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见龙在田·夜奔

上一章:第64章见龙在田·就藩 下一章:第66章见龙在田·抱背之欢

努力加载中...

许蕉心却含泪仰头道:“殿下……妾身自幼习过弓马,不怕吃苦,给妾一匹马,妾一定能跟上队伍,绝不拖累行程。”

楚昭看他脸色变了,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轻轻咳嗽了声喝止道:“够了!别胡言乱语胡乱掰扯了。”

双林开始听他越说越离谱,看向楚昭,楚昭却也一副吃惊的样子看向双林,双林看他神色,咯登一声,这疯女人胡言乱语,楚昭该不会信了吧!再听到说到福王府事,心里一惊,脸色已变了。

双林噎了一下,许蕉心却已哗啦哗啦地仿佛不说不快一般:“殿下有所不知,殿下几位贴身内侍里,这位公公最是厌恶我们这些服侍殿下有名分的侍妾,仗着贴身伺候殿下,每次侍寝总要在其中作梗,我们这些低级侍妾,根本无缘见殿下一面,自从雪石公公走后,他得了殿下独宠,更是变本加厉起来,连太子妃娘娘都要受制于他,遣了扣儿去再三求情,又赏了他许多东西,才得见殿下一面……”

当夜他们在一处客栈落脚,客栈坐落在一个颇为繁华的小镇上,这小镇名唤张家堡,乃南北往来要道,也是客商云集之处。客栈门口前临大路,后接澄溪,门前青旆招摇,几丛杨柳有着新绿,又有数点桃花依着窗边,轩窗明亮,桌椅清洁,客捨敞亮,即使入夜,客栈里仍有着不少的客人在饮酒作乐,出出进进,甚是闹热。

许蕉心满脸通红,含着眼泪,嘴里也被堵了帕子,呜呜叫着,楚昭看向双林,双林有些尴尬道:“小的在路上遇到许娘子,她说要往大宁去投您……我怕误事,请崔总镖头派两名镖头护送许娘子回去。”

双林道:“少爷饮食,自然是重中之重,我们这一路除了备了火腿、风鸡、腊鸭、香肠等肉食外,另有一些油盐腌渍的素食,鸡蛋鸭蛋也备了不少,蔬菜就有些难了,除了菘菜、笋子、萝卜、乾木耳、金针菜这些能囤的以外,还发了些豆芽,只能一路委屈少爷了。”

楚昭看她如此刚烈,有些意外,仍是款款道:“大宁府地处边关,时有战事,气候恶劣,居住大不易,你跟过去,离乡别井,随着孤是要吃苦的,再者孤如今走的小道,一路都是骑马,你弱质女流,带着不便,反要拖累我们,你的心,孤已知晓了,只是孤如今重孝在身,无心于此,未免误了你们的花期,所以才遣了你们回去,你既不肯另嫁,那等孤到了藩地,再另外遣人接你就藩好了。”

许蕉心嘴角含笑道:“殿下仓促就藩,定是怜惜妾身们柔弱,不堪千里驱使,所以才遣了我们回家,只是妾身既已是先皇后赏给殿下的,一身既许,终身不贰,岂可再另许他人?奴出身军伍家庭,也并非殿下想的那样娇弱不堪,因此自己带了丫鬟,千里投奔殿下王驾去,如今能路遇小公公,那再好不过了,正好结伴同行……妾知道这条路,很快便能赶上王驾。”

楚昭一顿,他自太子妃莫名自缢后,对这以死证清白的话头就很敏感,却看到许蕉心瞪了双林一眼,又张口道:“殿下莫要信这奸佞小人所言!他看到当日雪石公公得了殿下的宠,就想着雪石公公死了,他就有机会了,所以才给殿下进谗言,将殿下亲近之人都驱离了,才好巧言媚上,博求殿下独宠!”

双林嘴角抽了抽,四处看了看,低声对许蕉心道:“娘娘请跟小的来。”说罢也不顾什么嫌疑了,直接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一路拉到了肖冈的房中,肖冈也刚用完饭,看到他拉了个女子进来,有些诧异,双林直接道:“崔总镖头,这位姑娘是小的一位亲戚,因故流落在此,请您拨两名镖师,连夜将她们护送回京,到时候我家主子必重重有赏。”

双林出了厢房,走到厨房催热水,在楼梯上与一名女子带着一名丫鬟擦身而过,那女子身上披着观音兜斗篷,全身包得严严实实,低着头,身上用的香却十分幽远清淡,看上去倒像似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她和双林擦肩而过后,忽然驻足转头,然后十分惊喜地压低声音喊了声:“双林公公!”

楚昭看许蕉心面白柔弱如纸,双眼泪水中有着刚烈,一只手执着金钗对着柔弱脖颈,微微颤抖着,却想起因自己猜疑而逼死的太子妃谭氏来,有些犹疑,他自然是不想带着她的,但是他却怕因自己一时狠心行事有差,又要害死一名无辜女子,只听到双林轻轻咳嗽了一声道:“殿下,此行机密,来者出现时机奇怪,身份不明——未必无辜。”

肖冈看双林面容严肃,早已不动声色站到了门口,对外头喊道:“韩三儿!叫老五老六过来!”

双林吃了一惊,转头一看,那女子将兜帽往后揭了揭,露出一双黑如点漆,灵动非凡的明眸来,十分诧异问道:“公公怎么在这里?妾听说,您不是已提前去了大宁府安置王府吗?”

双林张口结舌,这关他什么事?除了太子妃,低级侍妾侍寝是安姑姑安排的,之前他在宫外肯定不关他事了,回宫以后因为雪石死了,楚昭心伤,好几次安姑姑来稟报侍寝的时候,正好是他值夜,楚昭心里难过,自然不会召人侍寝,传话的是他……许蕉心却还继续道:“就仗着他生得好,又和雪石公公有几分相像,得了殿下的倚重,连先皇后娘娘也时常召见他问殿下的情况,如今连雾松、冰原两位公公都被他排挤走了,只剩下他一个,妾早就听说了,福王府派了人想叫他去福王府当差,他却根本不去,一心只想霸着殿下。他对殿下这贪心,咱们当时东宫上下,谁人不知?连冰原公公雾松公公都要让着他,但凡出去或是贴身伺候的差使,都要霸着不许别人靠近殿下……如今也是,看到妾千里来投奔殿下,却稟报都不稟报一声便擅自做主要遣送妾回去,可知他狼子野心……”

楚昭点头歎道:“果然是个滴水不漏的,难为你了。”又叫双林坐下来一起吃,双林却没应,只站着伺候他吃完后,便出去让伙计进来收拾了去,看着天也黑了,便去厨房催热水准备让楚昭洗洗便睡觉。

肖冈听到,便鬆了手道:“我在门口守着,少爷有事叫我们。”便带着几个镖师都退了出去,一边又吩咐人去打点楼下掌柜伙计们。待到屋里只剩下双林楚昭和许蕉心主僕,许蕉心将嘴里帕子吐了,泪涟涟沖上去扑在楚昭脚下道:“殿下……奴一路行到这里不容易,更是万万想不到会遇到殿下,能遇到殿下也是缘分,求殿下莫要送我回京,我爹娘一定不会再让我出来的……殿下,皇后娘娘将奴赐给殿下,一身既许,终身不贰,岂可再另许他人?妾千里而投,只为到了藩地,见了殿下,殿下才知妾的心,我已心许殿下,矢志不渝,若是殿下非要送奴回去……”她目中含泪,忽然从髮鬓上摘了根金钗来,对准自己的喉咙道:“妾便死在这里!”

楚昭他们一行镖局趟子手和客商进去,店家包括众人都是见惯了的,也不奇怪,甚至那掌柜的尚认得崔总镖头,忙着上前笑着打招呼,又早已预订下了足够宽敞的客房,双林服侍着楚昭上去屋内简单梳洗,换了大衣服,又叫了一桌极精洁的饭食上来,楚昭果然看到内中有一碟子的火腿,再看看别的菜色,心里已有数,笑问:“难道这一路,我的饮食都要自备不成?”

许蕉心听到双林如此冷酷说出送她们回去的话,吃了一惊,连忙道:“我不回去!我是要去……要去投靠我夫君的!”

楚昭心下明白,这是提醒他许蕉心出现得太可疑了,自己出行本是机密,若是巧合还好,若是故意撞上的,那自己已是身处于危险之中了,他心下做了决断,刚要开口,许蕉心却已听着不妙,抢先开口道:“殿下,妾本就是要一路追着王驾投靠殿下的,殿下已出发了,妾要赶上殿下的王驾,本就要抄近路,这里是必经之地,的确是巧合!求殿下莫要听信谗言,怀疑妾身,妾宁愿以死证明清白!”

许蕉心哭倒在地板上,婉转哀啼:“殿下不信妾也可以,只是要提防这奸佞小人媚上弄下,巧言令色,哄得殿下不近女色,有碍子嗣,有碍国体……”

双林头皮一麻,好在几个镖师机警,早就围了过来将那小丫头抓了堵了嘴迅速往屋里塞,只是隔壁楚昭已被惊动,推门走了出来,看向他们,下头有个伙计探头探脑地上来,肖冈使了个眼色让人去打点伙计,一边将门推上了,楚昭走了进来,看到许蕉心,怔了下:“怎么是你?”

外头应了声,那许蕉心一看不好,慌忙沖向门口,肖冈训练有素,早已伸了手去拿她手臂,轻轻反剪过来,另外一只手眼疾手快已堵了她的嘴不许喊叫,许蕉心带着的那小丫头却忽然沖了上去,对着肖冈虎口狠狠咬了一口,肖冈哧地抽了一口气,手上却半点没鬆,双林伸手去抓那小丫头,小丫头见事不好已一低头从肖冈腋下穿了过去,沖出门口大喊:“来人呀,有人强抢民女啊!”

楚昭看了许蕉心一眼,十分惊奇意外,他想了下对肖冈道:“有劳崔总镖头,这是……我的房里人,大概有甚么误会,我先问清楚始末,再劳烦崔总镖头遣人送回京去。”

双林看到她的面容也吃惊不小,慌忙左右看了看四下无人,压低了声音问她:“昭训娘娘……您怎么会在这里?”这名女子正是前些早已被遣回尚寝局的昭训许蕉心,因她们未曾承宠,听说是要赏了银子,遣回本家的。如今在这紧要关头,忽然出现在这敏感要害地方,叫他怎么不吓一跳。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