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潜龙勿用·倏忽一夏

上一章:第42章龙潜于渊·远遁 下一章:第44章潜龙勿用·兄妹

努力加载中...

崔妙娘跺脚道:“他才不是我亲哥!你以为我年纪小不记得吗?凭什么老要我往外嫁?我嫁给二哥有什么不好?又能继续留在镖局里,二哥对我又好!”

双林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笑道:“就是吃点甜甜的梅子酒,一点都不上头的,那酒是真的好,浓稠得都能挂住杯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杨梅酒!难为他怎么酿来……”他看到肖冈瞪着的眼睛,连忙转移话题:“再说我们妙妙主要是去看社戏去的——女孩子家,能自在的就这几年了,何必拘着她呢。”

崔妙娘脸上飞起两朵红云,跺脚道:“双林哥你老是躲懒啦!快快出去,大哥说给你带了好些礼物。”

双林与肖冈面面相觑,肖冈满脸尴尬道:“这孩子满口胡言乱语的……”双林笑了笑道:“妙娘才多大呢,你既心疼她,多留她在家中几年便是了,如何反急着要嫁她?”

而他作为总镖头,不免也觉得自己这镖局扩张得有些快了,但凡略有些盈余,双林便开始招人,等合格的镖师和掌柜多到一定程度,就又开了分镖局,他是行伍出身,自然看出来这镖局都设在了军事重镇之地,又都互通消息,驯养信鸽,招收镖师,固然收支是能相抵的,甚至有颇多盈余,但这种仿佛有恃无恐根本不怕本银不够不留后路的风格,和一般求稳小富即安的普通商贾大不相同,让他有时候不免暗暗心惊,这也是他急着想将崔妙娘嫁出去的原因。

一位高大的男子转了头过来,他也刚脱了上衣在和新来的镖师比试,肌肉紧实的胸脯被汗水密布,在阳光下泛亮,身上的肌肉饱满而具有爆发力,一丝赘肉都无,好像一只精壮的黑豹,随时都能暴起伤人,他看到肖妙妙,英挺剑眉微微蹙着道:“又不穿袜子。”一边叮嘱了几句镖师,便转身披了衣服和双林妙妙一同往大厅走。

肖冈道:“将来不好说亲,虽然这边风气开放,但若要嫁到好人家,还该娴静规矩些才是。”一边进了花厅,果然那里还放着几箱子行李,肖冈打开盖子,从里头拿出几个妆盒来,崔妙娘眼睛一亮,喜得连忙伸手去接,肖冈却一缩,将那几个盒子都递给双林道:“都让你二哥收着,这是我这次给你采办的好些精巧首饰,将来要做你嫁妆的,你这风风火火的性子,平日里别碰坏了,让你二哥好生收着就好了。”一边又和双林说话:“你也莫要总惯着她了,还是该替她好好物色个人家才是,我整天在外走镖,还是得靠你看着。”

不提几个镖师啧啧惊歎,只说崔总镖头,当年的肖冈一行走一行数落着自己妹妹:“妙妙你都快要及笄了,再也不能这样往衣冠不整的男子群里扎堆,家里不穿袜子可以,出来怎么可以不穿?”

肖冈点头又道:“这次从京城回来,听说太子嫡子满月,京城一片欢腾呢。”这三年虽然双林闭口不谈,但肖冈后来慢慢打听,少不得猜到了那日他们误劫了的人正是当朝太子,而双林一力离开京城,却又偏偏非要在京城建镖行分局,在最困难的时刻,他亲赴京城,力挽狂澜,硬是在京里打开了一片局面,这三年同兴镖局顺风顺水,连他们十来个弟兄,在外行走,开始还怕被人认出,后来却发现那事随着京兆尹换人后,再也无人问津,他们居然真的能在阳光下开着镖局,不少兄弟娶了妻子,过着平淡富足的生活,这不能不说,事情顺利得,简直如有贵人相助一般。

双林将头髮粗粗挽了个髻,衣服腰带也整了整,才被催促不已的崔秒娘一路拉着到了前厅,前厅前边是一片演武场,双林看到远远一群镖师正在场上互相切磋。因着天热,人人都脱了上衣,露出了饱满的胸肌与腹肌绷出漂亮的线条,双林看着那些蜜色的皮肤包裹着富有弹性的肌肉,挺拔的背部线条,心里微微哀歎了一声,毕竟自己的性向摆在这里,说实在的,日日看着这些年轻的镖师们如此肆无忌惮的展露阳刚之美,不得不禁欲的他,着实是有些难受的。

其他几个镖师都笑了,其中一个道:“哪里一帆风顺的呢。去年京里去开分局生意那段时间我们也难,本来不少元老就不同意去京里开分局,结果当时果然出了事,京里的镖头被卷入了官司里抓进打牢,又有人要收镖局的地说当时被强迫卖的要告官收回。那时候你可不知道有多难,崔二爷跑去京里足足三个多月,上上下下拜了多少码头,银子流水一般的花出去,把事情都摆平了,才有如今咱们这同兴镖行的一席之地。京里一打通,苏州府杭州府扬州府那边的商人都肯请我们镖行的人保镖,钱才是滚滚来啊,要不怎么说崔二爷眼光毒辣呢。当时不知多少人都觉得同兴不行了,生意惨淡,连这边总镖局都压了几个月没发薪,好些镖师顶不住,都跑了,谁想到能有今天呢。不过当时崔二爷去京里一回,回来那人瘦得啊,都脱了形,崔总镖头当时连镖都不出了,守在苏州府亲自看着他调养过来的。”

肖冈冷哼了声去瞪双林:“你又偷偷带着她去吃酒!”

双林哽了下,在他心目中,妙妙这么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还是初中生呢!哪里就嫁人了?在古代,嫁人是什么好事啊,起早了得罪夫君起迟了得罪婆婆,年纪轻轻生孩子又是鬼门关,他有些尴尬刚想说话,崔妙娘已满脸通红道:“我才不要嫁别人!我就嫁给二哥就好了!我不要离开镖局!”

双林缓慢地起了身道:“你和大哥做主就好了,我看你如今举一反三,盘帐越发好手了,哪怕再开三家分行,我们家妙妙都能掌得住。”他言行举止疏疏懒懒,正伸了手去拿了放在枕边的玉簪去挽起长髮,那宽大轻薄的素色袍袖滑落,露出一截玉色手腕,整个人明明一贯无心无意的懒洋洋,却偏偏多出了一丝风流的情态。

又有人道:“他长得清减也不奇怪了,我听说崔二爷不沾荤腥的,只爱吃素,这般身子骨怎么可能结实的?”

几个镖师远远看着,其中一个新来的诧异问:“那是崔总镖头的弟妹?怎的和总镖头一点都不像?都这么文弱的。”

有人摇头道:“不像,似乎就是个人喜好,不过倒是好酒,你如果有好酒,他就会和你多说两句话。”

双林一边感慨着古人的智慧,一边懒洋洋地听到廊上有木屐卡卡传来的声音,心下暗歎,知道自己这浮生半日闲又要没了。

果然,人未至声先道,一声“二哥!二哥!”随着清脆的木屐急促敲在擦得光可坚韧的木地板,一个妙龄少女沖了进来,玲珑如玉的脚趾没穿袜子,光着套在玲珑木屐中,身上穿着雪白的素纨纱衣,头髮也只是挽着,却插了两枝玲珑莲花,衬得肌肤欺霜赛雪,点漆双眼灵动非常,她看到双林,娇嗔道:“二哥你太不厚道啦,大哥今天出镖回来,又给我们在杭州的分行带了好几个好镖师回来,听说都是数一数二的好手!你又不出去看看,你整日里懒成这样,什么帐都推给我,太不公平了!”这少女,正是当年肖冈救回的肖镇飞幼女,如今隐姓埋名,更名崔妙娘,三年过去,已长成了一名亭亭玉立的豆蔻少女。

倏忽几个春秋,又是一夏到来,水边树上蝉声嘶力竭地叫着,水面反射那强烈的太阳光,一片白花花的耀人眼睛,而莲叶田田里,更有挨得挤挤擦擦的大朵大朵莲花,美得蓬蓬勃勃。

崔妙娘自幼和这些镖师混在一处,却也并不觉得羞赧,大大方方叫道:“大哥!二哥来了!”

双林侧躺在一处四面通风的廊台上,以手肘支着身子,羽睫半闭,纱袍鬆鬆笼着,乌黑的长髮顺着肩膀倾洩,滑落在一侧的竹枕上,双脚赤着,宽鬆的纱裤下能见到光裸的小腿线条。他身侧一个玉色托盘上,摆着一套茶壶茶杯,杯中茶水匀亭朵净,清澈香沁,又有一托剥好的新鲜莲子和菱角,浸在水晶浅碟内,与晶莹剔透的冰块载沉载浮,可惜主人却并不碰,只任着冰块渐渐融化,廊台三面水声淋漓,愈发令人昏昏欲睡。

一个老些的镖师笑道:“你这有所不知了,咱们镖局里头,当家的却是那文文弱弱的崔二爷,你别看他面嫩,手腕利害着呢,但凡有什么生意上的难事,只要二爷出马,没有说不通的,只是不爱出门应酬,平日里能不见人就不见人,性子有些左性。至于崔三姑娘,那可是盘的一手好帐,年纪轻轻,听说算帐可以不用算盘,一看就能心算知数,这苏州府里,不知多少富商人家捧着彩礼想娶她回去,那一手盘帐管家的功夫,又有崔总镖头崔二爷这样的舅爷,怕不是娶个聚宝盆回去?”

又有人奇道:“为何不吃荤腥?难道是信佛的居士?”

那新镖头吐了吐舌头道:“这崔家难道是祖坟上冒烟了不成?个个孩子都这般出息,连相貌也是一等一的人中龙凤。总镖头自不必说了,这同兴镖局,不过开了三年,如今连京里都开了分行,京里那是什么地界,从前昌隆、会友、广盛三大镖局在那里,外地镖行要想在京城接镖,都得给他们送银子请他们帮忙才能过,家家镖行后头都有背景,结果这同兴镖局一个外来户,居然稳稳地扎根下去了。我还道这同兴镖局后头有多厉害的背景呢,居然就真的是这白身出身,实在是真真想不到。”

妙妙皱起眉头道:“谁稀罕看那些臭男人啊!哼,都是五大三粗的,从小见到大,只不过是及笄,就偏要管这管那,奇怪不啊!这样热的天儿,前儿我和双林哥出去吃酒,看到河里船娘舞娘们,哪个不是光着脚呀,偏你有讲究。”

双林长歎了口气,知道这也是古人世情,他毕竟和肖冈妙娘是半路兄妹,比不得他们从小长大的情分,不好随意开口,万一妙娘果真误了花期,那他也就罪过大了。只好点头道:“我会留心的,我让子涵兄留心看看。”

妙娘满脸通红眼泪汪汪反过来吼双林道:“我哪里小了!你不要总说我年纪小!”说完自己跺了跺脚,吧嗒吧嗒又沖走了。

双林和肖冈双双呛了一下,肖冈十分尴尬看了下双林,沉下脸怒喝妙娘道:“胡说八道什么!双林是你二哥!”

外面明明骄阳似火,这自雨廊却以水车之力,将水引往亭顶,然后淋在屋檐之上,四面水瀑落,将蒸腾的暑气带走,人在廊内消暑,肌肤点汗不生,舒爽凉快,简直惬意得叫人不想干活。

双林轻轻咳嗽了声:“妙妙还小呢,哪里懂什么,大哥你操心太过了,再过几年吧……”

果然说到太子,双林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些。

肖冈歎了口气道:“你不知道义父当年在边疆拣了我收养我,待我恩重如山,如今妙娘是我义父的唯一骨血根苗,我自然希望她早些开枝散叶,给义父留下后嗣,如今孝也出了,也快及笄了,这江浙一代都兴早嫁,十三岁开始物色人选,十四岁及笄便可定亲,然后攒上一年嫁妆,定了婚期,总也要十五六岁才过门,否则一不小心一蹉跎,那就成了老姑娘了,那我将来有何面目去见义父?衬着如今年纪小,挑选余地大,正要好好选个人品家境都要一流的才算对得起义父恩重如山。”

若不是天生如此胆大,便是有恃无恐。他这位小兄弟,只怕后头另外有来头,他虽然信任这位小兄弟的人品,而且自己一人吃饱全家穿暖,成龙成虫倒是无所谓,可是妙娘总要安置好才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