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潜龙勿用·凤之殇

上一章:第60章潜龙勿用·严冬 下一章:第62章潜龙勿用·处置

努力加载中...

元狩帝的态度却一直很耐人寻味。礼部拟了皇后的謚号上来,按惯例,皇后先于皇帝去世,先加二字謚号,之后再由继位者历经三代加满十六字,礼部拟出的备选用字,元狩帝却在“恭”、“顺”二字上都抹了去,最后钦定了慧纯二字,然后才发回礼部,拟定丧仪。

这大概是王皇后为楚昭最后所谋划的退路了……若是楚昭不思进取,那么终身做一个富贵闲王,也有着强大的兵权自保,足以庇护自身,这个女人终究是用她的不恭不顺,在帝王的心目中重重划下了痕迹,从而用最后死亡的筹码,来换取了儿女的安身之处。

本朝宗亲皇子周岁才由皇上赐名入金册,之前都是乳名起着,小皇孙的乳名寿哥儿,与三公主楚曦倒是玩得相得,楚昭每日陪着这两个孩子,拿着诗经一页一页的念,渐渐平静下来,不再似太子妃刚过世之时那等颓废之态,而身边也一直点着双林贴身伺候着,内外不避,似乎更倚重于他。

王皇后道:“这是臣妾最后的中宫笺表,希望陛下能允了,保我儿一世平安富贵……我儿楚昭,宽厚仁慈,孝友诚信,奈何秉性柔脆,体弱多疾,不堪神器之重,难当国之储君,因此,请陛下免除我儿楚昭太子之位,改封肃王,就藩大宁府,楚昭废不以过,优以大封,此后其子孙一系,或犯常刑,有司不得加责,纵犯谋逆,止于圈禁,不得连坐支属,不得夺其爵。”

元狩帝低低道:“我是看这位小姐一双眼睛,比当时天上的月亮还要好看,心里想着也不知是哪家闺秀,倒如嫦娥偷离了碧霄。”

楚昭心如刀割,知道王皇后这些年避而不见父皇,如今却一反常态,必是要交代遗言了,他轻轻唤了声母后,却再也说不出话来,王皇后轻轻拍了拍他的手,抬了头命两边服侍的宫女:“将帘子放下来……”

楚昭忽然站了起来,往帘内沖了进去,里头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呜咽声,仿佛一头幼兽绝望的哀嚎,令人闻之鼻酸,元狩帝却立在帘外,面容冷峻而深沉,象巖石般坚硬得不可动摇,久久不言,许久后忽然拂袖转身大步离开了坤和宫,至始至终,没有再进去见一眼王皇后。

禁宫里光线昏暗,这道由王皇后款款道出的中宫笺表一出,仿佛闷雷响起,整个禁宫内外静悄悄,连人的呼吸声都能听到,双林立在一侧,几乎将自己当成不存在一般,他看到元狩帝站在帘外,沉默了许久,王皇后念完以后,轻轻接了一句:“这是臣妾遗愿,还请陛下答应。”

楚昭的封王旨意前所未有的优渥,而藩地大宁为古会州,东连辽左,西接宣府,是一个军事重镇,配备兵力为诸藩中的最强,亲王府可有三护卫的兵力,带兵八万,战车六千辆,甚至配备有骑兵部队,担任着驻守北部边陲的重任,加上因其废不以过,优以大封,其子孙一系享有免死免罪的优待,几乎可以说,只要楚昭牢牢守在封地里,又有元狩帝的旨意,将来无论是谁当了皇帝,楚昭都有自保之力,平安富贵活到老,不算难事。

王皇后微微侧身,从枕下拿了一本红底描金凤的表章出来,递给楚昭道:“拿出去,呈给你父皇。”

然而随着严冬的到来,大雪落下,天阴沉沉的,王皇后的身子是越发不成了,有时候甚至一连数日的昏昏沉沉。

元狩帝久久不语,王皇后笑道:“陛下犹记得与臣妾初识上元夜,踩脱了臣妾的鞋子,却也不道歉,直瞪瞪地看着臣妾。”

楚昭跪在王皇后身前,抬起头来,有些茫然,王皇后却低低笑了声:“以后好好照顾你妹妹,我丢下三郎太久了,该去看看他了……也不知他还记得娘亲不……”一边抬头命因喜道:“命人去乾清宫,请陛下过来。”

双林这时候想起柯彦说过柯院使打算开春后才给他议亲的话,心里也有了数,只怕王皇后本来病情就有些难捱过开春,作为太医院副使,皇后病重甚至死去,太医院很难说会不会受到皇帝的迁怒,这也是一个风险极高的职业,因此若是过了开春,有了结果,才好知道到底给儿子找一户什么人家。

两边纱幔重重垂下,影影绰绰,听到外头有人传呼:“陛下驾到……”

里头静悄悄的,一点声息都没有,隔了一会儿,帘子里因喜走了出来,泪流满面跪下道:“陛下,娘娘已含笑而去。”

太子妃的丧事过后便是王皇后的丧事,臣子们还没从同情太子的情绪中反应过来,便被王皇后临终的中宫笺表打了个措手不及,不知所措。文臣们有人上表反对,痛陈换储之危害,力申太子殿下之种种优点长处,也有在太子妃和王皇后先后逝去中敏锐闻到了风向的转变,于是保持了沉默,渐渐的朝堂风向开始有所转变,试探性地开始歌颂王皇后深明大义,为国为民,不计私利来。

王皇后一听到这称呼,眼圈一红,眼泪夺眶而出,嘴角却含笑道:“陛下尚记得臣妾年幼乳名乎?”

王皇后低低歎了一口气,轻轻抚摩楚昭的脸颊,满眼慈爱痛惜:“天不假年,时间太少,否则,我必能见到我儿成为这大乾朝最优秀的天子,可惜……母后如今,却不得不给你选择另外一条路,只希望我儿无忧无虑,得偿所愿,能爱所爱者,能庇所怜者……从此海阔天空任所之,万顷波中得自由。”

楚昭含泪接了那表章,双林连忙上前掀帘,楚昭走了出去,一丝不苟地向元狩帝行礼后,将表章跪呈给元狩帝,元狩帝却迟迟不接。

元狩帝终于伸手从楚昭手上接过了那道中宫笺表,冷峭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开了口:“如梓童所请——朕,准了。”

元狩帝久久不语,王皇后低声道:“时光误人,臣妾这些年,对不起陛下,如今臣妾面目全非,不敢再见故人,阿蛮如今要去照顾我们的三郎了,只能将昭儿和曦儿临终交托,只愿陛下答应我一事。”

一个明黄色的身影从外头大步走了进来,头上仍戴着十二垂旒帝冕,走到帘子前,才缓了脚步,伸手欲揭帘子,王皇后却低低说话了:“陛下,臣妾沉痾在床多年,容颜枯槁,面貌丑陋,不忍破坏陛下心中昔日心目之人,恳请陛下容臣妾效仿前人,隔帘奏稟。”

王皇后抿嘴一笑,仿佛也回到了那十四五岁的上元夜一般,她伸手挽了挽自己的长髮,露出一截枯瘦的手腕,透出淡青色的青筋。脸上仿佛脸色也好了许多,带了梦幻一般的神色:“陛下当时寡言少语,说句话都脸红,如今却也会说起话哄人啦。”

她仿佛已经反复揣摩过许久,一字一句都铭刻心中,如今复述出来,流利而舒缓,仿佛不是将一样权倾天下的权力拱手让出,而只是将一个沉重的负担交了出去。

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楚昭跪在元狩帝前,背脊挺直,双手仍举着那道表章一动不动,他应该也是第一次知道这道表章的内容,却面上沉默一如冰山,脊背刚劲寂寥,仿佛完全不为自己即将从云端坠下的命运而担忧。

皇后丧礼结束后,废楚昭太子之位,改封肃王的旨意便下了来,封地大宁,拨了四万顷庄田,盐引千计,开春就藩,将大宁布政司衙门按亲王王府规格改建为肃王府,与此同时长史司等官员的任命也都下了来,都是些不太起眼的官员,但细细看来,却都是些能吏。

楚昭那日之后似乎终于记起了自己是一个父亲的事实,每日除了给王皇后侍疾,念书写字外,陪小皇孙和三公主的时间长了起来。

楚昭双膝跪下,张口要说话,却哽咽住了:“母后但有命,孩儿无不遵从,感恩戴德,绝不敢有一丝一毫怨怪之心。”

大概王皇后这样聪明的人,也是知道自己的大限将至,那日却叫了楚昭、楚曦和寿哥儿到跟前,睁着有些浑浊的双眼,一一抚摩了一番,才歎着气叫人将楚曦和寿哥儿带下去,拉着楚昭的手,半日以后才说:“昭儿,母后替你打算筹谋,不一定对,却已竭尽全力,只望我儿以后能快快乐乐的,若是母后替你选错了,莫要怪母后无能。”

双林将帘子放下,远远退下垂手恭立,看到元狩帝立于阶下帘前,眉目肃厉冷漠,目光深邃,让人心神不由为之一慑,他锐利目光仿佛透过那纱幔一般看了进去,声音却不疾不徐:“阿蛮知道,无论你请求什么,朕总是会答应你的。”

元狩帝手一缓,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道:“阿蛮。”

元狩帝似乎哽了一下,喉结上下动了动,仿佛也想起了当年逝去的爱子,嘶哑着开口道:“皇后请说。”

风从窗子里穿了进来,将重重的素绡软帐拂动,帐影水波一般摇曳着,空气中依然有着淡淡的佛手香,王皇后不爱用熏香,只爱一年四季摆着各种水果、鲜花,借着那些清香,若是不在宫廷,她本是一个极精致极会过日子的女子,将自己和自己身边经营得舒适舒心,可惜她嫁给了这天下最尊贵的男人,嫁给了至高无上的权力,从此以后步步为营,将自己一颗七窍玲珑心磨成了冷硬无比的石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