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龙潜于渊·修园受挫

上一章:第30章龙潜于渊·修园子 下一章:第32章龙潜于渊·抓赌

努力加载中...

楚昭久久不言,过了一会儿忽然声音微微提高了些问:“外头是谁?”

双林便笑道:“原来是裴侍卫,这是往哪里去?”

双林迟疑了一会儿,看裴柏年英气勃勃的脸上都是汗,当差十分认真,低声道:“福王殿下在前头回廊树下和瑞王殿下说话,我看他们身边都没有伺候的人……要不你还是等等吧?”他特别强调了下身边没有伺候的人,若是一般的内侍听到这话大概都明白过来了,亲王身边怎么会没有伺候的人,自然是亲王摒退的,那多半是要说些私密事,一般人不会平白无故撞上去。

这日元狩帝不知什么事召了几位皇子都去了承平殿说话,双林跟着楚昭到了殿外,楚昭却想起昨儿拿了份园子的图纸,在上头批了些字,要交代东宫詹事的,因着昨儿写的时候是双林伺候着的,又兼双林口齿清楚,便点了双林回去交代一番,双林回去将那图纸交给詹事后,又接了另外一份急书道是要早些给太子呈阅的,便又回到了前殿那儿。

裴柏年大概才当侍卫没多久,直来直往惯了,却没听出双林的言下之意,只笑道:“那正好,我赶紧过去完了差使。”

走到前殿要路过御花园,双林远远却看到了许久不见的瑞王楚霄和福王楚旼,他们两人身边并没有人伺候,只远远站在一株树下,浓荫甚密,树枝掩映下,楚霄一身齐整蓝色王服,袍袖端整,连坠下的玉佩仿佛都一丝不苟,楚旼却只是懒懒斜靠着栏桿,一身鲜红王服,明明是正儿八经觐见陛下的正装,宽宽的袖子窄窄的腰,在袍袖领裾之间都有着一种风流之意,他长开了许多,眉扬目挑之时显得十分端丽,正是不辨雌雄的少年时候,唇角噙着冷笑,连那一点酒涡都仿佛盛满了讽刺,不知在和楚霄说些什么,双林仍牢牢记得数年前伺候三皇子之时见过的两人的决裂,心下一动,绕了绕路远远绕开,才走了几步便几乎撞上了一名侍卫。

两人又说了些闲话,眼看宫门要落匙了,楚昭才回了宫,晚上便让双林拿了参去给小厨房叫给雪石做药膳,又吩咐了些事才歇下了。

裴柏年笑得露出白牙:“知道了,有劳小公公提醒。”

亏得他虽然如此,却比从前更谦虚谨慎许多,人缘又是一贯的注意处理,否则只怕也要如雪石一样成为别人的眼中砂了。

里头雪石安慰他道:“这毕竟是有陛下下旨要建的,户部那边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有抗旨的心,怕是洛家那头在作梗……不如和陛下说说,让陛下给户部下个口谕,他们定会屁滚尿流支了银子来。”

裴柏年仍是满面笑容拍了他的肩膀道:“不赌就好,就提醒你一声莫要声张了,上次谢谢你的提醒。”一边匆匆看了下天色拱了拱手拿了挎刀转身走了。

楚昭半日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才低声道:“父皇将此事交由我总管,我若遇到难处便去找父皇,那成什么了。今儿和东宫长史清客都商议过,道是此事如今最好也是先放着,东宫与中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便是修不成园子,此事也非我监管的责任,实是户部拿不出银子,大不了停工,若是惊动父皇下旨,到时候无端招了言官进谏,让父皇背上了为皇后娘娘修园子误了社稷大事的昏聩名声,反是得不偿失。舅舅那边倒是劝我和母后商议,再看一阵子,若是确实户部无银,不如劝母后主动提出停了修园子,赈灾国事为上,反能赚个大义仁慈的贤后美名。”

双林抬眼看到那侍卫一身银白色豹韬卫的侍卫服,眉目英挺,眼看着面熟,想了下才想起是叫裴柏年的,裴家也是世家勋爵。天子四卫里,鹰扬卫大多为各地军中选派精英,而虎贲卫则是京中选拔平民出身武艺高强的,也有武举出身的,唯有豹韬卫和千牛卫多是从世家勋爵子弟中选拔出英俊挺拔的子弟在御前守卫,若能入了陛下的眼,多半前途无量的,这裴柏年年纪虽轻,却颇为出挑,双林听说他有一手百步穿杨的好箭法曾得过陛下嘉许的。他伺候楚昭在御前出入时,时不时见到,也算是认得。

楚昭哼了声道:“你放心便是了。”

楚昭蹙眉想了下道:“无非是自污罢了,他身份敏感尴尬,但是后头到底有着洛家,谁知道真假呢。”

王藻道:“他毕竟是先帝的子嗣,本来也没什么机会,若是个聪明的,也该如此,只怕洛家不肯让他置身事外,听说如今也正暗地相看王妃,他比你年纪还长些,这次选秀,应该也会给他安排王妃了,你也上上心,有没有心悦的闺秀,和娘娘也说一声让娘娘也有个数,生儿育女,绵延子嗣,乃是皇家的大任,你选个喜欢的,早得贵子才好。”

双林哑然,看着他走了两步,年轻的侍卫在阳光下看着英挺明朗,前程大好,心下微微踌躇,本不想多管闲事,但是最后还是出言说了句:“裴侍卫。”

王藻笑了下道:“你小我两岁,这男女之事轻忽不得,这宫里不知多少人要在这上头算计,只怕你被人算计了去,迷上哪个没什么臂助的,荒废了大事……”

随着东宫的如日中天,双林得了楚昭重用,在宫里也开始得了不少体面,便是东宫诸内侍,渐渐连雪石也似乎没他有面子,连东宫的官属都开始认得太子身边这一个分外得用的小内侍了。

楚昭平日里喜怒不形于色,很少发怒惩戒下人,但一旦发作,多半是直接将犯了错的内侍宫女直接送回内务司,不再使用,更何况上头还有陛下和皇后盯着,东宫伺候的人哪个敢不经心。双林才走到书房外,看到宫女常乐正端了茶杯出来,看到双林,悄悄做了个阻止的动作。

他吓了一跳,侍卫笑了声道:“傅小公公这是办差去了?”

接下来楚昭忙得昏天黑地,几个贴身的内侍也跟着忙起来。

双林看了裴柏年走远,才有些回过神来——这是,那天果然遇到事了?他皱了眉,然而却也知道此事不当问,看裴柏年的笑容轻鬆,大概是没撞破什么,避开了,双林回了东宫,却看到上下都屏息静气的,伺候的宫女太监们都一片肃然,他心里咯登一下,知道一向这种时候就是太子心情不好的时候,连忙也放轻了脚步往太子书房走去,他刚办了个差使回来却是要回话的,这种时候就要小心不要触到殿下的霉头了。

双林连忙整了衣服进去行礼道:“小的办差回来,给殿下回话。”他心下倒也不惧,仍是答得清楚,一则楚昭一贯不随意迁怒下人,二则他并没有吩咐清场,下人有事回稟,看到主子不得空,在外头候着很正常,果然楚昭没说什么,只是问了他两句,便打发他下去不提。

楚昭漫不经心道:“父皇母后一贯英明,自会选个好的……”

此事也不过是个小小插曲,双林很快也忘记了此事,他在宫里一贯不多管闲事,却也能遇上事能帮就帮一把为自己留后路,所以人缘一贯好。

雪石道:“这听着倒也没错,如今受制于人,我平日看着娘娘也并不在意这些,陛下有修园子的心已好了,毕竟还是国事社稷为重,想必娘娘也会体谅你的。将来……你想怎么孝敬不成?”

楚昭正出神的时候,王藻又道:“你出宫太少,如今当了差,不妨借着差使多结交些人,宫里几位王爷和皇子可都常出宫的,不说别的,单说福王,如今可是风流名声在外,整日里宫外跑得欢呢,开春的时候设的樱桃宴,专门宴请了文人骚士,听说席上的时鲜樱桃如珠似玉堆成小山,京城里略有些名气的教坊歌姬也都请到了,写的诗立时便谱成新曲唱了,直到现在还有人提。前儿又设了个鱼翅羹宴的,听说奢侈得过分,用的火腿和鸡鸭熬汁做的鱼翅羹,这次请的倒多是勋贵门第的公子哥儿们,听说宴上斗富得有些厉害。虽然御史台有些话说,但是到底碍于他是先帝那支的,陛下虽然一贯崇尚简朴,有些不喜,敲打了几家斗富得厉害的,却也不好很管他的……”

十几日后,双林在御花园里走着,却忽然被裴柏年扯了下避到了一处花木浓荫处,他有些意外看着裴柏年对着他露出了真心实意的笑容:“小公公,这几天你小心点儿,莫要去赌钱,上头有风声奉了严旨要查。”笑容和从前那守礼客气已是大不同。

裴柏年停下来转头扬了扬眉,他们这些年轻侍卫出身贵族高门,自然都是有着一股傲气,却因为家教,对宫里的内侍也都并不敢露出轻视之意,双林道:“您传话的时候谨慎些,莫要举动太大惊了主子们,若是看到主子们在说话,还是先莫要近前的好。”

他意会,连忙虚着作揖表示感谢,一边敛声屏气,悄悄站在帘下候着,果然听到里头楚昭在说话:“前头接旨的时候说得好好的,拨了多少多少银子,如今园子样样都已动起来了,那么多民伕每天都要吃,样样材料都等着支银子,户部这边倒喊起穷来了!一连去了几次户部,都说哪里忽然旱灾哪里又闹了蝗灾都支了银子去,实在没银子,让孤等着秋税收上来或许就有了,当孤不知道呢,秋税收上来立时便要给兵部那边支去一大块,还有年年治河的银子……这样拖下去,母后千秋前,怎么可能建得起来园子?从前父皇说为君者一不小心就要被臣子辖制,如今看来,果然不假,饶是父皇这样的,仍是时不时气上几场。”声音压抑愤怒,显见得是真的动了怒。

裴柏年道:“我才轮值当班,前一班的侍卫说福王殿下适才交代要个步辇,如今步辇已传来,叫我过来找福王殿下回稟一声,我走了这一路却没见到伺候福王的内侍,你可见着了?”

双林看他轻快的脚步往前走去,想了下福王瑞王如今也都大了,想必自有分寸,应该不会和从前一样出言无忌了,便也自己回到奏事殿那儿完了差使不提。

双林一愣,只来得及说了句:“我不赌钱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