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潜龙勿用·打前站

上一章:第62章潜龙勿用·处置 下一章:第64章见龙在田·就藩

努力加载中...

肖冈摇头道:“还是一心扑在生意上,前几日听说你要和肃王去就藩了,便合计着要在那边也开一家店铺。上次你说的去云南买药,我们真的囤了不少,这次送你们这一趟,倒是顺路能将一些三七田七茶叶这些拿去大宁府卖,那边因着这些年有了朵颜三卫,互市十分热闹,回城又能收上皮毛等大件,这次再在京城带上些货才好,以后你是常年在大宁府了,在那边该开个店铺的好。”

双林抿嘴一笑,昨日被雾松的事打击得不好的心情稍微明朗了些,问肖妙妙道:“妙妙如何了?”

日子择定后,双林便开始逐一清点押送的物品财产,而原东宫上下人等,依着楚昭所言,但有想走的,都可选择退回内务司,想就藩的,也都留下,清点人数,与内务司办理契档交接等。而这时,居然来了个双林万万想不到的人,得喜居然亲自带着英顺过来,找了因喜,让英顺跟着楚昭就藩。

双林心下暗自佩服这得喜,果然是历经三朝不倒之人,点头道:“得喜公公是真心为你打算。”

双林看肖冈一片赤诚打算全是为了自己,有些感动道:“这个已安排好了,这边留的说辞是让我提前出发去大宁府整理王府,然后在半路上偷偷先与你们会合,到时候接应殿下乔装而行,王驾那边却由因喜总管一路伺候打点,哥哥莫怕。”说到这点就不得不钦佩因喜了,这个方案列出来,他就已定了让他陪着太子乔装而行,他自己却随着王驾,以迷惑敌人,他是王皇后的贴身内侍,如今在楚昭身边伺候,也不奇怪,而效忠一个已死去的王皇后,甘冒如此大的风险,不得不说要比起忠心,双林这可是大大比不上他了——至少他如今是打着在藩地待上几年,若是情况大好,自己便好生培养副手,想法子抽身退步。

肖冈点头道:“我也觉得出去好,外头规矩没这么严,你糊弄好肃王便好了。”

双林笑道:“哥哥莫要想太多,其实王爷仁厚,在他手底下并不算难过,如今能就藩倒是好事,在宫里风刀霜剑的不知多少人算计,出去了才自在。”

英顺得了得喜多年精心调教,本就聪明非凡,又有好记性,自然是一教便会,虽然人还是冷冷的,却和雪石那等清高不同,是个能屈能伸的人,双林本和他共事过几年,也算熟悉他的脾气,略说了几句后,双林才问英顺:“哥哥如何想到要来王爷这边?”

英顺道:“得喜只说宫里接下去只怕要乱起来了,到时候又不知道要牵连多少奴才,让我出去避一避,将来要么有大造化,要么也能安稳度日。”

肖冈哈哈一笑,伸手去扯了扯双林的脸蛋:“都是你弄出来的这大好家业,老肖我这几年着实过了几年快活日子,兄弟们也都很感激你,可惜反而是你没的好过,要进宫里去当人奴才做小伏低的,要我说,便是皇家,也没个让人卖命一辈子的,我义父倒是忠心耿耿了,不也就那样……”

双林含笑道:“把走镖弄成做生意的,也只有哥哥能做出来了。”

双林和他计划了一番,重新对路线图和打尖住宿的地方又修改敲定了一轮,又选了一批一等一的趟子手和肖冈原本的心腹。肖冈道:“最好是伪装成官眷归乡,一般肖小不敢乱来,而官眷捨得请上好的镖师和护卫护送,也不让人觉得奇怪。尤其是你们这一行还有孩子有乳母——还有个漏洞,你们若要分路而行,肃王有丧在身,又是贵人,派人装扮容易,一直在车中深居简出便好,但你这个肃王的贴身内侍若是不出现在仪驾中,那边只怕要怀疑,但是你若是不和太子一起,我可不放心,你回去可要好好想想,是不是装病或是受罚之类的,让你不出现在队伍里顺理成章。”

说到底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所有人的命运似乎都并不随心所欲,而只是被来自各方的力量裹挟前进,身不由己。而上位者一举一动,便会影响到下位者的命运……即使是这一次他们打算的分路而行,扮成楚昭的人,也已被放在了一个很危险的位置上,而上位者对此的补偿,依然无外乎功名利禄。

双林又和肖冈说了一些,将原来和因喜商量的计划又补充了许多,看看天色也差不多了,便回了宫里,又去找了因喜商议,两边合计定后,便先安排双林带人,押送一批楚昭起居的物品、家具、用具等,以提前去大宁府安置的名头出发。

这就太出双林意外了,英顺如今在宫里御茶房,已俨然主事一方,得喜几乎已不太管事,而即便是在元狩帝前,他也算是颇得脸面的,御茶房又是个油水足的地方,得喜这个时候将一直宠爱的英顺送过来在楚昭手下当差,说不出他是真的对楚昭极有信心,还是只是简单为英顺谋一个稳妥的路。

双林看肖冈满嘴满不在乎的,心里一鬆,感觉日子总算是往好的方向走,想了想又和肖冈计划:“我觉得小世子和王爷倒是分开两拨的好,一拨目标太大,再则小世子也危险,怕要拖慢行程,小世子另外安排一拨人手,一个孩子,也容易带走。”

英顺笑了声:“他一直对你青眼有加,差遣我来的时候还和我反复说了收敛脾气,莫要得罪了你,叫我多和你学着点,我倒是奇怪了,你这人有时候叫人觉得心眼多,有时候又觉得太直太天真了些,到底哪里入了他的眼了?”

便这般打点忙碌了一番,原来热闹的东宫,渐渐人丁稀少下来,双林也终于择定了日子,和英顺押送着一批家什、器具,在护兵的护持下,大张旗鼓地从出了京城,往大宁府行去。

双林有些尴尬笑了笑,将话岔开了。自英顺来过后,没多久连柯副使都将柯彦送到了王爷身边,任王府良医所医正一职,想必早已不得不上了皇后这条船,也只能将自己儿子保全了,柯彦倒是十分兴奋,一点都没有要离乡别井的忧伤,反而十分兴奋的和他说起书上对那边的见闻,听说双林要提前过去打点,还专门给他配了许多成药来,一一给他讲解了用法。

肖冈点头:“鸡蛋不要放一个篮子么,分开也好,我会安排好人选,再选几个靠谱的女镖师好了。”

薛早福到底被送去哪里,双林打听不到,也不敢乱打听,如同销声匿迹凶多吉少的冰原一样,便是活着,只怕也是个不得自由不能乱说话的地方。双林一夜没睡,心里反反复复也不知道想的什么……他和这里人不同,对奴才必须要效忠主人这种观念是嗤之以鼻的,并不觉得薛早福在这个关节眼上求去有什么不对的,他进宫本就是奔着上头挣前程去的,他最重要的始终是他的家人,又伺候楚昭多年,也是吃准了楚昭心软,不会不答应,然而他却算漏了一贯不显山不露水的因喜,因喜在王皇后身边多年,当然不是普通人。可是要他怪楚昭绝情,他也怪不起来,楚昭也并非普通人,他一人的成败,关乎千万人甚至包括双林自己的命运。

双林心里有数,因为自己实际并不到大宁府,所以必然是需要一个主事的内侍先押运东西过去,安排府邸,这事本来雾松做最合适,偏偏雾松出了岔子,英顺来倒是刚好填上了,便细细地将一应交接事宜都说了给英顺听,又讲了许多楚昭的喜好和布置,甚至带着英顺一间一间房亲自去看过楚昭日常起居来。

第二日,双林收拾了一大包金银细软,又将薛早福屋里都收拾了一番,但凡值钱的都收拾了,打听了薛早福家里的所在,亲自送了过去,看他母亲白髮苍苍,心酸不已,只和她说早福还是被太子留住了,已经提前去藩地报到了,将来一定命人送东西来,又去了镖局找了肖冈,让人平时也注意留意下这户人家的情况。

肖冈这才放下心来:“算他知趣,只有你在,我才会全心全意保护这趟镖,那什么肃王也好太子也好,关我们什么事呢,倒是你安安全全的,我才放心。你也放心,这趟镖,我一定妥妥当当的给你办妥了,无论如何总能护着你平安到了大宁府。”

因喜带了英顺去给楚昭叩头见礼过,便让双林过来说话道:“这位英顺公公也是能干妥当的,泡得一手好茶,以后也在殿下身边伺候,这次和你一同押送东西先去大宁府,你可将诸事与他交付明白了。”

肖冈也已知道楚昭太子之位被废改封肃王的消息,听了双林的安排,心里也有了数:“往蒙古那边去的路,我们走过的,也算得上熟,出了塞外虽然偶尔会有悍匪横行,但那里到底有着朵颜三卫,朵颜三卫虽然桀骜不驯,明面上总是归顺于我朝,如今要防的是洛家派人冒充匪徒,到时候的确不安全,乔装打扮轻车简从,尽量缩短路途是对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