚昭看他附和,脸色更好了些,刚要交代,前头他留着看门的侍卫忽然进来稟道:“布政使府七少爷雷云遣了个小厮来传话给傅公公,就在门口立等。”

双林忙道:“有劳殿下动问,只是这几日外头有些差使要忙,王府里见人不容易,还是外边方便些,殿下若是有吩咐,只管派人来吩咐小的便好。”

楚昭道:“孤能有什么吩咐,你如今自在着呢,想回王府就回王府,想住外头就住外头,想见什么人就见什么人,再过几日怕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什么时候回就什么时候回,眼里还有孤么。”

没想到这一番歪打正着,楚昭脸色大大缓和了下来,伸手果然去探双林的额头道:“发热了?如今还热吗?这挣钱的事,也犯不着这么着急。”

楚昭自就藩后,自己主意渐渐大起来,不再和从前一味软和,不以为然道:“孤身子健壮得很,哪里就能过了病气了——外宅?他倒是自在起来了,外宅都有了,看来心是越来越野了,对孤也没从前用心了。”说罢直接叫了英顺进来安排车辆,带了因喜便要去双林的外宅看看,还不许人提前去稟报,一边笑着和因喜道:“这人有些古怪,人前一派正儿八经,实则好酒好玩,心里七拐八弯的,咱们悄悄过去,看他是不是真的生病了,若是欺瞒于孤,非要狠狠罚他不可。”

因喜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双林一眼,匆匆忙忙跟着楚昭走了出去。

楚昭将此事安排好后,心情颇为愉快,不免想找当初一同经历过此事的人说上几句,自然先想起双林,谁知道一问因喜,却道双林身子不适,告了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