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龙潜于渊·进言

上一章:第32章龙潜于渊·抓赌 下一章:第34章龙潜于渊·如臂使指

努力加载中...

工程资金不足,这是后世房地产常有的事情,而大部分的房地产公司做的都是先把没建起来的房子卖出去,把钱拿回来然后继续建设,边建边卖。若是景点,还可以先将景点门票都给承包出去了。如今这是皇家园林,当然不能卖,但是却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不过这些办法在古代正统看来,必然是有些旁门左道,不太上得了台面,因此双林之前也一直沉默。

如此想着,果然晚上便有了机会,楚昭回来后专门叫了双林到书房里,书房里还有旁人,年近三十,秀才模样,身穿一件宽袖茧绸蓝衫,身材秀削,皮肤白皙,两颧微露,眼周有细细笑纹,神清目朗,他上下打量着双林了一会儿讶然笑道:“果然真的是小内侍?还真是小了点,脑子倒是灵便,敢想,内书堂倒也能教出些不迂腐的人来。”

双林连忙深深施礼道:“小的见过何大人。”

楚昭敲了敲双林的额头,笑道:“建良策碑林可取,收钱却不可行,你这里收十两银子,下头那些贪官污吏便敢和百姓收上百两,到时候父皇母后的清名都坏了,你这满脑子都掉钱眼里去了,这样大失风雅的话也说得出来。”笑容却轻鬆了不少,显然已得了些启发,双林微微捂了额头低头抿嘴道:“小的见识不多,也就随便想想,还请殿下恕罪。”

楚昭微笑不语,只转头对双林道:“我今日和何先生商量过,让你也负责一些园子的监造事宜,这里有一些内务府那边可能包下园子的太监名单,又有园子的一些规划和如今御花园还有西郊猎场的一些差使包银价格,你且拿下去看一看,写个折子来看看。”

双林回了卧室,用过早膳后便也躺下歇息了,心里却想着如今皇家的这一团乱麻,元狩帝当然知道福王是洛家推出来问路的石子,却仍是认了,他难道不知道抓赌这举动将会给王皇后这一派大大没面子么?难道这也是帝皇的一次敲打?王皇后一直如此,日常天久,只怕真的是要失了圣心,而太子这一位子,则更岌岌可危了。如今自己只怕要加紧谋划好后路,远离皇家这一团污糟龌龊的浑水才好,而如今适当展露些才华,争取些出宫当差的机会才是。

第二日一大早楚昭就起了身,梳洗后难得的用了不少早餐,然后便命人传了东宫官署和诸位清客到前殿,精神抖擞的出去了,双林因是值夜的,伺候完他梳洗便下去歇息了,只听到常欢悄悄和常乐道:“今儿殿下心情好像倒好。”常乐低声道:“兴许殿下英才伟略,想到什么好法子了吧。”

双林敛了微笑,仿佛忽然想起自己的身份一般,恭敬地说了声:“是。”心里却有了一点后悔。

双林道:“小的去寺庙耍过,看到那上头香客们捐的香火钱,都有刻字在碑上的,小的便想着,这园子里各处匾额上将来总要题字的,若是满朝文武谁捐了钱便能题字在上头,岂不是大大有脸面的事情,定然许多人愿意捐钱修园子……”

双林道:“还有园子里前儿我瞧着将来必是要建皇家寺庙或是庵堂的,小的听说外头香火盛的大寺庙,那和尚可富得很,又不用上税的,若是陛下没说哪家寺庙进驻,不若殿下在京里几家有能耐可能进园的寺庙庵堂都放放风声,看看哪家主持有可能的,先预支些供奉……让他们孝敬孝敬娘娘,自己拿出钱来……”

楚昭失笑道:“连和尚尼姑的油水你都想揩……”看了眼双林,神态轻鬆了许多,催促他道:“继续说,还有什么?”

双林双手接过那些折子称了谢出去,楚昭转头对何宗瑜道:“他年纪还小,恐怕压服不住那些老公公们,如今园子未必能建得起来,那些利欲熏心的老太监,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只怕不会那么容易吐出银子来,我原本是想去央母后借因喜一用的,他果真能行?”

楚昭抿嘴,眼睛在月光下熠熠生光:“虽然掉到钱眼去了,有些拙稚,却不是完全不可取,预支这路子可行,不止是从内务府预支,还可让民间富商来负责某项差使,将来换取沿街商铺一间,如此这般,还有抓几个蠹虫搾出些油水来也可行,待明日孤召集东宫官员再商议一番,估算一番,兴许还真有了解决之道,到时候孤定然重赏你。”

楚昭等双林施礼后道:“这是舅舅那边荐来的江东名士何宗瑜何先生,如今任着东宫主簿一职。”

楚昭有些深思道:“还有么?”

何宗瑜和颜悦色道:“不必多礼,和雪石他们一样唤我何先生就可以了。”又问了下双林的籍贯和入宫时间,笑道:“果然是娘娘慧眼识人,殿下身边这几个内侍,各有所长,正好襄助殿下。”

双林看他鬆懈下来,不复之前软弱之态,忍不住一笑:“小的先谢过殿下的赏了。”

楚昭摇头道:“这断然不可,稍有些风骨的大臣决不会这么做,父皇母后也不会同意的……”双林早知道古代文臣极重面子,绝不可能,他却是故意这么说,露出思虑不周眼皮子浅的短处,以免给楚昭留下自己过于深谋远虑的印象。他笑着接下去道:“那要不和那寺庙里头的碑林、题诗壁一样,也建一处建言碑林,上头刻的都是天下读书人觉得对治国牧民的良策或是给娘娘贺寿的诗词,但凡文人骚客们,谁想要将自己的文字刻在碑林的,便要交上十两的工钱,再让大学士们把把关,这积少成多,也能赚上不少,我看那些读书人若是想到自己写的文章放在皇家园林里,能让朝廷百官观赏,甚至有可能有照一日入了御眼,得了赏识,一飞沖天,这银子肯定一点都不会捨不得……”

双林摇头道:“小的已竭尽所能了,还有一点不该说的,也是前儿抓赌,小的看到听说赌资收上去有几千两之多,尽皆归了内库了,小的想着,如今建园子负责的各处工程总管们,依我想着他们是最不想停工的,毕竟园子修起来,他们才能从中有些油水,兴许这当中还能就中取利一番。毕竟园子也修了不短时间了,有些手里掌着差使的,只怕中间也贪了不少,若是能抓上几个有确凿证据,贪了大项银子的,抄一抄家,没准就有钱了……只是怕殿下这般做要得罪人的……”

楚昭转过脸看到月光下双林难得的微笑,怔了怔,傅双林在自己身边向来谨言慎行,木着一张脸,如今一笑,眉目舒展开来,仿佛薄冰乍破,居然有了和平常不一样的灵动,他不由道:“你平日里有什么想法,只管和孤说说看,不必如此拘谨,孤不是那等随便惩戒迁怒人的,你看冰原雪石他们,不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

只是这样的深夜里,前世今生一直淡漠寡欲的双林,却被楚昭的神情给触动了。

何宗瑜笑了笑道:“我观他年纪虽小,却眉目澄定,落落大方,陡然接此重任,却毫无惶然之色,给你出点子的时候,也不似畏缩怕事之人,只要能借着你太子的威势,未必做不出来。更何况和内侍们打交道,自然也只能让他出面,你身份贵重,一国太子出面主持这等事,无端落下身份……如今你身边,雪石脾气孤傲,雾松过于老成持重,冰原跳脱刻薄,若是因喜出面,难免让人会非议皇后娘娘以势压人,损了皇后娘娘的清名,这桩事,怕是只能着落在这孩子身上。再说了,工部那几个硕鼠,真能拿下,必也涉及到内监中事,少不得敲山震虎,让他们心里警醒畏惧,为表清白忠心,必有人自己出来争着为殿下卖好,我们如今先紧着将这桩事办了,将那贪昧下的银子拿出来,也能支持一段时间,再和江南几个富商通通气,京里商行那边也找人说说,这修园子一事,兴许还真能绝处逢生了。”

楚昭沉思了一会儿,抬眼看双林道:“继续说,有什么想法都说说。”

楚昭开始听着还觉得好笑,后来听着却也渐渐敛了笑容,沉思起来,双林看他神色,继续道:“我还听说新园子隔着湖水那一边,便是接着京师北郊街,沿街那边修的是商铺……这商铺将来定是兴盛得很的,毕竟隔着河便能看到皇家御园呢,是不是也能先按着图纸先租出去,先预收或三年或五年的租金……”

双林便接着道:“小的只是想着,既然将来这园子是有产出的,那能不能想办法预先支了这些产出来,譬如这些产出,将来必是内务府管着的,且少不了都是内务府里在主子面前有些脸面的总领太监们分片儿包着,我听说御花园里,内务府那边也是让各位总管公公们领了差使回去,一总儿一年交产出的,若是能先和内务府那边先将这园子的差使都给分给诸位总管,或是管湖水船舶的,或是管鸟鱼虫兽的,或是管花柳树竹的,或是管猎场的,都让他们先预支出或是三年或是五年的包银来,等以后园子修起来了,差使仍是他们领着,银子就不必交了……”

楚昭听他说这个,忍不住笑了笑道:“真是孩子话,莫说如今园子还没建成,就算建起来了,就靠这些出产,得多少年才够修园子的钱呢,你是不知道修个园子要多少钱呢。”他虽有些失望,却本来也没寄多大期望,因此语声也并没怎么责怪。

他低声道:“上次陪殿下去安乐侯府,小的在外头候着无聊听下人议论,听说他家的园子,每年只靠花儿香料,还有园子里养的鱼啊鸟啊,也能换上几千两银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