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龙潜于渊·抓赌

上一章:第31章龙潜于渊·修园受挫 下一章:第33章龙潜于渊·进言

努力加载中...

冰原笑着捏双林的腮帮子笑道:“你说他这年纪小小,心眼子是怎么长的?平日里不言不语,心里却是七窍玲珑的,想事情倒是周密。”一边又转头对雾松道:“咱们这边娘娘信重,没放掌印的大公公,内务都是咱们提点着,平日里原该比别处更小心谨慎些的,紧着门户,严查进出,倒是应该的。”

双林过去将窗子支起来,看到如霜月光涌了进来,转过脸看到楚昭呆呆看着月光不语,只好默默的去倒了杯茶递过去给楚昭,楚昭果然还是接了过去,喝了两口,抬眼看了看他,问他:“听雾松说,这次抓赌咱们东宫没牵连到,你居功甚伟?”

冰原冷嗤了声:“他一心只在殿下身上,这些杂务什么时候管过,你只管拎了各处当头的内侍来戒饬一番,再敲打一番那些常去看耍钱心痒痒的,叫他们收了心才是。”

双林忙低了头道:“不敢当,只是提了一提,整饬宫务还是几位哥哥做主。”

楚昭将杯子轻轻放在他手里的搁板里,修长的手指月光下透着苍白:“冰原那利害嘴巴,也从来不说你不好,你也算是个有办法的了,论年纪你最小,论心思只怕他们几个加起来都不如你。”

这次抓赌在宫里牵连甚广,连乾清宫里的御前太监都抓了好几个,而自三公主出事后,王皇后紧闭坤和宫,基本不问宫务,也管束着坤和宫甚紧,因此这次坤和宫和东宫竟然一丝牵连也无,知道此事后,王皇后专门派了因喜过来赏了楚昭身边几个有品级的内侍宫人,雾松事后连呼侥幸,拿了赏银和冰原、双林道:“真真儿是双林这次提醒得好,要不这次可真没脸了。”

双林迟疑了一阵道:“若要稳妥的,自然是和东宫诸位大人说的那样,按兵不动静观其变,让皇后娘娘主动上书,进言暂缓修园子最为上策。”

双林抬眼看他,看到他转了头,月光下他披着头髮,微阖着眼,睫毛低垂,眉目间倦怠之意甚浓,神情憔悴,这难得的软弱之态让双林心一跳,忘记了他们之间那鸿沟一般的距离,忽然觉得这不过是个过早担上了责任的孩子,怜意顿生,不由自主说道:“其实小的有点浅见……”

雾松点了点头,竟是传齐了东宫各处管事的来,戒饬了一番,正颜厉色说了一番狠话道:“如今主子心里不痛快,到时候若是要个什么,办什么差使,人不在,碰到了楣头上被发回去,可别怪我们没事先提醒了,这宫里上下,东宫里退回去的,还能当什么好差使?还记得年初陛下专门派了人来训诫打板子那一回么?这些个月来主子们忙,没空和你们计较,许是大家又忘了!各处鬆懈得不行!竟是紧了皮子,好好把这段时间的差使当好了,再有分外之事,一概不饶!”一边又叫了各处看门的来,强调了一番进出盘查的规矩。

雾松有些迟疑道:“咱们东宫里斗叶掷骰,放头开局那是定然没有的,奏事房那边赌的我知道,是前头的老资格的公公做头家,听说后头还孝敬了不少掌印太监的,宫里虽说明着禁赌,其实哪里没有玩的,上夜的玩玩骰子斗牌醒神的多了,连那些侍卫们都有在赌的,只不误了差使便好,都是瞒上不瞒下的。咱们这边不许人去,会不会得罪了那边管事的老公公们,挡了别人的财路,说不给他们情面,再说我们这边的小内侍我也略知道些,都是些小杂役,没几个钱,都是去看热闹的多,若是正经当件事儿来抓,倒让别的宫看了笑话说我们不老成,还落了埋怨。”

楚昭冷笑了声语声有些涩然道:“这园子一停工,就没可能再修得起来了,前期损失的银子,那都白扔了。再说……母后这贤后做得还少么?这些年来,她挡在我面前遮风挡雨……如今多少人算计着她,连个生日都过不好,孤贵为一国太子,却被人绑手绑脚的,倒还要让母后继续做这个大仁大义的贤后,来为孤铺路……”他忽然不再说话,转头去看窗外。

双林听这话头也不知是褒是贬,只低了头不语,楚昭又问他:“你既是个能干的,我且问你,修园子这事,你怎么看?”

他一提冰原也想起来了,立了眉毛道:“可不是!听说常常看得落匙了都还捨不得回来,还有些白日里没差事的都在那里厮混,简直不成样子!我碰到一次便骂一次,只是不听!正该好好整整!”

冰原冷笑:“这差使好当,抓的都是咱们这些无根之人,便是得罪也得罪不了多少人,咱们殿下那差使若是换了他来,只怕更是束手无策。这差使的由来我听说了,就是慈安宫那边派了人去和陛下说这些日子宫里各处鬆懈,有人聚赌,荐了福王领了侍卫去抓赌,陛下虽然和那边一向不来往,但到底是亲母,又是太后之尊,她开了口,又不是什么大事,自然是应了,福王雷厉风行的当夜便抓了许多现行……这事办出来,本该统领宫务的皇后娘娘可就没脸了,只是娘娘如今哪里在乎这些……”

雾松歎道:“福王出面抓赌,差使办得漂漂亮亮的,这次可大大露了脸,殿下这些日子修园子一点进展都没有,心里自然是难过。”

楚昭摇了摇头阻止他点灯道:“不必点灯,我坐一会子,你把窗子开一开透透气,我觉得有些闷。”

楚昭神色漠然,转头看了看双林,显然也并不相信自幼就进宫的双林能有什么好办法,但仍是抬了抬下巴淡淡道:“说来听听。”

一番整饬后,东宫上下果然一片肃然危整,人人当差敛声屏气,都分外经心,才吩咐了两日,果然宫里便出了事,福王亲自带了侍卫宫里抓赌,整饬宫务,一气儿抓了好些个聚众赌钱的内侍,这次和别次不同,连一旁观赌的内侍也抓了不少,足足抓了好几十号人,此事报到御前,元狩帝雷霆震怒,吩咐从严处置,照宫里定的规矩,凡参赌的,枷号三个月,重责四十板子,开局的头人,枷号板子后,发皇陵当差一年,今后再有犯赌的,一律斩监侯。

双林一旁听着心里也犯疑,听起来这差使十分突然,身为普通侍卫的裴柏年,又是怎么知道最近要抓赌的?不得不说这次抓赌的确是洛太后出的一招妙棋,连带人抓赌的人选都选得十分巧妙而有分寸,选天和帝这一脉的福王来出头,不选洛贵妃所出的瑞王,福王虽然地位有些敏感,明面上却是与储位无关了,一向又有个风流的名声在外,位贵却无实权,差使办得如何,都不会触动帝王那根脆弱的权力神经。可以说洛太后虽然和次子不合,却不愧在这宫里浸淫多年,深知权力运作之真味,王皇后与元狩帝冷战,不理宫务,洛太后这一举动,一是向内外昭示了自己皇太后的权力和地位,二则不动声色的黑了名义上仍统管内宫的王皇后一把,宫里聚赌鬆懈,王皇后必是有责任的,虽然是小事,但是雾松说得对,积毁销金,千里长堤,也能毁于蚁穴。不由微微有些替楚昭担忧起来,他如今毕竟是在楚昭这条船上,岂有不忧心的。

冰原悄悄道:“心里高兴就好了,莫要带出幌子来,依我看,殿下知道福王抓赌这事儿,心情更不好了,今儿写字,一连十几张都涂了不要。”

双林缓缓道:“钱的事小,就怕看人耍钱也看上火了,免不了有些小打小闹,借贷些佩环衣裳做本钱,若是没了少不得要打偷盗的主意,如今旁人都盯着东宫找错儿,哪些拎不清的小内侍输了钱被人哄了把柄去,到时候倒是惹出大篓子来,倒不如趁这几日把这口子先堵上再说,依我看也不必明着说不许赌,只借着主子如今心情不好各处要紧着头皮当差的名头,让各处内侍哪怕不当班也不许出东宫,无差使的一律不许随意出东宫,等过了这阵子,那边也习惯咱们这边的人不去耍钱了,再找个时间慢慢禁了的好。”

雾松点头道:“也成,我一会儿和雪石也说一下。”如今东宫三个内侍,雾松、冰原和雪石都是七品的,平日里大多各司其职,只一些大事才商量着办。

雾松歎气道:“也不知娘娘几时能转过这个弯来,这次抓赌还罢了,将来呢?凤印虽然在娘娘手里抓着,陛下也仿佛偏袒着娘娘,但也经不起这人天长地久的算计啊……”

太子心情不好,东宫上下也都处于低气压中,雾松、冰原、雪石几个大点的内侍们少不得整饬了一番小内侍,不许出错省得沖了主子的眼儿。双林看到雾松教导小内侍们,心中一动,想起裴柏年说的抓赌的话来,便给雾松、冰原提醒道:“殿下心情不好,既是要提点大家,不若趁这机会戒饬一番东宫上下,给小内侍们都提提神,我冷眼瞧着一些小内侍没差使的时候喜欢去前头奏事房后头那一溜耳房里去耍钱看赌的,倒不如趁这些日子整宫务的名头,将这口子给堵上了。”

晚上双林上夜,入夜后双林看着楚昭果然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后来乾脆坐起来坐在床上,双林没法子只得过去轻轻问道:“殿下是要喝水么?”一边便要去点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