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见龙在田·孽障

上一章:第70章见龙在田·海东青 下一章:第72章见龙在田·震怒

努力加载中...

双林想了一会儿不得其意,放了货便出了王府,自找到同兴镖局处,肖冈正在那里看着新招来的镖师练武,听说他来忙迎了出来问道:“正想找人叫你出来,我过两天就想回京一次,你可有什么要带回去的吗?”

双林皱眉将那海东青又在贡品里出现说了一遍,肖冈大奇道:“都是姓雷的,莫非是一家人?但是他当日明明说是要救人,如果只是为了家里升官发财而上缴贡品,那看上去不至于如此窘急。”

双林看到海东青,心下寻思了下,若是真如楚昭所说,这海东青是雷云为了替人赎罪才找来的,那想来是已交到了某个藩地下属的州县?然后州县进贡上来的?他心一动问道:“这海东青是哪里贡上来的?”

雷恺这边送走双林回到府邸,其嫡长子雷缙已经走了出来,有些忿忿道:“这事也不是什么大事,父亲如何被他几句话说得如此惶恐卑微?不过是一个小太监罢了。犯得着就真的为了个低贱的奴僕,真的去与那蛮夷之人交涉吗?岂不是白白堕了父亲的威风!”

肖冈摇头道:“不曾。”他看双林的神色道:“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双林道:“令公子取那海东青,不就为了赎人么?想来辽东那酋长,慕我大乾国威,但凡你派人拿了重礼去赎人,定是无有不应的,依我看,大人不如赶紧备礼去,将你那侍妾的胞弟赎来,那海东青也就用不着了。那日殿下甚是欣赏令公子的身手,这也是大人教子有方,面上有光之事,令公子为母分忧,取那海东青,一片孝心拳拳,如今无论是陛下还是我们王爷,都对这孝悌之事十分推崇。你上个折子给王爷,将此事说明,只说犬子不知你已将人赎回,去草原捕鹰,偶遇殿下,得了赏鹰,回来后你不敢据此珍品为己有,连忙将海东青贡给天家所有,这般一来,令公子有孝有勇,雷大人既忠且慈,我们殿下仁义宽慈,这贡品送上京城去,陛下看到这海东青背后还有这般忠孝仁义的传奇之事,定然龙心大悦,说不定雷大人父子还要名扬天下——岂不是十全十美得很?”

肖冈道:“这还用你说么?”双林道:“有一事正要问你,那日殿下赠海东青的那男子,后来有来找过你吗?”

他在那里略略理了些杂事,肖冈那边就赶了过来,脸上带了些怒色道:“果然其中有缘故,我找人去打听了下那雷恺家,听说雷恺妻妾成群,家里除了嫡长子,庶子无数,那雷云……正是雷恺后院一名夷人侍妾生的,地位极低的,听说雷家嫌其母出身低贱,他连族谱都没上的,府里只是含糊地养着,比有些头脸的下人还不如,打听的人没探听到内幕,只听说有位侍妾生的庶子因伤了大公子,被家法惩治了,如今禁足在家。”

雷恺怒道:“还不是你办的好事!这海东青想必就是王爷赏给那孽障的,你也不问清楚来路,就拿了上贡,我早就和你说过,这贡品一事,不必认真,不过不失便好,你偏要逞能送这么出挑的东西,如今送出祸来!那王爷恐怕是被拂了面子,心里不悦,却不想面上和我过不去,才叫身边内侍来传话,这事如今就得按他说的来办了,才能让王爷息怒!”

雷恺听到这里,汗水已落了下来,连忙站起来道:“还请傅公公指教!这海东青……原是,我家中一侍妾原是辽东一野人酋长王忽颜哥那边的女奴出身,其胞弟仍在那边为奴,前些日子听说触怒了主人,要被问罪斩首,那家人不懂规矩,跑来找我那侍妾求情。傅公公是知道的,那里到底不是我大明属地,虽是小国,岂有为一侍妾,坏了别国的规矩?因此我便没应,只是我那侍妾与我育有一孽子,一心想着为母分忧,听说那边有以海东青赎人的规矩,便去弄了一只海东青来。正好长子正操办贡品一事,见那海东青着实珍稀,送到蛮荒胡夷之地太过可惜了,也是想着为王爷效劳,因此才将这神物贡上……”

雷缙十分不满道:“他前儿为了那海东青一事,几乎将我手给掰折了!如今父亲反要给他卖好,这人全身都是反骨,父亲也不怕他将来反口咬我们一口!”

雷恺脸色变了变,却是有些疑心双林是狮子开大口,忙道:“那海东青是犬子废了极大周折拿到的,公公也知道,这海东青,是十分不易见的,如今是为着咱们大宁府备着京里万寿节的贡品,所以一得了此物,连忙便往上贡了,是万万不敢留此珍品的。”

雷恺忙道:“公公请讲。”

双林听了这一宅门八卦,想起那天楚昭赏雷恺那异族女奴,他欣然收下……想来这位大人的后院可真是热闹得很啊,他皱了下眉头道:“这其中应当还有内情,不如……投帖去看看他?”

肖冈有些暴躁道:“所以我就说这些弯弯绕的搞不清楚……那到底怎么办?”又问他:“你有办法将那海东青拿来再给他不?”

双林道:“海东青已入了库,要不惊动殿下拿出来那肯定是不行的,就算我能拿出来,那雷云既然母亲仍在雷恺后院,总是个牵制,再送给他,又有什么用。我自有办法便是了。”

肖冈道:“这容易,你等等,我这就派人去打听下。”

双林道:“正是,此事如今殿下还未知,若是知道了只怕也会过问此事,我只想着其中恐怕生变,不如出来请你打听打听。”

双林问:“他嫡长子什么名字?可有官职在身?”

双林换了衣服,写了个帖子道:“你找个小厮送去雷府,晚点我自己就好了。”

雷恺道:“正是,如今知道底里,只怕殿下会以为是犬子花言巧语,骗了殿下的海东青来,此事还请公公从中转圜描补一二……这海东青已送入王府,如今却不知还能取回与否……”

雷缙有些不解:“不过是个废太子罢了……不是听说一贯宽厚仁慈么,来了这里这么久,听说也是个没脾气的,再说那贡品是要进上的,那海东青玉爪白羽玉嘴,实是珍品,听说今上极好打猎的,得了这等珍物,兴许您就能再上一层了呢。”

雷恺起身将双林送出府上,又从袖中掏出一封银子递给他道:“劳烦公公特特跑一趟,这天热,还请公公拿去喝杯茶解暑。”

雷缙有些不解道:“王爷为何不亲自问你?”

雷恺歎道:“这话家里说说就罢了,这位肃王爷,在京里虽然有着宽厚仁慈的美名,偏偏却办过一件大事,便是将京里大大小小京官的冰敬炭敬给革了!当时我们地方官哪个不暗自称快,他不是个怕事的,凡事留了余地,那是他尊贵深沉之处,你莫要看他如今不在储位上,这天下之事,未盖棺谁敢论定!更不要说他如今就现管着大宁府,小事上莫要去触怒他,皇家人,哪有简单的——此事不必再说了,你去备礼,连夜让人去将那人赎出来,然后这些日子,开了祠堂,将雷云上了族谱,再叫内院给他拨个单独的院子住着,一应用度,都按府里正经公子的来,既然王爷看重他,你以后也待他好些,将来也是个臂膀。”

约莫过了吃晚饭的时间,双林才换了便服去了布政使府,果然才进门通报雷恺就亲自迎了出来,满面笑容:“傅公公今日大驾光临,不知有何指教,可是王爷那边有交代?”一边亲自将他引进花厅,命人奉茶,一派殷勤,十分周到,以他这种封疆大吏的身份,着实有些折节了。

双林蹙了眉头,怎么会是雷恺?偏偏也姓雷,那内侍还笑着解释道:“雷大人这可是一片忠心耿耿了,还是他家嫡长子亲自押送来的。”

双林笑了下道:“雷恺这人虽然是个武将,却是个官场老油子,官场那一套精通得很呢,我是王爷身边贴身内侍,他多半会以为我是要去打打抽风,总要出面应酬一二的,再说我身上多少有个四品品级在,他见我也不辱没了他。”

双林微微一笑,起身道:“小的还有差使在身,只是今日念着这事,所以才来问问,既然雷大人已有数,那小的先回王府了。”

负责看管贡品的内侍忙找了册子来翻了翻道:“稟傅公公,这是布政使雷恺雷大人府里贡上来的,一起贡上来的还有金枝玉叶万年桃盆景一件、和田玉寿礼树一株、紫金如意双柄……”

双林想了下道:“这人定有苦衷,只是雷恺在大宁镇守多年,如今殿下初来乍到,他又任着王府右相,若是为了此事,离心了倒不好,再说王爷如今身份尴尬,这事不要出面的好。”

双林摇头道:“也没什么,只是你记得打听下京里的形势便好了。”

雷恺怒道:“你那点眼界放宽点!他再怎么样也是姓雷的!难道他不要父兄宗族了!难道我雷家倒了他就能有好日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要是个聪明的,就该借着这次机会,好生效忠殿下,建功立业,他有用了,他母亲才能过得好,他自己也有前程,这次将那奴才赎回来,也放到庄子上捏着便是了,想拿捏人还不容易吗?人家好好的怎么就在外头能遇上王爷?这是他的运气,焉知不是我们雷家的运势到了?你却是要用些心,叫他真心服你才是!”

双林一笑,也不推拒,袖了银子自上了马车回王府。

肖冈接了帖子去看,道:“就用王府副总管的职务去?雷恺会见你吗?”

肖冈怔了下道:“怎么看?他禁足在家里,听说被打伤了看着呢,不如让王爷殿下过问下倒好。”

雷恺一听,满脸笑容,连忙站起来深深给双林鞠躬道:“从前就听说王爷身边的傅公公虽然年纪轻,却是一等一的能干,如今看来果然不假,这样一件事给公公一指点,居然如此花团锦簇,十全十美,便依公公所说,我即刻去办了此事。”

内侍道:“应是荫了个副守备的武职吧,记得是叫雷缙的。”

雷恺一怔,兀良哈族贡了贡品他是知道的,其中不少王爷还都赏赐给了他们,但是这贡品礼单,自然还只有楚昭得见了,他却不知其中还有海东青,其实自家贡的海东青,他也没见过,都是嫡长子打理的,他一贯办事稳妥……他心里微微打鼓,听双林继续道:“那日王爷带着小的还有几个侍卫一同骑马散心,王爷却是在草原上遇见一名男子套野马,骁勇无匹,王爷十分欣赏,与其交谈甚欢,后来听说那名雷姓男子急需一海东青来救人,雷大人您是知道的,我们王爷在京里,宽厚仁慈,慷慨大方的名声那是一直有的,听说他要救命,便将才得的那海东青,赠了那男子……如今,在下却在这雷府贡品里,见到了这只海东青,着实有些不明,这拿去救命的海东青,如何又变成了雷府的贡品了,其实海东青事小,就是殿下原本是想着这海东青能救人一命才赠与了一面之交之人,若是猛然看到这只海东青,动问起来,只怕有些失望……”

双林将手里茶杯放下道:“海东青已入了库,如今即便是小的也拿不回来了,只是这事其实也不难办,在下却有个两全其美之计。”

雷恺轻声斥道:“你懂什么!这位傅公公,出外军备巡查之时,王爷不管去哪里都带着他,形影不离,乃是身边贴身伺候之人,听闻乃是先皇后赐下的。这些日子我冷眼看着,虽然王爷器重,他却十分谨慎,一句话不多说,一步不踏错的,他好端端跑来和我说这些做甚么!只怕这就是那位王爷的意思!”

肖冈听着也笑:“那我扮成你侍从吧?”

双林不想空等,便让肖冈得了消息便去他外宅传话,便去了自己在外头置的宅子里,就藩以后,因为他想着恐怕要在藩地呆很长时间,索性就在外头置了一间小小外宅,也方便外头应酬,宅子离王府不算远,闹中取静在一条小小的斜街深处,三进的宅子只略略粉刷修葺了下,最里是小小楼房,只供自己起居,买了一房家人看门做些杂事。

双林只是客气拱手回礼道:“不敢当,实是今儿在下替王爷清点贡品,却看到一只海东青,十分稀罕,听说是贵府进贡,心里有些疑问,便来问问。”

肖冈知道他一贯办法多,喜道:“什么办法?”

双林只摇头:“不必,你这身份将来还难免要露面的,不必跟着了,你放心吧我没事的。”

双林笑了下道:“原来如此,想必贵公子并未将这海东青的来路与你稟报了,也难怪如今出了这等岔子。”心里却暗自揣测,什么坏了别国的规矩,辽东这一代这些小酋长小部落,都是要仰着大乾的鼻息,否则雷恺后院也不会有这些胡夷女奴存身,想来他不是不能,而是不愿为了这么个低贱女奴的家人浪费精力罢了。这么想来,那雷云铁骨铮铮一条汉子,却因为自己母亲的出身而不得不屈就于后院,着实有些憋屈,难怪他说自己处境尴尬了。

双林笑道:“雷大人一片忠心,王爷平日里也是称赞不已的,只是那海东青,大人也知道,王爷前儿去朵颜三卫那儿巡查,兀良哈族贡了不少贡品,当中正有一只海东青,白羽玉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